要好好梳妝打扮一番












"王妃,你看我去廚房拿了好些吃的,你趕緊過來吃啊!"小翠故意忽略掉地上那一條已經干涸的血跡,裝作很開心的喚著慕容嫣兒.

慕容嫣兒此刻那里還有胃口,她心里,腦海里抽充斥著冷天祈又要納妾了."小翠,你是不是有事情瞞著我?"

"沒,沒有啊!"小翠不自在的應了聲,怕慕容嫣兒不信,又說了一遍."我怎麼會有事情瞞你呢!"

歎氣的搖搖頭,慕容嫣兒走到小翠身邊,拉著小翠的手說道,"小翠,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才把有的事情隱瞞了,但是小翠,我不能出這個院子,自然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情,可是你不一樣,你每天接觸的人多,知道的事情也特別多.我希望你回來以後可以和我說說話,說說外面的趣事."

她是如此的孤獨和寂寞.像是被關進籠子里的鳥,能看見藍天白云,卻和自由無緣.

"對不起!"小翠歉意的回握住慕容嫣兒的手,"我以為不和你說,你就不會知道,就不會傷害到你,誰知道,,"她還是堵不了悠悠之口.

"我不怪你.那現在和我說說,王爺要納妾是怎麼回事?"小翠的心思慕容嫣兒又豈會不懂,她又怎麼忍心怪她的一片好心.

"具體怎麼回事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王爺昨晚讓陳總管把告示貼出去,今天一大早,告示剛剛貼出去,就有許多名門千金登門.把王府的前廳都擠的水泄不通."小翠有些氣憤的說完,她以為慕容嫣兒會和她一樣氣憤不已,誰知道慕容嫣兒冷靜像是個沒事的人一樣.

"而這最後下決定的人就是我吧!"冷天祈你還真夠狠的.你以為這樣就是這麼我嗎?不,不是這種羞辱,而是你那冷冰冰的一句話,一個眼神,足以讓我萬劫不複,你又何必如此大費周章呢?

恨我,為何不一刀了結了我,那樣你我都解脫了,就不必再在這滾滾紅塵中糾纏不清了.

"嗯,"

"小翠,既然王爺如此盛情,你說我是不是該好好准備一番,把那些女子都比下去."慕容嫣兒坐到銅鏡前,抬手撫摸上自己細白的小臉,嘴角掛上一抹失望的淺笑.

她慕容嫣兒不敢說自己傾國傾城,但是容貌也還過得去.

可是了其他不喜歡她這款,她是不是可以理解成冷天祈喜歡那種其貌不揚的女子呢.

"小翠,你說那些女子是不是個個都美貌如花,還是有那麼幾個長的比較突出呢?"

慕容嫣兒這樣突兀的一問,讓正在為她梳頭的小翠一怔,隨即明白的笑笑,"京城大富人家很多,總有幾個小姐生的特別,王妃大可不必擔心,只要王妃細細的挑,慢慢的選.一定能為王爺挑選出幾個特別的."

"小翠,你怎麼就知道我心里在想什麼?"慕容嫣兒奇怪的問,難道她表現的很明顯嗎?

"你所有的想法都寫在臉上,我能不知道嗎?"

如果不是一臉的善良,可那可親的氣質,小翠怎麼會甘心為慕容嫣兒折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