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東西他不稀罕












入口的絲絲甜蜜流進了慕容嫣兒的心底,讓原本傷痕累累的心似乎不在那麼痛了,沖著莫逍遙笑笑."謝謝你的糖,很甜."

莫逍遙笑了,笑道嘴角都拉到了耳根處,從身上口袋里拿出了一個紙包,遞給慕容嫣兒,"這里還有很多呢,你愛吃都拿去吧!"

猶豫了一會,慕容嫣兒伸出手接過,"謝謝,記得我小時候也經常吃這種糖,只是……"只是後來,那個為她買糖的人走了,就再也沒有吃過了.

"只是什麼?"見慕容嫣兒不再說下去,莫逍遙著急的問著.

"沒什麼!"

"哎,你知不知道這樣說了一半,卻不把後面說完,真是讓人著急呢!"莫逍遙氣的上躥下跳,然後想著要不要使點法子,讓慕容嫣兒自動把話說完,裝作凶狠的往慕容嫣兒瞪去.這一瞪讓他驚訝道眼睛都不敢眨.

結結巴巴的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這,,這,,,這,,"起先還一臉蒼白的慕容嫣兒此刻臉色紅潤,雙眼水汪汪,而且似乎像是經過了脫胎換骨了一般,美豔不可方物.

慕容嫣兒了解的笑笑,拿起小瓷瓶遞給莫逍遙,"這是我師父留給我的丹丸,為了謝謝你送糖給我吃,我把它轉贈給你,希望你不要嫌棄."

"嫌棄,怎麼會呢!"莫逍遙生怕慕容嫣兒會反悔般迅速的接過瓷瓶,打開放到嘴邊嗅了嗅.好奇的問."你師父是誰啊!"

這世上能煉出這般神奇藥丸的只有一人,那便是……

"家師紫陽真人!"

"紫陽真人真的是你師父?不是聽說紫陽真人不收徒弟嗎?況且還是個女徒弟."不怪莫逍遙如此吃驚,曾經,他家爹爹帶著他和許許多多的金銀珠寶去求紫陽真人收他為徒,結果被紫陽真人的門人給拿著掃帚趕了回來.每每想到他就氣的咬牙切齒.紫陽真人了不起啊,他還不稀罕呢!

"因緣際會而已!"慕容嫣兒沒有因為是紫陽真人的徒弟兒驕傲,"公子,嫣兒這里晦氣多,怕髒了公子,公子慢走!"

她其實不想趕人的,但是誰又知道冷天祈是不是又派人在周圍守著.她入十八層地獄沒事,但是她不要連累其它的人.

"你在下逐客令?"不可置信,他莫逍遙也有被人嫌棄的時候.舉起手里的瓷瓶.失望的笑笑."我以為你是因為我送你糖吃,才把這麼貴重的東西送我,原來是怕我巴上你這個紫陽真人的徒弟而已.這樣的東西我莫逍遙不稀罕."

莫逍遙把瓷瓶扔到床上.卻沒有立即離開,他想等慕容嫣兒的解釋.可是慕容嫣兒低著頭,讓他看不出她到底在想什麼.

英俊的臉上露出失望至極表情,縱身一躍,從窗戶跳了出去.

低著頭,淚水模糊了慕容嫣兒的視線,一滴滴滴落在她手中的紙包上,暈開.莫逍遙,她想起他是誰了,可是,她想起來了,他卻走了.她多想喚住他,跟他說,其實自己不是這個意思,真的不是這個意思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