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情和憐憫是不一樣的
見冷天祈已經離去,小翠著急的跑到慕容嫣兒身邊,"王妃,你沒事吧!趕緊把手給我看看!" "不用.小翠我沒事,你不要管我,去忙你的事情吧!"慕容嫣兒把右手往背後藏著,那根繡花針在動的時候似乎又往肉里深入了一分. "還嘴硬!"小翠不顧慕容嫣兒的反對和躲閃,大力氣的拉過慕容嫣兒的手,心疼的望著那快要沒入手心的繡花針,使勁的一扯,把繡花針扯出,低頭重重的吸允著那流出的鮮血,然後吐掉.這樣反反複複好幾次,直到那被針刺到的地方不再流出血. 慕容嫣兒感動的望著小翠,張張嘴,卻只說了兩個字."謝謝!"千言萬語,萬語千言,所有的感激都化成了兩個字. "謝什麼.這是我應該做的!"小翠不好意思的紅了臉,"走吧,就去我幫你摸點藥膏,然後去廚房給你端點吃的回來.昨晚擔驚受怕了一夜,吃點東西後什麼都不要想,好好睡一覺." "嗯."慕容嫣兒點點頭,她很累,不止是身體,更多的是心靈,那種深深的無力感,,讓她連走步路都覺得吃力極了. 雖然被小翠扶住,但是小腿上的無力感,讓慕容嫣兒一個趔趄,摔倒在地.小翠慌張的伸手去扶,卻被慕容嫣兒搖搖手拒絕了. "小翠,先別扶我,讓我坐一會,緩口氣."慕容嫣兒臉色蒼白的對小翠說,"你先去廚房幫我端點粥,然後再幫我弄一桶熱水."她渾身都好冷好冷,她想把手和腳放里面暖和暖和. "可是."小翠還是不放心,"我還是先把你扶進屋子里去吧." "不,你看現在太陽多好,我想曬曬太陽,"慕容嫣兒閉上迷離的眼睛,享受著這溫暖的陽光,金黃色的陽光灑在慕容嫣兒的身上,為她鍍上了一層層金色的光芒,像是仙女快要踏塵而去. "唉,"小翠氣結的歎了口氣."我去給你拿把椅子,你躺在椅子上曬太陽吧!" "嗯."沒有睜開眼睛,慕容嫣兒只是淡淡的應了一聲.手悄悄摸上懷里的匕首,上面似乎還有冷天祈的溫度和氣息. 小翠急急忙忙的去屋子里搬了椅子出來,輕輕的把慕容嫣兒扶到椅子上,在把藥膏為慕容嫣兒抹上,然後緊緊的把慕容嫣兒冰涼的小手握住,"睡一會吧,我去給你拿條毯子," 反握住小翠的手,慕容嫣兒輕輕的說道."小翠,不用了,你去幫我拿吃的吧,我很餓!"她其實不餓,她只是想支開小翠,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已. "好吧."小翠不放心的望了慕容嫣兒一眼,"我會快去快回的,"說完飛似的逃開.她怕她走到不夠快,會在慕容嫣兒面前落淚. 她不是憐憫慕容嫣兒,她是打心眼里心疼這個倔強的女子. 走了,走了好啊. 慕容嫣兒吃力的起身,卻無力的撲到在地. 收藏,,留言,,啦啦啦,,,啦啦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