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會幫本王呼呼嗎












初升的太陽照在臉上,也照著世間萬物,慕容嫣兒跪在冷天祈面前,輕輕的為他挑出手心里的木屑,盡管她已經把動作放到最輕,冷天祈還是痛的眉頭深鎖.

"嗤,慕容嫣兒,你不會輕點,你這樣本王很痛,你知道吧!"冷天祈咬著嘴唇,惡聲惡氣的說著,還把頭壓低,一直對著自己的大手呼氣.

"王爺,嫣兒已經把動作放到最輕了,你再忍忍就好了."慕容嫣兒嘴上說道云淡風輕,手上的力氣又輕了幾分.聽說十指連心,這手指頭要從掌心而過,想必心也會跟著痛吧.

一枚細小的的繡花針在細細的肉里翻來覆去的挑撥著,冷天祈已經頭冒冷汗,極力忍住最後爆發.

"慕容嫣兒,你就不會幫本王呼呼嗎?記得小時候,每次母妃都會幫本王呼呼的."小時候,冷天祈不知道他為什麼會這樣說,但是記憶里總是有一個模糊的印象,好像她一直都是溫柔的幫他呼呼的.

"呼呼!"慕容嫣兒被冷天祈的話嚇到,一個沒留神,手里的繡花針不小心刺進了冷天祈的手心,嚇得慕容嫣兒趕緊把針拔出,血一滴滴的流出."王爺,沒事吧?"

她真不是故意的,她只是被冷天祈的話嚇到了.

呼呼!那是只有小孩子才會需要的,冷天祈,堂堂三尺男兒身,應該不需要這東西吧!

誠心誠意的道歉,"王爺,嫣兒不是故意的,你別生氣好嗎?"

"是,本王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但是你是有意的,現在趕緊給我呼呼,然後盡快給本王把掌心里的木屑挑掉,然後上藥,哼哼."冷天祈被氣的鼻孔冒煙,極沒耐心的對慕容嫣兒又吼又叫.

"哦."再次拿起繡花針,這次慕容嫣兒變得更加小心翼翼,一邊挑木屑,一邊幫冷天祈呼呼.

慕容嫣兒專注的摸樣讓冷天祈覺得心里暖暖的,這一刻他似乎忘記了桃紅的死,一想到桃紅,冷天祈的臉色瞬間變得很陰沉,就像剛剛還晴空萬里,一會功夫就陰雨綿綿.一把推開慕容嫣兒,對站在邊上的小翠說道,"你.過來給本王上藥!"

慕容嫣兒太過于專注為冷天祈挑木屑,被冷天祈這樣一推,毫無防備的往後摔去,捏在手指間的繡花針直直的刺進了手心,痛鋪天蓋地的襲來,痛的慕容嫣兒揪了心髒.到此刻她才明白,原來手心和心髒真的是相連的.

她不懂為什麼冷天祈能說變就變,剛剛不是還好好的嗎?

她似乎也沒有做錯什麼?

原來不止皇帝的心難琢磨,王爺的心也不好捉摸啊!

"王妃?"小翠左右為難,她擔心慕容嫣兒,望著慕容嫣兒額頭上的汗水焦急不已,但是王爺的命令她又不敢違抗.

"哼哼,慕容嫣兒,你好樣的,這麼快就把這個奴婢收服了.但是你給本王記住,你的好日子就要過完了.記住了!"

冷天祈把這股無名火發完,一甩衣袖,連手上的傷都沒有處理,就這樣快速的離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