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路殺出個手傷來
天已經大亮,慕容嫣兒伸出素白的小手,推著床上好夢正酣的冷天祈."王爺,天亮了,起來到院子里,讓嫣兒幫你把手心的木屑挑出來!" 可是冷天祈恍若未聞,依然閉著眼睛,還打起了呼嚕. 笑笑."王爺,我知道你醒了,趕緊起來吧,你這手必須趕緊上藥,這六月天氣太熱,要是不早點上藥,怕是要化膿了."慕容嫣兒苦口婆心的勸著,卻沒有任何效果. 冷天祈伸出大手,抓住嫣兒的手腕一使勁,直接把她給拉到了床里面,俯身壓住慕容嫣兒欲掙紮的身子,"一大早唧唧嘎嘎像只小鳥一樣吵個不停,你不累,本王耳朵都聽得長繭了." "王爺,嫣兒是關心你,才會這般啰啰嗦嗦,"慕容嫣兒不依的嘟起紅豔豔的小嘴,心里忍不住抱怨,真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虧她還為他的手擔心了半天. "是關心我的手吧!"冷天祈明亮的眼眸直直的盯著慕容嫣兒,很滿意看見她紅了小臉,悶悶的笑出聲,"守了我那麼長時間,你不累嗎?" "你知道?"他知道她沒睡嗎?他知道她一直在偷偷的盯著他瞧,他知道她還偷偷的撫摸上他的臉. 慕容嫣兒覺得此時此刻應該挖個地洞,讓她鑽進去,太丟人了. "本王什麼都不知道,只是模模糊糊的時候,好像有只小貓在本王的臉上添來添去,這只小貓太調皮,愛妃,你說是不是?" "哪有舔啊,人家只是偷偷的摸了一下."被冷天祈壓著的慕容嫣兒再次羞紅小臉.忍不住為自己辯白.她只是偷偷親了一下,就一下而已. "那本王臉上的口水是怎麼回事?"冷天祈忽然覺得其實這樣逗逗慕容嫣兒其實很好,"看來,本王一定的嚴刑拷打,才能把偷偷舔本王的罪魁禍首找出來?" 說完不等慕容嫣兒反應過來,已經低頭吻住嫣兒那誘人的紅唇,這一次,他很溫柔,像是對待稀世之寶般,輕輕的吻著. 受慣了冷天祈粗暴的對待,這突如其來的溫柔讓慕容嫣兒閃了神,瞬間丟了心,她仿佛覺得這才是真正的冷天祈,和十年前一樣. 不知不覺伸出手.勾住了冷天祈的脖子,微微張開紅唇,生澀而又熱情的配合著冷天祈,任由他予取予求. "天祈,,"激情甚濃時,慕容嫣兒呢喃出心底深深的渴望和眷戀. "你這小妖精,"光是這樣生澀的回應,已經讓冷天祈欲/火中燒,恨不得立刻和慕容嫣兒合為一體,深深的占/有/她. 剛想伸手去脫去慕容嫣兒身上累贅的衣裳,卻不小心牽動了手心的傷."嗤."也驚醒了在情/欲/中深深沉陷的慕容嫣兒. 害羞的拉回自己的衣裳,"王爺,手弄疼了吧,先起床讓嫣兒為你挑出木屑,上藥可好!"汗顏啊,剛才她似乎很投入,要是傳出去,不知道多丟人呢! "哎,"冷天祈深深的歎了口氣.硬生生的把那熊熊欲火個壓了下去,臉色有些痛苦的說道."那就先上藥吧."反正以後有點是機會,還差這一次兩次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