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以死謝罪
心底空虛,後悔的痛讓慕容嫣兒幾乎站不穩,望著再無妹妹身影的夜色.傷心欲絕的癱坐在地,淚水模糊了原本清麗明亮的眼眸. 盼兒,對不起,姐姐不是故意的,請不要怪姐姐,姐姐只是想讓你平平安安的離開這里,以後都快快樂樂的生活. "啪啪."冷天祈面無表情的拍著手,讓人猜不透他此刻心里在想些什麼,但是在黑夜中戳戳生輝的眸子里,閃過一抹心疼,很快就被他掩飾了. 聽著這刺耳的掌聲,嫣兒抬頭,怨懟的望著冷天祈,"王爺,這樣的結果,你可滿意?" 慕容嫣兒那*裸的恨意讓冷天祈一怔,隨後扯開一抹釋然的嘲笑."人是你打的,也是你氣走的,現在卻怪到本王頭上,慕容嫣兒,你太不講理了吧!" "你少在那里黃鼠狼給雞拜年,沒按好心,如果不是你苦苦相逼,我怎麼會動手打盼兒."越說越說難抹去心底的那份生氣,慕容嫣兒起身,像個潑婦一樣沖擊冷天祈懷里,掄起拳頭胡亂的亂打一氣.或許這樣,她心頭的怨氣就會消了一般. 慕容嫣兒無力的攻擊對冷天祈來說,就像是在給他撓癢癢.不痛也不癢,但是他身為男人的偉大自尊心卻承受不起,舉起一只手,直接把慕容嫣兒推倒在地.俯身咬牙切齒的說."這麼想不開,那就以死謝罪吧!"說完從袖子里拿出一把緊致的匕首,丟在慕容嫣兒面. 慕容嫣兒撿起匕首,仔細撫摸著上面的紋路,時隔十年,冷天祈不記得她,卻還留住這把她曾經送給她的匕首.且寸步不離的帶在身上. 罷了,罷了.這樣是不是說明自己在他心里其實還是有一絲地位的.哪怕是一點點的位置也好. 死吧!死了就不用承受著這非人的折磨了.死了或許她就能徹底解脫. 把匕首放到嘴邊輕輕的吻著,閉上眼眸,任由眼淚滴在匕首上,洗滌去冷天祈的味道,留下酸澀. 見慕容嫣兒那麼寶貝一把匕首,冷天祈更是氣不打一處來,出言更是句句殺傷力超強."慕容嫣兒,我就知道你在做戲,怎麼,害怕了,不敢死了?哈哈哈,不敢死以後就要不要放這樣的大話." 睜開眼眸,慕容嫣兒傷心欲絕的文."天祈,你真的想我死麼?"這是她心底一直想問的. "是,我恨不得把你慕容嫣兒千刀萬剮,生生的閣下你的肉,好祭桃紅在天之靈."冷天祈狠毒的說出傷人的話語,此刻他已經吾定慕容嫣兒沒有勇氣自盡. 殊不知,當一個傷心到絕望時,是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的. 顫抖著小手,把匕首拔出鞘,上等玄鐵打造的劍身明晃晃的刺眼,它還是和十年前一樣,快而鋒利著.這一刀下去,想必一定不會很痛苦,那樣她就能從現實的痛苦中解脫了. 死對于她而言,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等了十年,盼了十年,回來的只是一段仇恨,不是愛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