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手打了自己的妹妹












老舊的大床上,慕容嫣兒香汗淋漓,不停的掙紮,不停的囈語.夢中,她被很多人追逐著,無論她怎麼逃跑,還是擺脫不了那些人!

"姐姐,姐姐,你醒醒,你做噩夢了!"身穿黑衣的慕容盼兒拿出手絹,拭去嫣兒額頭上的汗水,著急的揺著她,希望她快快從夢魔中掙脫出來.

"是誰,是誰在叫她?是誰在為她拭去額頭上的汗水?那冰涼的感覺好舒服啊!"慕容嫣兒睜開眼眸.那熟悉的容顏讓她以為是在做夢.

"盼兒?"

慕容盼兒眼眶含淚,伸手握住慕容嫣兒的手."姐姐,是我,"姐姐在王府到底過著怎樣的生活,連夜里都害怕成這樣子."姐姐,跟我走吧,離開這里!和我回家去!"

離開這里?回家?談何容易啊!

"盼兒,你怎麼到這里來了,趕緊走,不然被發現了,就晚了."慕容嫣兒見到妹妹又喜又驚,喜的是她終于見到日思夜想的家人了,驚的是要是被冷天祈發現了,那後果不堪設想.

慌慌張張的下床,急急忙忙的拉住盼兒准備朝外面走去,"砰"的一聲巨響,院子的門一聲而倒.

來的這麼快,怎麼辦?絕對不能讓冷天祈見到盼兒."盼兒,我的好妹妹,等會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你都不要管姐姐,趕緊走,知道嗎?"千叮嚀萬囑咐,只希望妹妹能把自己的話放心里,快點離開.

"姐姐,我們一起走吧,不要讓我一個人離開,爹娘好擔心你!"娘為了姐姐,整日以淚洗面,爹也准備辭官歸隱,只要姐姐回家,她們就能團圓了.

"慕容嫣兒,你膽子好大啊,敢在本王眼皮底下偷男人!"冷天祈推開門,一臉陰霾的望著慕容嫣兒把那身穿黑衣的男人,,不,,是女人護在身後,一臉戒備.

"你,"慕容盼兒氣憤的想找冷天祈理論,卻被慕容嫣兒推到窗戶邊."姐姐,你別推我,我要好好教訓他!"

"哼"冷天祈冷哼.他現在還沒出手,是想看看慕容嫣兒會怎麼處理這件事,要是真出手,他一定不會手下留情."就憑你這黃毛丫頭.趕緊回你娘身邊,躲進你爹的懷抱里.別在我冷王府丟人現眼.要是等到本王出手,必定會一巴掌拍飛了你!"

"你!"慕容盼兒氣結,曾幾何時有人會這樣羞辱她.俏臉漲的通紅,拔劍就想和冷天祈拼了."姐姐,你放開我,我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訓這個口出狂言的家伙."

"啪."慕容嫣兒一巴掌打在盼兒臉上,不重,但是還是在那白皙的小臉上留下了一個紅紅的巴掌印.

望著自己的手,嫣兒怎麼也不敢相信,自己會打盼兒,從小到大,她對她極其寵愛,連大聲指責她都不曾,別說的打了."盼兒,,,,"

"你打我,姐姐,"淚水在慕容盼兒眼眶里轉了又轉,最後落下,"你為了這個傷害你的男人打我."傷心欲絕的慕容盼兒縱身跳出窗戶.消失在濃濃夜色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