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要納妾












那一肚子的火氣讓冷天祈郁悶極了,不就是一個女人嘛.要女人冷天祈要多少有多少,"陳凌."

"王爺,有何吩咐?"陳凌打著哈欠,一臉的疲憊.他把姨奶奶應付完後,剛剛躺倒床上,王爺又無情的把他挖起來,做下人的命可真苦.

冷天祈抬頭望著夜空中的明月,星辰,思索著該怎麼開口.一陣刺鼻的香風襲來,引得他噴嚏連連.

"王爺!"桃色托著曳地的長裙,扭腰擺臀的朝冷天祈走來,路個陳凌的時候還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王爺,這麼晚了,怎麼還不就寢?"

趕緊捂住鼻子,冷天祈伸出手."別過來,趕緊去把你身上刺鼻的香味弄掉,不然別出現在本王面前."

"王爺?"她沒聽錯吧,她特意把自己弄得香噴噴.卻被嫌棄了.小臉漲紅,桃色泄氣的跺腳."妾身這就去,那王爺可要等妾身回來啊!"

看都懶得看一眼桃色那不甘的表情,冷天祈率先邁步走了出去.以不大不小的聲音告訴正在捂嘴偷笑的陳凌."你明天一早就去張貼公告,說本王要納妾,只要年輕貌美,體態婀娜,都可以報名,然後去叫王妃親自選擇合適的留下來."

他倒要看看那女人能忍到什麼時候,既然她厭惡他,他就多做點讓她厭惡的事情出來.

陳凌不可思議的望著那離去的身影,心里忍不住嘀咕著,這王爺什麼時候這麼注重男歡女愛了.以前怎麼沒有發現呢?

"氣死我了!"桃色一回到寢室,就把桌子上的茶杯,茶具掃到地上,摔個粉碎.一巴掌恨恨的打在實木圓桌上,圓桌應聲而碎.

丫鬟小圓走進來,嚇得臉色慘白."姨奶奶,你沒事吧!"

"沒事,我怎麼會有事呢!呵呵呵,我好得很!"只是心有些疼痛罷了,真的,她很好.笑到眼淚流出."你給我出去,沒我的吩咐,不許把剛才發生的事情傳出去,不然剝了你的皮.明白了嗎?"

"是是,小的明白!"一張桌子一巴掌就能拍碎,就算她多幾個膽子也不敢去亂嚼舌根.

夜深沉.一抹黑影穿梭在王府的回廊之間,沒一會功夫就隱沒在王府的眾多屋子下.

尾隨而來的陳凌泄氣的拍了自己腦袋一下,"晦氣.居然被這賊人給逃了."不過這賊人敢在王府出現,必定是做了萬全的准備而來.他得去和王爺把這事稟告了.

"陳凌,半夜三更你不睡覺,還到處亂跑."喝得醉醺醺的冷天祈東倒西搖的走來,那濃濃的酒氣讓陳凌忍不住皺眉.

"王爺,剛剛有一賊人夜探王府,我追到這里,卻不見人!也不知道是躲哪里去了?"

冷天祈略微思索一下,"陳凌,別急,她喜歡玩,我們就來一個貓捉老鼠,關起門來打狗."

"王爺莫非知道是何人了."

"不知道,但是本王得親自去看看!"

說完運氣朝後院飛去.

"哇,難道那賊人是那個蛇蠍心腸的女人,果然是深藏不露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