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王現在就去給你找一堆來
聞言,大手才放開."是這樣嗎?" 慕容嫣兒覺得無語極了."王爺,要不我帶你去看看?"看看她是不是在說謊.最主要的是她不想坐在他的腿上. 曾經,她心心念念的想要和他在一起,如今和他在一起了,才發現這只是折磨的開始,只要他在場,她覺得呼吸都痛. "愛妃都這樣說了,本王怎麼會不相信呢!"冷天祈說完,吻住了嫣兒的脖子,輕聲喃喃."愛妃,本王餓了!" 餓了?剛好可以藉此機會離開."王爺,那我叫小翠去廚房幫你端點吃的."說完掙紮著起身,誰知冷天祈力大無比,光是一只手就把她摟得死死的. 一只手摟住慕容嫣兒的腰,另一只手拉過慕容嫣兒的小手,往自己雙腿間放去."是它餓了."自從把慕容嫣兒摟進懷里開始,他的分身就在叫囂著.而他遲遲沒動手,他只是想分辨出這個女人和別的女人有什麼不同. "啊!"那入手的堅/挺和滾燙讓嫣兒驚呼出聲,想抽回自己的手,卻被冷天祈壓的更緊.結結巴巴的說不出話來."王爺,,,我,,,我……" "你怎麼了?你是不是想說你喜歡本王這樣子對你!"哼哼,冷天祈在心里冷哼,原來這女人和別的女人也沒什麼區別.是他太看得起她了. 慕容嫣兒只覺得一陣惡心從胃里直接往上冒,她從來不知道冷天祈是這般的自大和無知.這種恩寵或許別的女子會前赴後繼的撲上去,懇求他的寵幸,但是這些人里不包括她慕容嫣兒. 見慕容嫣兒不語,冷天祈就當她默認了,剛剛這般動手撕開嫣兒的衣服,好發泄他的獸/欲.只見慕容嫣兒臉色一陣蒼白,看那樣子似乎想吐. "王爺,我胃不是很舒服,我," "怎麼,本王就這般讓你作嘔嗎?"她可以對范云飛拋媚眼,現在卻又和他玩這種欲拒還迎的把戲,一把推開慕容嫣兒,起身."哼哼,想上本王床的女子多了去了,不信本王現在就去給你找一堆來." 像是賭氣般,冷天祈黑著一張俊臉拂袖快速的朝外面走去. 對于冷天祈的離去,慕容嫣兒沒有感覺到一絲絲難過,有點只是慶幸."呼呼……"終于可以呼吸新鮮空氣了……莫念我…… "你把王爺氣走了?"小翠一臉擔憂的從屋子里走出來.這院子不大,她不是有意偷聽和偷看,只是她沒處可以去了,只能呆在屋子里,等王爺結束. "走了,應該不會來了?"像是自我安慰般,嫣兒無力的坐到石凳上,"小翠,你在王府多久了?" "從我有記憶開始,我就在王府了," "那你對王爺了解多少?" "沒多少,我來的時候王爺就去了南國做人質,自從一個月前,王爺才回來!"小翠輕輕的為嫣兒把發絲扶到腦後."不要想那麼多,洗洗早點睡吧!" "嗯."船到橋頭自然直,她要想開些才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