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後記得要把門關上
下體撕心裂肺的的疼痛讓慕容嫣兒輾轉難眠,夢中,她無一絲反抗能力,只能在冷天祈身下默默承受,冷天祈不顧她的感受,一次又一次的撞擊,一次又一次的索取,直到她承受不了暈了過去,他還是沒有放過她. 緊張,害怕的睜開眼睛,卻不敢轉頭望往身邊看去,她害怕看見冷天祈就這樣躺在她的身邊.那個惡魔般的男人. "醒了?"小翠吃力的提著一大通熱水,往大木桶里倒著,見慕容嫣兒張開眼睛."醒了就起來泡泡吧,這樣可能會緩解你身上的疼痛!"說完又提著水桶往外面走去.也不管慕容嫣兒有沒有把她的話聽進去,再次成了一個凶巴巴的小翠. 淚水從慕容嫣兒俏麗的小臉上滑落.不是說好不流淚的嗎?冷天祈那樣凌辱她,都能忍住不流淚,為什麼現在卻哭了呢? 起身,拿起薄裳遮住自己滿是青紫的身體,泡在溫度剛好的木桶中,身上似乎沒有那麼酸痛了. "這是我從歐陽大夫那里給你要的擦傷藥膏,你自己洗好後抹上吧.我去廚房看看有什麼要幫忙的沒有?"也不給嫣兒感謝的機會,小翠把藥瓶塞給嫣兒就走. 嫣兒錯愕的看著手里的藥瓶,打開聞了一下,熟悉的味道讓她心安.把身上的水漬擦干,用手指挖出藥膏抹到傷口上,一陣陣的撕心的痛楚傳來.心里對冷天祈的恨又多了一分……莫念我…… 為自己穿戴整齊,托著酸痛不已的身體慢慢的朝院子走去.慕容嫣兒只是想在小翠回來的時候,第一時間問問她,她的傷要不要緊. "你怎麼在院子里?要是被人看見了,又跑去王爺那里告狀,你就死定了."小翠提著食盒,趕緊把院子的門關上,在心里提醒自己,以後無論什麼時候,都要記得把院子的門關好. "小翠,我只是想問問你,頭上的傷好點了沒有?" 一抹感動在小翠的眼中閃過,含糊的說了聲."好多了.一點小傷,死不了人!"把食盒放在石桌上,把里面的菜拿出來擺上."今天你有口福了,我央求了福神半天,她才肯給你做這幾樣小菜!趕緊吃吧,你肯定餓壞了." "小翠,我們一起吃啊!"自從嫁到王府後,每頓吃飯都是她一個人,慕容嫣兒覺得再好的菜一個人吃都會索然無味的,何不和身邊的人一起分享呢? "不了,我等會還是去和別的丫鬟們一起吃,你趕緊吃吧,我等會回來收拾!"小翠說完,到屋子里去收拾嫣兒的床鋪.在倒掉洗澡水. "渴了吧,要不要喝杯茶?"嫣兒端著茶水走到小翠身邊,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和誠懇. 猶豫了一會,小翠紅著臉接過."謝謝."轉身不再理會嫣兒,自顧自的端著髒衣服准備去洗,看見院子石桌上還未動過的菜肴和多出來的一碗米飯,眼睛濕潤了. 嫣兒乘機握住小翠的手,哽咽著說道."小翠,我知道你不喜歡我,但是你卻對我很好.我很感激,我也一直想為你做點什麼?可是你把所有事情都處理的很好,讓我無從下手.不要把我拒于千里之外,好嗎?" 把衣服放到地上,小翠坐到石凳上,端著碗狠狠的刨了一口飯."還站著做什麼?不是要和我一起吃飯嗎?" "唉!" 這是慕容嫣兒到王府來第一次吃得最開心的飯,她覺得,她和小翠不一樣了,起碼多了點人情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