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翠的轉變
王府的大夫是個六十多歲的老人,白發白須,頗有些世外高人的味道.王府里的下人有個大病小痛都來找他. "丫頭,把這藥拿回去五碗水熬成一碗水,這些草藥搗碎敷在額頭上,記得要多換藥,不然將來這疤痕會很大的!" 小翠苦笑著接過藥,"謝謝歐陽大夫!"額頭上那麼大的一個口子.疤痕怕是一定會留下了,留下就留下吧,反正她這輩子也沒有嫁人的機會,誰會在意?"那我先回去了,王妃那邊還有許多事呢!" 歐陽聰隨和的擺擺手,"去吧去吧,記得傷口不要沾到水." "嗯."小翠拿著藥走出屋子,就見一個丫鬟手捂住臉,在別的丫鬟攙扶下朝歐陽大夫這走來."這是怎麼了,被開水燙了,怎麼這麼不小心呢?" "小翠,你是不知道,她那里是自己燙到啊,她是被姨奶奶故意燙到的!"扶住丫鬟的另一個青衣丫鬟氣憤的說道."這姨奶奶簡直不把我們丫鬟當一回事,這滾燙燙的一杯茶淋上去,小蘭非毀容不可!" "姨奶奶故意的?"小翠驚訝不已. "是啊,這姨奶奶和桃紅姑娘生的一模一樣,可是這性情還真是天差地別呢?"丫鬟靠近小翠,一臉憐憫的望著她."你是不是被王妃虐待了啊,怎麼頭上弄了這麼大一道口子." "不,不是,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了,"平時在慕容嫣兒那里凶巴巴的小翠有些底氣不足. "你啊,也別替王妃隱瞞,反正她不受王爺待見,你就大著膽子去王爺那里告狀,讓王爺好好收拾她!" "小圓,你多心了.我還有事,先走了."小翠也不跟小圓繼續嘀咕下去,趕緊找了個借口離開.走了幾步後,又朝歐陽大夫屋子走去. "歐陽大夫,你這里有沒有擦傷的藥膏啊?" "有,"歐陽聰好奇的望著小翠,隨後抿嘴一笑."你等著,我去給你拿!"翻箱倒櫃的找出一個晶瑩剔透的小瓷瓶,遞給小翠,意有所指的說."這個藥膏有奇效,不管什麼擦傷都可以,趕緊拿去吧!" "謝謝歐陽大夫."……莫念我…… 走在回後院的路上,小翠的心里那是糾結不已,她以前在桃紅姑娘那里伺候,桃紅姑娘對她很好,所以對于害死桃紅的慕容嫣兒,她心里充滿著憎恨,可是這幾天的相處,慕容嫣兒給她的映象卻是善良柔弱的. 後院拱門處,陳凌焦急的來回走著,遠遠的一抹熟悉的身影湧入眼簾,讓他擔憂的心終于放下."小翠?" 忽然的出聲讓小翠嚇了一跳,見是陳凌,才稍微安心."見過陳總管!" "你沒事吧?" "沒事!" "是那蛇蠍心腸的女人弄的?"就知道那女人很會裝模作樣,哼哼!才幾天,狐狸尾巴終于露出來了吧. "不是,是王爺?"小翠忽然覺得慕容嫣兒被人這樣仇視著,她心里很不是滋味,也不給陳凌繼續說下去的機會,"我先進去了,王妃可能有事要交代我." 陳凌就這樣愣愣的呆著,不是那蛇蠍心腸的女人,是王爺?這怎麼可能?一定是小翠在說謊,一定是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