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任何男人都要遠遠的












對于范云飛的直接,慕容嫣兒明顯一怔.隨即一想,他只當直接是冷天祈的妻子,並沒有別的意思,淡淡的一笑."好啊.我這里別的好東西或許沒有,但是茶肯定有很多!"

"呵呵,謝謝嫂子,以後云飛一定會經常來打擾的,還望嫂子不要煩云飛才好啊!"慕容嫣兒那淡淡的一笑像是在范云飛平靜的心湖投下一塊石頭,驚起片片漣漪.這種感覺讓范云飛既驚訝又驚喜.顧不得朋友妻不可欺.他只想和慕容嫣兒呆一會,一會就好.

"沒事,"相較于范云飛的客氣,慕容嫣兒倒顯得平靜許多."你身上的病很久了吧!"一個人身上病痛難忍,還不忘對人笑,光是這點倒很值得別人佩服.

范云飛一聽,俏臉通紅."額,嫂子我忽然想到我還有事沒有處理,先走了,下次再來叨擾."不給慕容嫣兒繼續問下去的機會,拔腿就跑.

走了!算了,還是自己喝茶吧.

小翠端著剛剛洗好的衣裳走進院子,見慕容嫣兒又在打瞌睡,抿嘴一笑,卻在看見石桌上多出來的一個茶杯後,臉色一陣憂郁.快步走到慕容嫣兒身邊,伸手狠狠的推醒她,劈頭蓋臉就問."剛剛誰來過了?"

杯子邊緣沒有女子胭脂的顏色,來者一定是男子.

模模糊糊的睜開眼睛,一看是小翠,嫣然一笑."小翠,你回來了!"

"不要跟我打馬虎眼."小翠覺得自己快氣死了.枉費她那麼關心她."我問你,剛剛誰來過了?"

"云飛啊,怎麼了?"不解,無辜的望著小翠,看見她袖子都濕透了,"你還是趕緊去把衣服換了吧,我來嗮."

准備去嗮衣服,卻被小翠大力的拖進了房間里,直接把她推倒在地上,小翠惡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轉身把門關上.

"小翠?我又惹你生氣了嗎?"

"惹我生氣?哼哼!"小翠鼻孔都在冒火了.而她這個當事人還一臉無辜,委屈的找不到東南西北."你知道范云飛是誰嗎?"

"他不是王爺的朋友嗎?"難道范云飛還有什麼見不得認得身份?應該不會吧,看他渾身都充滿了正氣啊!

"你和王爺的朋友單獨在一起,要是傳出去,你說王爺會怎麼收拾你?"

小翠的話猶如一個響雷,把慕容嫣兒雷得里焦外酥,慕容嫣兒有些害怕的縮了縮身子."我,我,我當時沒有想那麼多!"

小翠心疼的扶起跌坐在地上的慕容嫣兒,"以後看見他就要躲得遠遠的,不要和他有任何交集,不,不止是他,見了任何男人你都要躲得遠遠的.不然王爺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我知道了!"慕容嫣兒握住小翠的手."小翠,謝謝你!謝謝你關心我!"

小翠臉紅成一片."我哪有關心你,我是怕你別王爺懲罰,最後連累了自己而已."

真的只是這樣嗎?慕容嫣兒沒有問.但是她知道不是的.

門被大力的踢開,冷天祈渾身冒著寒氣,高大的身影擋住了陽光,讓屋子陷入了昏暗中.如憤怒中的獅子一樣大吼了一聲,"慕容嫣兒,你好大的膽子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