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波來臨
第二天一早,天剛剛亮. "你們幾個手腳給我利索點,把院子都打掃乾淨了,聽見沒有?" 如老鴨叫般的聲音把慕容嫣兒吵醒.急急忙忙起身整理自己,昨晚她累壞了,只是想躺在床上小小眯一下,誰知道她卻睡著了. 門吱嘎一聲被推開,一個穿著青衣的丫鬟站在門口,手里端著一個木盆."王妃,醒了,行了就自己梳洗打扮吧!飯菜等一會就送來!" 丫鬟的囂張與不屑讓慕容嫣兒有一些錯愕,她知道她嫁到王府必定不受待見,但是一個丫鬟都如此的盛氣凌人. 慕容嫣兒心里還真有些不爽滋味. "你叫什麼名字啊!"慕容嫣兒梳理著亂糟糟發絲,回頭問正在收拾床鋪的丫鬟.就算她再怎麼囂張,以後總不能老是喂喂的喚她吧! "回王妃,奴婢叫小翠."說完再也不理慕容嫣兒,自顧自的干著她的活計. 來照顧這個一點都不招王爺待見的王妃,天知道她又多麼的氣憤,光是早上起床,她就被人嘲笑了半天. 試想一個從後門進的王妃,將來那里有出頭之日啊. 兩天後. 今天按照習俗是她回門的日子,可是她都已經兩天沒有見個冷天祈了.這娘家她是該回還是不該回呢? "小翠,你知道你家王爺在那里嗎?"端著粥,慕容嫣兒是一口都沒有喝下去,說是粥,還不如說是開水泡冷飯.小菜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吃剩下的,都開始有一股味道飄出. "王爺貴人事多,我一個奴婢那里知道啊!"小翠坐在椅子上,繡著她自己的荷包.連頭都沒抬."你要是想找王爺,倒是可以去望月樓看看!" 望月樓,那是王爺和管事們商量大事的地方,一般是不允許人去打擾,小翠會這麼說,也是受了別人的指使. "你能帶我去嗎?" "不行,你沒看見我正忙著呢嗎,要去自己去"小翠想也沒有想的回答讓慕容嫣兒有些受傷. "那我自己去吧!" 問了好幾個下人,慕容嫣兒終于站在了望月樓前,高聳的屋子有三層,但是她卻不知道冷天祈會在那個房間.最後決定一個房間一個房間的找過去.總能找的到人. 屋子里,冷天祈高坐在位置上,翻著長桌上面的賬本.不言,不語.他的面前站了一個面容俊美的男子.此刻正好奇的打量著他. "天祈,聽說你成親了,而且還一次娶了兩?" "怎麼,你也想,要是想我修書一封給你爹娘,我想他們一定會成全你的!"冷天祈抬頭,戲謔的望著他的至交好友范云飛. "額,這個,,還是算了吧!"天知道他爹娘想抱孫子有多心急,他這次到這里是來避禍的,不是來找麻煩的. "知道就好,我," 冷天祈話只說了一半,一抹紫色的倩影出現在他的視線里.眼眸微咪,其中還帶著濃濃的怒氣."慕容嫣兒,你好大膽子,竟敢跑到望月樓來!" 一聲怒吼像是萬里晴空的一記響雷,嚇的慕容嫣兒渾身一顫.抬頭就看見冷天祈滿臉陰霾的站在了她的面前.底氣不足的喚了一聲,"王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