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得靠自己












"現在人走了,兒本王的熊熊欲/望還沒有得到疏解,愛妃,你說說應該怎麼辦啊?"冷天祈冷笑著朝慕容嫣兒靠近.

那危險的氣息猶如一張網,把慕容嫣兒困住,慌的她轉身就想跑.

前腳跨出,後腳還未抬起,就被冷天祈抱住了細腰,往肩膀上一扛,直接往床邊走去.

頭朝地的感覺真是不好受,嫣兒除了覺得頭暈眼花,最重要的是她想吐.胃一陣陣的反胃,讓她臉色漲的通紅,小手緊緊的抓住冷天祈的衣服.

好像不是衣服,而是一個硬邦邦的東西?

光是這樣被握住,只覺得一股熱流直沖腦頂,逼得冷天祈慌忙的一甩,直接把嫣兒丟到了床上.在嫣兒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強壯的身體已經朝床上壓去.把她嬌小的身軀毫無縫隙的壓在身下.

"愛妃,可別讓本王失望啊!"冷天祈貼在慕容嫣兒說著,她的聲音低沉而又曖昧."本王這般看好你,愛妃是不是覺得很榮幸呢?"

慕容嫣兒只覺得渾身都在顫抖,她的身子從來沒有被男人這般接觸過,就算是以前和天祈也是出乎于禮,止乎于言.這般近的距離還從來沒有過,她甚至聞到了他嘴里的酒氣!

"王爺!"這樣子壓著她,她都快窒息了.小手頂著他的胸膛,只覺得好硬.

冷天祈沒有回答,卻突然伸出手抓起白綾,繞在慕容嫣兒白皙的手腕上,打了一個死結,然後套在床的柱子上.滿意的看著嫣兒兩只手都被套住,成大字型的躺在大床上,笑了,可笑意卻未進眼底.

冰冷刺骨的冷笑讓慕容嫣兒渾身一顫,看見冷天祈眼眸中滿是掠奪的瘋狂,心中大驚,扭曲身子掙紮起來.可是她一個弱女子又豈是冷天祈如此強大男人的對手.

"怎麼,你覺得本王會喜歡你這樣人不人,鬼不像鬼的樣子麼?慕容嫣兒,少做白日夢了.本王的女人多如牛毛,豈會在意你這一個!掙紮吧,你不是很會誘惑人麼?皇上寵你,我沒話說,就連跟我兄弟多年的莫逍遙也會為你抱不平,我倒要看看,現在你能不能誘惑這條白綾,讓它松了你!"

下床,不顧慕容嫣兒驚恐的表情,拉過被子蓋在她的身上,只留下了一顆頭顱在外面.

"你也不要著急,明天早上我會派一個丫鬟來服侍你,但是希望你呢能等得到明天!"囂張大笑著開門離去,留下了一室的冷清和滿是驚恐不安的慕容嫣兒.

紅燭噼里啪啦的燃燒著,把它最燦爛留給了人間.

掙紮,手腕上刺骨的疼痛著.干脆放棄了掙紮.可是,人有三急,她好想出恭.難道她苦命的要解決在床上嗎?不,沒試過怎麼能妄下決斷.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就在慕容嫣兒覺得自己的手腕快要斷掉的時候,白綾終于斷了.

急忙為自己解開另一只手,在屋子里找了一會兒.終于在一個角落里找到了馬桶.

手腕上血跡斑斑,痛的她眉頭緊鎖.

幸虧床柱子是四邊形,好讓她慢慢磨斷,也幸虧白綾質地不是很好,不然,就算她使盡全力也沒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