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床睡著別的女人
額頭上血跡斑斑,絲絲順著額頭一直流到鼻子,最後流進嘴里,腥甜的味道讓慕容嫣兒似乎更口渴了,看了一下這個紅豔豔的房間里只有她一人,起身走到桌子邊上,為自己倒了一杯茶水,在拿起一塊點心吃下. 她從早上到現在滴水未進,現在有得吃,何不放開心懷,好好的飽餐一頓,也不知道吃了這頓,下頓在哪里? 夜幕來臨,王府內人聲吵雜,只有她這個院落,冷冷清清,沒有一人人來問一聲,也沒有人來看過她! 眼皮越來越重,她好想躺下睡一會,哪怕是一會也好! "碰"的一聲,門被撞開,冷天祈喝的醉醺醺,身子挨在一個濃妝豔抹,酥胸半露的妖妖女子身上,一直手攬著她的腰,另一只手居然伸到了她的胸脯里面. 慕容嫣兒木呆呆的看著冷天祈的舉動,詫異的睜大了眼睛.這個女子應該就是萬花樓的花魁-白依依吧,他不是請來教導她怎麼伺候人的麼,怎麼倒先伺候起他來了. 看來男人都是說一套,做一套. 冷天祈高大威猛的身子毫無預警的倒向床.嚇得坐在床上的慕容嫣兒驚呼出聲,慌忙的起身,跳到一邊. 白依依只是憐憫的看來慕容嫣兒一眼,就往床上爬去.嗲聲嗲氣的說."王爺,就讓依依好好伺候你吧!"說著,小手宛如蛇辦滑進了冷天祈的胸口,准確的找到那兩點紅梅.似重豈請的揉撚著,小嘴吐著誘人的香氣. 冷天祈迅速的握住了白依依的小手.轉頭望向一臉吃驚的慕容嫣兒."愛妃,你可得好好學學,不然以後不知道則麼伺候本王,失寵了可不要怪本王沒提醒你哦!"說完翻身把白依依壓到了身下. "王爺,奴家還有一些新絕招呢,王爺要不要試試?"白依依說這話的時候,眼里閃過了深深的嫉妒. 是的她嫉妒,嫉妒慕容嫣兒,生的比她美,還嫁的比她好.雖然她不受待見,但是享不完的榮華富貴就在眼前,不受待見又何妨. "哦!說來聽聽!" 白依依伏在冷天祈耳邊,悄悄的說著,邊說還邊往慕容嫣兒看去. 豎起耳朵,想聽聽她對冷天祈說了些什麼,奈何白依依說的很小聲.害的她什麼都沒有聽見,慕容嫣兒有些小小的失望. "就你鬼點子多!"冷天祈愛憐的點點白依依的鼻子,"這樣刺激的游戲還是留著你會萬花樓和你的那些入幕之賓玩吧!"說完,臉上微笑盡失."滾!" "聽見沒有,王爺叫你滾啊!"白依依幸災樂禍的望著呆若木雞的慕容嫣兒.臉上多了一絲驕傲.見嫣兒並沒有挪動腳步.氣的她連說話都大聲了許多."還杵在那里做什麼?王爺叫你滾你沒聽見啊,你聾了還是啞巴了!" "本王說的是你,不是她.趕緊滾.馬不停蹄的給我滾回萬花樓去做你的花魁娘子,不要等本王後悔了,別說是花魁娘子了,怕是連一個提鞋的婢女都輪不到你!" 這般冷酷無情嚇得白依依不敢逗留,慌慌忙忙撿起落在地上薄如蟬翼的紗衣,慌手慌腳的往外面跑去.這一路的小跑,還不小心摔了幾跤. 慕容嫣兒低頭,有些幸災樂禍的淺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