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公雞拜堂












一只有力的大手摟住了慕容嫣兒的小蠻腰,隔著薄薄的衣裳,慕容嫣兒還能感覺這手臂上的滾燙體溫,羞的她紅了俏麗的小臉.

"王妃可要小心,這水火無情,要是一不小心毀了這如花般的容顏,我們王爺定會心疼的."莫逍遙說完,意有所指的望向冷天祈."王爺,你說是吧!"

"是,是,是,莫兄所言甚是."死死的盯著放在慕容嫣兒腰間,似乎沒有收回來的髒手.冷天祈冷冰冰的說."莫兄似乎應該把手從本王愛妃腰間拿開.要是在放下去,難保在座各位不會誤會,你們之間有不可告人的隱情."

這般陷害好殘忍,慕容嫣兒的臉從紅邊青,在變成慘白.顫抖著身子迅速扳開放在腰間不肯挪開的大手.牽強著扯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多謝公子,"眼眸中藏著對他深深的歉意.

"哎,看來我多管閑事了."莫逍遙無所謂的搖搖頭."王妃也不必把王爺的話放在心上,王爺和我多年好友,最愛開這種無傷大雅的玩笑.王,爺,你說是吧."

話的這般謙遜,但是眼眸中濃濃的挑釁讓冷天祈差點沒有氣斷氣.

"莫兄說的是,愛妃還是不要放心里好,放心里了疙瘩就多了."裝模作樣的抬頭看看天空,"本王看時辰也不早了,愛妃還是快快跳過火盆.免得誤了拜堂的吉時."

掀起裙擺,由于沒有紅蓋頭的遮蓋,慕容嫣兒輕而易舉的跳過了火盆.當是當她看見家奴手中抱著的大紅公雞和冷天祈端端正正的坐在了主位上,似笑非笑,若有所思的望著她,似乎這拜堂和他沒有丁點關系般.

"王爺,這……"

"就像你看見的一樣啊!還是要本王親口告訴你,本王一直沒打算和你拜堂成親,所以就找了只公雞代替."

公雞?和她拜堂?

慕容嫣兒不可思議的後腿了好幾步,身子差一點沒有站穩.眼淚在眼眶里轉了又轉.慕容嫣兒硬是把它給逼了回去,因為她告訴過自己,從此以後不再哭泣,世間沒有任何東西能把她打倒.

可是,和公雞拜堂,冷天祈真的徹底把她給侮辱了.

"王爺你剛剛說的話可是事實?"

"是啊.本王從來不說慌的"面對慕容嫣兒如此的鎮定,冷天祈有些吃驚,看來她還真有幾手,連和公雞拜堂都可以面不改色.看來自己是低估她了."一拜天地,二拜高堂都免了吧,直接夫妻對拜吧!"

慕容嫣兒絕望的閉上眼睛,對著公雞磕頭,跪拜,然後起身."王爺,我是你的王妃,可是你卻讓我和公雞拜堂,是不是也寓意著王爺根本不是人,而是畜生."或者是連畜生都不如,慕容嫣兒這句話還沒來得及說,一個茶杯硬生生砸在她的額頭上.阻止了她接下來的話.

"慕容嫣兒,你好大膽子,敢侮辱本王!"氣機的冷天祈起身,迅速的竄到慕容嫣兒身邊,大手再次掐住了她的脖子."你信不信,本王稍微一用力,捏死你就像捏死一只螞蟻!"

"王爺,我的命在你眼中如螻蟻般低賤,你捏死我不怕髒了你的手麼?"不怕死的抬頭挺胸.淡淡的開口.

"啪啪"莫逍遙更是啪手起哄.他人是冷天祈多年,曾幾何時見他發這麼大脾氣,這樣的天祈他好陌生,也好感興趣.

"來人,送王妃去新房,"一把推開慕容嫣兒,就像她身上有什麼不乾淨的東西一樣.不帶一絲溫情."順便去萬花樓把花魁娘子-白依依請來,今晚我要她好好教教王妃應該怎麼伺候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