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後門進吧
王府大廳人潮湧動,恭喜道賀的人是絡繹不絕,禮品堆滿了王府好幾個房間,溜須拍馬的人像蒼蠅一樣圍在冷天祈身邊打轉,一個個興高采烈的去,沒一會功夫就垂頭喪氣的回來了. 雖是六月天,但是冷天祈周圍的空氣卻比寒冬臘月還凍人.陳凌站在冷天祈身邊,直直的盯著他看,不語. 一杯涼茶下肚,冷天祈來悠悠的開口,"花轎到了?"心里忍不住冷笑,慕容嫣兒,看來你還是挺有勇氣的,但是接下來發生的一切,希望你也夠勇氣承擔. "是,已經在外面嗮了多時太陽,爺,你看?" "讓她從後門進吧.走前門我怕弄髒了我王府的門檻."冷天祈淡淡的說完,起身准備到後門去等著,好好的羞辱一番慕容嫣兒.泄他心頭濃濃的怒火. "是.小的這就去辦!"說到心狠手辣,陳凌也是個中翹楚……莫念我…… "喂,你們聽著.王爺吩咐了,前門現在人太多,你們就從後門進吧."凶巴巴的聲音把一干打瞌睡的轎夫嚇醒,也把在轎子里獨自憂傷的慕容嫣兒三魂六魄嚇光光. 輕輕的整理了自己有些凌亂的發絲,在把白綾拉好,在媒婆的攙扶下,走下轎子.刺眼的陽光讓嫣兒眼睛微咪. 傾城傾國的容貌在陽光的照耀下,更加奪目光彩.就是樹上快被嗮成人肉干的某人都口水直流三千尺. 在陳凌的帶領下,她們朝後門走去.一陣風吹過,未被挽起的長發隨風飄舞,和白綾一起接受著陽光的洗禮. "到了,姑娘請便!"只要她腳還未跨入門檻,她就還不是王府的王妃,她只是一個普通女子,不需要也不值得陳凌去尊重.更甚者,就算她進入王府,成了王妃,陳凌也不會把這個蛇蠍心腸的女人放進眼里. 厚厚的木門杯打開,冷天祈似笑非笑的站在門口,旁邊還多了許多看笑話的人.一盆盆火盆燃燒著,冒出熊熊火焰. 那笑灼傷了慕容嫣兒的心,在原本就鮮血淋漓的心上有添加了一刀. "看來愛妃還真是難請,竟叫本王好等啊!"惡人先告狀並沒有讓嫣兒退卻,只是更加激起了她的斗志. "讓王爺久等了,是妾身的錯,妾身在這里跟王爺賠不是,望王爺大人有大量,宰相肚里能撐船,原諒了妾身吧!" 做戲誰不會,嫣兒想到戲文里的那些片段,可是,思來想去都是一些濃情蜜意的,怎麼就沒有這樣的呢? "哈哈,愛妃說笑了!"冷天祈推開扶住慕容嫣兒的媒婆,自己接手,大手緊緊的抓住嫣兒細弱的手腕,臉上如沐春風,大手卻暗暗用勁."來,既然這樣,就讓為夫扶王妃跳火盆吧!" 手腕上的疼痛讓慕容嫣兒眉頭緊鎖,額頭上汗水滲出,但是她嘴角上還是微微扯出笑意,"王爺,這樣的瑣事就讓妾身自己來吧!"要是再讓他捏下去,她的手腕就毀了. "呵呵.好."冷天祈聞言乖乖的放手,順便暗暗使勁推了嫣兒一下. "啊."沒有預兆的一推讓慕容嫣兒筆直的朝火盆撲去.驚呼出聲,卻沒有人願意出手拉她一把. 絕望的閉上眼睛. 就這樣毀了容顏也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