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縱的哭吧
慕容嫣兒一直以為自己很堅強,很勇敢,當她看見那一箱子素白的衣裳時,她才明白這世界上不僅別人會騙你,連自己都會騙自己. 牽強的扯扯笑容,"這是怎麼回事."會不會是送錯了. "慕容姑娘.這是王爺派小的送來的,因為婚期就是後天,而後天剛好是桃紅姑娘下葬的日子,所以王爺決定委屈你了."陳凌淡淡的開口,可是口氣中還是掩飾不了對慕容嫣兒的厭惡. 她算什麼,原來她什麼都不是. 無助的閉上眼眸,深呼吸."來人,收下吧."爹上朝去了,娘和妹妹去萬福寺上香祈福了,這個家現在只剩她一個可以做主的人,幸好只有她在家. "小姐?"管家劉叔上前一步,臉上擔憂不解痛心的望著慕容嫣兒."王爺也不能這麼欺負人.我現在就去宮里找老爺,要他求皇上給個公道."他家小姐等了王爺十年,王爺怎能這般忘恩負義. "劉叔,我自有分寸,你退下吧."公道,現在誰還可以還她慕容嫣兒一個公道,皇上嗎?不,她已經讓皇上為她操心多年,豈能一而再,再而三的食言. "啪,啪,啪."陳凌不由得鼓掌."我來的時候還擔心不好交差,王爺就說慕容姑娘深明大義,必定不會為難我,看來王爺看人還真是准." "這位公子,我慕容嫣兒雖為女子,但是我還知道禮義廉恥,我記得我並沒有得罪公子,公子何必把話說得這麼難聽."銀牙一咬.素白的小手指了指大門的方向."公子請,恕我不能遠送." "哼."陳凌以為到此時此刻,慕容嫣兒應該早已跑回房間里痛哭流涕,而不是在這里義正言辭的指責他.看來王爺說的對,不要被這女人的外表迷惑了."慕容姑娘說的是,我們只是一個做下人的,又怎能說主子的閑話,那小的就此退下."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只要你嫁進王府,還不是任王爺想搓圓就搓圓,想捏扁就捏扁. 慕容嫣兒,如果你夠聰明,就應該趕緊進宮去請皇上收回成命.而不是站在這里目瞪口呆,欲哭無淚. "小姐……"劉叔擔憂的想說些什麼…… "劉叔,什麼都不要說,等爹回來了,叫個人來和我說一聲,我先回屋了."不給劉叔說話的機會,獨自一個人回到房間,埋頭痛哭. 哭吧,哭吧,慕容嫣兒,哭過了以後就不要再為冷天祈流一滴累,因為他再也不值得你為他付出了,他也再也不是你一個人的了. 不小心踩碎了小花蕊 心痛的想賠它幾滴淚 才發現好多年沒有掉過淚 莫非忘了什麼是感覺 笑自己多情到無所謂 其實也沒真正的愛過誰 匆匆到人世間渡一場是非 一生也只能一次心碎 被那些往事纏到一夜不能睡 夢也夢的隱隱約約 而歇斯底里大聲說我永不後悔 因為在今夜我決定要放縱的流淚 哭過了,痛了,就什麼都不重要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