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脅的淋漓盡致












嫣兒緊閉著雙眸.長長的睫毛猶如兩把小扇子,在白皙的臉上形成些許陰影.顫抖著身子,死死的咬住嘴唇不張開,她以為這樣,冷天祈就會打退堂鼓.

冷天祈抬起偉岸的身子冷笑.那笑容是看見無辜獵物的野狼,猙獰而可怕.他黝黑的掌一伸,緊緊的捏住了嫣兒的臉皮,強迫她張開嘴唇.

俯身,低頭,狠狠的吻住.他冰冷的變眸里帶著滿意的笑容,殘酷還摻雜著可怕的滲人.

入口的甘甜讓冷天祈永無止境的吸允,糾纏,就在嫣兒以為她快要斷氣的時候,再次被冷天祈狠狠的推倒在地.

頭重重的碰到地上,嫣兒呼痛出聲."唔."他怎麼可以這樣羞辱她,怎麼可以.難倒她在他的眼里真的就那麼一文不值,那麼的不堪麼?

"下賤的人永遠都下賤,也不知道你這朱唇有多少男人嘗過了."傷人的話就這樣出口,說完冷天祈就後悔了,但是一想到枉死的桃紅,所有的後悔瞬間煙消云散.

"你,你,太侮辱人了,我慕容嫣兒清清白白,怎能由著你這般羞辱."痛到極致便是忘記了痛.怒到極致便是忘記了怕."你走,你走,我不想在見到你."生生世世都不想在見到這個給她羞辱,難堪的男人.

那怕是這樣,她心里還是愛著他,年少時的美好讓她忘不了,忘不了啊.

"不想見到我.怕是由不得你了."冷天祈低身,似笑非笑,"你覺得我們在這屋子里了半天,外面的人都不知道嗎?你以為你還有名節麼?你以為皇上真的不會顧我這個親弟弟的感受麼.只要我不退婚,你休想全身而退."

話這般狠戾,如一把尖利的刀子,一刀一刀的切割著嫣兒的心.她幻想過很多很多雨冷天祈重逢的畫面,卻從沒想到是這般的劍拔弩張,這般的羞辱.

"不,皇上不會答應的."皇上對她好,是天朝眾所周知的.皇上一定不會讓她跳進火坑.

"哈哈哈哈."冷天祈大笑出聲,還拍著手,"謝謝你的提醒,你不說,我還差點忘記了.你說我該怎麼感謝你好呢?恩,比如把你娶進府,然後好好的折磨你,你覺得這感謝怎麼樣."

"我死也不會嫁給你的."嫣兒說完,拖著痛楚萬分的身子起身,想去開門,大聲告訴皇上,她後悔了,她不嫁了.

如果嫁這樣一個她完全不認識的冷天祈,她甯可孤單終老.

在經過冷天祈的時候,手臂被死死的抓住,那力道之大,讓嫣兒掙紮了好幾下都沒有成功."你放開我."

"放開你,好啊,只要你乖乖等我把話說完就放了你."


"那你說."

冷天祈倒也說話算話,馬上就放開了嫣兒.

"我只是想告訴你,你我是非娶不可,我相信你去求皇上收回成命,皇上一定會答應你,但是我先提醒你一聲,聽說你有個如花似玉的妹妹,你不希望她莫名其妙被人擄走.等你們尋到她的時候,她已經被糟蹋了吧.

還有你爹,在朝堂這麼多年,怕是又很多政敵吧,你說他忽然暴斃,有些人會不會很開心.

在說你娘……"

捂住耳朵,嫣兒苦苦哀求."不,不,不,我求求你不要在說了.不要在說了.嗚嗚."他不是人,他是魔鬼,他怎麼可以這樣詛咒她的家人.

"你叫我不說,我就不說,你看看我多麼聽話,那麼你呢?可別讓我失望哦."冷天祈說完,還拍拍嫣兒的臉."我希望花轎來接你的時候,你會乖乖的上轎,不然這場游戲就不好玩了.哈哈哈."說完,高傲的拂袖而去.

嫣兒無力的癱坐在地上.

"嫣兒,天祈和你說什麼了,"皇上擔憂的想扶起癱坐在地上的慕容嫣兒,卻看見她紅腫的嘴唇,心里閃過一絲懊惱.隨即便被他掩藏起來."嫣兒,天祈和你說什麼了?"

慕容嫣兒愣愣的想著冷天祈對她說道那些狠話,心底一酸,眼淚無聲的落下,"皇上,天祈說他願意娶我呢?"

"那你還哭?"

"皇上,我這是喜極而泣.等了這麼多年,終于聽見他願意娶我了,我高興啊."說著言不由衷的話,慕容嫣兒只覺得心像是被挖了一個洞,鮮血淋漓.而她還不能去擦拭,正這樣生生的痛著.

咬著牙,忍著淚.默默的承受著.

皇上伸出手想為慕容嫣兒拭去淚水,隨後想想這樣似乎不太合適.大手在衣袖里,緊緊的握著."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啊!"只要她能幸福,那就夠了.

慕容嫣兒抬起素白的小手,輕輕拭去眼角的淚水,細聲的說."皇上,天色不早了,你先回宮吧,明兒個還要早朝呢!"

皇上有一瞬間的尷尬,最後搓搓手,有些語無倫次的說."是啊,是啊,是該回去了."他守護著她這麼多年,如今正主回來了,他也該功成身退了.

"皇上,嫣兒送送你吧!"慕容嫣兒想起身,才發現腳麻,別說起身,連動一下都很疼,"皇上,看來嫣兒不能送你了,"

"罷了,罷了,你就別送了,朕自己走吧."

皇上走了,慕容嫣兒也沒有允許任何下人進屋,她把自己一個人關在屋子里,悶在被子里,告訴自己,嫣兒哭吧.徹徹底底的哭吧,今晚哭過了,以後就不要在為他而哭,不要在為自己逝去的愛情而哭.

【從下一章開始,真正的開始了虐戲,虐心,虐身在所不惜,請大家多多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