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知她的心












冷天祈心急火燎的趕去皇宮,卻在乾清宮外得知皇上得知慕容嫣兒受傷,親自出宮去探望,氣得冷天祈一掌拍碎了乾清宮外的玉石欄杆,有氣無處可發.嚇得一干宮女太監跪在地上瑟瑟發抖,人人自危.

"慕容嫣兒啊慕容嫣兒,你本事還真大,連皇上都親自去看你,我倒要看看,你迷惑人心的本事有多大."縱馬朝慕容府奔去,那速度比來時多了不知道多少.

慕容府此刻燈火通明,原因無它,皇上來了,喜壞了柳家所有人,也急壞了柳家所有人.一個個生怕怠慢了皇上.

"丫頭,還疼嗎?"

輕輕的拉回衣領把那一圈青紫蓋住.嫣兒淡淡的應道"謝皇上關心,已經不疼了."疼的不是身體,是心,是被比凌遲處死還痛的心.

"那你可有看清那賊人的面貌,要是看清楚了,畫一張出來,朕一定幫你把凶手緝拿歸案,還你一個公道."皇上明白,以嫣兒的機智聰明,能活著回來並不是什麼大事.只是嫣兒絕口不提賊人的樣貌倒是很耐人尋味啊.

"回皇上,那時候嫣兒太緊張,而賊人有面紗遮面,導致嫣兒沒有看清楚."沒看清的何止是人,還有他的心啊."皇上,我聽說天祈已經有了一個未婚妻是嗎?"

如果她起先知道他已經心有所屬,他的心不再只有她一個人,她一定不會求皇上賜婚,這樣的婚姻不是她要的,她也不想一個人的錯,兩個人的寂寞,三個人的痛.

聞言,皇上英俊的臉上閃過一絲不自在,從椅子上起身.背對著嫣兒."丫頭,你是朕看著長大的,朕只是想把最好的給你.僅此而已."

"我知道."就是因為知道,所以嫣兒才會更加心痛,皇上的好讓她無地自容."皇上,能收回成名嗎?我不想嫁給天祈了."

明顯一震,皇上轉身,不解的看著嫣兒,想從她平靜無波的臉上看出些什麼,偏偏嫣兒的冷靜讓他失望了.淡淡歎了口氣."嫣兒,你等了他十年,你真的放的下這份你日思夜盼的感情."

心痛無以複加,嫣兒捂住嘴,嗚咽出聲,搖頭,使勁的搖頭,絕美的容顏上,淚水已經悄然流出.不,不,不,她不想放棄,可是事實逼著她不得不放棄.

"皇上,嫣兒求你."

"丫頭!"皇上怒了."你怎麼就不明白朕的心思,如果真的收回成命,你就會成為整個京城,甚至整個皇朝的笑柄.你不為你自己想,難道你也不為你的家人想想,難道你想讓他們出門都被人指指點點."

"皇上,我……"

這樣的罪名太大了,叫她小小的身子如何承受的起.

"罷了,"皇上泄氣的坐回椅子上."朕收回成命便是,你啊,也好好為自己將來打算打算,不要在一根繩子上吊死,天下好男兒多的是,知道嗎?"都是為情所苦的人,何必相互為難.

"謝謝皇上成全,"

"罷了,朕也該回去了.聖旨朕明天會派安公公送來.你就不要胡思亂想了."

這一切來得太快,去的也太快,讓她想抓住些什麼幻想都不曾,就那麼匆匆忙忙的去了."皇上慢走."

門被大力推開.冷天祈滿臉陰沉的走進來.邪笑般的說道,"怎麼,你們就這樣決定了我的婚事,也不問問我的意見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