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毒的詭計
恨恨的望著街上那對相擁的男女,冷天祈此刻真想殺人.心一狠,手里的茶杯應聲而碎,碎片深深的刺入手心,滴滴鮮血流出,滴到桌子上,暈開,像是一朵朵開放正怒的梅花. 樓下,一個身影倉皇的往樓上跑,還撞到了幾個下樓的客人.引的大家破口大罵.而那人只是客氣的道歉後,又朝樓上跑去. "爺,大事不好了." 冷天祈眉頭微皺的轉頭,"什麼樣的大事能讓你這麼莽撞."要撞到陳凌跟了他多年,性子沉穩,處事不驚.把王府的一切大小事務管理的井井有條. 陳凌抹抹額頭上的汗水."桃紅姑娘自盡了."一條白綾,了結了她如花般的生命.陳凌惋惜的同時又恨恨的為她抱不平. 那慕容嫣兒還真是狠啊,先是答應了桃紅姑娘,許諾讓王爺納她為妾,再找人毀了桃紅姑娘的清白.讓桃紅姑娘連活下去的勇氣都沒有. 陳凌就不明白了,到底是誰在鳩占鵲巢. 笑戛然而止,手僵直在半空.冷天祈楞了一會才回過神來,眼眸發狠的往大街瞧去,那里還有慕容嫣兒和那個無名男子的身影. "陳凌,回去准備喪事,選個好日子讓桃紅下葬,"冷天祈閉上眼,心痛萬分的說,"我要給以王妃之名讓佳妤風光大葬," "是."陳凌領命,卻不離開."那罪魁禍首該怎麼辦?"這個罪魁禍首自然是指慕容嫣兒. 略微思索,"陳凌,讓一個人痛苦,不是讓她死亡,而是讓她活在地獄般生不如死.讓她求死不得,求死不能."睜開眼,在沒有失去摯愛的痛苦,有的只是滿滿的仇恨,和複仇的*."桃紅下葬那日,便是她進門之時,沒有鳳冠霞帔.鴛鴦喜帕,只有三尺白綾,另外,你去查查,桃紅可否還有姐妹,有,和慕容嫣兒同一日進門,我要讓慕容嫣兒成為整個京城最大的笑柄." 這般的無情,這般的狠戾.讓陳凌都出了一身冷汗."可是王爺,慕容家不是平凡人家,而且這個女人還頗得皇上喜愛,我們這樣羞辱她,皇上怕是不允許." 爺一回到京城,皇上就迫不及待的把賜婚,可見這個蛇蠍心腸的女人有多得皇上的寵愛. 冷天祈挑眉.陳凌說的未必沒有道理."陳凌,你記住,我是皇上的親弟弟,我會有辦法讓她乖乖的上轎,乖乖的接受羞辱.而且無怨無悔." 這般狠戾,這般無情.如果他要是有情一些,佳妤也未必會尋短見了.奈何人總是被仇恨蒙蔽了真正的良心.一場陰謀布下. 而世界的另一邊,嫣兒在白衣公子的攙扶下,慢慢的回到了慕容府.家門前燈籠高掛.妹妹慕容盼兒早已焦急萬分的守候在那. "夏公子,謝謝你送嫣兒回家."客氣委婉的推開夏如風扶住她的大手.嫣兒往後退了好幾步. 雖然有點失望,但是夏如風掩飾的很好,他還以為嫣兒會邀請他進府一敘呢.苦笑的搖搖頭."慕容姑娘不必客氣." "那嫣兒告辭." 我輕輕的來,我輕輕的去,揮一揮衣袖,不留下一片云彩. 夏如風就這樣癡癡的望著離去的佳人,抬手,手中還殘留著她的香氣,無奈的笑笑,看著慕容府關閉緊緊的大門.無奈的笑笑,轉身離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