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要殺她
嫣兒坐在轎子里,汗水從額頭上細細的流出.思緒早已飄得老遠老遠.直到轎子不知道為什麼砰的一聲,掉在地上,才把嫣兒的思緒拉回來, 細膩白皙的小手撩開轎簾,卻看見她的轎夫一個個東倒西歪的倒在地上,冷天祈渾身殺氣的站在轎子面前. 嫣兒有那麼一瞬間是開心的,但是在看見冷天祈那想殺了她的表情後,嚇得她又縮回了轎子里. "怎麼,做了虧心事,連面對我的勇氣都沒有了."冷天祈如寒冰刺骨般的聲音幽幽的傳來.嫣兒剛剛想反駁,只見冷天祈已經鑽進了轎子,狹小的空間更加狹小.嫣兒甚至能感覺到冷天祈的呼吸,他的味道讓她如此的癡迷,如此的愛戀. "天祈,"輕輕呢喃出聲,這一刻的獨處,她期盼好久好久了. 聞言,冷天祈更加火冒,抬手掐住慕容嫣兒的脖子."你這個蛇蠍心腸的女人,"手越來越用力. 呼吸都困難,嫣兒吃驚的瞪大了眼眸,不敢相信她最愛的人,此刻卻是要殺她的人,死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死在自己心愛之人手里,還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該死. 絕望的閉上眼睛,淚水從眼角流出. 滾燙的淚水落在冷天祈手上,驚的他急忙把手縮回來,不動聲色的安撫著心底的那抹心疼. 心疼?他為什麼要心疼這蛇蠍心腸的女人? 像是從地獄來回了一趟,嫣兒淚眼彌漫的望著冷天祈,張張嘴,此刻,她才發現這個男人有多狠,嫁給他,真的會幸福嗎?"我知道你不想娶我,我會進宮和皇上說,求皇上收回成命." "你覺得我會如你願麼?"冷天祈搖搖頭."你能使出下三濫的手段,毀了桃紅.我一定會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什麼叫生不如死,我一定會成全你飛蛾撲火的." "我沒有做過害人的事情!"她都已經忍痛答應桃紅姑娘了,她怎麼會害她. "哼,你以為我會相信你,別再這做白日夢了." 看了一眼傻愣愣的嫣兒,冷天祈一拳打在轎子上,瞬間碎木飛濺,只留下一個空殼和呆在空殼里瑟瑟發抖的嫣兒. 走了.走了. 這是不是一個笑話,一個天大的笑話.她等了盼了,十年的良人原來恨她入骨. 慕容嫣兒,原來最癡傻的人還是你啊! 跌跌撞撞的往家里走去.癡癡迷迷,像是沒有了魂魄的瓷娃娃,東撞一下,西撞一下. 大街上人來人往,嫣兒覺得自己要是在不快點回到家.她就要死在這大街上了. 一雙有力的手臂扶住了要跌倒在地的慕容嫣兒,"姑娘,你沒事吧." 聞言,嫣兒抬起哭得紅腫的眼眸,淡淡的看了一眼她的救命恩人.一襲藍衣飄飄似仙,一抹擔憂牽掛人心,一張俊顏迷惑人心. 如果此刻嫣兒的清醒的,她就應該果斷的推開他,而不是這樣木呆呆的望著他.留給人萬千想象的空間. 比如,對面酒樓那個滿臉陰霾的男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