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等待夢成空
那一年他說,"嫣兒,快點長大吧,長大了就可以嫁給我了."她默默的把這句話,這個人放進了心底. 那一年他說,"嫣兒,你等我,等我回來,我們就成親,我要讓你做世界上最美最幸福的新娘."為這句話,她付出了青春年華,等過了春華秋實,日盼夜盼. 為了配得上他.她努力學習各種技藝,只為他能早些回來,可以多看她一眼.那怕是一眼,她便無怨無悔. 十年啊,他走了十年了,一個女子有多少個含苞待放的十年. "天祈,你可知道,我等你等的好苦啊!你若是能聽見我的呼喚,就早些回來吧,爹說要是我過了雙十年華,你還沒回來,就要把我許配給別的人家了." 回廊出,一個粉衣女子快速的朝慕容嫣兒跑來,精致的容顏.光潔的額頭上還有些許汗滴."姐姐.姐姐.宮里來人了." "真的."最先還無精打采的嫣兒瞬間來了精神.眼睛都亮了起來.但是又有些不確定的問."是安公公嗎?" "是,安公公叫你打扮一下,趕緊隨他進宮." 進宮?難道? 慕容嫣兒喜滋滋的挑選著衣櫃里的衣服,卻不知道要選擇那件.求救的望向自己的親妹妹."盼兒,你快來幫姐姐看看,我該穿哪件衣服?"皇上忽然叫自己進宮,想必是天祈有消息了.想想嫣兒就覺得自己的心房都被填的滿滿的. "紫色的那件吧.姐姐你最適合穿紫色了." "好,那就紫色."……莫念我…… 一路上,嫣兒都提心吊膽,向安公公打探了幾次皇上為什麼宣她進宮,安公公都含笑帶過,說皇上要給她個驚喜.不允許他們這些奴才亂嚼舌根. "姑娘,到了,下馬車吧."安公公掀開轎簾,恭恭敬敬伸出手把嫣兒扶下馬車."姑娘,小心." "謝謝安公公."嫣兒客氣的向安公公道謝,一陣爽朗的笑聲傳進她的耳邊,流進她的心間.會是他回來了麼? 順著笑聲快速走去,禦花園的錦魚池邊,兩個男子傲然而立.一個穿著明黃色的龍袍,而另一個一身藍袍.看不見他的臉,可是,光是那個背影,就讓嫣兒淚水決堤. 盼了多年,他終于回來了. "天祈?"試探性的喚了一聲. 和皇上聊得甚歡的冷天祈聞言轉身,還沒來得及看清,一抹嬌小的紫色身影已經撲進了他的懷里,他只能被迫的接住她. 溫香軟玉在懷,冷天祈只覺得尷尬無比.臉色凝重的說."姑娘,請自重!" 慕容嫣兒聞言,一愣,隨後展開如花般的笑顏."天祈,我是嫣兒,嫣兒啊,.我長大了!" "不認識!"冷天祈想也沒想,就說出這般傷人的話. 強迫自己鎮定,嫣兒想確定一番,"你在和我開玩笑吧."可是這玩笑一點都不好玩. "沒有!"這次冷天祈沒有讓嫣兒在賴在他懷里.輕輕的推開她,轉身."皇上,臣弟還有些事情沒有處理,先行告退!" "天祈啊,朕……"皇上也覺得很為難,他雖然知道天祈受過重傷,忘記了一些以前的事情,但是他忘記的,全部都是關于嫣兒的.事情為什麼會是這樣. 見冷天祈咬走,嫣兒顧不得女子的矜持,拉住冷天祈的大手,"天祈,你真的不記得我了麼?"同樣的容顏,同樣的背影.可是,為什麼他卻不認識她.難道是自己十年間變化太大,可是,她不是也十年沒見他麼,光是一個背影就讓她認出了他. 望著面前這個哭的稀里嘩啦的女子,冷天祈承認,她很美,美得讓任何人心動,如果他之前沒有遇見桃紅"是.沒見過何來認識與否呢!" 呆呆的縮回收,嫣兒就這樣目瞪口呆的望著冷天祈的離去,沒有開口挽留,也沒有說一句話,只是刺痛的心讓她連站都站不穩,癱坐在地. "嫣兒?"皇上擔憂的蹲在慕容嫣兒身邊,張張嘴想說些什麼,隨後又放棄了. "皇上,難道我這麼多年的等待就這樣白白浪費了麼?嗚嗚."就這樣哭倒在皇上的懷里."為什麼,為什麼,他不記得我了.為什麼?我究竟做錯什麼了." "嫣兒,天祈曾經受過重傷,所以,他忘記了一些事情!" "皇上,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別哭,別哭,朕會幫你,朕會幫你的!"皇上鄭重的保證. "皇上,,我要嫁給天祈,只要我在他身邊,他一定會想起我的."嫣兒相信,天祈只是暫時忘記她了,只要她多多努力,天祈一定會想起她的. 就在嫣兒回去的時候,她的手上還拿著一道聖旨.而另外一道,安公公已經送去了王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