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茅房都沒手紙?
第10章:茅房都沒手紙?

司徒婉約的做法,讓軒轅宇浩有些頭疼,甚至有些憤怒,

這個女人居然就這樣把自己敲暈了過去?

若不是自己一向功夫好,恐怕這會還真醒不來了.

"好了,本王不跟你繞圈子了,自己交代,那里來的?為何要行刺本王?有何居心?"

雖然說用行刺確實有些…………哪有刺客變態到她這樣的地步?居然用木棍打人?

更不可思議的是,原本以為她應該是個高手,不然怎麼能這麼輕易到了王府里面呢?而且悄無聲息的?

可是,經過剛才發生的一系列事情,自己又能斷定,這個女人根本就不會功夫,內力什麼的?

那麼她是如何來到王府不給人發現的?

看到軒轅宇浩的不解,司徒婉約也只能搖頭了.

"什麼居心否側也好,什麼繞圈子也好,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來這個鬼地方了!"

切,你tnnd,以為老娘想來這個鳥不拉屎的古代?

擦,在二十一世紀多好,什麼都是電器化,那多好啊,這里估計去個茅房都沒手紙?

想到這里,司徒婉約的小臉都跨了下來,人家已經失去家了,到這個地方還給人欺負?

真是太沒天理可言了.

此刻,司徒婉約不知道是為了博得軒轅宇浩的同情呢,還是真的傷心了,

反正眼里就這樣'吧嗒,吧嗒’的掉了下來,她開始無聲的哭泣了.

看到她這個樣子,軒轅宇浩也措手不及了,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她就開始埋怨了.

"你說吧,我一個女孩家家的,不小心掉你的後院,已經夠可憐的了,你丫的還欺負我是吧?你還算是一個男人?你還算是一個王爺嗎?"

惡人先告狀,典型的列子!

聽到司徒婉約的話,軒轅宇浩感覺自己都要奔潰了,

只是他對她的話還是非常的可疑,

你說吧,不管她怎麼掉也不至于掉到錦王府中央的荷花池里面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