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討點補償1
梵無熙轉頭看看那扇緊閉的房門,心里歎口氣.

梵天蘿回來很久了,卻沒有出來過,他很想去看看她,但現在被長老他們以這樣的立場過來,他都覺得沒臉見她.

此刻的梵天蘿還在修煉中,正確說是修複中,在救司馬凰羽和云駿的時候她受了點傷,想到那王階的力量,她心有余悸.

療傷的同時,她腦海中開始浮現出驚天訣最後一卷丹藥卷的內容,畢竟過去時間太久,她也並沒多在意丹藥這方面,所以很多東西都記得不太清楚,現在她需要回憶起來.

那丹藥卷里記錄了無數種的藥材,多數她都是從來沒見過的,藥材後面就是怎麼制作丹藥的步驟,最後是很多稀奇古怪的藥方子.

但她找不到大武士丹這種藥方,不過找到一些異曲同工的藥方,也許可以試試,不過現在最重要的還是先學會怎麼樣練丹,她可是一點經驗都沒有.

煉丹首先要有藥鼎,所以梵天蘿准備明天就去買一個藥鼎回來.

深夜,小院子里一片幽靜,月華籠罩大地,正是好夢之時.

但當梵天蘿睜開眼睛,退出修煉模式時,卻發現外面還亮著燈.

開門出去,見父親一人在喝著小酒,桌上一盤下酒菜,邊喝嘴里還嘀咕著什麼.

"爹."梵天蘿走到他面前,有點擔心地看著他,忽然間發現父親發髻有了白發,頓時心里一酸,自己太不孝了.

"小蘿啊,怎麼還沒睡?"梵仲勁看到自己已經長得亭亭玉立的女兒,不由露出滿足的笑容.

梵天蘿在他旁邊坐下來柔聲道:"爹,在傭兵團很苦吧?"

梵仲勁卻搖搖頭道:"不苦,心里想著你們母女倆,爹就不會覺得苦,爹只是本事不大,怕委屈了你們."梵仲勁的實力一般,在傭兵團出任務也是些小任務,自然報酬不多,但卻相對安全.

"哪有,我和娘都覺得很幸福."梵天蘿鼻子都酸了,"不過現在我長大了,馬上爹就可以不那麼辛苦,能和娘好好享福了."要不是之前身體太小,做什麼事情都有顧忌和不便,她就不會讓父母過這種壓抑的生活.好在一家人雖然清貧些,但卻很安逸,這也是她沒有沖動跳出來暴露自己的原因.

梵仲勁猛然一驚急道:"小蘿,你是要代表梵家參加年輕人競技賽嗎?"

"爹想我參加嗎?"梵天蘿微微一笑.

"這個,小蘿,爹其實也很矛盾,爹不想你被利用,但我們也是梵家人,要是這次比賽進不了前三,估計梵家的日子也不會好過.不過具體怎麼做,你自己看著辦,不要顧忌爹."梵仲勁歎口氣,雖然當年被趕出去一個月,但後來回來後一家人表面上也算客氣,好歹也給了他們一個安定的環境.

梵天蘿其實早知道自己爹娘的想法,古代人家族觀念非常重,要真讓他們狠下心是不可能,何況,他們三人確實一直住在梵家.

"爹,我會參加的,而且我會進前三,我要讓整個都堰城的人都知道梵家當年那麼對你,對娘,是多麼愚蠢!"梵天蘿冷笑一聲,就算是代表梵家,梵古羣這一次也會丟光老臉,而且要她參加,可不是說一句話就成的.父母受了這麼多年的憋屈,也該討點補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