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第24章 他的克星2
梵天蘿見人一走,頓時一屁股坐在草地上,剛才太驚險,讓她有點腳軟.

西門吹雪微微一笑,伸手把她抱起來道:"小丫頭,你還真是花樣窮出啊,連星辰都肯認輸,不簡單,哈哈."

梵天蘿沒好氣地翻個白眼道:"師傅,你是想看我出丑吧,這家伙實力比我強得多了!"

"呵呵,可是你還是贏了啊."西門吹雪笑起來,"不過星辰這孩子也確實不容易,受了不少苦,背負著母親的血海深仇,八歲就有這樣的實力,跟他的刻苦修煉是分不開的."

"他母親怎麼了?不是還有他父親嗎?"梵天蘿和其他人都好奇地看著西門吹雪.

西門吹雪搖搖頭道:"若是你們以後能相遇,你再問他吧."說完目光看向其他人.

"這次曆練還有三天,你們都要加油了,這里太深入森林,很危險,你們全部退到外沿,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能再進去深處,萬一我趕不過來,後果很嚴重."

大家點頭應是,一幫人和討喜的梵天蘿笑鬧一陣後離開,西門吹雪則抱著梵天蘿快速回到了小院子.

方晴已經醒來,看到梵天蘿回來立刻撲上來詢長問短,好在西門吹雪說早暗中收了她為徒,才免去梵天蘿的一番解釋.

日落時分,遙遠的天際,斜陽緩緩下落,最後終于落下山巒,整個都堰城慢慢暗了下來.

此刻,梵家大宅卻燈火通明,人影不息,仔細一看,卻是多了比以往將近三倍的護衛.

家主梵古羣正忐忑不安地坐在正位上,兩邊四大長老也是面色凝重,氣氛壓抑,其他小輩們也不敢隨便亂說話.

大殿的左右八根黃玉石盤龍大柱上,平日里不會點燃的龍頭火把,此刻已經熊熊燃燒,把整個大殿照得亮如白晝,氣氛也更加莊重,顯然大家都在恭候那位數百年前就已經名聲顯赫的大人物了.

"家主,西門大人已經到街口了."一名護衛跑進來急道.

梵古羣立刻站起身來,大手一揮,往外走道:"隨老夫一起迎接西門大人."

隨著他一聲令下,四大長老跟在他後面,其他小輩陸續跟上,一看這隊伍居然有三四十人,可見西門吹雪的分量.

"無熙少爺,聽說西門大人收了天蘿做徒弟,你說是不是真的?"最末的人堆里,一個略顯稚嫩的男聲響起,他是比梵天蘿大五歲的梵木,旁系的一位小少爺.

一個女聲立刻不爽道:"木頭,你不用羨慕,我看十有八九是假的,那草包有什麼值得西門大人收徒弟的地方?"

梵無熙微微皺眉道:"英兒,不得亂說,天蘿已經夠可憐的,若是真有這事,我們應該為她高興."

"無熙少爺,大家都說梵天蘿是個草包,家主和長老不會看錯的,這樣的人只會為我們梵家蒙羞,你還向著她干什麼?"這女子叫梵英,十二歲,是一位旁系小姐.

梵無熙看了兩人一眼,眉心緊皺,不想說話,一個多月前看著梵天蘿一家子離開梵家,他心里就很難受,從來沒想到一家人可以這麼冷血,天蘿妹妹再怎麼說都是嫡系小姐,而且還只有五歲,讓她受這種苦,前面這些人真是梵家的長輩嗎?

可是當他提出反對意見時,卻被父親嚴厲批評,還不得他去看望梵天蘿,這事讓他整個人都消沉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