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端木,誰惹你了?(求月票)
"王妃,若沒其他事情,我等就先退下了."這會兒已經臨近黃昏,再小等一會兒,可就到了他們的工作時間.作為小`倌兒,與女人不同,他們還需要做一些准備工作.

上邪辰點了點頭,她只是很奇怪,雖說這些人從前也是從事這工作,但畢竟狀況不一樣,明顯現在比從前苦逼多了,為什麼他們一點也不惱:"看起來你們很開心?"

"為什麼不開心?工作性質一樣,勞動強度比以前少,銀子卻比以前賺得多!"一小`倌笑盈盈的.

"勞動強度比以前少?"這一點,上邪辰就不懂了.理論上,從前他們在南館的時候,一個晚上就伺候一個男人,偶爾遇到有特殊嗜好的,他們才需要伺候幾個.可現在,一個晚上少說也有幾十個人吧!

剛才開口那個小倌笑:"王妃有所不知,從前的時候,我們往往需要唱歌跳舞談情說愛取悅客人,可現在,我們一個晚上只需要一個動作就搞定.而王爺付給我們的銀子,卻是按照人數來算的."

喔……原來是這樣!她忽的想起另一個問題:"除了你們,前段時間不是多了個大夫加入你們的行列麼?他現在怎麼樣了?"

上邪辰問的,正是香菱的相好.那日,當他們從厥國回到王府後,管家彙報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香菱被婉月捉`殲`在`chuang的事.之後香菱和他的相好就被送到軍隊上來了.

"回王妃,王妃說的是青大夫.他白天給將士們看病,包紮傷口,到了晚上,將士們自然體恤他,沒人去煩擾."

"前幾日,有個不長眼睛的士兵闖進他的帳篷,後來被一群受過他醫治的士兵暴打了一頓.這事驚動了蕭公子,就把青大夫調到大夫住的帳篷那邊去了."

"對了,那你們知道那位被王府貶到此處的小妾嗎?"上邪辰再問.這些天,這麼重要個事情,她居然忘了.

"那位香菱姑娘啊,先前她剛來的時候,因為是王爺的女人,整個軍營上下根本沒人敢找她.後來,也不知誰第一個起了頭,後來找她的人越來越多,據說現在已是整個安撫營排隊之人最多的,就連好幾個平日找我們的,都專門去找了她的."

呵,果然人人都有好奇心!香菱既頂著個王爺女人的頭銜,怕是全軍上下所有男人,就沖著她這麼個舊身份,也會挨個去嘗上一嘗.

上邪辰一邊想著,揮手,叫人退下,然後緩緩朝端木靳的王帳走去.

王帳一共有兩個,一頂黑色,一頂黃色,分別是端木靳和上邪岩的,因得種種原因,每每在外面宿營的時候,兩頂王帳的距離至少也是50米.

兩個人,除了並肩作戰,除了討論軍事,平時根本沒有任何交流.

至于蕭輕舟,他的帳篷和普通將領沒任何區別,只不過,他離端木靳的更近一些.

此刻,端木靳的黑色帳篷外,一溜兒厥國士兵站在外面,與端木靳的士兵各守在門的一邊.顯然.上邪岩是在端木靳的帳篷之中了.

"見過王妃!""見過公主!"兩隊士兵齊齊道.

上邪辰略一點頭,走了進去.

外帳一共站著五個人,端木靳,蕭輕舟,尤青,上邪岩,以及上邪岩手下第一大將.

五個人圍在桌前,桌上平鋪著一張巨大的地圖,地圖上插著黃黑兩色小旗,黃色代表端木羨的軍隊,黑色代表端木靳和上邪岩的軍隊.

上邪辰很快走了過去,只見那些小黃旗都還在很遠的地方,基本上都是軒國的邊境,而他們的小黑旗,卻是從軒國北部朝南蔓延,也算是小小的深入腹心.

"不是還有這麼遠嗎?"上邪辰朝地圖上看過一眼,"就現在的速度,估計到兩軍對抗的時候我們又已經攻下七八座城了!"

幾人皆朝上邪辰看去,上邪岩眸色複雜,端木靳眸中全是欣賞,蕭輕舟卻是很快將目光轉移,飛快往上邪岩和端木靳看去.

尤青原本就對上邪辰各種欽佩,此刻更是崇拜得不得了!恨不得好好咨詢一下上邪岩怎麼就教出這麼厲害個妹子,想他家那位……除了惹是生非,還真不知能做出啥來!

至于上邪岩手下那名大將,他看著上邪辰的目光中一派震驚,他們家的公主,不是連騎馬都不會嗎,什麼時候連行軍圖都看得懂了?!

"按照部隊行軍的速度,端木羨第一撥軍隊過來時,確實至少還要 余天."端木靳說著,食指並著中指,在地圖上點了幾座城市,"這幾座城的防守都很一般,攻下個七八座城並不是問題.這里,應該是第一次交鋒的地方."

上邪辰看著端木靳最後將手指落下的地方,那地方,身後是密林,兩側則是大山,對于雙方來說,都是易守難攻的地方.

對于端木羨來說,軒國江山被搶走四分之一,他必定急著將端木靳趕回靳城,最好在路上將他殺了!

可對于端木靳來說,他既已發兵,目標便是整個軒國!自也不可能停在此處.

"這地方,可就考驗心態性格了!"上邪辰笑著,"若對方不急著攻過來,就派人誘敵就是.佯敗,然後火石攻之."

誘敵,佯敗,火石攻之.

簡單的,不到十個字的闡述,卻幾乎概要了方才端木靳等人討論的結果.

當然,誰都知道,這是理論.真正實施起來,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特別是對方主帥的心理,必須要把握極其到位.

然,雖是理論,周圍五個男人依然各種驚愕.

端木靳想的是:上邪辰啊上邪辰,你到底懂多少東西?!

蕭輕舟對上邪辰的評價,此刻兩個字囊括:完美!

尤青繼續崇拜,而上邪岩手下第一將軍則是繼續震驚.

"哈哈哈哈!"最先笑出聲來的是上邪岩,他仰頭,似乎連眼淚都笑了出來,很快伸手擦了下眼角,然後看著上邪辰,仿佛欣慰,仿佛感概,又夾雜著幾分痛苦的,"朕的皇妹,果真了不起!"說著,他竟是不打算繼續這場軍事討論了,大步往外走去.他手下那位,亦忙跟了出去.

到帳篷門口的時候,上邪岩忽的看見朵兒,就在他看她那一眼時,她忽然打了個寒顫.

她在害怕?上邪岩的眸色瞬間就暗了下來,目光如刀子般從她身上掠過.

朵兒忙將頭垂得更低.

過了好久,朵兒這才感覺不到上邪岩身上的凌人的霸氣,再將頭抬起時,上邪岩已走出好遠.

帳篷內,上邪辰依然繼續看著地圖,忽的,她指著地圖上一個海上島嶼:"這是哪里?"

端木靳蕭輕舟和尤青雙雙對望一眼,眸中皆是一抹疑惑閃過.那個地方,既沒有插任何小旗,又沒有任何勾勾畫畫,應該看不出來啊!

"辰辰覺得這里有什麼不對嗎?"端木靳問.

"這個地方,今天被你們戳的次數太多了."上邪辰依舊看著那處,原本平鋪的地圖,除了各插旗的地方外,唯那個地方有微微的塌陷,剛好是指腹大小,"我剛才就覺得奇怪,除了輕舟,你們幾個應該都是算是當朝名將,剛才那處交戰地怎麼打,應該沒有任何爭議才是."

她重新將手指落在那個島嶼處,無比肯定的:"你們討論的,應是這里."說著,她抬頭,將目光落在端木靳臉上,"這里,是哪里?"

"東海,幽冥宮."端木靳說.

"是做什麼的?"他們現在是起兵造反,與這個一聽就是江湖門派的地方有什麼關系.

"幽冥宮,久居東海之上,乃是天下第一邪教.我們今日得到確切消息,這位幽冥宮宮主,竟和當今皇上有千絲萬縷的聯系.若猜測沒錯的話,很可能這位幽冥宮宮主就是當朝不世出的神秘右相."蕭輕舟解釋道.

"邪教?通常被稱作些邪教的,不一定都是壞的?反而是那些所謂名門正派,經常做些偷雞摸狗的事情."上邪辰說著,將目光往端木靳身上看去,絲毫不掩飾的,就是在映射端木靳.

蕭輕舟眼中立即就泛起促狹,他朝著端木靳看過一眼,目光中仿佛在說:你什麼地方把他惹到了?

端木靳倒是很清楚上邪辰映射的是當日山賊之事,他朝蕭輕舟瞥過一眼:關你何事?

蕭輕舟笑,只繼續道:"可這幽冥宮,確實是不折不扣的邪教.且不說她們當日在云蒲咸三城抓走108嬰兒,光是每年為煉制毒藥所殘害的百姓就數不勝數,這兩點事確有其事,另外還據說她們宮主為了永保青春,長年用少女鮮血沐浴.你若到民間走走,不少百姓家嚇唬孩子話就是:若再不聽話,就會被幽冥宮抓走."

用鮮血沐浴……她忽的想起曆史上一位匈牙利伯爵夫人,亦是為了永葆青春,用高薪誘惑少女到她的城堡工作,然後將人殺之,放血沐浴.

卻沒想到,如今這個曆史上並不存在的朝代和國家,亦是有這麼變`態的人!果然,變`態是存在于女媧娘娘做的殘次品里的劣根性!

"那神秘右相是什麼意思?"上邪辰再問.

"在軒國,曆朝曆代都有兩位丞相,一位是左相,有明文的任命,每天都要上朝,天下皆知.另外還有一位右相,由當朝皇帝繼承大統後任命,這位右相的任命,只一道皇上的秘旨,除了皇上,再沒有其他大臣知道.通常來說,右相的存在,是替皇上處理一些見不得光的事情."蕭輕舟再次解釋.

上邪辰再次點頭,算是弄清楚了:"那你們今天的話題,其實應該是,幽冥宮隨時有可能攻過來,對吧?"

"不是有可能,而是……已經在路上了!"蕭輕舟說.

"他們的常規手段是什麼?"

"用毒."

用毒?聽到這兩個詞語,上邪辰瞬間放心大半,她笑著,簡直覺得今兒這麼煞有其事的開會純粹多余!"輕舟不是神醫嗎?對方如果下毒,解了就是,怕什麼?!"

一句話,瞬間將上邪辰純理論派暴力無遺.行兵打仗,容不得絲毫紕漏,可她竟然會覺得下毒無所謂,解了就是!

當然,這也怪不得她,上一世作為殺手的她,通常都是單槍匹馬,偶爾有需要團隊配合的時候,也只是五六個人.倘若其中一個人遇到狀況,其他人抵上就行.

聽得上邪辰輕松這句,蕭輕舟微微歎氣,然後笑:"辰丫頭果真把我當做神仙了!從中毒到解毒,是需要時間的!而這段時間,足以讓很多人死在敵人刀下."

"既然毒藥這麼好用,我們為什麼不用?"她斜睨了蕭輕舟一眼,"該不會你只懂解毒,不會研發毒藥吧?"

"研制毒藥,確實不是本人擅長."蕭輕舟很是坦然,"不過,運用一點有毒的藥草毒死幾個人之類,卻是再簡單不過."

"靳軍從不用毒,你的皇兄上邪岩的軍隊,也是從不用毒,那是因為作為軍人,就應該有軍人的驕傲.用毒始終是下三濫的手段,即便是打了勝仗,也會被天下人所詬病."端木靳接著說.

迂腐!上邪辰暗罵,在她的世界里,只有達到目的,沒有過程如何.

當然,關于這個問題,她不會與端木靳等人爭論,因為端木靳的目的雖是軒國的江山,但很顯然,他為了坐穩江山,還需要民心.

"對方既然用毒厲害,以後輕舟就多費一點心,每日多查查大伙兒吃的喝的,再給軍隊上下普及一些常用的檢查是否有毒的方法,另外,每日多熬一點清熱解毒的中草藥,讓大家喝著有備無患."上邪辰一邊說著,目光再次朝地圖上幽冥宮的位置看去.

幾乎是電光火石間,忽的一個念頭閃過:"你們是想攻打幽冥宮?圍魏救趙?"

"是."蕭輕舟點頭,"據探子回報,為了阻止靳軍,幽冥宮幾乎傾巢而出,如今留在宮中的,人數應該不多.倘若我們派人去攻打,幽冥宮宮主鳳丹凝必定率人回去."

"誰帶隊呢?"上邪辰隨口問.

"最佳人選是輕舟,他的旗下……"

"不行!"不等端木靳把話說話,上邪辰已直接否了,"他若是走了,這邊萬一有人中毒怎麼辦?"

這問題,眾人自是想過,方才上邪辰進來之前,眾人熱議的也正是這事.只不過,現如今,除了蕭輕舟,根本就沒有其他合適的人員.

端木靳和上邪岩旗下,行兵打仗行,可對付江湖旁門左道,還真沒這方面人才!而蕭輕舟,出生于江湖,更重要的是,他在江湖上有不小的勢力!

"正如你剛才所說,輕舟會先教全軍上下基本識別毒藥的方法,然後教大家識別尋常可見的解毒的草藥,現有的軍醫,也會加緊培訓一番,估計問題不會太大."端木靳說.

上邪辰依然皺眉,這時,蕭輕舟笑,伸手,繞過端木靳,竟在上邪辰頭上揉了一下:"放心,我會速去速回."

一瞬,端木靳的臉色就黑了,剛想抬手將蕭輕舟的手打下來,那人已經很識趣的將手放下,背在背上.

只聽蕭輕舟繼續道:"幽冥宮坐落在東海,到時候,我給你找一口袋鴿子蛋大小的東海明珠回來."

"我要那麼多珠子干嘛?"上邪辰問.

蕭輕舟有一瞬的啞口,當日,當他第一次見到上邪辰的時候,上邪辰可是帶了一大包的珠寶,他還以為她喜歡呢!如今見她這反應,瞬間明白她當時不過是需要錢.

蕭輕舟很快笑道:"你可以放在身上防身啊!"說著,他的目光在尤青身上轉過,"我可聽說了,你的暗器用的出神入化!"那時,上邪辰唬住尤青等人,就是因為她飛刀的准頭實在太好.

"鴿子蛋大小的明珠做暗器?虧你想得出來!"上邪辰笑,"你不會是忘了吧,我根本不會內力,那東西用在我手上,估計就和石頭差不多!"

"你也可以當彈珠打."蕭輕舟再笑.

這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明明端木靳就在他二人中間,明明端木靳已經很明顯不高興了,他們竟好似完全沒看見似的!

旁邊,尤青卻是越來越擔心:神啊,王爺的臉好黑!王妃,蕭公子,您二人是故意的吧!

"好了!已經不早了!今天就議到這里!"端木靳終于忍無可忍,開口送客.

蕭輕舟和上邪辰這才把目光落到端木靳身上,兩人皆是愕然的表情,仿佛這才注意到他的存在.

"端木,你的臉怎麼這麼黑?誰惹你了?"蕭輕舟使勁壓著嘴角笑意,裝出吃驚的樣子.

上邪辰則是一臉無辜的朝帳篷外看過一眼:"這不天色挺早的嗎?"

看著這一男一女裝天真裝無辜的表情,端木靳簡直恨不得把他們拖出去揍一頓,忍,再忍.

"本王乏了,辰辰陪本王睡會兒."端木靳說.

"要睡自己睡,我不困."上邪辰開口就是拒絕,"另外,攻打幽冥宮的事,輕舟留下,我去!"

** **

尾巴:上邪辰能被允許去幽冥宮嗎?能嗎?

覺得能的,請投月票!覺得不能的,也請投月票!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