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端木靳,你是豬啊!(8000+,感謝各種小額打賞)
端木靳和上邪辰騎馬的速度很快,後面是跟著一眾的隱衛,此刻,所有人都換做騎馬.

某一時刻,她忽然有了不安穩的感覺,總覺得被什麼東西盯上了.

轉頭,目光緩緩從遠處掠過,然後往不遠處山頂看了好一會兒.

"你在看什麼?"端木靳問.

"我覺得有點不對勁!"上邪辰的目光依然落山上,就連馬匹奔跑的速度都慢了下來.

她微眯了眼,遠遠的看著那處.那麼一座山,又是那麼遠的距離,別說里面隱藏了幾個人,就算里面隱藏了一支軍隊,也是看不出來的!

總不能因為她有個不好的感覺,他們一行人就放棄飛奔回靳城,改為去搜山吧!

"大家都小心點!"上邪辰說著,腳後跟在馬肚子上打了幾下,"駕!"

山上,潛伏在灌木叢中的人卻是將上邪辰等人的動作看的一清二楚!

便就在上邪辰轉頭將目光落在山上時,他的心頭閃過一絲驚愕,緩慢無聲的將自己的身影再往灌木叢中縮了一縮,連同架在地上的強弩,也跟著往下壓了幾分.

好敏銳的女人!

這種敏銳,甚至遠遠超過身經百戰的端木靳,以及在求生救人方面萬里挑一的眾隱衛!

剛才那一眼,他甚至覺得她已經發現他!當然,也可能是碰巧,他認識的上邪辰,那不過一個精巧的花瓶,怎麼會有這麼強的洞察?!

此刻的他,做夢也不會想到,他的箭尖所指的女人,早已不是他們厥國從前的公主,這個女人,有著來自現代頂級殺手的嗅覺!

上邪辰一行繼續狂奔,箭頭重新指了過去.

重重叩下機簧,只聽"咻"的一聲,一支精鋼箭羽沖了出去!

"咻!"

尖嘯的破空之音,上邪辰等人已是聽得清楚,可那速度又快又狠,根本容不得任何人轉頭.

上邪辰很清楚這一箭必定是朝著自己而來,她的腳尖在馬鞍上一勾,身子往旁邊一側,正要整個人翻到馬肚子下去,只見旁邊黑袍一晃,端木靳已整個兒撲了過來.

尼瑪,莽夫!

上邪辰心里暗罵,卻也很快松了勾在馬鞍上的腳!照端木靳這個撲法,她若是再勾住,怕下一刻兩個人就要被馬拖著跑!

男人的體重,飛撲來的慣力,上邪辰只覺身體往旁邊一帶,整個人已滾下馬來,在地上滾了幾滾.

而方才呼嘯而至的箭聲,卻在端木靳朝她撲來的一瞬間,消失無彌.她的身上沒有痛覺傳來,那麼,那只箭羽必定是插在端木靳的身上的.

兩人在地上滾了幾滾,很快停下,上邪辰飛快從端木靳臂彎里站起來.

果然,那男人手臂上插著一支箭!箭頭沒入很深,似乎已經到了骨頭的位置,長長的箭尾露在外面!端木靳的手臂一動,那箭尾就跟著動.

眾暗衛已圍成一個圈,將上邪辰和端木靳包圍在里面,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不遠處那座山的山頂.

那個地方,正是上邪辰先前停馬看過,提醒眾人小心的地方!

一時,眾暗衛看上邪辰的目光又不一樣了,如果說先前只是欣賞的話,如今卻已多了些許崇拜.

他們家的王妃,果然與普通女子不一樣!便也只有這樣的女子,才配得上和自己家英明神武的王爺比肩!

上邪辰的目光亦落在山頂那處,只奇怪的是,方才,那支箭射來之前,她明明感覺那處危機四伏的,此刻,那里卻是平靜極了,再無隨之而至的箭羽,甚至連危險的氣息也一並消失了!

轉身,看著端木靳手臂上巍顫顫晃動的箭羽,上邪辰心里一陣沒來由的煩躁,只朝著他大吼:"端木靳,你是豬啊!"

他救了她,她卻朝他吼不說,還罵他是豬!這個女人真tm有病!

端木靳黑著臉,右手抓住箭羽,猛的將箭拔了出來,任由旁邊兩個隱衛飛快給他包紮傷口.

他淡淡的看過她一眼:"若不是本王救你,你已經沒命了!"他真是被鬼迷了心竅,才會覺得自己大概也許可能有點喜歡她,甚至下意識用自己的身體也要保護她!

"誰要你救啦?"上邪辰白了他一眼,"這種程度的偷襲,姑奶奶我還不放在眼里!我拜托你,下一次先管好自己,別給我拖後腿!"

"好!下一次,你就自己救自己吧!"哼,就算你下一刻要死了,本王也絕不會多管閑事!端木靳心有不爽,直接推開給他包紮傷口的兩人,自己單手就著牙齒胡亂打了個結,狠狠的看著上邪辰.

看著端木靳一張臭臉,不知何故,上邪辰的心情居然出奇的好了起來,她忍住嘴角笑意點了點頭,重新走到馬匹旁邊,一個飛身躍了上去,行云流水,英姿颯爽!

……

山上.

原本架在灌木叢中的強弩已被一刀劈得變形,上邪岩騎在馬上立在旁邊,大刀自手上垂下,刀尖落在地上.氣勢洶洶,如征戰的天神.

旁邊一個十七,八歲的年輕男子跪在地上,低垂的臉上滿滿的全是不服氣.

"宇赫南,你在做什麼!"上邪岩怒.若不是今天閱兵時發現宇赫南神色不對,專門找人盯著,還不知道他會做出什麼蠢事!

"可汗!我要殺了她!"若殺了她,可汗便沒了迷戀之人,他依然是那個高高在上受萬人膜拜的可汗!宇赫南咬牙切齒,他的雙手緊緊捏住,手背泛白,青筋分外明顯.當著上邪岩說這樣的話,需要的是不要性命的勇氣!

"你若殺了她,你也得死!"上邪岩淡淡的.關于人的生死,他從來不放在心上,哪怕這一位是他致力栽培,甚至當做兒子的人!

果然,可汗將那個女人看得極重!

宇赫南再次咬牙,心里忿忿如火山般噴湧而出,他陡然抬頭,看著上邪岩,鼓起所有的勇氣:"可汗,您知道外面怎麼說您嗎?"

怎麼說他?上邪岩輕笑,呵,他上邪岩從來不在乎!

帝王名聲這個東西,或在軒國很重要,可在厥國來說,卻屁都不是!

想當日,他舉起弑兄奪位;想當日,他東征西戰;想當日,他一連殺了幾十個部落的首領,那時候還名`怨`沸`騰呢!

到頭來呢?實力說話!

整個草原統一後,放牧的草皮重新做了規劃,少了部落與部落間連續不斷的爭斗,整個經濟情況比從前割據時好了太多!人們還不是要說他上邪岩干得好!

看著上邪岩滿不在乎的神情,宇赫南只當他執迷不悟,他一臉懇切而憤怒的:"他們說你被美色所迷!送公主去軒國和親只是為了掩蓋您和公主亂`倫的事實!如今,靳王被軒國皇帝排斥,遂帶了公主回來求您!而您,居然在*之間答應為她發兵!他們還說,公主是妖孽!巫塔眾弟子並不是走火入魔,而是協助巫師抓妖孽!可是妖孽實在太厲害,竟然把巫師打傷,還把眾弟子給殺了!"

他頓了一下,看著上邪岩臉上並無發怒的征兆,繼續勸慰:"可汗!您醒醒吧!剛才,我朝他們射箭的時候,箭尚未射出,就已經被公主發現了!她專門停下往我這邊看來!可汗,我記得公主從未習武,怎麼會有這份敏銳?"

關于上邪辰對危險的敏銳,上邪岩並不意外.

就在他第一次在軒國靳王府看見全新的這個靈魂時,她受著傷,卻堅持鍛煉體魄時,他就知道了,那是個無比剛毅的女子!就在他沖入巫塔看見滿地的鮮血,看著站在血泊中面不改色的她時,他就知道了,這具靈魂,從前從事的事情,必定也是殺戮!

"說這話的人是誰?"上邪岩淡淡的.

不等宇赫南開口,上邪岩已然繼續:"明日太陽落山之前,朕不想看見他們!"

宇赫南艱難抉擇,最終從牙齒縫里蹦出兩個字:"遵命!"

上邪岩這才拉了拉缰繩,將馬匹轉了個方向:"反正你精力好,今兒晚上別睡了,把朕這幾年給你的兵書抄十次,明早交給朕檢查."

寫字抄書!宇赫南頓時一臉菜瓜色,他情願和一千個人輪番打斗也不願意寫字啊!

"這次南下,帶著你的人做機動部隊!順便好好感受下軒國的繁華!"上邪岩淡淡的.

是.

"你以為朕真是昏君嗎?單純的因為公主幾句話就答應出兵."他駐足,看著南方端木靳和上邪辰已消失成小點的背影,"這次揮軍南下,帶來的好處,你想也想不到……"

……

次日,上邪岩軍中,好幾個將領暴病死亡.

皆是從前其他部落的人,平日里桀驁不馴,總覺得自己的才能高于上邪岩.

此事處理得乾淨利落,在軍中並沒有掀起太大風浪.很多人都已猜到是上邪岩的命令,但因得那幾個人的風評和人緣實在太差了,也沒人冒出來為他們出頭.

……

端木靳和上邪辰終于回到靳城,那一刻,整個靳城都沸騰了!

原以為生死未卜甚至很可能已經命喪黃泉的王爺和王妃,不但好端端站在他們面前,而且直接宣布:擇日攻打京城!而且,厥王會親自率鐵騎支援!

眾將士再次歡呼,忍了太久的鳥氣,終于可以反擊!

……

這期間,還發生了一件事.

不算大事,但在任何一個男人的後院中,又絕對不算小事!

香菱出牆了!而且還被人捉`殲`在`*!姘`夫是王府內一個大夫.

而那個去捉的人,正是婉月.

端木靳和上邪辰回府的時候,管家第一時間就把這事做了回稟,連帶著當日香菱壞的那個嬰兒,十有**不是端木靳的!如今,香菱和偷`情的大夫已關至地牢,等候發落.

端木靳只淡淡看過上邪辰一眼:"後院之事,一概由王妃處理."

呃?這種事情?

上邪辰很快就笑了,她可從來沒忘,當日跌入冰湖,便是香菱拉她下去的!而在冰湖之中,香菱明明看著她被人追殺,不但不幫忙,還看戲一般看了很久.

"既然他們喜歡做,就讓他們做個夠吧!"上邪辰嘴角露出一抹殘忍笑意.

旁邊管家正納悶上邪辰說的是什麼意思,只見端木靳的嘴角已勾起一抹弧度,冰涼,帶著殘忍:"送到軍隊上."說著,他竟然是頭也不回的往書房走了去.

送到軍隊上!

一時,上邪辰和管家都覺得幾分玄幻.

曆來,行軍打仗不得帶家屬,便只有軍妓才會送到軍隊上!王爺的意思是要讓香菱用她的身體告慰將士?連同那位大夫也去做這事?

可是,香菱好歹也曾是王爺的女人啊!王爺也不覺得這事膈應自己?

管家將目光投向上邪辰:王妃,您剛才說的讓他們做個夠,是這個意思啊?

看著管家詢問的目光,上邪辰只略一點頭,補充道:"既然是大夫,就別浪費了,白天行醫,晚上再行使王爺剛吩咐的事."

管家再次玄幻:王妃,您更狠!

……

另外還有一件很小的事情.

回來那夜,上邪辰和端木靳並未住在一起,端木靳在書房與眾將並同蕭輕舟通宵議事,半夜的時候,上邪辰忽的聽見一聲比一聲淒厲的慘叫!

那悲慘程度,簡直堪比當日在厥國巫塔聽見的!

"這是誰在叫?"發出疑問的當口,上邪辰已回憶起來,這位慘叫者,正是當日被自己處罰每日割一刀的婢女藍心.

那個丫頭,既管家是她叔叔,她本以為在端木靳和自己不在的期間,關鍵很容易偽造出一個假死現場,讓她逃出升天,卻沒想到她居然還在受罰!

當下,上邪辰從*上爬了起來,推開房門,朝地牢走去.

那*,沒有人知道王妃和藍心談了什麼或者做了什麼,但是王府很多人都知道,那*後,再沒人聽到藍心的慘叫,也許王妃大發善心,放了藍心,也許,藍心已經死了……

……

隨著端木靳和上邪岩約定的時間越來越近,靳軍操練亦更加勤奮.

厥國鐵騎,名鎮天下.而他們,既是靳軍,亦是軒國最好的軍隊!雖日後與厥國鐵騎同袍同澤,但亦不願被人比了下去!

一時,無論是將領還是普通士兵,每個人心里都起了比較之心.正是這種比較之心,每個人都比平時更刻苦不少.

上邪辰和蕭輕舟雖說也經常見面,或是無意間碰到,或是專門給她把脈.蕭輕舟表現的極為正常,與平日里公子風`流的模樣絲毫不差.

但上邪辰很清楚的是,他和她,終究是生分了!

也許這種生分只源于自己內心,也許,是真的生分了……

……

終于迎來厥國鐵騎到來的日子,雙方軍隊經過三日重新整編融合,定于第五日起兵!

這日早上,端木靳沒有如平時一般早早就去校場,而是找到上邪辰:"明日就要起兵了,本王記得從未帶你在靳城走走!靳城西面有一座山,本王帶你去爬爬!"

這樣,兩人在大戰的前一日,相約爬山!

靳城不大,卻也決計不小.端木靳和上邪辰沒有騎馬,也沒有坐馬車,一路步行穿過靳城街道,來到端木靳說的那座山腳.

站在山腳下,上邪辰抬頭,只瞟過那山幾眼,略鄙視的:"就這小土坡?"

咳……小土坡?端木靳嗆到了,這個山,怎麼看也不屬于小土坡級別吧.

抬頭望去,山頂白茫茫一片,那是積雪未化.

對于端木靳的反應,上邪辰很是滿意.

想當年,她們這批殺手在無人島上做特訓的時候,整座島嶼四面環山,每一座都比這里高!

"走吧!"上邪辰說著,大踏步往上走去.

今日,上邪辰穿的是一件鮮紅色束腰裙,腰很細,裙擺卻很大,外面披著厚實的黑風衣.

端木靳依然是萬年不變的黑色錦服加薄氅.

上邪辰登山的速度很快,"蹭蹭蹭"走在前面,偶爾她也會抬頭,可那目光繞過周圍環境時,分明就不是欣賞風景的眼神,純粹的就是觀察地形地貌!

端木靳跟在後面,原本只是想著她這麼久以來一直緊繃著神經,從來沒放松過,他想帶她出來放松放松,卻沒想到,她的這種爬山方法,哪里是放松,分明是另一場集訓.

"辰辰,走慢點!"端木靳忍不住開口.

上邪辰停了下來,看著端木靳慢悠悠的樣子,有些鄙視的:"你怎麼走這麼慢?"

"我們是來看風景的!"端木靳微微無奈.

"我知道啊,我都看了啊!待會兒回去後,我隨隨便便能將經過的地方描述出來."上邪辰滿不在乎,她抬頭,看了看山頂,"你這麼慢的速度,到晚上才能登頂.要不,我們比賽吧!看誰先到山頂!"

比賽……

虧她想得出來!

"你不許用內力!"上邪辰很快又補充一句.

雖覺得無稽,端木靳竟點了點頭.

這是一場不公平的比賽,上邪辰雖說這段時間一直強練體魄,但終究因這身體底子太薄,體力各方面都跟不上端木靳.

至半山腰的時候,山路上已見稀薄的積雪,兩人繼續你追我趕,偶爾也會大笑.到山體三分之二位置的時候,上邪辰的速度明顯慢了下來.再看看日頭,竟已到了中午.

"餓了沒?"端木靳適時問道,把包子提起來晃了晃.

"謝了!"上邪辰毫不客氣的接過端木靳手上的包子,拿出一個咬了一口.

雖然已經涼透,但絲毫不影響上邪辰對食物的需求.

端木靳笑笑,再從上邪辰手中奪過包子,捂在手心,將內力注入油紙口袋內:"吃涼的對身體不好."

片刻,油紙袋里的包子已冒出熱氣,他連同一壺水,重新遞到上邪辰手上,言語中有著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溺:"吃慢點,別噎著."

上邪辰恍神,這樣被人關心,上輩子,她也曾有過,便是她的干爹.只可惜到最後,自己竟死在他的手上!

再繼續往上爬,雪越來越松軟,一腳踩上去,腳下的雪立即擠到旁邊,發出吱嘎的脆響.

山上的樹木早已被冰雪覆蓋,樹枝上掛著白色的冰凌,上面又覆蓋著雪.過眼之處,全是白色,只有在冰雪滑落的地方,偶爾能看見小塊的不知名的枯草.

白茫茫的世界,那一紅一黑的身影格外醒目.

再往上爬了一段,快到峰頂的時候,一戶農夫正敞開大門,一家山口坐在里面的廳堂中烤火.

"我們進去歇歇."端木靳不與上邪辰商量,一腳已邁入山農家的大門.

"大叔,我們是爬山的游客,想在你家歇歇."端木靳高聲與里面的人打著招呼.

山中人純樸好客,立即叫小兒搬來一長凳,放在火爐旁,端木靳與上邪辰並排坐在上面.

上邪辰長得極美,又穿著火紅的衣服,顯得那張小臉格外嬌俏.

山農家兩位大人忍不住多看了幾眼,礙于禮貌,只得把眼光移開,那小孩子一雙亮晶晶的眼睛在看見上邪辰後,卻是再也不能移動開來.

"小石頭!"山農婦扯著小孩子的手臂.今日登山這兩人,衣著華麗,一看就是大富人家.

"這位姐姐長得真美,像天上的仙女."他羨慕的說.

"你知道仙女長什麼樣嗎?"端木靳逗著.

山農兩口子見來著並不生氣,松了口氣.

"就姐姐這樣啊!"小孩子回答得理所當然,他很快又補充一句,"哥哥也像神仙,男神仙!"

端木靳和上邪辰忍不住笑了,農夫兩口子心里也跟著輕松起來.

"每年都會有游客前來爬山,不過今年,兩位倒是趕得早."山農往山上看了一眼,"山上積雪厚,昨天晚上又下了薄雨,路上的雪已結冰,能爬到這里的人很少."

這時,一陣香味飄來,

"大叔,你們在烤紅薯?"

"夫人鼻子真靈,這紅薯才放下去不久呢!"山農婦指著火堆說,"你們要不急著趕時間的話就多坐坐,今天紅薯烤得多,兩位若不嫌棄,吃了烤紅薯再走."

"那我就不客氣了."真心好久沒吃過這東西了!

待紅薯香味越來越濃,上邪辰也就越發的饞了.

農夫用火鉗從火堆里刨出幾個紅薯,她迫不及待挑了個圓個兒的,拍著上面的灰塵.

"夫人蠻會挑的,圓個兒的紅薯最甜最好吃."山農婦笑著.原以為這樣的大富人家都只喜歡吃山珍海味,沒想到眼前這位卻喜歡吃他們鄉下人的零食.

端木靳嘴角略微揚起,見過上邪辰太多面,凶的,冰的,嬌的,豔的,唯獨沒見過這麼可愛的!

"好香!"上邪辰一邊說著,一邊用兩只手交換著捧著紅薯,撕開皮,小口咬著.

山農婦將另一個紅薯上面的灰拍打乾淨後,遞給端木靳:"公子,你也嘗嘗."

"不用了."端木靳擺手.

"不用給他!"上邪辰一邊吃得香甜,一邊諷刺,"他這種身`嬌`肉`貴,怎麼吃得慣烤紅薯!"

"誰說我吃不慣!"端木靳一把搶過山農婦手上的紅薯,"以前行軍的時候,有得紅薯吃就不錯了!"

上邪辰的嘴角立即就上翹了,端木靳這才發現自己中了激將法,不過,這時候若把紅薯再放下,就顯得太過刻意,只得繼續剝皮.

"原來是靳軍的官爺啊!"農夫一家一邊說著,也圍在火堆旁剝起紅薯.

"大嬸,山頂有什麼?"上邪辰問.

"有一座廟."農婦答,很快她又補充一句,"很靈的!二位要上去拜拜,保管保佑你們恩恩愛愛到老!"

上邪辰笑,心想:鬼才要和他恩愛到老呢!

吃完紅薯,端木靳便提出告辭,他從袖袋里掏出兩塊碎銀子,說著便要給山農.

農夫連連擺手:"不過就兩個紅薯,哪能收錢?"

"大叔,你就收下吧,反正他銀子多."上邪辰笑著勸道,"況且,在這冰天雪地,銀子怎麼能與熱騰騰的烤紅薯相比呢?"

上邪辰又勸說了一陣,農夫這才千恩萬謝的收下銀子,然後望著他們離去.

這山農一家世代生活在山里,偶爾挑點山上的草藥下去買,換的一些銅板,家里何時有過銀子.

"孩子他爸,我們今天還真遇到神仙了."

"是啊,每年這麼多人上山,還第一次遇見出手這麼大方的人."

"第一次看見長得這麼俊的人,真是絕配."

……終于,兩人的腳步停在一座破廟面前.

"果然是一座廟!"端木靳感慨.

"你在靳城這幾年,從來沒爬過這座山嗎?"上邪辰轉過身,望著剛才來時的路,望著那一片白茫茫的天地.

"別說是這座山,靳城真正好景致的地方,本王幾乎都沒去過."

"你這個王爺,當得可真夠辛苦的."上邪辰頓了一下,笑著補充,"忙著處理軍事,忙著給初戀疏通宮里關系,忙著*幸姬妾……"

"你在吃醋?"完全沒聽懂上邪辰言語中的諷刺般,端木靳忽的問了個問題.

"吃醋?"上邪辰很佩服端木靳的想象力,"虧你想得出來!"

對于上邪辰的反應,端木靳原本就沒想得到她正面回答,他的下巴往寺廟方向一抬:"我們進去看看!"

也不知這廟從修建到現在已有多少年了,屋頂的一角已垮出一個大洞,那一塊地面的積雪與外面無異.

廟的正中是三個殘破的佛像,光線有些昏暗,卻不難看出佛像上並無太重的灰塵,香爐里殘留著很短的竹簽,想是偶爾也有山人前來燒香拜佛.

時光如潮水般從腦海中層層退去.

她想起很多年前,在大學的寢室里,看到的《七月與安生》.

"他們什麼都知道嗎?"她重複著當年安生的那句話

"啊?"端木靳沒有聽清.

"天下人都拜祭他們,他們什麼都知道嗎?"她依然望著佛像,眼神中全是質疑.

"佛不過是統治者為了鞏固自己的政權,為天下人塑造出來的一個精神寄托罷了."他挑眉,更不把眼前的神佛放在眼里.

"你有什麼願望?"他問.

"沒有."她的回答乾淨利落.

端木靳點頭,很快道:"你要記住,倘有願望,一定要告訴本王!佛替你實現不了的,可是本王能!"

上邪辰再笑,干爹說,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能為另一個人實現願望,要想得到自己想要的,就要自己去取!

無論是男人還是女人,都只是對方的工具!

端木靳轉頭,看著她眸底的冰涼,看著她嘴角的不屑,他忽的覺得心下一痛,他很想問:究竟要如何,才能溫暖她的心?

然,這樣的話,太過矯情,而他,也並不確定他對她,究竟是愛,是喜歡,還是一時的好奇!

對于上邪辰這樣的女子,他很清楚,一旦認真,便是一生一世的事情!他不願輕易觸碰,他怕,怕自己給予不了,傷害對方……

昏黃的佛像前,靜默著一黑一紅一對男女.

男人微微側身,注視著旁邊女子,女子卻是微抬頭,神情專注的看著佛像.

這一刻,他們誰也不知道對方在想什麼.

風,無聲的在寺廟中穿行.

……

那*,端木靳和上邪辰回到王府已是很晚,他們的最後一個話題是:上邪辰要不要和大軍一同北上?

端木靳態度明確:不行!理由是太危險.

上邪辰態度更明確:一定要!沒有理由.

兩人爭了很久,最終端木靳敗下陣來.他第一次明白一個道理:和女人不要妄談道理,因為女人是不講道理的!

……

次日,隨著戰鼓轟鳴,戰火起,硝煙漫.

端木靳和上邪岩皆一襲黑甲,騎馬立在軍隊最前面,竟是氣勢相當,誰也不遜于誰!

上邪辰一襲白色薄甲騎在馬上,遠遠的看著端木靳,第一次發現,這個男人,有王的氣勢了!

"是不是覺得比端木羨更有王者氣息?"熟悉聲音傳來,上邪辰轉頭,便看見同樣是一襲白色薄甲的蕭輕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