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前塵
"借兵十萬?"上邪岩瞬間就笑了,他的語速很慢,仿佛是在細細品味,少頃,才繼續問道,"辰兒這是打算幫端木靳攻打軒國京城?"

"是."上邪辰絲毫不打算隱瞞,"上次沒能殺死端木羨,這一次,我要他死!"

看著殺伐狠絕的上邪辰,上邪岩緩緩的:"你憑什麼認為朕會幫你?你不是一直在提醒朕,你不是她嗎?"

他頓了一下:"你應該知道,你若是她,發生那樣的事情,朕會毫不猶豫的揮兵南下.可是如今,你不過頂著她的皮,你要朕以什麼理由幫你?"

這樣的結果,原本就在上邪辰意料之內,她既然和端木靳走這一趟,自然不會單純因為自己身體的本尊是上邪岩妹妹這麼簡單,當下她就笑著:"厥國土地肥沃,多年來以游牧為生,說白了也就是看天吃飯.雖民風彪悍,但多年來,幾無商貿可言.每年一旦到了枯水季節,就只能在軒國邊境打秋風,我和端木靳商量過,若可汗願意幫忙,可約定十座城池,待到事成之後必定拱手相送.若可汗有其他想法,我們也可以再商議."

"十座城池?"上邪岩笑,剛毅的臉上有幾分散漫,"在辰兒心目中,為兄的十萬鐵騎,就只值十座城池?"

他笑,看著上邪辰如看陌生人,眸光里冰涼一片:"你和端木靳的誠意,似乎太少了一點!"說著,他從袖兜里拿出一封信函遞給上邪辰,"把這東西拿給端木靳,端木羨的開價可是15座城池."

上邪辰很快打開信函,若無意外,這應是端木羨親筆所寫的文書,希望上邪岩與他一起夾攻靳城,事成之後,臨近厥國的15座城池全部掛歸厥國所有,至于厥國公主,靳王王妃上邪辰,則接入宮中,以一品夫人之禮待之,位置僅次于皇後.

這個端木羨,如意算盤可打得真響!

靳城位于軒國北部,與厥國毗鄰,倘厥國與軒國同時出兵,端木靳在雙面夾擊下,絕無招架之力.便是在這種時候,端木羨居然還掛念著自己!一方面為了安撫厥王上邪岩,給了個高高在上的的位份,另一方面,卻也堂而皇之的將人接進宮了.

"好了,明日上午,你讓端木靳親自來找朕."上邪岩說著,忽的抬高聲音:"來人,送公主回寢宮."

不遠處,立即有侍女拎著宮燈走了過來:"公主,請——"

"等一下,我還有話要問!"上邪辰顯然是給上邪岩說話.

上邪岩揮手,那兩個侍女重新退下.

"我對小時候的記憶不多,對母親更是絲毫印象也無.你比我年長,當時的事情,你應該知道一些,能告訴我嗎?"

"你想知道什麼?"上邪岩問.

"母親會武功嗎?她中毒後的跡象什麼?是不是冷熱交替?從中毒到死亡,她一共經曆了多久?"

這樣的問題,多年來,辰兒從未問過,她也從來不知道自己是中毒之身.她所知道的,僅僅是自己的母親因病死亡.

沒想到,很多年後,問他這個問題的,是頂著辰兒皮囊的另一個靈魂!

"我們的母親,是厥國的閼氏.不但會武功,而且武功很高."上邪岩徐徐道,"當年,她懷著你的時候,去過一趟南疆,回來後帶回一個婢女.婢女雖不如母親美貌,卻另有一番風情,很快被父王看上,納進宮內."

南疆……婢女……小妾……

光是這幾個詞語,上邪辰已能猜到後面的故事,不外乎南疆之人擅蠱或毒,而那個小妾必定是嫉妒閼氏權勢地位,以及可汗的*愛,遂對她下了毒.

猜測是猜測,上邪辰並沒有打斷上邪岩的話,只聽他繼續道:"後來,父王對那婢女*愛有加,甚至起了廢黜母後閼氏之位的想法,幸得母後家族勢力頗大,父王礙于母後家族權勢,一直未動母親.可那婢女,卻是緊緊相迫,在母親懷胎六甲的狀態下,屢屢惹母親動怒."

"那你呢?"上邪辰忽的開口.

在她的印象中,這位上邪岩可不是一般人,不光威武有加,更是個熱血男兒,在接替可汗位置後,短短幾年,就將整個草原統治起來了!

當年,若讓他看見自己的母親被一個婢女欺負,又怎會不替自己的母親抱不平!

"朕?你懷疑朕什麼都沒做?只看著母後被人欺負?"上邪岩略一挑眉,"當年,朕三番四次沖入營帳要殺她,都被父王攔了下來!"他頓了一下,"當然,朕也用了很多暗招,但她實在太厲害!偷襲十次,竟無一次得手!"

"再後來,母後懷你到7個月的時候,她忽然病了!症狀與你方才說的一樣,冷熱交替.開始的時候,郎中只當是普通傷寒治療,到後來,症狀越來越嚴重,母後每每痛不欲生,終于驚動了大巫師,大巫師說,母後不是生病,而是中毒!那日後,父親非但很少看望母後,反而對那婢女更好了!甚至在所有人反對下,不顧母親病痛,強行將婢女立為閼氏."

聽到這里,上邪辰幾乎想破口大罵畜生,但是,整個故事中,她又隱隱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只繼續聽上邪岩繼續講下來.

"又過了一個月,母後終于撐不下去了,她生怕你胎死腹中,強行命人催產,便就在生你的時候,她忽的毒發,藥石無治……"上邪岩熄了聲音,久久的沉默著.

"那那個婢女呢?"

"母後生你那日,父王就在站在門外.當他聽說母後過世的消息,他忽的沖了進去,抱住母後慟哭.那時候,朕才知道,他對母親,也不是表面上表現的那般無情.再後來,在一個月圓的夜晚,侍衛忽的聽見王帳內有尖叫,沖進去的時候,便看見那個女人死在父王的身上,父王用匕首刺進她的心窩,而父王,他的身上沒有任何傷口,嘴里卻一直在吐血.那女人死後,不到一炷香的時間,父王也死了."

"是蠱?"上邪辰問.蠱這個東西,上邪辰上輩子雖沒切身接觸過,卻聽過很多玄幻之說.

上邪岩點頭:"是同心蠱.這種蠱,是女人以自己心脈之血引之,讓男人只愛她一人,女人身上所有苦痛,男人都會身同感受.若女人死了,男人也會心痛致死."

"好,我知道了."上邪辰點頭,也不喚婢女帶路,只淡淡的,"明日一早,我會叫端木靳來找你."說著,她徑直朝自己宮殿的方向走去.

這地方,上邪辰本尊生活了多少年,這里的一草一木,亦保留在她的腦海中.

看著上邪辰走得乾淨利落的背影,上邪岩忽的開口:"關于你的毒,你不問問大巫醫嗎?"

"不用!"上邪辰頭也不會,"我已認識一位天底下最厲害的神醫."

……

端木靳已在宮殿里等了許久.

這是上邪辰的宮殿.

一路穿過皇宮,抵達這座宮殿的時候,他再一次驚了!厥國地處北疆,物質並不豐富,這一路看見的的宮殿也並不繁華,與軒國宮殿相比,甚至可以說是簡陋!

然,便是在這座簡陋的皇宮里,他居然看見了一座精致得可以說是奢華的宮殿!

豈止是比普通侍婢的宮殿好,就連這皇宮最尊貴的女主人閼氏的宮殿,與這里相比也是天淵之別!

他站在窗前,目光一直落在方才來時的路上.

上邪辰,這個該死的女人,怎麼還不回來?!敘舊,敘舊,這才嫁了多久,一男一女,一兄一妹,有什麼好敘的!

而且,還是在晚上!

宮殿里,其他婢女們卻是小心翼翼觀察著公主的夫君,這位軒國王爺,雖長得不錯,但脾氣看起來不那麼好呢!

從進宮到現在,她們壓根就沒看他笑過,特別是這會兒,整個臉拉得老長,仿佛誰欠了他100匹馬似的!整個兒處在低氣壓狀態.

終于,半個時辰後,當上邪辰的影子出現在眼簾,端木靳渾身上下的冷凌之氣才散了幾分.

推門,涼風忽的灌了進來,上邪辰亦走進來.

"怎麼現在才回來?"端木靳轉身,他皺著眉,一臉不耐.

對于端木靳這態度,上邪辰比他還不爽,在她的概念里,壓根沒有端木靳吃醋之說,她只覺端木靳是典型的"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她好心替他談借兵的事情,端木靳居然還是這態度!

她直接將端木羨寫個上邪岩的信函往桌上一扔,超級冰冷的:"你自己看看!可汗叫你明天一早找他談條件!"

端木靳低頭,朝那信函封面看過一眼,黃色的封皮,熟悉的字跡,不是別人,正是端木羨!

很快打開信函,看完後又與上邪辰討論了幾句,不外乎上邪岩的心里預期,以及底線.

正快討論到一條路上,這時,外面一行舉燈的宮人走了過來,很快在門口朗聲:"啟稟公主,可汗有請——"

**

尾巴:這不才見了嗎?又找她干嘛?是女人們的陷阱,還是上邪岩想她了?

呵呵,你們覺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