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曆史的轉折!(求月票)
他猛的抬頭,一個旋身,右手已卡在她的脖子上,"砰"的把上邪辰撞到車廂上,雙眸如有噴火,低吼:"說,你是不是故意的?"

啊?故意?!

一瞬,上邪辰心里已有無數個念頭閃過,呵,這麼快就猜出來了!不過,猜出來又如何呢?

從她設計這個結局開始,她就有意識的讓端木靳主導每一步!

脖子被卡得很痛,她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能眨眨眼睛,眼神要多無辜有多無辜!她看著他,仿佛在問:啊?你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

對于這種無辜的表情,一連兩日,端木靳已不是第一次看,雖說心里還是不免柔了一下,但腦海里瞬間又浮現出上官云被端木羨凌辱的模樣.

那般委屈,那邊難堪,他心下一痛,手上勁道更大!

上邪辰瞬間明白今日之事不會善了,誰知道發瘋的端木靳會不會把自己弄死!她猛的一個抬手,袖口對著端木靳,想也不想,直接叩下藏在袖中的彈簧.

精工小弩!

自他們離開靳王府的那天起,上邪辰就一直藏在袖中,唯睡覺的時候時候取下來放在枕頭邊上.

端木靳和上邪辰日日在一起,這會兒見她這個動作,怎會不知她想做什麼,便就在上邪辰叩下彈簧的瞬間,他微微側身,只聽"唰"的一聲,小弩擦身而過,緊接著便是"咄"的一聲,小弩整個兒沒入車廂!

端木靳墨眸又是一緊,心下更氣!

這個女人,竟敢謀殺親夫!

上邪辰卻是暗叫不好,這種小弩,當時設計的時候就想的一弩兩用,既能拿在手手當普通弓弩用,又能藏在袖中當袖箭用,故沒有設計連環發箭.

此刻,一擊不中,上邪辰又是被他卡住脖子的姿勢,根本沒任何機會上箭.伸手,飛快往頭上抓去,這幾日為了配合進宮,她頭上各種簪子釵子,可都是順手的武器!

猛的拔下一支,毫不留情的朝端木靳臉上刺去!

端木靳再一側頭,另一只手已然架住上邪辰拿武器的手.上邪辰並不放棄,另一只手已經拼命打了過來.她的一雙腳,更是毫不留情的往端木靳胯下踢去!

端木靳忙著抬腿,用膝蓋將上邪辰攻過來的腿逼了回去!

這個女人,這個力度,竟是想讓他絕子絕孫!

雙眸更紅,手掌手臂力道更大,端木靳直將頂在車廂上的上邪辰往上推去.

一寸兩寸……上邪辰雙腿開始離地,整個人的支撐便只有脖子上被端木靳牢牢卡在手心的那一處.

偏偏,那又是要命的位置!

她的雙手雙腳拼命的掙紮著,試圖脫離端木靳的控制,然,上邪辰越是反抗厲害,端木靳手上勁道越大.

很快,她開始呼吸困難,她長大著嘴,卻沒有任何空氣進來.極度的渴望氧氣,她似乎感覺眼球都在拼命呼吸!

端木靳,你個混蛋!上邪辰本尊已經被你害死了,看來老娘今天也要被你害死了!

她狠狠的盯著端木靳,恨不得用目光將他千刀萬剮!

呼吸更加困難,湛藍的眼球亦跟著出現塊塊紅斑,她的手,她的腳,反抗的力度越來越小,越來越小……

似乎已是認命,亦或者,她只是單純了沒了力氣.

垂眸,上邪辰最後再看了端木靳一眼,嘴角最後一次凝出一抹小花,似嘲諷,也是無奈,然後緩緩的,緩緩的閉上眼睛.

然,就在上邪辰閉眼的那一瞬,端木靳心頭一慌,他忽的松手,上邪辰瞬間如斷線的風箏般掉了下來.

端木靳忙張開雙手,一臉緊張的將上邪辰摟在懷里.

"辰辰!辰辰!"這個稱呼,從什麼時候起,竟是叫的如此順口.

然,懷中人沒有睜開眼睛,她只是平靜的躺在他的懷里,身體又輕又柔,如沒有生命的棉絮.

這一刻,他只覺得自己的呼吸也快沒了,腦海里一片空白,竟是顫抖的,將手貼近她的鼻子.

微弱的呼吸!

他的生命竟也如複活了一般,臉上是失而複得的狂喜,忽的對著外面大叫:"來人,快,快請太醫!"

馬車外的侍衛並不知里面發生什麼事,只聽的王爺快速的吩咐,夾雜著狂喜,一個個都以為是王妃懷孕了,喜氣洋洋的進宮找太醫去了!

剛走了幾步,端木靳忽想起在這里找太醫不妥,他很快又下令將進宮請太醫的人叫了出來,馬車快速往王府駛去.

不會有事的,不會有事的!她不過短暫的窒息,很快就能醒來!端木靳無數次對自己說.

馬車上,端木靳已小心將上邪辰放在*上,自己坐在*沿,只定定的看著她.

容貌依舊是絕世的容貌,穿著打扮依然是出門時的裝扮,只不過,那個清冷的,狡黠的,純真的,無辜的女子,此刻卻柔軟的毫無意識的躺在*上.

除了微弱的呼吸,已是什麼也沒有……

"辰辰."他伸手,將他的手覆在她的手上.她的指尖冰涼,只手心的位置還有溫度.

他看著她,看著她脖子上顯而易見的淤青,這已是第幾次,他將她弄傷了……

此刻,他的心情很複雜,他不知道怎麼會這樣?他明明認定上邪辰故意和他秀恩愛,引的端木羨妒意大發,這才抓著上官云發泄,可是,當他決定要懲罰她,當他看見她搖搖欲墜,當他看見她命懸一線,甚至馬上就要死掉的時候,他的心竟是前所未有的大慟與慌張!

這種慟,他只在很多年前,他的母妃去世時體驗過,那時候,他13歲!

而那種慌張,卻是前所未有的,仿佛真愛了多年的寶貝,忽的有一瞬,要毀在自己手上!

這時,一個細微的動作從手心傳來.

端木靳立即轉頭,朝她看去,果然,除了手指,她的長睫亦輕微的扇了下.

"辰辰!"他更緊的抓住她的手,整個心神全部灌在她的身上.

長睫再次扇動,閉合的眼瞼上,眼珠子亦有轉動,正是醒來前的征兆.算算時間,這種級別的窒息,差不多也該醒了!

便就在這時,端木靳忽的松開上邪辰的手,起身站了起來,三步走到窗邊,裝作漠不關心.

"咳咳……"細致的輕微的咳嗽,上邪辰伸手,修長的指按在自己喉嚨處.那地方,很不舒服.

目光所及,她看見的*單,是被褥,是背對著站在窗前的端木靳的背影.

不用想,也能猜到發生什麼.她的嘴角,即便是咳嗽,即便是不舒服,卻依然泌出笑意.

很好!

活著,很好!

"咳咳,咳咳."再次咳了兩聲,然後看著端木靳的背影,起身,下*.

聽得背後有聲響,端木靳再顧不上什麼面子里子,猛一轉身,便看見上邪辰正在下*.

再一次完全不假思索的,端木靳一個箭步走了過去,半蹲在*邊,大手已握了她的手,半是緊張半是責備的:"你給我好好躺著!誰讓你起來的?有什麼需要你叫我就行!"

這樣緊張,這樣關心,還叫她吩咐他……

上邪辰眨眨眼睛,如看陌生人一般看著他:難道他忘了是他發瘋似的掐著自己,差點把自己弄死嗎?

這時,端木靳也意識到自己失態,忙收回自己握著上邪辰的手,半握成拳頭,放至唇下,干咳了一聲,然後站了起來.

"本王不過是想,好好一個王妃,若待會兒從馬車里出去卻是一具死尸,本王不好交代."

上邪辰笑:"那麼,麻煩幫我倒杯水."

"啊?"

"你不是說有需要叫你嗎?"她的笑更加璀璨.

端木靳這才反應過來,走到桌邊,倒了茶水,又試了溫度後,這才給上邪辰送到手上.

而關于他掐她的事,直到回到王府,上邪辰沒有追究,端木靳也沒有問.

那天晚上,端木靳主動在書房睡了*.

有些事,他需要好好想想,關于上官云,關于上邪辰……

……

那天後,一連好幾天,上邪辰都穿的是高領,嚴嚴實實遮住脖子的部位,在王府寸步不出.

而那些來自宮中的所有邀請,則被端木靳以同一個理由擋了回去:"王妃抱恙在身!"

便是這句抱恙,結合當日在皇宮門口,端木靳那樣急迫的請太醫,宮里很快衍生出各種版本,其中最為被大家認為真實可靠的自是王妃懷孕那條.

算起來,端木靳和上邪辰已成親一個多月,若新婚夜一擊必中,這會兒正是有反應的時候.

緊接著,各種珍品補品魚貫從宮中送來.

有太皇太後送的,有太後送的,有皇後送的,有各種嬪妃送的,就連端木靳的青梅竹馬上官云也送來道喜之物……

甚至連皇上,在聽說上邪辰抱恙後也遣人專門來問,並送了大箱小箱的禮物.

一時,整個京城唯靳王妃炙手可熱,那些大臣們見宮中妃嬪如此推崇靳王妃,也紛紛趕趟兒似的送了禮物.

對于此,靳王府來者不拒.沒有人見到上邪辰,所有的客人都是端木靳一人接待,對于那些想打聽的王妃是否懷孕的宮人,端木靳則是三緘其口.

那天晚上,端木靳照理宿在上邪辰的房間.

"你的事情,都處理完了嗎?"上邪辰問.

"恩."端木靳點頭.不光是一些重要的大臣,就連上官云在宮中的關系,他也再次替她梳理了一番.當然,必不可少的還有一些財物.

若不出意外,這兩日,他們就要離開.

他的心里,幾分惆然.

這一去,下一次見面,又會是什麼時候,什麼樣一種情形……

"那蘇議呢?"上邪辰再問.他們到京城的第三日,蘇側妃的父親蘇議就已經帶著夫人找上門來討公道.

那一日,正是她被端木靳掐了脖子的第二日,端木靳不讓她出去,自個兒接待了蘇家.那天,到晚上很晚的時候,蘇家才離開.

"放心.本王既說過蘇側妃任你處置,便不會留下後患."

上邪辰點頭,以示贊許:"另外,上官云身後那個侍女,幫我查出來沒?"

"她叫葉彩,是云兒無意間救下的一個小宮女,後來見她機靈,就留在身邊.那宮女8歲進宮,父母雙亡,沒什麼可疑處."他說著,一雙墨眸盯著上邪辰,"怎麼對她那麼感興趣?"

從他認識上邪辰以來,這個女子就性情偏冷,可這連著幾日,上邪辰已不止一次問起那個侍女!

葉彩?上邪辰笑,連名字都如此相像呢!上輩子,她的這位師姐代號是彩!而葉,是干爹的姓!

"她很像我的一個故人."上邪辰笑,眸光中冷芒點點.若說第一次看到她時就開始懷疑,如今卻有幾分肯定了.

"仇人?要不要本王替你把人綁來,任你處置?"端木靳倒是有幾分興趣了.一個是厥國的公主,雖說他至今懷疑她是假的,可另一個卻是從小進宮的宮女,兩個人八竿子打不著一處,怎麼就變仇人了?

上邪辰淡淡的看過他一眼:"與你無關,這是我的事!"上邪辰頓了一下,"對了,你再次犧牲我的名譽,以我的名義收了這麼多好禮,能賣不少錢擴充軍資吧,怎麼感謝我?"

"你想要什麼?"端木靳問.

"事成之後,半壁江山!"上邪辰笑,幾分調侃的看著他.

端木靳沒有立即回答,只是看著她,看了許久,久到她認為都不會有答案了.終,他淡淡的說了一個字:"好."

好?這下輪到上邪辰詫異了.她原本就只是隨口說說,以為端木靳一定會拒絕,或者討價還價給她幾座城市,封個縣主之類的,卻沒想到他會說"好"!

她笑,這種事,還早的很,到時候再說吧!

江山這東西,當你沒有擁有的時候,覺得送送人沒關系,可一旦擁有了,就舍不得了!

此刻,無論是端木靳還是上邪辰,他們都不會想到,很久以後,當他真的奪下江山,當他真的實現今日的承諾,與她坐擁軒國共享盛世時,她卻不要了!

這一年春,端木靳和上邪辰一共在京城住了21天,除了最早的兩日,她們連著進宮,後來便一直在王府,直到離開的這一日——

宮中忽然傳來消息,菀妃病危,希望臨死前見端木靳一面!

便是這一日,無論是端木靳還是上邪辰,無論是軒國在位的皇帝還是所有嬪妃,甚至是整個軒國,都迎來了命運轉折的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