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唇上的牙印(加更1萬,感謝愛麗絲各種瘋狂打賞!)
是否是上邪辰做的手腳,端木羨可真沒法下結論.

這一行出來這麼多人,賢妃全軍覆沒,可上邪辰和她的貼身侍女兩個卻是完好無損.雖說方才過來的時候,確確實實看見一太監奮力朝上邪辰爬去,似乎是想欲圖不軌,可太監不是被端木靳殺了,而上邪辰不也好好的嗎?

端木羨再次朝上邪辰看去,只見上邪辰窩在端木羨懷里,紅彤彤的小臉如朝霞一般,紅豔欲滴的雙唇如抹了蜜一般,微微嘟起,仿佛在等人親吻.

她的長睫輕輕的覆在眼瞼上,微微顫動著.她的一雙小手則是牢牢抓在端木靳的衣領上,仿佛生怕這個男人忽然離開.

清純,脆弱,無辜,而美好.

還有她身上撲鼻而來的酒味,混合著她身上特有的香,混成一股奇異的香味撲鼻而來.

忽然間,端木羨腦子就短路了,一時竟什麼也忘了說.

看著端木羨失神的模樣,端木靳嘴角扯出一絲涼意:"既然皇上沒別的吩咐,臣弟就帶王妃回府了.若皇上有什麼需詢問,等王妃酒醒後,臣弟自當陪王妃再次進宮!"

他頓了一下,看著滿地被殺的人,以及神智依舊昏迷,侍衛們卻不敢殺害的賢妃一眼:"臣弟和皇上一樣,也想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說著,他抱著上邪辰,大步往外走去.

"王妃可以走,那小丫鬟留下!"這時,皇後開口,她的下巴微揚,一雙鳳眼看著驕陽.

"皇後娘娘見諒,辰辰被驕陽服侍慣了,怕是其他丫鬟伺候不了.等辰辰酒醒進宮時,本王自會帶上驕陽.到時候,皇後想問什麼再問就是了!"端木靳絲毫不給皇後面子,"驕陽,我們走!"

"是."驕陽心中一喜,快步跟上端木靳.

身後,看著上邪辰依然被端木靳帶走,端木羨一陣煩躁,原本還沒全滅的火瞬間再次燎原.那麼個美人,又是醉酒的狀態,滋味必定特別的好!

"皇上,賢妃娘娘怎麼處置?"身後,有侍衛終于找到機會請示.

"什麼賢妃娘娘?!"端木羨怒,厭惡的看過那邊難受得摸著自己身體的賢妃,忿忿道,"池曼冬身為賢妃,帶頭淫`亂宮闈,從今日起,貶為更衣,打入冷宮,永不得複起!"

可憐的賢妃,整個人依然處于迷亂中,根本不知道自己今後的人生已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已任由人架著雙臂拖了下去.

……

宮外.

小而精致的靳王府馬車靜候著.

從宮中忿忿出來時,端木靳根本沒有坐任何步攆,一路抱著上邪辰就走出來了.很快進了馬車,隨著門簾落下,端木靳原本的怒已然不見,音色平靜漫聲開口:"好了,你可以醒了."

原以為瞬間能看見懷中女子睜開雙眼,滿臉笑意,狡黠的看著自己,可讓人詫異的事情發生了——

懷里的女子,半分睜開眼睛的意思也無,她的呼吸均勻,絕美的容顏清純美好,竟真的睡著了!

端木靳嘴角泛起一抹柔意,這個女人……

很快走到*邊,正要彎腰將她放下,忽的,他的一雙黑眸掃過自己胸前緊緊抓著衣襟的她的手,眸色又柔了幾分.

原本要將她放下的手頓住了,繼續將她摟在懷里,然後坐在*邊,斜靠在車廂.

便就是這樣一個擁抱的姿勢,他一動不動,持續到王府門口.

"王爺,王府到了!"馬車頓住,伺候在外面的婢女小聲提醒.

馬車內,沒有任何聲響傳來.

"王爺,王府到了!"婢女聲音再次傳來.

馬車內,依然沒有任何聲響.婢女求助似的望向飛焰:好奇怪,怎麼會沒聲音呢?剛才在皇宮外,她明明看見王爺抱著王妃一起進的馬車!這一路,馬車不曾停下,王爺王妃也不曾下車,怎麼會安靜的沒有任何聲響.

飛焰亦覺奇怪,就王爺的聽力,就算睡著了,也不至于聽不見婢女說話才是.

他走到簾子旁邊,小心翼翼撩起一角,黑袍仍在,他頓時籲了口氣,還好,王爺還在.

手上動作漸大,目光稍稍朝上,很快便看見王爺斜倚在*頭,手上摟著王妃,他的一雙眼睛明亮,正看著自己.

而他的懷中,王妃睡眠正酣.

"噓!"端木靳雙手不空,卻依然做了個噓的嘴型.

飛焰不傻,很快將簾子放下,任由馬車停在王府門口,然後留了 個侍衛守著,其余人等先行進府.

許是從靳城到京城這一路太多辛苦,少有好好睡覺,許是中午喝的酒確後勁太強,她還不習慣,這一覺,上邪辰竟是睡得格外沉.

馬車外,暮色一點點沉積.

端木靳無數次想把上邪辰叫起來,無數次想把她放在*榻,無數次低頭看她,無數次打消所有的念頭……

終,他依然保持著抱她的姿勢,生怕自己稍一換動作就把她吵醒.

上邪辰最終醒來的時候已是戌時末接近亥時,大概是終于睡飽了,她極其滿足的睜開眼睛.

入眼,看見的就是一個線條流暢幾近完美的下巴,下巴的主人,此刻並沒有看她,而是目光微微朝上,看著車廂上方某處,出神的,也不知在想什麼.

自己還怎麼在他的懷里?不是已經離開皇宮了嗎?上邪辰暗自嘀咕,目光已然朝下.

只見那人下巴下面,是隆起的性感的喉結,再往下,則是玄黃的專屬于王爺的衣服.再往下——

啊!

她忙著松開自己緊緊拽在他衣襟的手,仿佛那是個燙手的東西.

尼瑪,她怎麼會抓住他的衣服!太丟面子太掉價了!

便是上邪辰這一過度反應的動作,端木靳回過神來,正要低頭,上邪辰已飛快從他身上坐起.

兩人出奇一致的反應時間,猛的一對撞,只聽一聲悶響,端木靳立即捂住嘴巴.

上邪辰趁勢從他懷里站了起來,這一站,她才發現有點腰酸,估計是同一個姿勢睡久了.

"你怎麼不把我放在*上?"上邪辰略有些抱怨,*上睡覺多舒服啊,誰稀罕在他手上睡啊,磕得人多不舒服!

她一邊說著,一邊揉著腰走到窗前,撩開簾子.

難怪覺得馬車沒動呢,原來已到了王府,而暮色,已然席卷了整個天空,湛藍的天幕上,一鉤彎月若隱若現.

原來,她竟已睡了這麼久!

"怎麼不叫我起來?"上邪辰自然而然的問.

回頭,便看見端木靳一手仍捂住嘴巴,另一只手卻是微微的甩著,估計是被她睡麻了.

"好了,既然到了就進去吧."端木靳淡淡說著,從*上站了起來.

上邪辰自是猜到端木靳沒叫醒她的原因,大抵是想讓她好好睡一覺,心里有一絲內疚.人家抱了她一個下午,她總不能不知說謝還抱怨吧!

"你的嘴怎麼樣?"她問.方才兩人互撞的時候,她撞到的位置是腦袋,腦袋自不是太疼,可那人撞到的位置可是下巴,估計是嘴巴被牙齒咬破了!

"不礙事."端木靳說著,已從馬車上跳了下來,然後很紳士的伸手,扶著上邪辰走下.

便是下馬車的瞬間,她看見他被咬破的嘴唇,好深的兩個牙印,血液還在不斷的往外浸.

瞬間,上邪辰很不厚道的笑了.再想到這傷口的由來,她強忍著,只抿著嘴,肩膀一抽一抽.

"想笑就笑吧!"端木靳很厚道,生怕某人憋出內傷.

"噗嗤!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聲越來越大,某人笑的很豪放,半點淑女氣質也無.

只不過,下一刻,當端木靳在她耳邊說了一句話後,她的笑聲立即戛然而止,臉色瞬間就黑了.

他說:"你覺得其他人會以為這是本王咬的,還是你咬的?"

看著上邪辰完全黑掉的臉色,端木靳嘴角略微揚了揚,很自然拉過她的手,一路往王府後院走去.

上邪辰低頭,看了看兩人緊握的手,她忽的想起蕭輕舟.那時,他也曾這樣牽過她的手.

只不過……

心里微酸,眸中一片黯然.那個風流公子哥兒,也不知現在睡在哪家青樓哪個花魁身畔……

"賢妃那事兒,是你做的?"端木靳的聲音傳來.

"啊?"上邪辰嘴角飛快劃過一抹笑,瞬間被茫然取代,一雙湛藍的眼睛無辜的看著端木靳,"賢妃?賢妃是誰?"

端木靳無語:演,還演上癮了不成?

不知不覺,一抹*溺爬進眼底,他也不回頭,只繼續拖著她的手,緩緩朝前面走著,極其耐煩的:"賢妃便是今日午宴時,帶你出去的那位娘娘."

上邪辰並沒有立即回答,她揉了揉太陽穴,仿佛想了好久,這才恍然大悟,繼而是忿忿然的,又帶著幾分撒嬌:"靳靳,她不是好人!她給我喂藥!"

"喔,然後呢?"

"我自然不肯吃了!然後就和她爭執起來了!然後……然後……"上邪辰的聲音漸至茫然,"然後我就不記得了!等我再醒來的時候,就在馬車上了!"

她頓了一下,很快伸手抱住端木靳的胳膊,各種好奇的:"靳靳,你知道她給我吃的是什麼藥嗎?"

"不知道."端木靳搖頭,"等明天進宮問問就知道了.本王找到你的時候,你已經完完全全醉倒了,躺在花叢中呢!"端木靳說著,伸手刮了下她的鼻子,"看你以後還要不要貪杯?"

醉倒了?!上邪辰顯然是被"醉倒了"三次字嚇壞了,她猛的松開挽住端木靳的手,將自己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

見自己衣服整齊,身上也沒啥地方痛,她這才松口氣,拍著胸脯道:"還好,還好,真是嚇壞我了!"

這般天真,這般單純,和平日里的上邪辰完完全全判若兩人.

"好了,早點休息!說不定明兒個皇上還會招我們進宮問話."端木靳說著,推開房門,很快又遣散了伺候在房內的婢女.

看著婢女們一個個魚貫而出,"咔"的關上房門,端木靳和上邪辰緊握的手陡然松開.

上邪辰臉上所有不諳世事的小驚慌瞬間消失,她的眸光冰冷,含笑的看著端木靳:"你覺得本宮演的如何,這個情節怎麼樣?"

"不錯!"端木靳同樣不吝贊賞.

按照方才上邪辰編排的那個邏輯,賢妃將上邪辰帶到一偏僻的地方,然後硬給她灌藥,上邪辰不從,兩人撕扯中,藥粉揚在風中.

因得上邪辰站在上風口,那藥粉自被賢妃的人呼吸了去,而上邪辰,則在那個時候徹底昏睡了過去,所以發生了後來那一幕!

"估計待會兒,我們剛才的對話就能傳到宮中!"上邪辰非常滿意自己剛才隨機應變的完美演出!端木靳既作為端木羨的眼中釘肉中刺,這王府必定少不了端木羨的眼線.

看著上邪辰小得意的樣子,端木靳又忍不住打擊:"進來那一路,沒有釘子."

呃?沒有釘子,那她剛才不是白演了嗎?!原本揚起的嘴角一點點垮下去,她看著端木靳,面帶嫌棄的:"好了,本宮要休息了,麻煩王爺回自己房!"

這一路,從靳城到京城,端木靳和上邪辰一直住在一起,可此刻,端木靳卻沒有堅持,只說了句"王妃早點休息"便出去了.

……

第二日一早,宮里便送來不少名貴之物,有皇後賜下的,也有各宮其他嬪妃賜下的,有的說是壓驚,有的說是祝福.

滿滿的,擺了一個小院子.

唯獨皇後賞賜的太監,除了送禮,還捎了條懿旨:待王妃酒醒後,請王爺和王妃進宮一敘.

端木靳頂著他受傷的唇,接禮接到手軟.當然,上邪辰沒有出席,原因很簡單,宿醉未醒.

只不過,大家都很好奇的是,既然王妃宿醉未醒,那麼,王爺嘴上的傷哪來的?

再略微一想,眾人瞬間就明白了:王妃天人之姿,作為男人中的男人,王爺他怎麼會忍得住?

王妃這會兒沒起*,恐怕不止是宿醉那麼簡單吧?!

咳,再看看王爺嘴上傷口那狠度,咳咳,看不出來啊,那美得不真實的王妃,竟然是個小野貓!

宮人們將禮送到後,很快將他們從王府看到的,加上他們從周邊聽到的,再加上自己的揣測送回皇宮,傳到各自主子的耳朵.

很快,皇宮各宮殿便出現了一個傳聞:王爺和王妃從宮中回去後,王爺沒忍住,竟在馬車里要了王妃,王妃也很厲害,竟把王爺的嘴都咬破了!昨兒個晚上,王妃還把王爺趕出了房間!不過,饒是如此,王妃今兒個早上還是沒能起*!

傳聞嘛,每經過一個人的嘴巴,自然會加油添醋一番,到中午的時候,這個傳聞已變成:王妃昨日也中了藥,在馬車上把王爺強了!

……

這一日,直到中午,上邪辰這才施施然起*——

醒酒湯,各種清粥輪番送進房間.同時傳遞到了,自然還有皇後娘娘的懿旨.

下午,端木靳和上邪辰再次進宮.

這一次,等候在宮門口的不再是一人一架的步攆,而是寬大的雙人步攆.端木靳百般疼惜上邪辰的呵護著她走了過去,上攆.

呵,昨日那一番秀恩愛,終是把某些人刺激到了!與其刻意的壓制他們,還不如徹底放開.

步攆上,端木靳便一直抓著上邪辰的手,窩在自己手心,也不知是做做樣子,還是當真無心的有意無意的玩著.

步攆行了一半,一大隊宮人遠遠走了過來,帶隊的赫然是太皇太後身邊第一紅人管事嚒嚒.

"奴婢參見靳王爺靳王妃,傳太皇太後口諭,兩位進宮後,請先行到她的宮中."管事嚒嚒說完就站了起來,朝著那帶隊的公公,"有勞公公了,老奴還要去其他宮請各位娘娘,就不與你們一起了!"說著,她帶著一大隊人浩浩蕩蕩離開.

步攆立即換了方向,朝太皇太後的宮殿走去.

上邪辰笑,朝著周圍環視一眼,俯在端木靳耳邊,目光落在端木靳被咬傷的唇上,只覺無比好玩:"靳靳,這位太皇太後,是真心疼你,生怕我們吃虧!"

端木靳"恩"了一聲:"皇奶奶確實很疼本王."他側頭,看過上邪辰,原本只松松握著她的手緊了一緊,"她也會很疼你的."

她也會很疼你的……這句話,上邪辰有一瞬莫名的感動,很快拋之腦後.她和端木靳,只是演戲,他們誰也不愛誰,什麼疼不疼的,那都是說給別人聽的.

很快,步攆到了太皇太後宮殿外,綠樹掩映下,金燦燦的宮殿在陽光下散發著沉著而璀璨的光.

依然專門遣了宮人候在外面,見端木靳和上邪辰到,立即將人迎了進去.

這一次,太皇太後沒有如頭天般端坐在大廳正位,而是杵著拐杖老態龍鍾的走了出來.臉上笑容如桔花般盛開.

"乖靳兒,快讓皇奶奶看看!"老太太走了過去.

上邪辰汗,不是昨天才看了嗎,怎麼今天還這麼積極,心里這麼想著,她依然照著規矩朝太皇太後行了一禮.

太皇太後依然心思不在她身上,很專注的看著端木靳嘴上牙印,笑得各種開心:"哈哈,咬得好,咬得好!辰兒有本事!"

汗!這端木靳嘴巴被咬了,管她什麼事?!

上邪辰很快想到昨兒個端木靳說的:別人要看到他嘴巴咬了,會以為是誰咬的呢?

她忽然覺得有些惱:"皇奶奶,不是我!是他自己!"說話間,她還狠狠的瞪了端木靳幾眼.尼瑪,老子的清白!

端木靳微抿嘴,並不說話.

看得端木靳和上邪辰這般模樣,太皇太後更是認定這小兩口感情深厚,平日里喜歡打情罵俏,更從端木靳嘴巴牙印判斷出端木靳必定對上邪辰*的很!

她縱容的笑,伸手拍著上邪辰的手背:"好了好了,哀家也沒說是你!大概,是哪只不懂事的小貓."

尼瑪,都說不是她了!怎麼還是不信,還編排出一只貓說事兒!上邪辰也不可能一直揪著這事兒,弄得欲蓋彌彰似的.

兩人一同伺候著太皇太後坐下,這一次,太皇太後沒有拉著端木靳坐在自己旁邊,而是叫端木靳坐在他下手單獨一椅子上,卻把上邪辰留了下來,坐在自己右手.

大概一炷香之後,皇後與宮中另外三大妃嬪先後到了太皇太後宮中.進殿後,光是看幾人坐的位置,所有人心里明鏡似的,這太皇太後的意思已是很明白:無論賢妃那事是不是上邪辰做的,這個靳王妃,她都保定了!

行禮,賜座.

皇後坐在端木靳對面椅子上,另外三個嬪妃,兩個坐在皇後下手,一個隔著個位置坐在端木靳下手.

這個隔著個位置坐在端木靳下手的,又恰是上官云.顯然,上官云雖是得端木羨*愛,但在嬪妃當中,隱隱有被排斥之勢.

眾人先是陪太皇太後嘮嗑了一會兒,間隙間,自然幾次將目光落在端木靳嘴唇之上.看來,宮人帶回的消息不假,昨兒晚上,端木靳和上邪辰,確實恩愛了一番,而且,也確實端木靳受傷了!

這厥國公主,雖說外表出眾,模樣嬌憨,可在那方面,也確實是草原國家出生,彪悍的很!就連靳王這樣一個常年征戰的人,竟然也被她弄傷了!

幾個嬪妃一邊偷看,一邊暗自抿嘴笑,就端木靳對上邪辰的*溺,這一次,怕皇上是不容易弄進宮了!

當然,她們也偷偷看上官云的表情,這位極受皇上愛憐的菀妃,在面對自己前任戀人,現任夫君新看上的美人,又會是什麼表情?

上邪辰坐在太皇太後旁邊,這是個好位置啊,只一個目光的流轉,就可以將大殿里所有人的表情一覽無遺.

唉,這些皇宮的嬪妃啊,可真是平日里閑得蛋疼,連端木靳嘴巴上的牙印都這麼感興趣!一個個看一次看兩次看三次!

只見端木靳臉上並無笑意,早在嬪妃們進殿的時候就已經恢複面癱表情,只偶爾看向自己和太皇太後才柔和幾分.

然,上邪辰同樣清楚的是,雖說端木靳的從未正眼往上官云看去,可他的整個心思,怕是早在來者進殿時就已經飛走了!

上官云自也看到端木靳嘴唇上的牙印,她的心里不舒服是有的,可是面對對面那幾個如狼似虎的妃嬪,她哪里敢掉以輕心,臉上表情是一貫的端莊,一貫的無懈可擊.

昨兒晚上,雖說毫不意外皇上宿在自己宮中,但那一夜的折騰,幾乎是這半年之最!各種屈辱的動作,各種言語的侮辱,各種手下毫不留情!他在憤怒,亦在發泄!他對上邪辰的霸占欲太強,遠遠超過當日對她!

她還記得最後一次,端木羨在爆吼一聲倒在她身上時,喊出的名字是上邪辰!

再之後,他就翻了個身睡了,她小心爬了過去,伏在他的身上,問了個問題:"皇上,倘上邪辰真進了宮,你也這麼對她?"

端木羨笑:"朕怎麼舍得?"

呵,不舍得,不舍得!他不舍得那麼粗暴的對待上邪辰,就舍得那麼粗暴的對她?!甚至在昨兒個皇宴上……

上官云微微側頭,朝端木靳看過一眼,那個男人,依然絲毫看她的意圖也無,一時,心里更酸,藏在袖中的指甲狠狠朝手心掐去.

她的身上被端木羨折騰得淤青一片,而端木靳,卻是自己受傷了!這是怎樣的落差?!

怎麼這樣,怎麼會這樣?他不是說愛她一輩子的嗎?他不是說王妃之位這輩子都為她虛位以待嗎?怎麼不過出現一個比她更好看的女人,他就變心了!

一個人如此,兩個人也如此!

對面,看著上官云雍容笑臉中,一雙眼睛各種怨恨,不滿,皇後自開心的很.這個上官云,她早看她不順眼了,一直沒出手,不過是因為缺個機會.

而如今,機會正在走來!

她看著上邪辰的目光依舊是長嫂的目光,雍容,慈祥,而華貴.

她很隨意的將昨日上邪辰和賢妃離開禦花園之後的發生的事情問了一次,上邪辰早已演過一次,這會兒不過再演了一次.再次將天真,無邪,無辜演繹得淋漓盡致!

既是太皇太後暗示過要保的人,又是靳王爺捧在手心的瑰寶,還是皇上目前最感興趣的人,皇後不過輕描淡寫問了幾句,甚至連昨日執意要留下問話的驕陽都沒問,很快便以上邪辰的說辭為准,再次將賢妃狠狠罵了一番.

若不是更衣已是嬪妃中最末等的職位,若不是已被貶到冷宮,怕是這會兒還要一貶再貶.

當然,沒有人揪著賢妃為什麼要對上邪辰用迷`藥做深入探討,皇後與其他嬪妃已主動將話題換做與上邪辰套近乎,說什麼希望她時常進宮陪她們說話.

太皇太後雖老,可對于頭天在皇宴上發生的事情卻知道得一清二楚,那個端木羨,怎麼老色心不改,已經搶了一個上官云,難道還想再搶一次?至于這些嬪妃,一貫以端木羨為天,這會兒更是不顧顏面的為端木羨創造機會!著實可惡!

再看上邪辰,對于這一眾嬪妃的邀請,她似乎歡快得緊,一個個全部答應不說,還直誇宮中美酒好喝,半點心機也無的樣子!

若是不是心中早兀定昨日之事與上邪辰脫不了干系,若不是見端木靳一點緊張的神色也無,她幾乎也要被這小丫頭騙去!

也好,堂堂軒國靳王正妃,若沒一點心機,怎麼配得上靳兒!

畢竟年事已高,茶過三巡,太皇太後就露出倦色,皇後忙帶領三個妃嬪起身告退,端木靳也攜了上邪辰告辭.

太皇太後點頭,眾人正要出去,外面,尖細的太監的通傳聲傳來:"皇上駕到——"

皇上駕到!

這個時候?還是太皇太後宮中!

呵,這司馬昭之心,也太明顯吧!

平日里,皇上看望太皇太後或是太後的時間都是上午早朝後,什麼時候改到下午了?

不過,饒是如此,眾人還是根據禮儀給端木羨行了個禮,端木羨的目光飛快從上邪辰身上掠過,徑直走到太皇太後面前,朝她行了禮.

待到太皇太後叫端木羨起身後,端木羨這也才叫眾人起身.

因得大半的注意力都在上邪辰身上,便就在眾人起身的瞬間,端木羨很明顯看到上邪辰微微皺眉.

"靳王妃怎了?為何皺眉?"端木羨關切的看過上邪辰,目光飛快朝皇後飛去,帶著審視.是不是方才審問昨日之事,把他的小美人嚇到了?

皇後和端木羨夫妻多年,皇後母族勢力頗大,兩人大婚後一直相敬如賓,也彼此了解,此刻陡然見皇上如此表情,她的心里"咯噔"一下,如今看來,皇上對上邪辰的在乎,遠比她想象中更深!

先前的時候,她理解的不過是端木羨單純想得到個美人,加之這位是端木靳的女人,端木羨就更有興趣!可如今看來,他不光想得到她,竟還在意起她的感受來.

上邪辰笑,抬頭,一雙藍色的眸子光華流轉,絲毫不畏懼的:"回稟皇上,辰兒只是不習慣這跪拜之禮."

她頓了一下,見端木羨臉上一派笑意,絲毫慍怒也無,這才繼續:"辰兒在厥國的時候,皇兄是免去了辰兒這些禮儀的,在王府,王爺疼辰兒,也不讓我行禮,可到了皇宮,三步一跪五步一拜,人家腿疼!"她一邊說著,一邊還皺眉露出小委屈的樣子.

這樣的模樣,對于早被迷了心竅的端木羨,自是覺得心疼得不得了,這樣的絕色美人,就應該嬌養在最富麗堂皇,最紙醉金迷的地方,怎麼能讓她受這些俗禮的束縛?

當下,端木羨就笑了:"靳王妃純真善良,從今日起,免去她在宮中一起俗禮,見朕也不必行禮!"

這道聖旨,上邪辰很滿意,笑逐顏開的說了句"謝謝皇上"後,立即親密的挽起端木靳的胳膊:"皇上,既然您免了辰兒在宮中的俗禮,也一並免了我家靳靳的吧!否則,辰兒都不行禮了,我家靳靳還要跪著!辰兒心里該多難受啊!"

聽到這番請求,端木羨頓時笑不出來了,自他登基後,搶上官云是他一大快事,另一大快事就是看著端木靳給他行禮,山呼皇上萬歲!

若這一快事沒了,那快樂豈不是要少一半.

旁邊,太皇太後卻是笑得那個慈祥,上邪辰果然是個好孫媳婦!

目光瞟過不遠處上官云,幸好當日端木羨把上官云搶了,這上邪辰雖是異國公主,可比起上官云,卻是不知好了多少倍!明知道端木羨和端木靳不對盤,竟也能大無畏的幫端木靳爭取利益!

至于其他嬪妃,聽到上邪辰這一要求時只覺世界一片玄幻!

太不可思議了!這種變態的要求居然還真有人敢提!

所有人都看好戲般的看著端木羨,端木靳和上邪辰,然後等端木羨拒絕!

房間很靜,上邪辰在笑,湛藍的眸子如湖水般瀲灩,她不急,一會兒看看端木羨,一會兒看看端木靳.

看端木羨的時候,她的眸子里有一點點不滿,一點點挑釁,一點點戲謔,可看端木靳的時候,卻是一點點委屈,一點點撒嬌,一點點驕縱.

這樣的迥然不同的對待,對于一心想把上邪辰弄到手的端木羨怎麼受得了?

這樣絕世的容貌,這樣絕世的狡黠,端木羨一時只覺得若輸了這個女人,那麼,他這個皇帝也是白做了!

再看看端木靳,自上邪辰提出那個要求起,他就沒有開口說話,只低頭含笑看著上邪辰,仿佛也在等看笑話一般!

目光再聚焦到端木靳被咬破的嘴唇上,他忽的覺得自己某處又開始隱隱脹痛了!這個上邪辰,看起來長得像仙女一般,怎麼那個時候那麼凶猛!

端木羨腦海里飛快將多年來自己所有女人回憶了一番,幾乎所有人都逆來順受,絕對沒人敢在他的上面,更不消說敢咬他一口.

他很期待!期待被端木靳懷里這只明豔動人的小野貓好好撓上一撓!最好還能欺負他一番!

這樣的女人,有脾氣,有性格!要想征服她,就必須和她斗智斗勇!

"好!朕答應你!"端木羨忽的開口,極其爽快的!

"哇塞!太好了!"上邪辰歡呼,一雙湛藍的眸子流光溢彩,只可惜,這樣的流光溢彩只有一瞬是對著端木羨的,更多的時候,她卻是對著端木靳,討好般的,"靳靳,我給你爭取到這麼好一道聖旨,你怎麼感謝我啊?"

端木靳笑,恭恭謹謹朝端木羨行了禮,這才*溺的在上邪辰屁股上輕拍了一下,如有暗示般:"好,今兒晚上,本王好好表揚你!"

"呵呵呵呵,靳靳好壞!"小粉拳立即就捶上端木靳的胸膛,臉上卻是一瞬就紅了!

尼瑪,這麼好的演技,上輩子她就應該做影星,而不是殺手啊!上邪辰各種惋惜.

端木羨臉上瞬間就黑了!炫耀,這是赤裸裸的炫耀!

他一把拉過上官云,當著端木靳的面,直接抓上她的胸,挑釁的看著端木靳.端木靳完完全全視若無睹,只朝著太皇太後行了一禮:"皇奶奶,若沒別的事情,靳和辰辰就先告退了!"

太皇太後原本就不是特別喜歡端木羨,此刻見他竟做出這般猥瑣的動作,更是直接就皺了眉,略帶了厭惡的看過端木羨和上官云,然後笑著對端木靳夫婦:"既然昨天的事情問清楚了,與靳王妃毫無關系,今日皇帝又赦免了靳王夫婦在宮中各種禮儀,大家皆大歡喜,就此散了吧!"

"是,謝謝皇奶奶!辰兒和靳靳改日再來看皇奶奶!辰兒好喜歡皇奶奶!"上邪辰一邊說著,一邊直接張開懷抱,走到太皇太後面前,輕輕的擁抱了她一下,這才往端木靳走去!

路過端木靳和上官云的時候,她似乎根本沒看見旁邊那兩人般,一顆心整個兒都在端木靳身上!她很快挽了端木靳的手,往外走去.

太皇太後依舊樂呵呵,她的目光在上邪辰身上留了很久.這樣一個世事洞明的女子,希望她是一心為靳兒才好!

便就在上邪辰出門的一瞬,她忽的略一側首,目光清冷,與身後端木羨碰了個正著!然後飛快從跟在上官云身後那個侍女身上劃過!

像,真是太像了!像到她幾乎可以肯定她就是她!不光相貌一樣,就連氣質都一樣!

當日,她因為死,靈魂穿越到此,那麼,師姐呢?看起來更像是整個人都穿越了!

師姐,若真是你,別來無恙?上輩子的殺害之仇,我會留著這輩子慢慢報!

……

終于走出太皇太後宮殿,端木靳的面色也終于一點點冷凝下來,原本強行裝作的無所謂終于卸下,整個人如罩著一層冰霜.

方才,端木羨那般當著他的面,折辱上官云.

她作為他曾經的准王妃,端木羨又是那樣恨他,他幾乎可以想象,自上官云入宮後,過的日子便如同今日這般!

他的心,此刻就仿佛被一把鋸子反複割著!

鮮血淋漓,血肉模糊.

不知不覺,端木靳扶在上邪辰腰上的手松開,無力的垂下.

對于端木靳的反應,上邪辰原本就在預料之中,只不過,當她轉頭,看著他那一雙如破碎般的眸,她依然被震撼住了!

那般悲愴,就連黑曜般的色澤,也仿佛蒙上了一層灰霧.

不過,這樣的效果,她很滿意!

哼,當日,他派山賊凌辱上邪辰本尊,今日,她就要他親眼看看他最愛的女人,被其他男人凌辱!

她的嘴角,偷偷的,盛開出一朵凌霄花,絕美,冰涼.

端木靳自是沒心思坐步攆,便是緩緩的,步伐沉重的往外走,上邪辰一不趕時間,二不嬌氣,便跟著往外走便是.

終于走出宮門,上了馬車.

"飛焰."上邪辰忽的開口,"幫我查查上官云身後那個婢女!本宮要她所有信息!"

"是!"飛焰領命.

這時,端木靳聽得上邪辰的聲音,他猛的抬頭,一個旋身,右手已卡在她的脖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