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丑聞(求月票)
這一變故,跟在賢妃和上邪辰身後伺候的驕陽看得清楚,正要大喊,忽的,更大的變故隨機而至!

只見一道灰影風一般掠過,那位本想將上邪辰擊昏的太監手刃尚未觸及到她的脖子,便只覺著自己的後腦勺一痛,整個人軟了下去.

至于賢妃,她原本就分了三分心神在這動手的太監身上,此刻只覺得那太監身影一晃,竟是"轟"的倒了下去.

心下一驚,再朝太監身後看去,一只黑色手臂以掩耳不及迅雷之速扼在自己脖子上,鐵鉗般的手緊緊卡著,別說是喊叫,就連呼吸都覺得不暢.

"誰都不許叫,否則這位娘娘就沒命了!"男人聲音低沉,看著眾人的眼神中殺意決然.

原本因賢妃被制嚇得想大喊"抓刺客"的眾宮人瞬間啞了口,只緊張的看著這忽來的變故.

賢妃緊張的看著那人,只見那人一襲黑衣,面貌平凡得丟到人群中瞬間找不到,他的頭發高高豎起,袖口和褲腳的地方都是緊緊束起,正是這年頭標准的刺客或富貴人人家隱衛最常見的打扮.

只不過,這里是皇宮,無論是刺客還是隱衛都極難進來,她的目光"咻"的往上邪辰看去.

這一看,心中所有疑問都有了答案.

這位方才還醉醺醺的靳王妃,此刻眼睛明亮,正笑盈盈的看著自己,哪里還有半分醉酒的模樣?!

"你……沒醉?"賢妃只覺得眼角一抽.

"本宮什麼時候說過本宮醉了?"上邪辰笑,風情萬種的,聲音更是魅惑中帶著生生的脆,"本宮一直都說的是本宮沒醉啊,是你們非要說本宮醉了!"

賢妃更覺自己掉入一個陷阱,她瞪著上邪辰,忍受著脖子上幾欲出不來的氣,惡狠狠的:"靳……王妃,你敢……遏制本宮?"

上邪辰再笑,仿佛聽到世界上最可笑的笑話,眸中閃著嗜血的光:"呵,本宮有什麼不敢的,賢妃娘娘都敢命人在宮中殺害本宮了,難道本宮還要任你殺害不成?"

"不……我沒有."賢妃幾分緊張.上邪辰這目光實在是太嚇人了,她甚至連一貫的本宮也不敢自稱了!

"呵,沒有?"上邪辰目光審視的看著賢妃,緩緩踱步,圍著她走了一圈,"既然不想殺本宮,那讓本宮猜猜,賢妃娘娘是想做什麼呢?"

她一邊說著,一邊伸手,在賢妃懷里袖里的兜兜里摸了一圈,什麼也沒摸到後,她再蹲下身子,複又在那倒在地上的太監兜兜里摸去.

手至太監懷里的兜兜上,賢妃眸中一緊,忽的開口:"靳王妃,你別忘了,這里是皇宮!隨時都會有人過來!"

"呵."上邪辰不慌不忙慢悠悠的繼續翻找著,"本宮自然知道這里是皇宮了!本宮還知道,賢妃娘娘比本宮更了解在哪里動手最好!娘娘既選了這處,想必短時間內沒人會來."說話間,上邪辰已從那太監身上翻出個小瓷瓶,她抬頭,看著賢妃:"請問娘娘,這是什麼?"

"這……"賢妃頓了一下,"太監身上的東西,我怎麼知道是什麼!"

上邪辰笑笑,從地上站起來,扒開瓶蓋子,遞到黑衣人面前.

這位黑衣人,正是進京以來的一直給端木靳和上邪辰馭馬的車夫,端木靳手下黑騎和暗衛的總統領飛焰.

這個人,在朝廷沒有任何官銜,卻一定是端木靳核心心腹之一.這樣的人,必定見多識廣!

果然,那黑衣人只稍聞了下,立即轉過頭去,看著賢妃的目光更加危險.哼,該死的女人,居然連他們家王妃也敢害,還是這麼下九流的手段!

"是什麼?"上邪辰問.

"是……讓人迷失心智的."飛焰答.

迷失心智……上邪辰笑,這個飛焰,可真夠委婉,春藥就春藥,有必要說得這麼含糊嗎?

她笑,溫柔的看著賢妃,然後吩咐飛焰:"把她的嘴掰開一點!"

"是!"飛焰手上使勁,捏住賢妃下巴.

那賢妃瞬間如上岸的魚,只能大大張開嘴,上邪辰拿著小瓷瓶,將里面粉末一點點往賢妃嘴里倒著,她一邊倒,一邊溫柔的誇獎著:"娘娘果然是皇上的好賢妃!皇上想什麼,你就努力幫他實現!本宮這個人呢,一向最公平,別人怎麼對本宮,本宮就原封不動還回去,也不加料……"

……

皇宴上.

一炷香過去了,兩柱香過去了.

端木靳已是第n次往上邪辰離開的方向看去:怎麼回事,怎麼這麼久還沒回來?難不成出什麼事了?

不,不會!上邪辰明明沒醉,那個精得跟猴子似的女人,怎麼會出事?!

再說,他明明已吩咐飛焰隨身保護,就算遇到緊急事情,飛焰也不至于連個報信也發不出來!

他的心里忐忑著,而上座的端木羨,看著端木靳頻頻回頭,心里卻是越來越開心,瞧這樣子,賢妃估計是得手了!

哈哈哈,等今天好好享用後,明天順帶給賢妃提提位份!

一時,整個皇宴上所有人,皆是各懷心思.

歌舞依舊升平,觥籌依然交錯.

忽的,隨著無比焦急的一聲"王爺",一個青衣紅裙女子忽的闖了進來,她的發鬢因匆忙奔跑而凌亂,不是別人,正是上邪辰的貼身侍女驕陽.

端木靳見來者是驕陽,陡然站了起來,他的眸光一凌:"王妃呢?"

"王妃……王妃……"驕陽完全是上氣不接下氣,眼淚汪汪,哽咽著說不出話來!

"快帶本王去!"端木靳低斥.

驕陽忙點了點頭,快步往外跑去,端木靳直接跟著就出去了,半分對皇上交代的意思也無.

此刻的端木羨哪里還有心思苛責端木靳此舉是否和禮法,他伸手將懷中上官云往旁邊一推,顧不得下面還高高支起,徑直站了起來,跟著往外走去.

他的眉頭緊緊皺著:這個賢妃怎麼辦事的?既抓了上邪辰,就該把這個小丫頭一並抓起來,怎麼會讓她跑出來通風報信?!

原本對賢妃的各種滿意瞬間變為各種厭棄!腳上步伐更快,緊緊跟在端木靳身後.

那院子里,原本參加皇宴的一眾宮妃們哪肯錯過這等熱鬧,一個個跟著起身,浩浩蕩蕩跟在端木羨身後.

穿長廊,過小徑,前路越來越偏僻.

端木靳的眉頭皺的更緊,怎麼搞的,平日里跟自己在一起的時候,不光凶悍,還聰明,怎麼進了皇宮,跟賢妃走一趟,人就變傻了嗎?

這種往偏僻地方帶,是人都能猜出是要殺人越貨!沒長腦子嗎?!

端木靳的一顆心,憤怒且焦急,玄黃色的袖袍下,一雙手捏得越來越緊.

再說端木羨,端木羨的心情也不好,方才的時候,既然得手了,就應該快速將人藏起來,怎麼還在這種地方?

當然,他的心里也有一絲僥幸,希望帶路這丫頭只是從這里逃出去,而上邪辰已被人藏好!

隨著路越走越遠,忽的,一絲低吟借著夜風傳來.

在場的人,無論是端木靳還是端木羨,無論是眾嬪妃還是眾宮人,誰不知道那聲音意味著什麼.

端木靳心頭瞬間又是一緊,那丫頭,雖說看起來開放,既肯讓自己摟抱,又肯和自己睡一張*,可那都是表面,對于那種事,她一向謹慎小心的很!

不會是……

他覺得自己的思維都停頓了,壓根不敢繼續往下想.

端木羨的第一反應也是上邪辰,畢竟,這後宮女人嘛,能用的手段也就那幾種,數都數的出來!不過,既然把上邪辰藥翻了,就應該把她帶到隱蔽處,洗白白放在*上等他!怎麼會在這里?

眾嬪妃雙雙對望,臉上皆是吃驚表情,可她們的眸中,怎麼看怎麼是幸災樂禍多一點.

上邪辰那麼傾國傾城一張臉,倘若真進了宮,還不天天霸著聖*,到時候,她們怕是一年半載也看不到皇上了!

如今可好,上邪辰在這里出了這等丑聞,又是眾目睽睽,怕是不自殺也難了!

想到這里,眾嬪妃幾乎是不約而同的加快了步伐!

再走了兩三步,端木靳忽的一個激靈,止住了步伐,陡然轉身:"你們都給我站住!"

倘真出了什麼事,他至少要確保,不被其他人看見才行.

然,縱然端木靳臉色再沉,語氣再厲,依然擋不住眾嬪妃眸中隱隱的興奮,以及四下的搜尋.

"看,在哪兒!"忽的一個聲音響起,那緋色宮裝嬪妃伸手,遠遠指著某處.

樹蔭下,兩個身體正交疊著!

上面那個跨坐在下面那個身上,只見華麗的衣物凌亂,褲子已整個兒丟在旁邊,露出大腿,她的發髻完全松散開來!面容癲狂.

不是別人,正是方才主動帶上邪辰出去透透氣的賢妃!

而她的下面,不是男人,而是一個太監!她瘋狂的想在太監身上找著什麼,卻怎麼也找不到.

視線擴大,所有人的瞳孔都在無限放大,再放大,眸中一派震驚.

整個那一片,豈止是兩個身體,分明就是太多男人和女人的身體在交疊,在糾纏!他們每個人的眼中都是炙熱的迷亂,扯著旁邊人的衣服.

身體挨著身體,摩擦著,極度的想發泄,卻找不到途經.

全是宮人!全是賢妃身邊的宮女或者太監!很明顯是大面積中了迷`藥!

"來人,全部給我砍了!"端木羨氣急敗壞.在他很小的時候,他就知道太監宮女對食,可那都是私底下沒人的時候,如今卻是光天化日之下,還是怎麼大面積的!

更更重要的是,還被端木靳看見了,被這麼多嬪妃看見了!他這個皇上的臉,到底往哪兒擱?

端木靳飛快在一群人中找了一圈,沒看見上邪辰,他的心里頓時籲了口氣,直覺覺得這是上邪辰干的好事!

是了,她那麼聰明的人,怎麼可能連賢妃這麼簡單一點小伎倆都看不出來!

只不過,她在哪里?沒看到她人,他依然有些擔心.

眸光朝更遠處搜尋,忽的,一抹金光在眼簾閃了下,他忙著搜尋過去,只見上邪辰倒在一大片花海中,原本披在淡綠繁花宮裝外的金色薄紗遮住她的臉.

她已經完完全全醉倒了的模樣,嬌憨的蜷著身體,雙手交疊著放在臉側.

睡眠正酣.

美好的如剛剛盛開的芙蓉,而那一大片壓倒的花,便只如陪襯般的存在.

端木靳臉上忽露出一抹笑意,然,笑意尚未完全盛開,嘴角便凝住了!離上邪辰不遠處,一個太監裝扮的人,正奮力往上邪辰爬去!他的眼中,全是饑`渴.

端木靳陡然轉身,隨手拔出身後侍衛的長劍,一個箭步沖到那太監面前,只聽"唰"的一聲,紅光閃過,一個圓不溜秋的東西滾過,那太監已然人首分離.

血濺一地.

端木靳隨手將長劍丟在地上,小心走進花叢,俯身將睡眠正酣的上邪辰抱在懷中.

他的動作輕柔,仿佛那懷中之物,是世界上最珍貴,最易碎的瑰寶.

上邪辰聞得熟悉的味道,微微轉了個身,找了個更舒服的姿勢睡在端木靳懷里.

端木靳神情柔和的看過懷里上邪辰,再往端木羨看時,臉色已然變做陰沉:"皇上,臣弟的王妃不勝酒力,實在醉得厲害,臣弟就此告辭."說著,他也不等端木羨批准,大步就要往外走去.

"站住!"端木羨眼睜睜看看端木靳抱著美人離開,心里哪肯甘心,他上前一步,"這里所有人都被人設計陷害中了迷`藥,唯獨靳王妃完好無損,靳王是不是應該等王妃醒來後,容朕好好問問再走?"

端木靳緩緩轉過身來,面色不見絲毫善意,他毫不畏懼的看著端木羨:"皇上明鑒,臣弟的王妃可是跟著您的賢妃一起出的禦花園,這不到片刻時間,王妃就倒在花叢中,旁邊還有一個太監欲圖不軌!若不是驕陽通風報信及時,後果真不敢想象!"

他的眉毛微微上揚,直直落在端木羨臉上,眸色中似有奚落:"怎麼,難道皇上還懷疑是臣弟的王妃做的手腳?"

…………………………

尾巴:今天還有一更,稍後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