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誰調戲誰?(6000+,求月票)
怎麼睡?
呵,方才她問怎麼睡的時候,端木靳就知道她想要什麼了,只不過,對于上邪辰這個女人,從什麼時候開始,他竟對她起了一點點興趣.
上邪辰的眸光一緊,湛藍中泛著危險,寬大的袖中,她的手已緊緊抓住那只小弩.

這趟出門,雖說知道端木靳防衛森嚴,但為了以防萬一,她依然把小弩藏在袖中兜兜.

這把小弩,原意雖不是為了對付端木靳,但若是端木靳竟敢冒犯于她,她也不介意與他撕破臉皮!

"你也別想用小弩了,就算是暴雨梨花針,這麼近的距離,本王同樣躲得過!"端木靳說著,已在距上邪辰還有些距離的chuang沿坐下,然後不急不緩的脫外套,"倘本王叫人再拿一套被褥進來,先前恩愛夫妻的裝扮豈不全部白費!"

他頓了一下:"不過你也放心,雖說你長得不錯,本王對你也有那麼一點興趣,但本王從來不強迫女人!"端木靳說著,聲音忽大:"來人,備水!"

房間外,驛站小吏為了迎接靳王,早已將水燒好,就等著端木靳要水了!

很快,木桶被抬了進來,巨大的桶,熱氣騰騰的水,別說是兩個人,就算是三個人洗澡也是綽綽有余!

跟著抬木桶小厮進來的,還有平日里伺候端木靳和上邪辰沐浴的丫鬟,各自捧著主子沐浴後換洗的衣服.

"好了,把東西放下都出去吧!待會兒也不用進來伺候!"端木靳揮手,將一干人等趕了出去.
雖說王爺王妃這一路都在扮恩愛同出同進,可事實上,他二人從來沒睡在一起過啊!特別是王妃,這些日子以來,她也是看得清楚,王妃喜歡的……八成是蕭公子啊!

上邪辰收到驕陽擔憂的眼神,隨即朝她點了點頭,示意她不用擔心.

待到小厮侍女們退了出去,端木靳這才開口:"你去沐浴吧!"這些日子以來,雖說他從未宿在凌影閣,卻也知道上邪辰每日睡前必定會沐浴.

不過今日,上邪辰卻是搖了搖頭:"不用了."

沒錯,這麼多年,她確實有每日沐浴的習慣,可那是日常條件允許的情況下.而這個驛站的這個房間,既沒專門的沐浴室又沒有屏風,卻還有一個各方面指標正常的大男人!

她還不至于愛乾淨到情願暴露身體也要洗澡的份上.

"確定?"
照他的分析,上邪辰既不願與他同眠,又不願當著他的面洗澡,那方面必定是極保守.認識她這麼久,她展現給他的一直就是個天不怕地不怕極強悍的人,此刻,他很期待等下上邪辰看見他果體後落荒而逃的情形!

然,中衣落下,從她的角度,應是看見他整個背部,可意料中的尖叫沒有傳來.

端木靳沒回頭,繼續脫中褲.很快,他的身上已是yi絲不gua,人也走到浴桶旁.

從她的角度,看見的應是一個完美的男人的果露的背面,健壯結實的背部,線條柔韌的窄腰,以及很多女人尖叫過的臀……

然,意料中落荒而逃的開門聲還是沒有響起,甚至,連上邪辰的呼吸,似乎也和方才一致,沒有任何區別.

端木靳有些搞不懂了,實在忍不住,在入水前轉頭,朝上邪辰看去.
沒有半分不好意思,更沒有他想象中的害羞,她甚至在端木靳轉頭的時候還笑了一下,那模樣,完完全全是理所當然的看著.

"你繼續."她笑,手上做了個請的姿勢.

"上邪辰,你到底是不是女人?"端木靳皺眉,整個身體驟然轉了過來.

胸前的紅果果,雙腿間的大武器,瞬間一覽無遺.

當然,對于端木靳來說,暴露就暴露,他不覺得什麼,可意外的是上邪辰的反應!

這個女人,沒有捂住眼睛,沒有尖叫,沒有臉紅!更不可思議的是,她居然還大大方方打量著他的身材,甚至在他腿間多看了幾眼!

"身材不錯!"簡短的評價,眸中一派贊許!

這樣的反應,別說是一個沒有親密接觸過的女人,就連婉月香菱或是死去的蘇側妃,從前和他親熱的時候,也沒有說過如此直白,完全不害臊的話!

"我說上邪辰,你到底有沒有一點禮義廉恥?"

"你當著我的面脫得精光光,不就是要我看的嗎?"她笑,眼中全是促狹,"我不光很配合的滿足了你的暴露欲,還很配合的表揚你身材好,滿足你小小虛榮心!"

對于男人的果體,她還真不是第一次看,只不過,從前被她看了果體的男人,無一不是執行任務的對象,而那些人,一個個統統死在她的手下!至于端木靳,他不是她的任務目標,而她,暫時也沒有殺他的*!

當然,不得不說,這個男人很帥,穿著衣服很帥,脫了`衣服還是很帥!特別是他的身材,因得常年的習武,肌理柔韌清晰.正是男人皮膚中,手感最好的那種.

"既然愛看,那就多看幾眼,免得過了這個店兒,就沒得看了."端木靳揶揄道,一躍進了木桶.

"天下男人這兒多,若我真想看,你覺得會沒得看?"上邪辰笑,不以為意的下了*,然後開始卸頭上發飾,然後是脖子,手,腳,緊接著,她開始解外衣的扣子.

絕代美人,寬衣解帶,這樣的情形,任何正常男人都會有反應,端木靳也不例外.

他很清楚,這已是他第四次對她有反應了,第一次是冰湖事件那次,他握著她的腳給她上藥,那一次,他是心癢癢;第二次,是他把她從南館接回來那夜,沒有任何理由的,單純的想要,他忍了過去;第三次,是凌影閣進蛇那夜,她從凌影閣出來,外袍里面,竟是什麼也沒穿,他一瞬就有遐想了!

可無論是心癢癢也好,有遐想也好,從前那三次,哪里比的上今天這般洶湧!他看著她姿態優雅,看著她不以為意,看著她奧凸有致,看著傾國傾城……

更重要的是,他的心里一直有一個聲音:端木靳,她是你的王妃,是你明媒正娶的王妃!你若先要,就可以要,就應該要!

他覺得身體某處超級脹,這種脹,是從前沒有過的!甚至在對上官云情動的時候,也沒有這麼難受!

握拳,閉眸,想把那股熱壓下去.

他忽然很慶幸,慶幸此刻是在水中,否則,要被她看見自己身體的巨大變化,那還不被她笑死!

"端木靳,我聽輕舟說你很愛她,是真的嗎?"她的聲音忽的傳來,很隨意的,仿佛只是在問明天會不會出太陽.

她怎麼會忽然問到這個問題?從前,上邪辰雖說也有提到上官云,但那通常是提醒他不要在宮中露出馬腳自找麻煩!而今,卻是直接了當的問是不是很愛.

端木靳沒有立即回答,直覺的,他覺得上邪辰這句話後一定還有話.

他睜開眼睛,轉頭朝上邪辰看去,只見上邪辰全身上下已只剩白色中衣,長發如瀑,海藻般的隨意披在背後,她斜靠在梳妝台上,一雙湛藍的眸子看著他,三分好奇,卻有七分是挑釁.

"怎麼會忽然問這個?"他說.

"好奇."她笑著,毫不顧忌的看著他,"我聽人說,人在不穿衣服的時候,說出的話更接近真話.我只是奇怪,你明明有最愛的人,為什麼還可以有那麼多侍妾和通房丫鬟?你和她們做的時候,不覺得對不起你的青梅竹馬嗎?"

"辰辰這是在吃醋嗎?"他嘗試著,叫了約定的名字.還好,不是太難適應.只不過,這個上邪辰還真不一般啊!作為女子,居然連做這樣的詞語都說得出口!

"吃醋?你想多了!"上邪辰歪著頭笑,"我只是好奇,人類的種馬是如何練成的?"

上邪辰倒是問得開心,此刻的她卻是渾然不知,她斜靠的姿勢,微挑的眼神,在男人來看,邀請大大的多過挑釁.

端木靳早已不光是特殊部位發熱發脹,他渾身的經脈如被燙水滾過一次又一次,他幾乎是咬著牙,拼命忍著,心里更是一次次咒罵:死女人,她不知道照照鏡子嗎?不知道自己這模樣多誘`人嗎?

事實上,上邪辰真的還不知道,不光不知道,她還徑直朝端木靳走了過去.

她要做什麼?!

該不會是想和他一起洗吧?!

不!一定是他想多了!她若想一起洗,方才就提出來了!

端木靳的大腦里,完全是人神交戰,便就在上邪辰快走到木桶旁時,他忽的抓過水里的毛巾,蓋在雙`腿`間的關鍵部位!

那樣高高頂起,一柱擎天,怎麼能讓她看見?!

忽來的姿勢,上邪辰略一思考,大概就明白過來!

哈哈哈,種馬,果然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動物!

"咯咯……"銀鈴般的笑聲掠過,她忽的彎腰,手肘撐在木桶邊緣.

她的臉,他的臉,此刻已是近在咫尺.

他甚至能聞到她身上女人特有的幽香,而她,卻是清晰的聽見他略顯急促的呼吸.

抿唇,她的目光朝下,若不出意外,下個瞬間就會落在他刻意遮蓋敏感位置的毛巾上.

端木靳心頭一慌,原本在水里的手猛然一抬,緊緊抓住她的下巴,禁止她繼續往下看!

"上邪辰,你在看哪里?"他真的很冒火.

"端木靳,你不會在害羞吧?"她笑得更加歡愉,認識他這麼久,以前沒發現他這麼好玩啊!"別怕,我又不會吃了你!大家都是成年人,讓我看看又不會少塊肉!"

吃了他?!她怎麼想的?!

他是擔心他會吃了她,所以才忍得如烈火焚燒一般!而她,竟然這麼後知後覺無知無覺,甚至是故意的撩`撥!

"上邪辰,你在玩火!"端木靳瞪著的雙眼都快噴出火來!嗓音也似乎被內火焚燒過一般,暗啞干澀.仿佛下一刻,他就要從水里撲出來!

上邪辰這才眨眨眼睛,雙肘離開木桶邊緣,後退兩步,得出了一個結論:"端木靳,你的自制能力好差!"

自制能力差?!沒見過這麼不講理的人!她勾`引了他,反而說他自制能力差!

看著端木靳似真有些動怒,上邪辰正了正神色:"端木靳,我只是想提醒你,第一,我們馬上就要進京了,你很快就能見到你到青梅竹馬,你最好忍耐一點,到時候還能在她面前說你為她守身如玉,說不定她一個感動,拋棄皇上和你私奔;第二,我這樣的女人,不是你招惹得起的,倘若你敢對我有半分歪腦筋,小心我廢了你!"說到後面的時候,她的聲音也跟著厲了起來!

只不過,這樣的聲色俱厲,若在平時,興許還有幾分效果,此刻的端木靳,原本就是色字當頭,看著上邪辰這番模樣,他心里的評價也不過是:張牙舞爪,凶巴巴等可愛的詞語!

威脅完端木靳後,上邪辰自顧爬*,睡在里側,可憐的端木靳,這次洗澡幾乎是破了他幾十年洗澡的最高時長,直到上邪辰徹底進入睡眠,直到木桶中原本熱騰騰的水變得冰涼,他體內的燥熱這才平複下來,也這才從木桶中站了起來.

再次往*上看過一眼,那個女人,那個罪魁禍首,已是睡得香甜,絕美的容顏如嬰兒般純淨美好.

唉,果真人不可貌相!這個白天或清冷或妖冶的女子,到了睡著的時候,竟能純淨到此,讓人忍不住想捧在手心呵護.

再次歎了口氣,端木靳穿好中衣,亦是尚了*.

便就在端木靳*的瞬間,上邪辰忽的睜開眼睛,雙眸明亮的如同星辰,待到認清是端木靳後,她咕噥一句:"離我遠點!"然後重新閉上眼睛,翻身朝著里側.

這個女人,好深的戒備!他忽的很想知道,究竟是怎樣的過往,才會造就出這樣一個她!

端木靳再次側頭,往*畔人看過一眼,一縷勁風從指間彈出,房間里刹時一片黑暗.

屋里很靜,靜到她綿長的呼吸清晰可聽,她亦很近,近到一個翻身就能擁抱,可他沒有動,只閉上眼睛……

第二日早上,當第一縷晨光從云層中透進來,兩人一前一後都醒了.

雖是睡在同一張*上,雖是蓋著同一張被子,雖中間的距離很近,卻誰也沒有逾越.

上邪辰抬手,揉了揉眼睛,看了看身側端木靳英俊的側顏,以及兩人中間絲毫沒有逾越的中間地帶,然後就笑了.

"在笑什麼?"端木靳問.此刻的上邪辰眸中沒有戒備,沒有冰涼,有的只是一派純粹的好笑.

"我想起一個故事: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睡在一張*上,女人在*中間劃了一條線,對男人說:'如果晚上你敢過線的話你就是*’,結果第二天早上起來,女人發現男人著的沒過線,就對男人說:'你連*都不如!’"上邪辰一邊說,一邊笑個不停.

端木靳卻是半點笑容也無,不但沒笑容,他的眸子還沉了一沉,然後緩緩的,帶著一絲警告:"王妃這是在提醒本王,昨夜應該做點什麼?恩?"

"沒有,我只是單純的想起這個故事."上邪辰笑,如兔子般從*里側翻出來跳下.

……

這一路上,從北至南,天氣越來越暖和,已有樹木抽出新綠.

一連七八日,端木靳一行都在趕路,到了夜里或宿在驛站,或宿在馬車上.

白天的時候,上邪辰通常會看看書,練練武,只有極少的時候才會說話,到了晚上,兩人各自睡在大*的一側,互不侵犯.

端木靳再一再二再三次感受到上邪辰的各種不煩人,而上邪辰每日練完各項體能,練完各種招式後,再擰著眉毛修煉內功的模樣無數次讓他啞然失笑.

"過來,我幫你看看."一日,端木靳總算忍不住了.這個女人,無論那方面都聰明絕頂,怎麼唯獨練內力時她就各種抓狂.

關于內力,上邪辰也老早就想找個人幫她看看,難得有高手願意幫忙,她毫不猶豫的走了過去,坐在端木靳對面.

"把手伸出來."端木靳說著,將少量內力凝結成一點,按向她的脈搏.

然,就在端木靳將手指按上去的一瞬間,他的眉頭就皺起來了!見過無數練武廢材,可廢到上邪辰這個程度的還真沒見過!

內力一輸入經脈,他就感覺各種受阻,仿佛對方經脈完全就是生鏽的鐵!他的內力根本就穿不過!

不過,也正是上邪辰經脈的各種廢材,一時,他對這個女子的憐惜和贊許也就更重了!

這個時代,一個人武功的好壞80%取決于內力,若單純的沒有內力只練招式,其艱辛程度比普通有內力的人更是難上千倍萬倍.

顯然,上邪辰便是這種.

"怎麼樣?"上邪辰幾分緊張.

端木靳搖頭:"你這種體質,怕是根本練不了內力."

這樣的答案,原本就在上邪辰意料之中,然而,此刻陡然得到證實,她依然覺得很是失望.

"有辦法打通嗎?比如打通任督二脈之類?"上邪辰試著說了個從前書上電視上看到的方法.

"那也得經脈暢通才行."端木靳很不想打擊她,可是,對于上邪辰這樣的女人,他認為給她說實話,才是更大的尊重.

"你的意思是,我的經脈根本不通?"

"是."

"有辦法嗎?比如易筋經之類?"

"易筋經?什麼東西?"

上邪辰徹底失望了,她就知道,她就不該有那樣的奢望,這根本不是曆史上的任何一個朝代,也不是小說中的古武世界,這個世界,根本就沒有易筋經!

看著上邪辰失望的模樣,端木靳心頭微軟,聲音也跟著柔和:"放心,你既是本王王妃,本王一定護你周全,別說不會內力,就算半點武功也無,本王也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于你!"

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于你……

這種話,對于此刻的端木靳而言,是有感而發,也是真實的想保護她,可對于上邪辰來說,卻是無比的諷刺!

那一日,當她還不是她,當她還在和親路上,給她帶來的最大的災難,便是來自這個男人!

當下,上邪辰笑了,她看著他,湛藍的眸子如無邊的冰川.

一瞬,端木靳的表情就凝住了.

是了,當日的事,她什麼都知道的!

行程還在繼續,關于山賊的事情,上邪辰沒有問,端木靳也沒有主動說,這一路,兩人和平共處著.

這不過,隨著距京的路程越來越近,端木靳一行卻是越行越慢.每每路過較大的郡縣,他們都會停上一日,有的時候甚至要停上兩三日.

偶爾,端木靳也會對著馬車里那個豎立在一旁的琴發呆.上邪辰心想,這東西,必然和他那個青梅竹馬有關了.

每每那個時候,上邪辰就不說話,只任由他呆著.

有的時候,上邪辰會想:英雄氣短,兒女情長;有的時候,上邪辰會想,每個人,都會有一段心傷.

然,再風平浪靜的相處,只要是孤男寡女,就一定會出現某些意外.

端木靳和上邪辰的意外,最終出現在他們抵達京城的頭一日早上——

***********************

緊急通知,緊急公告!!!

近期,有人以尾巴的名義向讀者借錢,或者要求在編輯哪里買小說幣,請千萬不要相信!

目前騙子行騙所用的qq號碼為:(42311984,昵稱和頭像均和尾巴一模一樣,不排除後期會用其他qq號碼!

請大家一定不要相信!尾巴絕不會向讀者借錢!更不會要求讀者在編輯那里買小說幣!!!

若遇到騙子行騙,請第一時間報警!!!!

另,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