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誰比誰更肉麻(求月票)
三天後,軒國靳王攜王妃從靳城啟程.

出門的時候,排場很大,端木靳和上邪辰都穿得極為正式.

端木靳穿一件銀線蟒紋黑袍,唯一的裝飾物是頭頂那個墨玉簪子,整個人低沉內斂,整個人如一柄暗藏鋒利的古劍!

上邪辰則穿著金線雀紋朱紅襦裙,頭上流云髻正中是金孔雀步搖,雀嘴上銜著那顆紅寶石恰落在眉間,閃爍著奪目的光.耳際是藍色貓兒眼耳環,雖說與眉間紅寶石墜子並不搭調,卻和她一雙湛藍色的眼睛交相呼應.

襦裙外面,她披著一件孔雀氅,整件大氅由白孔雀初生細羽根根縫上.疊領,廣袖,裙擺有十幅寬,在後面長長的拖著.一望之下,只覺氣質雍容尊貴無比.

王府上下里外,所有侍妾小厮丫鬟,在門口黑壓壓跪了一片,給王爺王妃送行.

街道兩頭,有百姓遠遠圍觀,皆想目睹王爺王妃真容,感受下皇家氣派.

馬車一共有十多輛,最前面那輛最大也最豪華,前面六匹一模一樣的棕色大馬,後面是一個巨無霸的車廂.

車廂大概有七八個平方的大小,足有一個臥室大小!無論是木質的縫隙還是布料顏色的選擇,都極為考究.

再往後,馬車的規格就沒那麼高了,統統變成兩匹馬拉的車,後面車廂大小也縮減到一半大小.

豪華馬車的車門入口處放著一個踩腳的凳子,驕陽站在旁邊,已撩開轎簾,靜靜的等王爺王妃上去.

上邪辰不急,自與端木靳出了王府大門後,她明顯有些磨蹭,好幾次有意無意的往大門口看去.

端木靳明顯看出她的異常,卻不點破,直到該吩咐的已吩咐n次,該叮囑的也已經叮囑n次,端木靳這才一手摟了上邪辰的腰,仿佛天下所有恩愛夫妻般,形容親昵的在她耳邊:"他不會來了!"

對于端木靳的動作,上邪辰並不排斥.既是出演他的王妃,這種小動作,理所當然應配合.

只是,對于端木靳那句"他不會來了",上邪辰轉頭,微有些驚詫,她以為自己已隱藏的很好,卻沒想到,還是這麼容易就被看了出來.

難得看到上邪辰露出這種不掌控的表情,端木靳明明應該內心小高興一下,可是——

她這樣盼著另外一個男人,他作為她的正牌丈夫,即便是不愛,卻依然有些不舒服!

他忍了一下:"輕舟從來不喜離別,所以每次到了離別的時候,他都會早早離開."

"我昨天還看見他的!"上邪辰下意識的問,她原以為他至少會送她一程的.

"今兒一大早走的."端木靳說,手上微微帶力,將上邪辰往馬車方向走去.

幾分不舍,她的目光再從人群中掠過.

沒有,依然沒有!她的心里湧起幾分小失落.

也許,也許……她是真的喜歡上他了……

她想起那日,當他醉後戲言要帶她走,倘她點頭了,倘她答應了,是不是今日她就已經不在這里?

很快,她就笑了.

倘若時間倒流,倘若回到當日那一幕,她想她的答案已經是冷冷清清的,叫他清醒的時候再說那種話.

無論前世還是今生,對她上邪辰來說,這個世界上頂頂重要的事只有一件:生存,而且是很好的生存下去!

至于感情,永遠是游離在生存之外的惹不起碰不得的奢侈物.

那一生,她聽過看過太多感情傷人的故事,若是可以,她希望一輩子不動情不愛人!

很快走到車門旁,目光透過驕陽撩起的門簾投向里面.
左側是書架,每個格子竟都擺放著滿滿的書籍,書架前面是一張玄木桌子,上面紙硯筆墨俱全.右側是一個窄榻,上面鋪著白色貂毛,靠窗,應該是專門用來看風景的,地上豎放著一尾古琴.

榻前是一張小方桌,放著烹茶等一干事物.而小方桌外側,是一個火爐.冬天雖還未完全度過,可車廂里卻是春意融融.

"進去吧,外面冷."端木靳柔聲,一手托在上邪辰的腰上,一手扶著她的手,極為紳士的將上邪辰送了進去,然後躬身跟了進去.

這時,驕陽從候在一旁的專門伺候貂兒的侍女手上接過黑仔,送到上邪辰手上後,這才小心放下車簾.

便就在車簾放下的那一瞬間,端木靳原本放在上邪辰腰間的手立即放了下來,兩個人原本親密無間的姿勢也飛快隔了距離.

上邪辰垂眸,眼底是淺淺的笑,很好,她喜歡這種聰明的合作方,即知道自己不喜歡被人碰,就一定不會越過底線.

她抱著黑仔,坐在小方桌旁的凳子上,然後用帕子墊著手,拎起火爐上的水壺,給自己倒了杯白水,然後將黑仔放在膝蓋上,雙手捧著水杯暖手.

端木靳則坐在靠窗的軟榻上,只看著上邪辰的動作.

"你既在倒水,為何不替本王倒一杯?"端木靳問.

"你沒手嗎?我們是合作關系,我是你名義上的王妃,不是你的侍從."上邪辰淡淡的,根本不抬眼看他.這種男人,過慣了高高在上的生活,總以為天下所有人都要繞著他們轉.她才懶得理他!

"到了皇宮,你也是這態度?"端木靳微挑了眉.

"放心,到了有人的地方,本宮自會扮演好你的王妃!"她頓了一下,想起端木靳心心念念的那個女人被端木羨搶走,如今就在皇宮,只不知身居何位,她笑,冷冷的,"倒是你,別在關鍵時刻掉鏈子才是!"

端木靳如何聽不出她的諷刺,他想起他的那個她,半年多了,他已 0多個日夜沒看見她了,不知道她有沒有憔悴,有沒有想他……

微歎了口氣,他的目光重新落在她的身上,似無限疲憊,聲音干澀的:"不勞你操心!"

這樣的倦怠的感覺,上邪辰忍不住轉頭,轉頭便看見端木靳微仰著頭,頭部抵在車廂上,他的上眼瞼闔著,長睫在下眼瞼打出一片陰影,高高的鼻梁,緊抿的唇線,刀刻般的俊朗的五官.

這個男人,她從來都知道他長得好看,只不過,見慣了他面癱大冰山的模樣,見慣了他殺伐果決的模樣,見慣了他內斂深沉的模樣,如今這般如同脆弱般的疲憊,她卻是第一次見.

那段感情,真的傷得他這麼深嗎?上邪辰暗中歎了口氣,將頭轉了回來,然後拿過旁邊的茶筒,將茶葉一顆顆往水杯里丟.

大冷的天,水已不複剛倒出來時的沸騰,茶葉入水後,開始緩慢的伸展著身肢,翠綠一點點釋放.

她想起張愛玲的傾城之戀,她想起柳原口中那個穿著旗袍在非洲叢林里奔跑的女子,她想起上帝用一座城的代價,成全了那個女子的愛情,她想起她是他的毒,亦是他的藥……

她想起……蕭輕舟給她說的,端木靳愛那個女子,愛得極深……

轉頭,再看過端木靳一眼,心里轉過一個念頭:他會為了她,覆了天下嗎?

很快,她又笑了,這座江山,端木靳遲早要連鍋端了,她便是協助他拿下這江山,至于他顛覆天下的終極原因,又與她何干?

過了許久,"本王以為你真喜歡喝白水,卻原來是不會泡茶."他的聲音傳來,帶著些許調侃.

上邪辰這才回過神來,往桌上杯子看過一眼,杯子里,竟被自己丟了整整大半杯的茶葉,擁擠的,每顆茶都在極力伸展著,想擁有自己的空間.

風動.

上邪辰抬頭,便看見端木靳忽的走了過來,在自己對面坐下.

他順手拿過她手邊的那杯廢茶,撩起門簾潑了出去.茶水澆在塵土上,轉眼濕了一片,茶葉在地上一滾,從她的角度,仿佛又變成一粒一粒.

門簾很快放下,視線被簾子擋住,她收回眼神,便看見端木靳正在倒茶葉,然後倒沸水泡茶,放在她的面前.

"這麼快就出城了!"上邪辰似感慨.

"已出城許久."端木靳道,方才,當他睜開眼時,就看見上邪辰抓茶葉往杯子里丟,開始的時候,他只當是小女孩好玩,後來才發現竟是她在走神,"剛才在想什麼,怎想得那麼出神?"

"我在想,你會什麼時候攻打京城?"上邪辰笑,眸中精光乍現.

"你就這麼肯定?"端木靳眸光略沉.這個女人,怎麼說話永遠這麼直接?

"自掏腰包,又那麼積極訓練兵馬,難道不是為了那一天麼?"上邪辰不拐彎抹角.端木靳勤加練兵,她當日剛到王府不久就知道了,這些日子以來,端木靳練兵的力度似乎又大了不少.聽說很多個晚上和心腹們議事到深夜,最後都歇在書房.

這個問題,上邪辰可以問,可端木靳卻不能這麼直接的說是.謀朝篡位,無論哪個朝代,都不是一件很光彩的事情.

"對了,你喜歡別人怎麼叫你?"端木靳忽換了個話題.

"恩?"聲音微微勾起,她抬眸,看著對面的他.

"不是扮演恩愛夫妻嗎?本王總不能王妃王妃的叫吧?怎麼也應該有個小名或愛稱."

"叫我辰."上邪辰想也不想,丟出自己上輩子的代號.她和端木靳,不過是合作關系,既是合作關系,最好的稱謂就應是冰涼的,沒有感情的.

"辰?"端木靳重複,這個稱呼,最多比"上邪辰"三個字好那麼一點,比起上邪岩的"辰兒",蕭輕舟的"辰丫頭",那親密度不止是差一點兩點!

"一點也不親密,叫你辰辰吧!"端木靳說著,隨口捏了個稱呼.

辰辰?上邪辰歪了歪嘴,好端端一個冰山男,怎麼想出這麼個膩歪的稱謂.不過,她是無所謂的,反正是他在叫,惡心也是惡心他自己!

"那你呢?"端木靳忽的問,見上邪辰沒明白他的意思,很快又補充,"你怎麼叫本王?"

"端木靳啊!這不挺好嗎?"她以前這樣叫的,打算以後還這樣叫,挺朗朗上口的.

端木靳略皺了眉,他就不明白,上邪辰看起來明明蠻聰明的,怎麼這會兒這麼遲鈍!

"我都叫你辰辰了,你還叫我端木靳?"他頓了一下,決定啟發她一下,"你平時怎麼叫輕舟的?"

"就叫輕舟啊!"她眨了眨眼睛,那樣無辜的,很快,她就笑了,一雙湛藍的眸子光彩叢生,仿佛恍然大悟,"要不,我叫你靳靳!"

靳靳……

一瞬,端木靳只覺得眼角抽搐,嘴角也在抽搐!這麼惡心的稱謂,也不知她怎麼想出來的!

再抬眼看她時,就看見她眸底揶揄一覽無遺.可惡的女人,連他也敢耍!

"換個稱謂,從今天起,叫我靳!"端木靳說.

靳?上邪辰笑:"我還是叫你端木吧!挺好聽的."平日里,蕭輕舟便是"靳兄"和"端木"輪換著叫的,她覺得蠻好.

"端木羨也是端木."端木靳明顯不滿這個稱謂.

"輕舟也叫的端木."怎麼沒見你反對?

"他和端木羨沒交集,可你不同,我們這一趟,去的就是皇宮."他頓了一下,一雙眸子落在她的臉上,"你可別告訴我,你沒看出他對你感興趣!"

"感興趣有如何?這天下,對我感興趣的人多了去了!"上邪辰不以為然.

"上邪辰,你到底知不知道羞恥?"怎麼連這種話都說得出來!

"我說的是實話.好歹我現在也是你的王妃,他就算有想法,在眾目睽睽之下,也得顧忌悠悠天下之口不是?!"

端木靳搖頭,他那個皇兄,對于美人,特別是對于他端木靳的美人,可從來沒什麼顧忌.他想起當日,端木羨離開靳城的時候,那麼直接了當的說,他要上邪辰!

"這一趟進宮,你必須每時每刻都和我一起!無論是誰賞賜下來的東西,只要我沒點頭,你不許吃,更也不許碰!"端木靳面容嚴肅,渾然不知自己在不知不覺中忘了"本王"這個自稱,換做了"我".

關于皇宮,上邪辰從前讀了那麼多曆史,自知凶險.這會兒見端木靳又是一本正經,雖說她對這個人沒好感,但她也很清楚,端木靳這番話,畢竟是為了她好!

"好."她點頭,"我知道了."

"另外,關于蘇家,你不要和他們起正面沖突,到時我會解決."蘇詩夢畢竟是蘇家的嫡長女,從小集萬千寵愛于一身.蘇詩夢之死,不光是殺死了一個女人,還使勁打了蘇家的顏面!這一趟進京,蘇議必定會為蘇詩夢討回公道.

"好."上邪辰再點頭.她從來不會主動招惹別人,但如果蘇家要招惹她,可就怨不得她了!

……


要知道,一人指揮一馬很容易,可要一人指揮六匹馬,特別是六匹超驕傲的馬就難了!不光要控制它們朝一個方向跑,還要控制它們速度趨于一致!

這馬車夫也是技術精湛的人,他的動作幅度不大,只端坐在駕駛位上,手上執一根細鞭,並不用力抽打,只偶爾在某匹不聽話的馬屁股上打一下.

風掠過,偶爾會掀起馬夫袍角,一抹紅色從她眼底掠過.

她立即加了幾分注意,果然,馬車夫的袍角,繡的也是紅色火焰圖案!與端木靳袍子內側那個火焰圖案好像!

"紅焰繡紋是什麼意思?"上邪辰問.

"焰紋是本王親衛的標志,皆在外袍內側,橙色是黑騎,黑色是隱衛."端木靳無意隱瞞,"你正在看的那個叫飛焰,紅色焰紋,只比本王焰紋少了一簇,既統帥黑騎,又統帥隱衛."

"那他屬于黑騎多一點還是隱衛多一點?"

"你覺得呢?"

"我覺得是隱衛."既偽裝成車夫,自然是隱的成分多一點.

端木靳略頷首.

這是他和上邪辰單獨相處最久的一次,上邪辰和別的女人不同,從來沒有多余的話,更不會你儂我儂纏著他,就算是主動找他說話,也一定是問周邊侍衛的構成,或者是宮中朝堂的走勢,然後是長久的獨自的思考.

這樣的女人,他很欣賞.有足夠的能力自保,也不會給他帶來任何麻煩!

……

第一天,在為數不多的幾次對話後,待到夜幕降臨,一行人到了城外早已接到通知,且已備好的驛站.

端木靳再次展現了良好的紳士風度,將上邪辰扶下馬車,兩人極恩愛的往驛站樓上走去.

看著這一對新婚燕爾,驛站小吏好生奇怪:傳聞中,不是說王妃逃婚嗎?怎麼看起來關系這麼好的樣子?

他撓了撓頭:果然傳聞不可信也!

至于到了樓上豪華上房的端木靳和上邪辰,卻是幾分無奈的,上邪辰看了看愈加深沉的暮色,又看了看房間唯一一張大chuang,問出了這一路最大的一個問題:"晚上怎麼睡?"

***********

尾巴:感謝大家這幾日的豪爽打賞,尾巴如在云端般的過了兩日,今日使勁在手上腿上狠狠掐了幾下,才確定不是做夢,真的太意外,太興奮了!尾巴一定努力寫文,將更好的劇情呈現給大家,謝謝!

另,求月票,求月票.尾巴愛你們!你們如果愛尾巴,或者愛上邪辰,或者愛蕭輕舟,或者愛端木靳,或者愛劇中任何人,請一定把月票給尾巴,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