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側妃之死(血腥!慎入!)求月票
"蘇詩夢,這些人本宮已審過一次,還需要當著你的面再審一次嗎?"上邪辰淺笑,淡淡的看著蘇側妃.

這一次,蘇側妃不再看她,而是略一轉頭,望著坐在正位上的端木靳,正色道:"王爺,你真的要我死?你別忘了,我爹是當朝戶部尚書!"

"戶部尚書……"上邪辰笑,一雙湛藍的眸子流光溢彩,眸子全是諷刺,"好大的官兒啊!你不會天真到以為王爺要靠你爹才能坐穩王爺之位吧!"

說著,上邪辰微微轉身,眼角微微上挑,勾魂攝魄般看著端木靳,就連聲音都有了幾分糯軟:"王爺,您說呢?"

一句話落,別說是端木靳,就連蕭輕舟,蘇側妃,容嚒嚒等人都有很多吃驚!

蘇側妃和容嬤嬤想:從前,每每看到婉月恃寵而驕,露這里露哪里的,總以為婉月是狐媚子,如今來看,真正的狐媚子竟是上邪辰.她的一個眼神,竟也能風情到這個程度!

蕭輕舟感慨:除了絕色,除了率真,除了冷清,除了高傲,除了偶爾的小害羞,如今,竟連這樣的風情也有了!上邪辰啊上邪辰,你究竟還能有多少個面?你究竟還能讓我驚喜多少次!他忽的想到一個詞語:千面妖姬!

至于端木靳,卻是所有人中震撼最深的!

從第一次見到上邪辰開始,他就知道她不是個溫順的主,到了王府後,兩人也從來都是針尖對麥芒,甚至于,她連兩國皇帝雙雙參加的婚禮都能不放在眼里!

如今,她竟是如此勾人的朝他拋媚眼!

這樣巨大的差異,端木靳最大的感覺不是美人恩,而是陰風陣陣!下一個倒黴的,會死得很慘!

"沒錯."端木靳點頭,方才來的時候,他就已經思考清楚,對于戶部尚書蘇議那個老狐狸牆頭草,他不打算再容忍,至于蘇詩夢,表面上溫柔大方實則蛇蠍心腸的女人,他同樣不打算再留,"戶部尚書雖在朝中分量不輕,但你也別忘了,這里是靳王府,而不是蘇府!從第一個小妾之死開始,本王一再容忍,卻沒想到,你竟用這麼惡毒的手段想毒害王妃!"

說著,他的目光落在上邪辰身上,聲音柔了幾分:"你既是王妃,本王的王府後院就全權交給你處理.今日,本王在這里,是做你的靠山,你想怎樣便能怎樣!"

"好."上邪辰笑,笑得妖嬈,笑得風情萬種,她看著蘇側妃,"蘇詩夢,本宮本不想與你為敵,只可惜,你三番四次要本宮死!本宮的膽子很小的,你這樣的人,本宮留不得!"說到最後,她的聲音陡然一沉,殺氣陡現.

蘇側妃只覺得心下一驚,猛然抬頭,雙眼圓瞪,不可思議的直直看著上邪辰.她好歹也是重臣之女,可上邪辰,竟是直接宣判了她的死刑!

目光飛快往端木靳看去,只見端木靳亦是面無表情的,根本就是默認上邪辰的決定!

她的一顆心,沉,再沉!

忽的,她笑了,她看著端木靳,眸光中幾許淒迷:"王爺,一日夫妻百日恩,你真的這麼絕情?"

端木靳,從前軒國無數貴女向往的靳王爺,她亦是用了不少方法,纏了父親好久,這才求得這門婚事!

端木靳,她從前只是遠遠的看著,她走了好久,費了多少心力,才走到他的面前!

端木靳,自嫁給他後,她也是盡心盡力服侍,即便,他從來不把她放在心上!

端木靳,她一直固執的認為,上官云已經嫁給皇上為妃了,只要她再除了王府里其他女人,總有一天,他能看見身邊的自己!

端木靳,她一直想和他白首到老啊!

然,她的淒迷,她的絕望,在此刻的端木靳的眼里,統統都是厭惡,深深的厭惡!他這輩子,最恨別人拿走他的東西,同樣,強塞給他的東西,他也喜歡不起來!

"來人,把人拖下去!"端木靳已有幾分不耐.上邪辰這種審問,他原本就覺得多余,既是證據確鑿,又是容不得的人,直接拖下去砍了就是!

"等一下!你不是說讓我處置嗎?"上邪辰輕慢的.

端木靳這才想起,這趟過來,他答應過上邪辰,關于害她的人,由她來處理!他點了點頭.

此刻的端木靳,他怎麼也沒想到,下一刻,他將看到是堪比軒國刑罰最慘烈的酷刑!

"把東西端上來!"上邪辰朗聲.

原本候在旁邊,端著盛著冰塊的盤子的侍衛走上前來.

"給側妃看看."上邪辰再吩咐.

侍衛立即走到蘇側妃身旁,半跪了下去,將盤子放在蘇側妃眼皮底下.

蘇側妃往那盤中看過一眼,只見盤子里除了大小不一的冰塊,余下的就是一些黑色的筷子長短的軟體動物.

長得像蛇,卻比普通蛇短了小了太多!似是死亡,似是昏迷!

她很快想起這是什麼!

便就在昨天,當容嬤嬤向她彙報具體細節的時候,她還曾問過:既是成百上千的蛇,一個口袋怎麼夠裝?

當日,容嬤嬤的答案是:她已看過那種蛇,非常小,且是劇毒,一個麻布口袋已非常足夠!絕對能把上邪辰弄死!

"想起這是什麼了?"上邪辰笑著,繼續吩咐,"再給容嚒嚒和那個小不點兒看看!"

"是!"侍衛很快捧著盤子朝容嬤嬤走了過去.

便就在這時,被蕭輕舟挑了手筋腳筋丟在地上那個侏儒一個翻身,依然是躺著的姿勢,朝著上邪辰的方向,憤怒的:"喂,你個女怪物女巨人,你說誰小不點兒呢?"

上邪辰眨眨眼睛,環視了周圍一眼:"這個房間里,還有其他人比你矮麼?"

"那你也不能說我是小不點!"侏儒依舊是憤怒的,這輩子,他最恨別人拿他的身高說事兒!

上邪辰笑,這個侏儒,不光是個頭矮小,心智也沒怎麼發育呢!她忽然覺得有些有趣:"那應該叫你什麼?"

"你可以叫我……叫我小可愛!"這個稱謂,他很滿意.

"小可愛啊!呵,果然是好稱謂!"上邪辰說著,朝侍衛使了個眼色,盤子很快端到侏儒面前.

果然,他的反應和另外兩人完全不同,蘇側妃和容嚒嚒的反應是害怕,可他,他的反應卻是一派心痛,以及更怒不可揭的怒火.

"喂,女魔頭,你對它們做了什麼?它們會被凍死的!"這些小蛇,平日里一直生活在酷熱的地帶,怎麼能用冰鎮著呢?

"我若不凍著它們,它們可就來吃我了!"她頓了一下,朝蕭輕舟手上那個黑不溜秋的笛子看過一眼,"方才,不就是你吹笛子,要置我于死地嗎?"

"原來要攻擊的人是你啊!"侏儒似很興奮,"喂,女巨人,你得罪人啦?"說著,他指著容嬤嬤,"這個老太婆給了我很多很多銀子,叫我指揮小蛇殺了房內之人呢!"

"她給了你多少銀子?"上邪辰再笑.

"一萬兩!可以買好多好多冰糖葫蘆!"侏儒笑,幾分天真.

只不過,一個上了年紀的人,即便他的個頭再矮小,也掩蓋不了他本應是中年人的事實,這樣的天真的笑,上邪辰怎麼看怎麼不自然!

"一萬兩,原來,本宮的命只值一萬兩啊!"她再次看著蘇側妃,"虧你還是戶部尚書家的女兒,真小氣!"

不待蘇側妃反應,只見上邪辰一個轉身,走到桌子旁坐下:"本宮可比你大方很多,聽說,蛇肉很補身體,來人,將這些蛇賜給蘇側妃和容嬤嬤!"

蛇肉很補身體,賜給蘇側妃和容嬤嬤?

王妃不是要殺了她們嗎?怎麼這會兒又要賜她們蛇肉吃?侍衛不解,他立即開動腦筋思考了一番,然後想到一種最有可能的理解!

王妃一定是想讓她們吃了這毒蛇!將她們毒死!

"是,屬下這就叫人將蛇連毒烹飪出來."侍衛躬身,說著就要走出去.

"站住!本宮什麼時候說過要烹飪了?"上邪辰冷冷的,她看過旁邊藍心一眼,"不是說這些都是菜嗎?既然是菜,自有很多種吃法.本宮曾聽說很多動物,吃生的別有一番滋味呢!"她頓了一下,"這些小蛇,就賜給蘇側妃和容嚒嚒生吃吧!"

一席話落,房間里安靜極了!所有人都不敢相信他們聽到的,就連定力最好的端木靳和蕭輕舟,都雙雙對視一眼!

生吃活蛇!虧她想的出來!

實在是太惡心!太殘忍!太變`態!

良久,只聽"啊"的一聲尖叫,仿佛心髒從口腔跳出,仿佛靈魂從腦門迸出,原本跪在地上的蘇側妃忽的一個起身,從地上彈跳起來,雙手朝前,面容猙獰的朝上邪辰撲了過去!

這輩子,當她還是姑娘的時候,當她還在蘇府的時候,她就看過太多的大宅內的爭斗,可是,從來沒有一個女人,能讓她如現在般發瘋發狂!

這個女人,實在是太可怕了!可怕到讓她覺得自己的靈魂都在顫栗!

此刻,她只有一個想法,把這個女人掐死,狠狠掐死!

只有她死了,她才不用這麼害怕!

旁邊,容嚒嚒見自家小姐如此奮起反抗,自己也不甘示弱,奮力掙紮,想掙脫兩旁侍衛的禁錮.

對于蘇側妃的近乎癲狂,容嚒嚒的拼命反抗,上邪辰卻是一點也不驚慌,別說就她現在的身手對付一個蘇側妃綽綽有余,就房間里這麼多端木靳的親衛,又怎麼可能任由蘇側妃撲到自己面前.

果然,便就在蘇側妃撲出兩步時,她整個人就已經被架了起來,再強行按到地上,一動不動!

"小姐!小姐!"容嚒嚒那個心痛啊,渾濁的眼淚也跟著不住往下淌,她家小姐,從來身嬌肉貴,從生下來到現在,什麼時候受過這種委屈!

"還愣著做什麼?"上邪辰看著跪在地上的蘇側妃,冷冷的,"還不把小蛇給她們喂了?"

話落,立即有侍衛捏住冰水里昏迷的小蛇,朝蘇側妃和容嚒嚒走去.而制住蘇側妃和容嚒嚒的侍衛,也很配合的扼住她們的下巴,迫使她們將頭昂起,嘴巴大大張開.

通體的黑,滑膩的身體,丑陋的模樣,蘇側妃和容嚒嚒只能瞪著眼睛,驚恐的望著越來越逼近的蛇,瘋狂的試圖掙紮開侍衛的手!

便就在小蛇送至蘇側妃面前時,她忽的正開了那只扼住她下巴的手!

"上邪辰,你這個瘋子!你不得好死!"

下巴很快再被扼住,那條昏迷的蛇被塞進嘴巴!很快送至喉嚨,再繼續往下!

蘇側妃想嘔,可侍衛的力氣實在太大,她的下顎,根本動不了,只能眼睜睜看著一條小蛇硬塞了進去!

緊接著是第二條,第三條……

容嚒嚒那邊也是相同的情形,大概一炷香的時間過了,一整盤的小蛇全部硬塞進兩人肚子.

蘇側妃和容嬤嬤也再沒力氣罵人,只軟軟的癱在地上,不斷干嘔,以及等待毒發.

這批小蛇,在她們決定用這東西殺害上邪辰的時候,就已經知道這是劇毒之物!

忽的,蘇側妃只覺得肚子一陣疼痛,虛汗瞬間冒了上來!

大概,是毒發了吧!她想.

然,很快,她就意識到自己想得太天真了!那樣的痛,那是一種內髒被咬的痛!

而且,是從一個部位開始,往五腹六髒的位置延伸!

她一手緊緊抓住胃部的位置,然後感覺到里面的蠕動,一條一條,那些蛇,竟似活了一般!

恐懼,更深的恐懼襲上心頭!

"這些蛇……"她聽見自己的聲音在顫抖.抬頭,如看魔鬼似的看著上邪辰.

"這些蛇,剛才在冬眠,側妃身體暖和,它們這會兒大概醒了吧!"上邪辰笑著,"今兒個攻擊本宮的時候,本宮感覺它們好些天沒吃東西了!這會兒上下左右都是食物,它們應該很開心!"

這些蛇,竟是活的!她竟是將活的蛇塞進蘇詩夢和容嚒嚒肚子里!

一瞬,端木靳的眸光如利劍般射過來!這樣的殘忍手段,別說是見,就連聽都沒聽過!

這個女人,究竟有著怎樣一顆殘暴的心!

上邪辰感受到旁邊利劍般的眼光,仿佛是要將她的身體射出個窟窿,她條件發射的朝端木靳看過一眼,只淡淡一句:"若非我防范得早,此刻被蛇吃掉的,就是我!"

說著,她再不管端木靳怎麼看怎麼想,只將目光重新投到蘇側妃身上,然後緩緩的:"本宮一向是個有怨抱怨有仇報仇的人,在往後的日子的,你們最好給本宮記住,任何背叛本宮的,陷害本宮的,都沒有好下場!本宮必將用對方之手段再殘忍十倍還回去!"

旁邊,藍心的臉色早已灰白如同死人,她不知道蘇側妃之後,等待自己的將是什麼!反而是那個叫王五的小厮,因得昏迷,躲過了這場試聽酷刑.

蛇,依舊在吞噬蘇側妃和容嬤嬤的內髒,痛得兩人死去活來.她們很想就此昏迷過去,最好永遠不醒來了!

可是,蛇的每一口,都必定比上一口更痛,不斷提醒著她們依舊還活著!

"求求你,殺了我吧!"蘇側妃抬頭,弱弱的哀求.

"你在決定殺本宮的時候,就沒想過會失敗?就沒想過失敗後一定會遭到我的報複?"上邪辰反問,"本宮以為每一個殺伐果決的人,都一定有承受對方報複的勇氣!蘇詩夢,這樣一個結果,是你應該承受的!"

"啊!"又是一陣撕心裂肺的叫聲,蘇側妃一口黑血吐出.整個臉上,脖子上,手上,所有露在外面的皮膚都已經呈現出灰黑,顯是中毒已深!

那些蛇,不光吞噬的她的血肉,還用最快的速度傳遞著它們的毒姓!

"啊!"又是一聲慘絕人寰的叫聲.

忽的,蘇側妃雙目圓瞪,狠狠的看著上邪辰:"上邪辰,我以我生生世世的力量詛咒你!我詛咒你身邊所有人都背叛你,所有人都要害你,在你死後,你被萬蛇咬,被萬狼撕,永世不得超生!"

"呵,好狠的詛咒!"上邪辰輕笑,不以為然的,"你一定不知道,本宮從不信鬼神,更不信所謂的詛咒!所以,這樣的咒語,還是跟著你下地獄的好!那些從前被你害死的人,她們還在黃泉路上等著你呢!"

房間里,除了蘇側妃和上邪辰的對話,便只有蘇側妃和容嬤嬤或大聲或無力的叫.

"噗",忽的,一個極輕的聲音傳來.在這個原本所有人都把注意力放在蘇側妃和容嚒嚒身上的房間里顯得那麼清晰.

然後,眾人看見,一條吃得圓滾滾的小蛇,從蘇側妃的衣襟扣子處爬了出來.

緊接著,她下腹部的位置,黑色的血液開始不斷浸出.

而她的身體,從偶爾的蠕動,變得一動不動,最後,與房間的空氣一樣冰涼……

直到所有的小蛇從她們體內爬出,直到兩個人身邊全是膿血,眾人依舊覺得如同做了一場夢一般.

蘇詩夢,這個曾經的王府的二號人物,這個曾經殘害了王府其他侍妾的女人,竟然以這樣殘暴的方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