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進去,把衣服穿好!(加更,感謝冷情各種支持)
"和親路上,你為何要出賣我?"她的聲音出奇的溫婉,帶著絲絲蠱惑.

"是王爺吩咐的."朵兒只緊張的看著的看著不斷逼近的蛇,壓根沒注意到上邪辰的問話.仿佛只是普通的問題,主子問,她就答.

呵,果然是端木靳!這個答案,她雖一直有猜到,可如今親耳聽到,總算證實.

上位者,從來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端木靳原本不想娶上邪辰,後來用了那樣的方法,也屬正常.只不過,她想借用這個機會,將心里最大疑問的答案找出來.

上邪辰,作為厥國皇帝捧在手心的公主,和親路上護駕的全是精英!那樣萬無一失的防禦,怎麼會那麼容易被小小山賊全軍覆沒,最後只剩她和朵兒!

那日,若上邪辰本尊留給她的記憶沒錯的話,在上邪辰被人敲暈前,她曾賜給所有將士一壺烈酒禦寒.而執行這一事情的,自然是上邪辰的貼身丫鬟朵兒!

"酒里有劇毒?"上邪辰再問.

"是蒙汗藥."一句話出,朵兒忽然意識到有不對的地方,她忙著轉身,便看見笑吟吟的上邪辰.

上邪辰絲毫沒往地上不斷逼近的小蛇看過一眼,一雙眼睛只看著她,湛藍的眸光冷得如冰一樣!

天啊,她剛才都說了什麼!朵兒的眸光開始收縮,背脊的汗也開始不斷冒出.她做夢也沒想到,公主會在這樣一個生死攸關的當口,問她這樣一個問題.

而她,竟然也是毫無防范的,將她這輩子最大的秘密說了出來!

"3000將士,你荼毒他們的時候,可有想過他們也有父母兄弟,可有想過他們平日對你的照顧,可有一絲絲的內疚?"上邪辰看著她,絲毫不畏身後快速爬來的小蛇,只一步步朝朵兒逼近.

朵兒猛的後退兩步,忽的,爬到最前面的一條小蛇從地上躍起,一口咬在朵兒背後,只聽朵兒"啊"的一聲尖叫.

背心的劇痛,若在平日,說不定她早已倒下,可面前是上邪辰冰冷的幾近絕望的臉,加上最近一段時間,她一直背負著巨大的殘害同胞的心理壓力,此刻,在上邪辰的逼問下,她仿佛找到救贖的稻草,忽的上前一步,抓住上邪辰的手,面容形同中了魔障:"公主!我發誓,他們不是我殺的!不是我!我攔過那些山賊,可是我攔不了啊!"她一邊說著,眼淚已洶湧而出.

那件事情,她早就後悔了!多少個午夜夢回,她一閉上眼睛就看見滿地的血腥,厥國的將士躺在地上,手邊是她親手給遞上的酒壺,毫無反抗的任人舉起屠刀!

她反抗過,哀求過,可是,沒有人聽她的,她只能眼睜睜看著血流成河,融化了周圍的皚皚的白雪,很快再被新的白雪覆蓋……

"咻",又一聲破空之音.

上邪辰忽抓起朵兒手腕,猛的一個轉身,帶著朵兒手上彎刀准確無誤朝疾馳而來的小蛇劈去,只聽"嗤"的一聲,小蛇一分為二,而砍斷的位置,正是小蛇比例上的七寸.

血濺了一地,一分為二的蛇身朝著蛇群的位置飛去.

蛇群中綠光更甚,那些蛇們聞到猛然擴散開來的血腥味徹底興奮了,一條條高跳而起,朝著被砍斷的蛇撲去.

上邪辰再手腕一翻,朵兒壓根沒弄清楚怎麼回事,原本握在自己手上的彎刀已經落在上邪辰手上,她的手再猛然一揮,這一次,被砍斷的是朵兒背上的那條.

上邪辰一把抓過砍斷的蛇身,一手扼住朵兒下巴,逼她長大嘴.

蛇身在滴血,粘稠的,散發著讓人作嘔的腥味.她瞪大了眼睛,驚恐的看著這斷掉的半尾蛇,以及抓住這蛇身毫無畏懼擠壓的芊芊玉手!

粘稠的血液開始滴入朵兒的嘴,巨大的腥味撲鼻而來,朵兒只覺得胃部一陣翻江倒海,她開始掙紮,可她家原本嬌滴滴的公主不知何時竟變得這麼有力氣了,扼住她下巴的手絲毫不動.

直到——

碧綠色的蛇膽從斷口處擠出,准確無誤的落人她的嘴中.上邪辰再隨手一甩,拋入那群蛇中.群蛇立即又陷入新一輪的搶奪.

直到——

那蛇膽順著咽喉滑下,上邪辰這才松開扼住她下巴上的手,隨手將她丟到牆角.

苦,且腥.

最重要的是惡心!

朵兒立即彎腰,伸手往喉嚨處掏,希望把那塊蛇膽吐出來.

上邪辰淡淡的看過她一眼,眸中半點情緒也無:"不想死的話,就吞下去!"

一句話落,她再不管朵兒動作,只朗聲:"來人!給我開窗,滅地龍,取冰水,拿冰塊!"

"是!"窗外,已整齊的響起侍衛的聲音.

窗戶幾乎是瞬間打開,涼風飛快灌了進來.眾侍女透過窗外,才看見外面半分慌亂也無,也這才驚覺自己的各種失態.這種情況下,她們竟沒保護王妃,而是自顧自的發抖!

很快,房間的溫度越來越低,那原本還熱血沸騰搶奪食物的蛇的動作開始越來越遲緩.

忽的,笛聲拔高而起,尖嘯的,似要刺入云中.

小蛇們猛然一個激靈,似忽的清醒過來,如仇人般盯著上邪辰.

上邪辰依舊筆直的站著,一雙潔白的赤足露在空氣中,手上彎刀刀尖朝下,冰冷的蛇血一點點滴落.她的臉上半分畏懼也無,這種蛇,她曾經在非洲熱帶雨林遇到過.

笛聲漸至回落,然後穩在同一個音頻上,只微微顫動.

群蛇也開始轉換位置,每只蛇都以蛇尾為腳,整個身體豎立,背部呈弓形,正是蓄意攻擊的前兆.

原本剛反思過,剛內心誓言要保護王妃的丫鬟還沒站起來,就再次哆哆嗦嗦蹲了下去.甚至,還不由自主往上邪辰身後的位置躲去!

實在是太可怕了!他們從來沒見過這麼多的蛇,密密麻麻,讓人頭皮發麻!

"咻!"破空之音再次傳來,"咻咻咻",接二連三的破空之音不絕,眾丫鬟嚇得連看都不敢看,忙閉著眼睛,紛紛抱著頭轉過身去.

然,意料中的被小蛇咬在肉上的疼痛沒有傳來,只聽"砰……咔嚓!砰砰砰……嘩啦啦……"的聲音絡繹不絕.

清脆的冰塊破碎的聲音夾雜著潑水的聲音在身後響起,很快,更為冷凝的空氣襲了過來.

這時,笛聲再次拔高,還沒到頂點,忽的,那笛聲戛然而止.

房間里,亦沒了任何聲響.

眾丫鬟這才回頭,落眼便看見上邪辰站在原地,半分位置也沒挪動.她的前面,是一地的大小不一的冰塊,以及冰塊中夾雜的艱難爬行在水上的小蛇.

水在蔓延,很快到了上邪辰腳邊.

"王妃,您的鞋."一侍衛走了過來,捧著上邪辰精美的繡著風雀紋的緞面鞋,單膝跪下.

"人抓到了嗎?"上邪辰淡淡的,然後朝木桶旁腳踏上那雙木屐看過一眼,"幫我把那雙拿過來."

"回王妃,外面吹笛子之人,蕭公子已親自去抓了!至于任人放蛇進來的,也已抓住."侍衛一邊說著,快步走到木桶旁,拿過木屐,放在上邪辰面前.

上邪辰抬腳,將腳放進人字木屐中,圓潤的腳趾甲如潔白的扇貝.扇貝往上,是果露的一小節白希的腳踝,那侍衛不敢多看,忙站了起來.

"你家王爺呢?"

"回王妃,王爺……"他頓了一下,"王爺在院子外面."

在院子外面?

好奇怪!這里被群蛇攻擊,他居然在院子外面!他的武功那麼好,竟也不進來幫忙?難不成他也像這些沒用的侍女般,怕蛇?

上邪辰微微一笑,往地上或昏迷,或凍得無法爬行的小蛇們看過一眼,只淡淡一聲"走吧",然後率先往房間門口走去.

侍衛們忙趕在上邪辰前面,將擋在路上的小蛇和冰塊清理乾淨.

門開了,正要跨步,上邪辰回頭,再次看過地上小蛇一眼,然後落在朵兒身上,淡淡吩咐:"再取十只蛇膽,給她吃了."

"是."

"另外冰鎮十條,跟著本宮一起走吧!"

"是!"身後,有侍衛飛快找來盤子,從地上抓了十條小蛇整齊的鋪在上面,正要去取新的乾淨的冰塊,只聽上邪辰淡淡的,"不用那麼麻煩,就地上的就行."

一行人,浩浩蕩蕩走了出去.

……

端木靳就站在凌影閣的院子里,與上邪辰所住的正院僅一牆相隔.

前兩日,當他聽說上邪辰宣布只等最後一個調查的侍衛複命時,他就已經猜到她是在"釣魚".而魚餌,卻是她自己.

那時,他就暗中派人加強凌影閣防衛,不到萬不得已,比如王妃呼救之類,萬萬不得出手!

可今兒個晚上,當他聽隱衛說有人扛著大包鬼鬼祟祟到了凌影閣,他就已經坐不住,無論什麼書都看不進去,無論什麼公文也批複不下去,一個人在書房來來回回走了無數次.聽力一直處于高度集中狀態,生怕錯過那邊任何動靜.

直到——

凌影閣錯亂的驚呼此起彼伏傳來時,他整個人再也坐不住了,一陣風似的沖了出去.剛到凌影閣門口,就看見同樣是旋風般沖來的蕭輕舟.

端木靳跨步,正要往進走,蕭輕舟忽的抬手,擋在他面前:"再等等吧!我想,她能處理好."他的眸中一派兀定.

端木靳腦海里飛快閃過那個女人一個月來帶給他的種種驚喜,一抹擔心之後,眸色很快恢複平靜,繼而點頭,只立在門口.

"啪啪啪……"奇異的腳步聲從院內傳來,端木靳微皺了眉.若他沒聽錯的話,這是木屐打在青石地板上的聲音.

這麼冷的天氣,什麼人會穿夏天的木屐?這個答案,他的心里根本不做第二人選想,除了上邪辰,這院子里,他還真想不出第二個如此不按章出牌的人.

很快,那一行人出現在眼簾.

首先映入瞳孔的就是走在最前面的上邪辰,那個女子,依然是絕美的容顏,身上穿著一襲孔雀藍繡金紋的外套,濕漉漉的長發隨意披在身後.

很顯然,方才變故發生的時候,她正在沐浴.

端木靳瞳眸瞬間就是一緊,對方選擇這個時間,果真是好算計!倘上邪辰呼救,很可能被沖進去的侍衛看光全身,可若她不呼救,則可能被蛇咬死毒死!

幾乎在這一瞬,端木靳先前還存留的保住某人的想法瞬間消失殆盡!

目光朝下,他很快看見她赤果的小腿,性感的腳踝,以及漂亮得有些過分的腳丫子.

"你只穿了一件衣服?!"端木靳快步走了過去,俯身在她耳邊.

上邪辰只看著他,沒說是,也沒說不是.

"進去!把衣服穿好!"命令的語氣,卻依然是小聲的,生怕被後面侍衛們聽見!

這個該死的女人,她不知道她長什麼樣子嗎,不知道她的腳踝線條絕美,很容易讓人有感覺嗎?像他這種意志力堅定的人,在兩次看見她的腳踝的時候都有感覺,何況其他男人!

可是,上邪辰和端木靳很明顯沒有任何心靈感應的成分,她一個在現代經常穿晚禮服露上面露下面的人,真不覺得這身衣服有什麼不妥!

"不好意思,我現在有事情要辦."說著,她的身體往旁邊一讓,堪堪與端木靳擦身而過,對于那個三番四次要殺她的女人,她終于要反擊了!

這個固執的女人!端木靳暗罵一句,卻也飛快跟了過去,順手將自己外袍脫下,直接裹在她的身上.

忽來的溫暖,上邪辰有微微的驚愕,側首,便看見端木靳高出自己大半個頭,一張英朗的有些過分的臉,目光灼灼正看著自己.

如果她沒看錯,那張`萬年冰山般的臉,此刻,有一絲溫柔.

很清晰的看見上邪辰眼中的疑惑,端木靳似有些尷尬,脫自己的衣服給其他女人裹上這個動作,似乎早已經超出他性格養成的動作.

"穿這麼少,也不怕冷著?"他總算找了個理由.也只能是這個理由了,總不能說他吃醋,他嫉妒,他怕其他男人看見她的腳丫子吧!

然,就是這畫蛇添足的一句,無論是上邪辰還是端木靳身後的侍衛都華麗麗的認為自己玄幻了:原來,他們的王爺還有這麼溫柔的時候,而且,是對王妃!

上邪辰卻是更為古怪的看過端木靳一眼,那射向他的目光仿佛在說:你丫沒病吧?

這一記目光,端木靳並不打算回,事實上,就連他自己,也覺得自己不正常,只道了一句:"走吧!"兩人並排走在前面.

途中,端木靳好幾次有意無意的朝上邪辰下擺看去.

很好,因得他比她高出許多,衣服也就長了許多,穿在她的身上,剛好遮住原本露出一小截的腳踝,也蓋住那些漂亮的腳丫子!

從凌影閣出來,上邪辰一直沒說過要去哪兒,端木靳也沒有問過,然,出人意料的是,每一次轉彎,每一條路徑,兩人竟走得一模一樣.

"端木靳,你一直知道是誰,對嗎?"疑問的句式,卻是完完全全肯定的語氣.

"猜的.沒有證據,也從未找人收集."端木靳並不打算隱瞞.

"為什麼?"

"當日,還不想她死."他的目光依舊看著前方,毫無感情的,"本王若想一個人死,不需要理由,更不需要證據."

"那現在呢?"她想知道,接下來的事情,這個人的態度是什麼.

"現在?"他的嘴角劃過一抹冰冷,"現在你才是王府王妃,王府後院,所有事都由你決定,包括,所有人的生死!"

"很好!"上邪辰笑.端木靳的答案,她很滿意.

……

很快到了浣霞居.

一行人從最外面的院子穿過,沒有任何猶豫的,徑直就走進了正院.

蘇側妃正在焦灼的在房間里等待,忽聽到外面侍女通報"王爺王妃來了",她一個激靈,一種不好的預感襲上心來.

她忙從櫃子里拿出個未繡完的針線,放到桌子上,這才迎了出去.

剛到門口,尚未拉開房門,那門已被人推開.

抬眼,便看見只穿了一襲白色中衣面無表情的端木靳,以及身畔裹著端木靳衣服的上邪辰.

再往後看,便是兩隊侍衛,其中離上邪辰最近的一個,居然還端著盤子,也不知里面裝了些什麼.

"王爺和王妃怎麼這麼晚過來?"蘇側妃笑,側身往里面讓了讓.

"自然是來看望側妃的!"上邪辰笑著,往桌子旁走了幾步,看了看桌子上那半幅未繡完的畫,"側妃好興致,這麼晚不睡覺還在繡繡品!"

"我每天晚上都會繡會兒."蘇側妃笑,"王爺王妃請上坐."說著,便要收那一副繡品.

"等等!"上邪辰一把按住繡品,湛藍的雙眸盯著蘇側妃,笑得毫無溫度,"側妃好手藝,繡東西居然只用線不用針!"

她頓了一下,很清晰的看見蘇側妃臉上一閃而逝的慌張,然後不緊不慢的:"側妃睡不著,是在等什麼吧?"

"我能等什麼?"蘇側妃自嘲的笑了一下,"王爺已是很久不到妾的院落了!"

"呵."上邪辰再笑,並不打算這個話題,"來人,把人給我帶進來!"

一句話落,一個人影已被推了進來跪在地上,蘇側妃往那人一看,不是別人,卻是上邪辰的貼身丫鬟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