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談談情說說愛(6000+,感謝纖纖長評)
宿在她那里?

一句話落,端木靳的腦海里立即呈現出那張美豔絕倫的小臉,清冷的湛藍的眸子,以及面對她的時的桀驁不馴的神情.

這樣的女人,不知被壓在自己身體下面時是什麼模樣?

這一刻,他很興奮,也很期待.

沒錯,作為軒國王爺,端木靳從來就不缺女人,可那通常是作為身體正常需要的存在,然而,對于上邪辰,這個女人,讓她有了一種隱隱的征服的欲望……

管家見端木靳這樣一副神情,自然猜到他心中所想,那可是天下第一美人!作為正常男人,沒想法才奇怪呢!

當然,一個是王爺,一個是明媒正娶的王妃,兩個人拜了堂的,睡在一起也很正常.

"屬下這就去安排."管家說著,便往外走去.一邊走著,他一邊想:王妃選擇下午睡了一覺真是太英明了!難道她猜到王爺要過去?王爺那體力,不是吹的,那絕對是男人中的男人!

"等一下."端木靳忽的開口.

管家忙頓了下來,轉過身便看見王爺下巴往小弩處一抬頭:"你忘了這個."

"是!是!" 管家暗罵了一句自己該死,怎麼只惦記著王爺睡覺的事情,就忘了王爺吩咐的事情呢?

他忙走到書架旁邊,雙手小心翼翼拿下小弩,然後便聽見端木靳繼續:"你親自給王妃送過去,告訴她今兒晚上好好休息,本王就不去打擾了."

啊?好好休息,不去打擾!

這這這,這是王爺說的話嗎?方才,他明明看見王爺很心動的樣子啊!腫麼幾個呼吸間就變了想法?

唉,不過,既主子這樣吩咐了,他作為奴才,照著吩咐執行也就是了.



管家眉心跳動兩下,決定提醒王妃:"王妃,這恐怕不妥吧!"
呵,連厥國習俗都出來了,管家自不能再說什麼,很快躬身告退,反倒是站在上邪辰身後的朵兒,心下暗暗無語:厥國什麼時候有這個習俗了?

那天傍晚,端木靳在自個兒的軒澈殿,上邪辰在凌影歌,至于蕭輕舟,自是住在專門的一座客人的院落.

端木靳沒有去找上邪辰,也沒有和蕭輕舟約見喝酒,甚至,三個人很詭異的沒一起吃晚飯.

沒有無聊人士找,上邪辰自落得清閑.

作為現代人,她自沒有晚飯後立即睡覺的習慣,就著那一襲暗紅色的薄氅,抱著貂兒黑仔,從凌影閣走了出去.

沒有目的地,只很隨意的走著散步.

薄氅搖曳在地,隨著上邪辰的腳步,細褶處如生出朵朵暗紅的蓮花.

天漸漸全暗了下來,月亮掛在黑色絲絨般的天幕上,周圍是如碎鑽般的星星.

遠遠的,她看見遠處有竹,竹林里的月光下有一抹白影,分不清楚究竟是鬼是魅.

近了……

她看見那個人斜斜的靠在一塊青石上,白色的衣服纖塵不染,隱隱有光澤流動,地上堆滿了酒壇,就那樣隨意的舉起酒壇,隨意的張開口,隨意的往口中倒.

是他!

她的心,幾乎在認出是他的瞬間,莫名的動了!

她立在幾米外,只靜靜的看著這個人的側影:那樣俊朗的臉龐,那樣瀟灑不羈的動作……

大概一盞茶的時間,他終于轉過頭,看著她,很隨意的樣子,眸中一派醉意.

狹長的桃花眼,微微眯著,似笑非笑的看著她,懶懶一笑:"辰丫頭可要陪我一起喝酒?"

"這麼大晚上的,你怎麼在這里?"上邪辰壓住異常快速的心跳,沉穩的問.

"我自是住在這里!"他回過頭,隨手將手中的空酒壇往空中一拋,砸在一棵手腕粗的竹上,發出"啪"的一聲脆響,酒壇四分五裂躺在地上.

破碎的酒壇上有殘余的酒,一片瀲灩.

空氣中,酒香更濃.

這時,上邪辰懷里中的黑仔抬頭,使勁嗅了嗅,忽的從上邪辰懷里掙脫出來,撲向酒壇碎片,然後大口大口的喝起酒來.

每喝幾口,它還要搖頭晃腦一番,那模樣,憨得很.

一只不過拳頭大小的貂兒,很快在喝了和它體積差不多大小的酒量後,直接躺在剩余的酒里,呼呼大睡起來.

夜很靜,蕭輕舟和上邪辰又都沒有說話,就聽見黑仔細致的呼嚕聲,高一聲,低一聲.

"噗,真沒想到,這只貂兒還是個酒鬼!"上邪辰笑著,也因的這貂兒,原本的心慌慌的氣氛被緩解了不少.

蕭輕舟微揚了唇角,卻沒再接這個話題,只隨手提起一個酒壇,打開密封,醉醺醺的看著上邪辰,似真似假的問:"你,真要做他的王妃?"

真要做他的王妃?

這個答案,他不是應該知道嗎?

那一瞬,上邪辰幾乎是不假思索:"我只是……"

下意識的,她想解釋.

不等上邪辰說完,蕭輕舟的下一句已接踵而至,仿佛原本就應是接著他的問話:"丫頭,你可願跟我走?"

跟他走?上邪辰只覺得瞳孔猛然一緊,緊緊看著他,只見他也正望著自己,眸中一派醉意.偏偏,醉眼中又帶著一絲清明.

這樣的男人,這樣的問話,這樣的眼神,那一瞬,上邪辰只覺得她的心,都似乎融了.

可是,對于愛情,她實在是太陌生了!

她很害怕,怕只是那人一時說醉話,怕付出一腔感情付諸東流!

這個男人是誰,她從來沒有忘記,他是天下第一公子的蕭輕舟,是把青樓當酒店住的蕭輕舟,從來風`流不羈,從來浪`蕩無跡.

上邪辰冷冷的笑,音色超級平靜:"這種話,等你清醒的時候再說吧!"

那人雖醉,耳目卻清晰,聽得上邪辰那句話後,醉眼流轉,悠悠然朝她一笑.

然,便是一笑,偏偏讓人生出百花盛開之感,風流公子韻味十足體現出來,如勾魂攝魄一般.

"妖孽!"上邪辰低聲咒了一聲.

耳邊,隨即又是一陣低笑,低低的,好聽的緊.

這地方,實在不能再待下去了!上邪辰握了握拳:"朵兒,替本宮將黑仔抱起!"

朵兒很快走到那酒壺碎片旁邊,抱起貂兒,便就在起身轉身的那一刹那,她明顯愣了一下,仿佛看到什麼凶悍之物,後退一步.

上邪辰原本就是心思縝密之人,朵兒這一異常,她幾乎是瞬間猜到發生什麼事.

一個轉身,便看見不遠處,端木靳板著一張千里冰封的臉,眸中有波濤萬丈!

哼,一個掛名老公而已,也不知他在氣什麼?

上邪辰壓根不覺端木靳生氣是多大的事情,她反而是各種疑惑的看過蕭輕舟,就他的角度,他絕對是看見端木靳走過來的!

既然看見,那他又為何要說那種話?

心存各種疑問,上邪辰卻是氣勢不減,嘴角一抹冷笑,壓根對端木靳視而不見,只對身後一眾侍女下令:"我們走!"

走?!

侍女們驚了!

她們家的王妃,不會是瘋了吧!這樣公開和一個男人調`情,卻還能神情自若的說走!

"站住!"端木靳一聲低吼,朝著上邪辰的方向走了幾步,"這麼晚了,這王府上下,恐怕只有王妃還在外面閑逛,到處勾`引男人吧?"

勾`引男人?這話她可不愛聽!

她亦是上前一步,毫不示弱的:"端木靳,你哪只眼睛看見我勾`引他了?你沒看見我和他這麼遠嗎?"就算是勾`引,那也是你的好兄弟勾`引我

"這麼遠就不能勾`引嗎?哼,瞧你看他那眼神!"

"那眼神怎麼啦?我告訴你,我平時也是這樣!"

"驕陽,你說說,這里剛發生了什麼?"

驕陽瞬間感到一個頭兩個大,王爺在後面究竟站了多久,她可不知道!就按照王爺現在的怒氣而言,若她說了實情,保不准王爺會更生氣,而王妃,也一定會因為此事怪罪于她.

兩相比較後,驕陽立即想到一個答案:"回王爺,王妃散步走到此處,恰遇到蕭公子,蕭公子邀王妃飲酒,結果貂兒卻喝醉了!王妃正要帶貂兒回去醒酒,就碰見了王爺."

一席話,幾乎句句真話,卻又偏偏忽略了最重要的部分.

上邪辰笑,呵,驕陽這丫頭,果然挺上道的!她很快斜睨了端木靳一眼,眸光中一絲得意:"聽見麼?你這是無理取鬧!"

無理取鬧!她竟說她是無理取鬧!

端木靳只覺怒火中燒,偏偏,上邪辰和蕭輕舟的那番對話,他還不能拿到台面上說,只能狠狠的:"上邪辰,我警告你,不許你勾`引他!"

"端木靳,我也警告你,捕風捉影的事情,你最好少來,這叫構陷!"上邪辰說著,竟是氣勢洶洶,頭也不回的走了!

暗紅色的薄氅搖曳在地,無比華麗,無比端莊,卻又無比讓人牙癢癢!

"上邪辰,我告訴你,今兒個晚上我就要……"

話沒說完,只聽不遠處蕭輕舟已然漫聲道:"恭喜靳兄又添美人."一句話,輕飄飄的打斷端木靳脫口而出的下半句.

聽得蕭輕舟的話,原本就差沒暴跳如雷的端木靳卻是緩緩冷靜下來,只轉頭略帶責備的看了蕭輕舟一眼:"平日里沾花惹草,今日竟在我王府招惹."說著,便往蕭輕舟方向走了過去,略一抬手,對身後侍衛道,"你們都退下."

侍衛們很快無聲消失,然後便是蕭輕舟醉意朦朧顛倒眾生的笑,他看著端木靳,半真半假無所謂的:"外面女子雖多,可哪里比得上你府上這位天下第一美人!"他輕慢的笑著,提起手上的酒壇,朝端木靳扔了過去.

端木靳一把接過酒壇,略一仰頭喝了一口,斜挑了眼:"你不會真看上她了吧?"

"你呢?你覺得呢?"簡單的幾個字,卻是不同的兩個問題.蕭輕舟低低的笑了幾聲,再次抬眸,眸中竟有幾分清明,在月光下如同瑰麗的黑曜.

"我?"端木靳失笑,眸中苦澀一閃而逝,"我有云兒,你知道的."他頓了一下,"不過,上邪辰也真是一個天才,給你看看這個."他說著,從懷里拿出一個小弩遞給蕭輕舟.

"果然是巧奪天工!這弩雖小,可就這構造,應該不弱于任何普通弓弩."他說著,將小弩還給端木靳.此刻,他的眸中哪里還有半分醉意,明淨的很,"不會是辰丫頭的做的吧?瞧這手法,倒像是諸葛允."

辰丫頭?端木靳只覺心下一滯,對于蕭輕舟對上邪辰的這個稱呼,他原本早已知曉,可聽侍衛們彙報和真實的聽到這一聲,感覺是完全不同的!

她明明是他的王妃啊!怎麼被另一個男人叫得這麼親昵!

一瞬,他有六分惱,三分怒,以及,一分微酸.

"沒錯,弩是諸葛允親手制作,可這設計者,確實是上邪辰."說著,他將當日諸葛允看見那圖紙時的反應描述了一番.

"能讓諸葛允如此推崇的,也確實是個人才!"

"不光如此,她還讓我王府上上下下管事惶恐了一番,這會兒所有人都在熬夜修賬本."端木靳說著,嘴角泌出一抹笑意.

"喔?她查賬了?"這幾日沒看出她是這方面高手啊!

"不到一個時辰,看了兩個賬本,找出漏洞近百處."他的聲音中有感慨,但更多的是縱容,以及隱隱的贊賞.

"近百處?"蕭輕舟的笑容更甚,目光中有些許的調侃,"看來,你王府不光蛀蟲不小,監管也不力!"

"不是蛀蟲大,而是,她連一文錢的漏洞都能看出來!"也不知那眼睛是怎麼長的!端木靳有些好氣,堂堂一個王妃,連一文錢都能精打細算!他再次不自只知的揚了嘴角,問蕭輕舟,"對了,最近可有什麼新收獲?"

蕭輕舟輕飄飄的看了他一眼,很快變成玩世不恭的模樣:"收獲自然是有的,最大的收獲嘛,我見到了天下第一美人,果然不負盛名!不枉我當年將第一的名號給了她!"他一邊說著,一邊斜睨著端木靳的臉色.

果然,一句話落,端木靳的臉色又恢複到陰云密布.

這樣明顯的情緒變化!蕭輕舟笑,微微搖頭,眸中閃過各種複雜,很快被抬起喝酒的手遮掩住.

這個夜里,端木靳和蕭輕舟聊至深夜.

他們的最後一組對話是:

"那幾個新提拔上來的人怎麼樣了?"

"都已按上釘子,但要找到弱點為己所用,還需要時間."他頓了一下,"對了,你打算什麼時候把你府上的釘子拔掉?每天被人盯著,不難受麼?"

"不急.現在拔了,還會有新的出現."

……

第二日上午,上邪辰專門遣人去找端木靳,問他要能力強的侍衛或隱衛,言明是要查當日冰湖之事.

端木靳也不含糊,直接派了一小隊黑騎,以及一隊絕對只忠于他的府內侍衛,交給上邪辰用.

上邪辰只略略翻了下頭一日容嚒嚒送來的證詞,找了幾個突破口,分配給一眾人的各自去查.

這個世界上,有些案件看起來似乎特別複雜,凶手似乎藏匿得很深,可事實上,只要沉心想想最是最大的收益者,不難猜出幕後主使人是誰.

王府後院,除了傷不了台面的通房丫鬟,也就只有她一個正王妃,蘇詩夢一個側妃,以及兩個有名分的妾室了!

那人想置之死地的人是她,香菱拖她入水,而婉月,是推香菱入水的人,而凶手,是婉月宮里的人,整個事件中,看起來最與之無關的就是蘇側妃!

可也正是這個與之無關,上邪辰第一個懷疑的人就是她!

香菱流產,婉月被杖責,唯有她這個側妃,依然好好的站立在自己面前!更重要的是,倘若自己死了,對于婉月和香菱來說,幾乎沒有任何變化.

她們不過是小小侍妾,正王妃無論是誰,也輪不到她們!可對于側妃來說,就不一樣了!

她的出生本就不俗,倘若正妃死了,她是有機會也有可能扶正的!

一連幾日,眼見著上邪辰派出去的人不斷回來,整個王府後院,幾乎所有人的眼睛都盯在這里.

沒有人知道那些派出去的侍衛和隱衛彙報了什麼,每次他們彙報的時候,上邪辰都會遣走所有伺候的丫鬟侍女.

直至第7日傍晚,上邪辰終于放出話來:證據已收集得差不多,只等最後一個派出去的人了!最多不出三天,凶手必定原形畢露!

……

夜,沉寂如水.

沒有風,月只是一鉤殘月,孤零零的掛在天上.整個王府都陷入沉沉的夜中,高大的樹和建築如一個個猙獰的怪獸.

上邪辰有每日沐浴的習慣,此刻,她正在寢殿里,木桶中熱騰騰的水蒸氣氤氳而上.

她果著身體,閉著眼睛,全身舒舒服服的浸泡在水中,略高的水溫讓她很明顯感覺到體內血液流動的速度,四肢百骸皆舒服得無以複加.

旁邊是伺候著的八個侍女,兩個專門給她淋水,兩個捧著供浴後的衣服,兩個侍奉茶水,兩個遠遠的站立在門口.

已經兩天了,那個人一直沒有出手,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她最終出手的時間,會是今夜!

她的手扶在浴桶邊緣,修長的手指有意無意的敲著,發出"咄咄咄"的聲音,也便是這樣的聲音,周圍的侍女也才知道,原來,她們的王妃並沒有睡著.

"嘶嘶~"

忽的,細微的聲音透過水聲傳入耳簾,上邪辰陡然睜開眼睛.

"王妃,要起了麼?"侍女低聲問道.

上邪辰"恩"了一聲,不等侍女們伺候她穿衣,她已一把抓起外袍,往身上一披,"嘩"的一聲從水里站了起來.

"王妃?"侍女們不解,下一刻,便聽見房外此起彼伏的尖叫:

"啊!蛇!蛇!"

"王妃!王妃還在里面!"

"快救王妃!"

伴隨著紛亂的叫聲,一聲高昂的笛聲忽的拔地而起!

"蛇笛!"上邪辰皺眉,就她對軒國的了解,這里應該沒這東西才對.呵,看來,為了對付她,對方也是無所不用其極啊!

"嘶嘶……嘶嘶……"蛇行聲音漸近,仿佛皮膚劃過細沙,仿佛風聲拂過竹葉,那絕不是幾條十條蛇能產生的聲音,而是上百條,上千條!

"噗!"細小的東西物體穿過紙糊的窗,緊接著便是"噗噗"的聲音不斷,十條,二十條,幾十條小蛇已利劍般從窗紙處射了進來,落地後立即朝上邪辰爬了去!

蛇不大,每一條僅有筷子長短,那可一雙雙綠瑩瑩的眼睛,卻是讓人想忽視也忽視不了!

這是一批已餓了很長時日的蛇!且有人指揮!劇毒!

非洲箭蛇!原本生活在熱帶雨林!

呵,可真有本事啊!連這樣的物種都能運來!上邪辰冷冷的笑.

房間里原本還擋在上邪辰面前的侍女早已亂成一團,除朵兒一手橫刀擋在胸前外,其他人已全部縮到牆角,看著那些忽如其來的密集的小蛇瑟瑟發抖.

"公主,別怕!"朵兒嘴上說著安慰的話,可緊繃的下巴,惴惴不安的眼神,依然出賣了她內心的恐懼.

大草原上,她們見得最多,對付的最多的是狼,可這樣細小卻又窮凶極惡的動物,實在很少見!

"朵兒."上邪辰忽的喊了一聲.

"恩."朵兒緊張的看著周圍不斷逼近的吐著信子的蛇.

"和親路上,你為何要出賣我?"她的聲音出奇的溫婉,帶著絲絲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