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今晚宿在王妃那里嗎?(6000+,祝娜娜生日快樂!)
"那婉月呢?"上邪辰的思維再次跳躍,瞬間從賬目跳到小妾.

"婉月受傷了,還在休養,恐短期內無法過來請安."蘇側妃只當上邪辰剛才算賬目,沒聽清楚自己對婉月的描述.

"王府收入,最大一筆是田地,誰在負責田地?把賬目拿過來."上邪辰的目光落在賬房管事下首位置的中年男人身上.

那男人立即站了起來,心里更加重了對上邪辰的敬畏,王妃怎麼連看人都一看一個准啊!

"回稟王妃,正是小的.谷智奇見過王妃!"那人說著,亦走到大廳中間,雙手呈上賬目.

上邪辰看田地賬本的速度比方才看總賬目時慢了些許,偶爾會出現思索的神色.她並不叫他起身,大概一盞茶之後,她這才開口:"拿支筆過來."然後繼續翻頁.

很快,蘸了墨的細毫拿了過來,上邪辰接過毛筆後,在賬本上劃了一筆,然後繼續往後翻.

谷智奇心下一沉,也不知王妃發現了什麼,只能繼續跪在大堂中間,屏住呼吸,忐忑不安的等著她的發問.

"怎麼受傷的?"上邪辰開口,手上動作依然是翻閱賬本,卻是個風馬牛不相及的問題.

谷智奇立即開動他所有腦細胞,他實在沒明白啊,這田地的賬目,和誰受傷有什麼關系?

"是王爺下令杖責的."蘇側妃的聲音傳來.

谷智奇這才聽懂,王妃問的是婉月夫人受傷啊!

不過,對于蘇側妃這個答案,上邪辰似乎起了興致,她首次將目光從賬目上移開,目光直射在蘇側妃的臉上:"冰湖的事情查清楚了?"

"是,王爺說是誤傷."蘇側妃剛說了一句,上邪辰就笑了,不以為然的將目光重新落在賬本上,然後聽蘇側妃繼續道,"隆冬路滑,婉月又一貫粗心大意,不小心滑了一跤,連累了香菱和王妃."

呵,輕輕松松一句誤傷,就把水下追殺的事情抹了去?上邪辰捧著賬目,又漫不經心的翻了好些頁,劃了好些橫線.

"本宮記得這事兒原本是側妃全權處理,難道側妃就沒想法麼?"

蘇側妃笑:"王爺英明."

上邪辰再笑,只繼續看著賬本,大概一炷香之後,她終于合上了田地的賬本.

一條漂亮的拋物線從空中劃過,賬本"啪"的一下落在谷智奇面前,谷智奇被嚇了一條,背脊猛然一抖.

"妙筆生花,本宮也會."上邪辰笑意瀲灩,一張絕美的小臉美得讓人不敢直視,只不過,她的一雙眸子也是冷的,如沉寂的冬日的大海,她的聲音也是冰涼的,如九天飄下的雪.

谷智奇更是嚇得不淺,王妃這話的意思已是很明顯,說他在做假賬.他很想替自己辯解,可他不敢,只能戰戰兢兢捧起賬本.

剛翻了幾頁,他身上冷汗瞬間就冒了出來.

太毒了,王妃這眼睛也太毒了吧!明明沒有任何線索的,她怎麼就判讀出這幾筆賬有問題的?!

"好了,都退下吧!明天重新把賬本給我拿過來.欠王府的銀兩,我限你們一個月時間補上,無法補上的,請直接離開."上邪辰說著,朝眾人揮了揮手.

"是!"眾管事中,除了谷智奇,所有人都松了口氣.至少還有一個晚上修訂的時間!他們齊齊走到房間中間,給上邪辰再次行禮後,畢恭畢敬的走了出去.

"你也退下吧!"上邪辰淡淡的,朝蘇側妃看過一眼.

這種被王府其他女人命令退下的感覺,蘇側妃很不適應啊!想她嫁給端木靳以來,一直是她下令叫其他人退下的.

"是."蘇側妃站了起來,微微屈膝.

"對了,冰湖的事情,本宮會重新調查."上邪辰開口,一雙湛藍的眸子落在蘇側妃臉上,似不想錯過她任何一個表情.

蘇側妃只覺得心下一緊,那雙射向自己的眼睛,感覺是那樣銳利,如要透過臉龐,直看到人的心里.她瞬間想起那日,香菱流產後的端木靳的眼神,也是這般尖銳.

"是."蘇側妃盡量讓自己看起來自然,"之前詩夢還收集了些證據證詞,待會兒叫人送過來."

"好."上邪辰略一頷首,朝身後驕陽看過一眼,驕陽立即笑盈盈的走到蘇側妃身畔,做了個"請"的動作.

……

凌影閣外.

谷智奇的賬本已被所有管事傳閱了個遍,這位王妃,是不是也太厲害了點,谷管事這賬本明明已做得天衣無縫,甚至有好些地方連他們都沒看出門道,王妃究竟是怎麼看出來的?

"谷兄,這地方真有問題?"一管事指著上邪辰劃線的地方向谷智奇虛心求教.這一處,他翻來覆去看了幾次,也沒看出有任何問題.

谷智奇很隱晦的點頭,畢竟,要在同僚面前承認自己貪汙,並不是一件愉快的事.

"老夫勸大家不要抱著僥幸的心理,這位王妃的看賬能力,絕對比我們想象中厲害很多."賬房總管梁金一本正經的告誡眾人.對于下面這些小弟,每年孝敬給他的銀兩也不少.他可不想被一鍋端的翻船.

谷智奇極為認同的點了點頭:"我這賬本上,就連一文錢的空缺,都被她看出來了!"

一文錢!

這個數字,對于眾人來說,實在是太驚悚了!

這不光意味著王妃心思細膩,眼光敏銳,更重要的是,這意味著她對這種事情不會姑息!

一瞬,明明還是冬天,可每個人背上都泌出了一層汗.

那天,眾管事從凌影閣出來後,一個個的鎖在自己房間算賬,直到華燈初上,直到夜深人靜.

……

再說蘇側妃,從凌影閣出來後,她一路上都沒有說話,直到回到浣霞居自己寢殿,這才轉身開口:"容嬤嬤,你有沒有覺得上邪辰變了?"

"是,王妃確實變了.之前的她,只聽說對王爺蠻凶,可對其他人都很和藹,一如其他人所報,她並不打算久留,可這次,她氣勢十足,擺明了是王府的女主子!"

這點認知,蘇側妃與容嬤嬤同,她隨手將身上大氅遞給侍女,然後走到房屋正中桌子旁坐下:"難道說,這一趟王爺親自接她回來,真打動她了?"

容嬤嬤正在積極思考,蘇側妃很快又自我否定了,她搖了搖頭:"不會,像上邪辰這種人,先前根本不給王爺面子,應該很難有東西能打動她."她順手拿了茶水杯子,自言自語道,"到底是什麼原因呢?"

一口水含在嘴里,還沒下咽,只見"噗"的一聲,水已噴了出來:"這是誰倒的茶!想燙死我啊?"茶杯"哐當"一聲摔碎在地.

原本伺候在屋子里的茶水丫鬟來不及細思,忙"噗通"一聲跪在蘇側妃面前:"側妃饒命!"

一句側妃,原本在她的命令下已改口良久,可此刻,她忽的覺得這稱呼刺耳之極,再想到方才在凌影閣感受到的自己與上邪辰氣勢上的巨大的差距,眉頭更是緊緊擰成"川"字.

她的目光很快在茶杯碎渣子上一掃,然後往容嬤嬤看過一眼,容嬤嬤心會神領,叫人將碎渣子掃在一處,按住那茶水丫鬟,朝她膝蓋彎上狠狠一踢,整個人跪在了白瓷碎片上.

瞬間,鮮紅的血液染紅白瓷碎片.

蘇側妃面無表情的看過那丫鬟一眼:"看住她,跪夠兩個時辰."說著,就往里屋走了去.

"小姐,那些證據證詞怎麼辦,送還是不送?"果真不愧是跟了蘇側妃多年的老婢人,容嬤嬤很快已經改了稱呼,用回蘇詩夢未出閣前的稱呼.

"先拿過來讓我看看."今兒下午,上邪辰看賬本的本事著實讓他心驚,那些可都是王府的老管事,一個個人精似的,上邪辰怎麼那麼容易就找到錯處?

"是,老奴這就去取!"冰湖落水這件事情,容嬤嬤一直是知情者,證據證詞這些重要東西也一直是她在保管.

走出蘇側妃寢室,剛走到大廳門口,就聽見那茶水丫鬟的吸氣聲,然後是另一個丫鬟悄聲安慰:"秋香,你今天運氣不好,主子不高興呢!她平時不是這樣的."

"這大冬天的,她平時都喜歡捧著杯子暖手,水溫自然高點,誰知道她今天抓起杯子就喝啊!"秋香忍著痛,語氣中有些忿忿.

"咳!"容嬤嬤干咳一聲,兩小丫頭立即噤聲,神色間誠惶誠恐,容嬤嬤皺眉,"在這里也敢嚼舌根,小心我扒了你們的舌頭!"

一聽到扒舌,兩小丫頭更是嚇得半死,站著的那個"噗通"一聲跪了下來,兩個丫頭磕頭如搗蒜,只一個勁兒的哀求:"嚒嚒饒命!"

容嬤嬤看著跪在地上的丫頭,看著她們年輕貌美,原本一把年紀都木有男人的她,體內各種荷爾蒙瞬間更加不平衡,心間如有一條毒蛇爬過:"都給我跪著!等時間跪夠了,你們兩專門清洗浣霞居的夜壺和經帶!"

清洗夜壺和經帶……(夜壺大家應該都知道吧,就是晚上的時候噓噓的容器;至于經帶,古代的時候是木有衛生巾的,用的都是布條哈!)

這可是府邸最低賤的活兒,一句話一出,兩個小丫頭的臉色瞬間就煞白了!原本她們還屬于二等丫鬟,若真去貶低做那種事情,可就直接降職到粗使丫鬟中最末等的一種.

磕頭更快,也顧不得嵌入膝蓋內的瓷片,兩丫頭忙跪行著抱住容嚒嚒的腿:"嬤嬤饒命,我們知錯了!我們知錯了!"

容嚒嚒冷笑一聲,抬腳,毫不留情的在兩丫頭心窩上各踢了一腳,冷笑一聲,走了出去.

……

此時,同樣居住在浣霞居的婉月和香菱卻是另外一番境地.

香菱的住所比起半個月前已是煥然一新,無論是吃的用的還是看的,都比從前提高了n個檔次不止.

比如說,從前一年吃不到一兩回的血燕窩,如今是經常吃,天天吃,就差沒當飯吃了!更別說各種其他名貴了藥材以及各種上等的生活用品了!
"主子,今兒王妃回來了!剛側妃才帶了各管事去拜見."香菱身邊的大丫鬟小聲提醒.

王妃,那可是王府後院中最高貴的存在.香菱在側妃面前都卑微得如同螞蟻,如今王妃回來了,她卻遲遲沒去拜見!這事兒,大大不妥啊!

"我知道."香菱不緊不慢的繼續吃著她的血燕窩.這東西,以前難得吃到,每次都覺珍貴到極點,吃到嘴里也就覺得格外好吃.如今天天吃這東西了,反而覺得很一般了!

又舀了幾勺,她實在覺得膩味,將余下半碗順手遞給那丫鬟,然後用絲帕拭了嘴角,這才抬眼,看了那丫鬟一眼:"怎麼,你覺得我應該去拜見?"

丫鬟立即聽出香菱語氣中不願,自香菱流產後,因得王爺那日的表現,她在王府的地位節節攀升,蘇側妃對她也客氣到極點,日日必定來看望一番,噓寒問暖的,導致香菱原本縮小成一團的自我也膨脹了起來.
香菱這才滿意的笑了下,重新躺下.

……

至于她的鄰居,從前的寵妾婉月,可就沒那麼幸運和舒適了!
也正是因為那日的重罰,府里下人似乎看到了未來王府後院新格局,從前討好她的下人們,紛紛轉了向.

別說飯菜要專門去催,就連炭火,都不是從前最優質的銀炭!

"咳咳!"炭火的煙熏得她的喉嚨很不舒服.

通常來說,她都是忍住不咳的,因為每每咳嗽,就會扯得屁`股上傷口一陣陣痛!

"主子,我這就去重新要炭!"這已是隨身丫鬟第n次忿忿不平了!自香菱流產後,她家主子在王府的地位就一日不如一日,就連她這個丫鬟,也是隨時受白眼.

"不用去了!"婉月聲音不大,卻是不容抗拒.
"你去了又有什麼用呢?這麼久以來,你去爭了多少次,難道還沒看透?"婉月抬眸,忍著喉嚨上的癢癢,看著丫鬟.

那丫鬟立即頹了下來,沒錯,這些日子,她反抗得越厲害,受到的白眼和奚落也就越多!可是,如果她不去反抗的話,看著主子這樣被人欺負,她又實在是忍不住!

"對了,是不是王妃回來了?"婉月忽然問.今兒個下午,她就隱約聽到外面格外熱鬧.

"是,今兒下午和王爺一起回來的."
"主子,您這是要干嘛?"丫鬟忙扶住婉月,不讓她起來.

"王爺和王妃回來了,我得去拜見才行!"婉月臉上有些著急,這種事情,可不能落在其他人的後面!否則,怕又有人在後面嚼舌根了!

從前,她當紅的時候還好,就算偶爾縱情撒嬌啥的,有王爺護著,其他人也不敢說什麼!可如今的婉月,是從前的婉月麼?

恐怕日後很長一段時間,她都需要仰人鼻息了!

"主子,您的傷還沒好,可怎麼去?"丫鬟死活不肯讓婉月起來,"再說了,今兒蘇側妃帶人去拜見王妃的時候,專門遣人來說了的,您身上有傷,就不用去了!"
"沒有.側妃只帶了府里各管事過去,香菱主子也沒去."

"她也沒去?"婉月臉上出現一抹狐疑,她不就是小產嗎,聽說這段時間好吃好喝伺候著,身體恢複很好,就差能跑能跳了,怎麼也沒去?

"是,香菱主子確實沒去,至于原因,我就不知道了."

婉月很快思索了一番:"叫人准備個擔架,抬我過去."

丫鬟見拗不過婉月,只得下去准備.

……

凌影閣.

等到證據證詞再送到上邪辰那里的時候,已是一個時辰之後,當然,也是被蘇側妃精選後的資料.

上邪辰早在接見完那些管事後,就打著呵欠進了房間睡覺.

誰都知道王妃舟車勞頓,故這會兒即便是蘇側妃身邊第一紅人容嬤嬤親自送證據證詞過來了,也只能晾在那里,讓她等著.

等上邪辰終于睡醒時,已是傍晚時分,暮色沉沉.睜開眼睛,透過窗簾的縫隙便看見窗外微瞌的暮色.

"王妃,您還要睡嗎?"驕陽輕聲問道.

"不了."剛睡醒的音色有些朦朧的沙啞,透著慵懶,她撐著身子,坐了起來.

"蘇側妃身邊的容嚒嚒送證據證詞來了好一會兒了,王妃您見還是不見?"驕陽一邊伺候上邪辰穿衣服,一邊問.

"一個老媽子,有什麼好見的?"上邪辰半分興致也無,"叫她把東西留下,打發她走!"

"是."驕陽朝身後看過一眼,"藍心,你去說下."

藍心臉上立即出現萬般不耐煩的表情:"那個老巫婆,我才不想去呢!"說著,她把目光轉到朵兒身上,幾分討好的,"朵兒,你和她不熟,要不你去吧!"

朵兒想也不想,只"恩"了一聲,走了出去.

"王妃,婉月也來了,在大廳等著,說是要拜見您."驕陽繼續道.

上邪辰將右手袖子穿好,好生奇怪的:"她不是受傷了嗎?"

"是,躺在榻上被抬過來的."

上邪辰想了一下:"去告訴她,既然受傷,就不用每天來拜見了,等好了再說!"

"是."藍心臉上帶著幾分歡愉,飛快走了出去.

"她怎麼這麼開心?"上邪辰看著藍心的背影.

"回王妃,婉月主子以前罰跪了藍心一個下午,故藍心一直不怎麼喜歡婉月."驕陽依然小聲的.

"婉月最近不大好過吧?"上邪辰問.

"是,自從王爺派人杖責了婉月主子後,她在府里的地位就一落千丈."驕陽答.

原本以為聽了這話的上邪辰會立即下令不准王府下人欺負婉月,畢竟,這是一個拉攏人心的絕好機會,而婉月,明明受了重傷還來拜見,怕存的也是希望王妃照拂一二的心.

豈料,上邪辰聽了和沒聽就沒任何區別,她忽的換了個話題:"在這個王府,你可有特別喜歡或特別不喜歡的人?"

這個問題……驕陽快速思索了一下:"回娘娘,驕陽在王府就是做事,沒有特別喜歡或特別不喜歡的人.王爺和王妃給了婢子賺錢養家的機會,婢子心存感激.至于其他人,偶爾雖也有摩擦,但畢竟各為其主,換個位置想想,也就覺得很正常了!"

上邪辰笑:"倒是個玲瓏的人."

衣服依然是下午沐浴後那套暗紅色薄氅,雖寬松到極點,卻也處處小流露出美好身材.金線織繡的華麗鳳雀古紋分布在薄氅的各個位置,極為氣派.

少頃,藍心哼著歌走了進來,很是開心的樣子.又很快,朵兒也雙手端著一個托盤走了進來,托盤上放著一根繩索和一遝透著筆墨的紙.

上邪辰已坐到梳妝台邊,拿起那一遝紙張,只寥寥翻了幾頁,便順手放在了旁邊,並不打算多看.

"王妃,您真的要查嗎?"藍心很是不解,事情已經過了大半個月了,連蘇側妃都查不出來的事情,王爺也已經蓋棺定論了,王妃能查出什麼?

上邪辰斜睨了藍心一眼:"那個人要本宮死!一次不行,自然有第二次,你覺得本宮應該束手待斃?"

"奴婢不敢!"藍心微躬了身體.

……

王府,書房.

端木靳停了筆,靜靜的聽完管家給他彙報的上邪辰一天做的事情,眸底飛快閃過一絲驚豔,然後走到書架的小弩旁邊:"這個東西,可以給她送過去了."

"是."管家答道,然後問,"王爺,今兒晚上是宿在王妃那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