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非暴力不配合!(加5000,感謝絮兒大紅紅)
蕭輕舟依然是閑逸的模樣,他半躺在椅子上,一個嬌滴滴的男人正伏在他身上,另一個男人正在給他倒酒,而他嘴角笑意,卻是怎麼都抹不去.

沒錯,端木靳的氣勢確實很嚇人,可那管他什麼事?!

至于他旁邊的兩個小倌兒,雖已看出這群人來頭很大,可蕭公子這不還沒反應麼,他們也不能掉鏈子啊!

再說,蕭公子可是名滿天下的第一公子,這位來的人,雖看起來很凶,可不一定比公子名頭大呢!

"公子,他是誰啊?"低伏蕭輕舟身上那人低低的問.

"這位……便是大名鼎鼎的靳王爺,端木靳."蕭輕舟笑,音色不咸不淡,眸光卻朝著上邪辰看過一眼.

只見上邪辰依然站著,眸色不再如往日般或陽光或歡喜,而是冰冷的,甚至有些厭倦的,看著坐在馬上的端木靳.

就仿佛她看的不是英朗逼人的王爺,而是一只討厭的蒼蠅!

靳王爺!

聽得這三個字,于媽等人心下大駭,腳上一軟,已是"噗通"跪了下去!神仙啊,這里離靳城還隔著好幾座城池,怎麼就把靳王爺這個殺神招惹來了?!還這麼氣勢洶洶的樣子!

靳王爺!

同樣是這三個字,鳳哥哥想法卻大大不同,這位可是情敵啊!他偷偷抬眼,朝端木靳看去:好奇怪,靳王爺不是吃醋來抓蕭公子回去的嗎?怎麼那麼恨意深沉的看著旁邊那個女扮男裝的女子?

是了!一定是公子和這個女人好上了!王爺這是用看情敵的眼光看那女人呢!

不過,那女人也真的是天資國色,若非他喜歡男人且心有所屬,說不定也會因美色動心!

便就在鳳哥哥偷偷打量端木靳的同時,忽的,一道冰涼而駭人的目光射了過來!

那是絕對的王者的威懾,鳳哥哥忙低下頭去.

"拖出去砍了."輕飄飄的話從馬上傳來,簡簡單單.

鳳哥哥只覺得心髒的位置驟然一緊,下一個瞬間,他的雙臂就被人架了起來!

完了,這回死定了!鳳哥哥只覺心下一片慘然,萬分後悔剛才怎麼就偷看起王爺來!他的一雙鳳目期期艾艾的朝蕭輕舟看去.此刻,怕是只有公子才能救他了!

不待蕭輕舟反應,端木靳的聲音再次傳來,冰涼的,沒有半點溫度:"不是他,是那兩個人."

瞬間,鳳哥哥再次感覺雙臂一松,整個人竟如軟泥般癱倒在地.

他忙著朝方才架起他的兩個侍衛看去,順著那二人的步伐,他看見他們走到那位女扮男裝者旁邊!以絕對強悍的勢頭抓住那兩個野人打扮的男人手臂,二話不說就往外拖!

那兩個男人做夢也沒想到自己會被抓,他們可什麼也都沒有做啊,兩人皆一頭霧水!

雙雙對視一眼後,目光落在端木靳絕對冰冷,殺伐果斷的臉上,兩人皆覺背脊一涼,整個心也跟著恐慌起來!

"王爺,王爺饒命!"野人甲大吼,野人乙也跟著吼了起來.

端木靳微側了頭,那個野人乙臉上那麼清晰個巴掌印,加之剛進門時,他明顯看見的上邪辰怒意翻騰的表情,不用想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王爺,王爺,小的哪里做錯了,您不能不明不白的殺了我們啊!"野人甲再次大吼.

野人乙早已嚇得半死,這會兒再次聽到砍了,更是說不出話來!

跪在旁邊的于媽雖也嚇得不輕,可眼見著兩個搖錢樹就這樣被拖出去砍了,她心痛啊,咬了咬牙,抬頭:"請問王爺他二人做錯了什麼,王爺一進來就要砍要殺,就算死,也得讓他們死個明白!"

"做錯了什麼?"端木靳低低重複,目光卻是落在上邪辰身上,四分恨五分怒一分怨的咬牙切齒,"調戲王妃!這條罪名夠不夠?"

王妃……

一句話落,于媽頓時重新癱倒在的,這一次,怕是不死也不行了!尼瑪,她就知道女扮男裝的惹不得!

野人甲瞬間如焉了的茄子般偃息旗鼓,至于那野人乙,一股腥臊的液體順著大腿流了出來,在房間里拖出一條長長的痕跡!

眾士兵紛紛皺眉,眸中掩飾不住對野人乙的鄙視!作為常年征戰大刀揮到眉間也不眨下眼的鐵血男兒,最是看不起的就是沒骨氣的人!

這個人,大刀都還沒揮到脖子上呢,他就尿褲子了!

鳳哥哥更是心駭不已,公子啊公子,就您的名聲,隨便揮一揮手,不知有多少美人爭著想服侍您,您怎麼偏偏就招惹了王妃啊!

就算您和王爺是真愛,也不能這樣給他戴綠帽子不是?!

端木靳一直看著上邪辰,通常來說,女人的心腸都比男人軟,這兩個人又是因她而獲罪,加之這南館本是她和蕭輕舟主動來的,就算被人稍稍輕薄,說得不好聽這也是她自找的,遇到這種情況,好歹她應該站出來說個情什麼的!

豈料,上邪辰至始至終卻是半點表示也無,方才那兩個人的臭嘴湊過來時,她就想了絕了他們!這會兒既端木靳要出手,她也樂得雙手乾淨.

片刻,只聽外面傳來兩聲慘叫.

先是慘絕人寰,瞬間戛然而止!

跪在大廳里所有人臉上頓時一片蒼白.他們的伙伴,他們的競爭對手,竟是就這樣就死了!

生命,對于每個人來說觸手可及,卻又脆弱的讓人無力放抗.

端木靳正眼也沒瞧那些人一眼,只盯著上邪辰,一臉鐵青發號施令:"徹搜整個南院,把這里一干人等都給我帶回去."他厭惡的看了地上那一排人一眼,冷笑:"既然這麼喜歡賣,這里所有人發配到軍隊,充當軍伎!抄出來的所有財產,一律充當軍費!"

于媽的心里頓時那個痛啊!她很想站起來理論幾句,可對面那人的寒氣早把她的勇氣給凍結了,除了磕頭,她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命比銀子重要,命比銀子重要!

整個大廳一片求饒聲.

士兵們迅速將于媽和小倌兒們押出去,整個大廳就只剩下半躺在椅子上絲毫不受影響的蕭輕舟,以及鶴立雞群般站著的上邪辰.

一個是王爺最好的兄弟,一個是王爺新娶的王妃,王爺這趟,可是沖著他們來的!眾士兵明知王爺在氣頭上,誰也不敢多說一句,只靜靜的站著.

"你們兩,都跟我回去."端木靳終于將目光從上邪辰身上分了一點到蕭輕舟身上.

他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混蛋!這都什麼兄弟!明知道他在四處找上邪辰,他居然還幫她逃!

為了不被他找到,這不,連眼珠子顏色都變了!

蕭輕舟點兒都不受端木靳威懾,他神色中盡是戲謔,吊兒郎當的朝上邪辰看過一眼,仿佛提醒端木靳般:我無所謂,要不要跟你回去,得看她!

上邪辰自也看到蕭輕舟的表情,她瞪了他一眼:你不是天下第一公子麼?怎麼連端木靳的耳目都躲不過去?

心念一轉,上邪辰的眸光頓時凜冽起來,還是說,他們的行蹤根本就是蕭輕舟故意透露回去的?

不,不可能……他應該還不至于……

幾個心念間,上邪辰的目光漸至複雜.

蕭輕舟絲毫沒錯過上邪辰的表情,只是,原本是意料中的事情,為何到此刻,他有種難言的失落.

她……不信任他了?

"辰……"

剛要開口,上邪辰的目光已直直對上端木靳,幾分冷漠,幾分奚落:"端木靳,我沒聽錯吧?我憑什麼要聽你的?我和你什麼關系?憑什麼要跟你回去!早在王府的時候,我就已經說得很清楚了,你和我,橋歸橋路歸路,各不相干!"

這樣決絕這樣冷清,卻又這樣凌冽,正是他印象中最真實的她!

他看著她,緩慢卻又堅定的:"因為,你是本王的王妃!本王明媒正娶的王妃!作為厥國的公主,你以為這個王妃是你想做就做,不想做就不做的嗎?"

"端木靳,我看你是腦子秀逗了吧!我什麼時候和你拜堂成親了?我最多算是和你有婚約!至于要不要拜堂,還得看我願不願意,你別忘了,即便是有婚約,也可以隨時取消!"

一席話落,原本就很靜的大廳更靜了下來.端木靳身後,所有人的表情都很冷凝,端木靳的臉色更是黑得像鍋底一般,帶著肅殺的味道!

上邪辰只覺得這期間一定發生了什麼事情,她再往蕭輕舟看去,只見蕭輕舟臉上也透著古怪,明明想笑,卻又憋著!

"你們先出去."端木靳忽的揮手.

明明來的時候那麼聲勢浩大的軍隊般的人馬,此刻竟是悄無聲息的退了下去.

"說吧,你還想說什麼?"她的聲音愈加不耐煩起來,身子稍稍往後,靠在桌子上.

"第一,你是本王的王妃,你若是聰明,最好乖乖扮演好你的角色,本王不會虧待于你!第二,這一趟,你想回也得回,不想回也得回!在軒國,無論是皇室還是民間,皆沒有放養在外的正妻!本王就算是為了自己的名聲,也一定會把你抓回去,你最好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這番說辭,端木靳已經是耐著姓子,他沒有叫人直接把人抓走!

"我若是不從呢?"上邪辰笑,眸中有戲謔的味道.她很清楚,她在挑戰端木靳的底線.

"若是不從……"端木靳猛的一拍馬背,整個人騰空而起,如一只凌冽的黑鷹,朝著上邪辰直撲而來,氣勢如虹.

呵,終于動手了!

正好!她也想看看這個時空的高手到底有多大能耐!她這個來自異時空的人能否與之匹敵.

一瞬,上邪辰身體各機能,皆已自動調到最佳狀態.

端木靳的速度很快,轉眼到了眼前,只見他的五指呈爪,朝著上邪辰的脖子直抓而去.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鍛煉,此刻的上邪辰早已不是剛到這時空的菜鳥,只見她猛的一個轉身,整個人直接消失在端木靳的眼簾!

一瞬,原本懶洋洋躺在靠椅上的蕭輕舟猛的坐了起來!

上邪辰,他認識了十多天的上邪辰,竟有這麼快的身手!這麼多日,他竟是沒看出來!

這時,端木靳只聽"倏"地一聲,左側一道銀光閃過,他忙著頭部一偏,躲過上邪辰手中銀簪.與之而來的,是上邪辰順著端木靳躲避方向的全力一劃!

那樣的角度,算得極為精准,幾無偏差.若不是端木靳有著太多與高手對決的經驗,很可能上邪辰這一劃直接將他的帥臉劃花.

再次堪堪躲過後,端木靳再不敢輕敵,只見他的左手猛然出擊,竟是快如閃電,一把抓住上邪辰使簪子那只手.

上邪辰手腕吃痛,另一只手已經快速跟了上來,一個小擒拿抓住端木靳的手,懷中貂兒黑仔也趁機放了出來,直撲端木靳而去!

這樣十拿九穩的一招,只等上邪辰從端木靳的肩上翻過去,然後直攻背心,忽的——

意料中的端木靳躲避黑仔攻擊的一幕沒有出現,相反,上邪辰只覺得後頸一痛,整個人軟綿綿的倒了下去.

端木靳伸手,顧不得被貂兒抓傷的手臂,原本砍在上邪辰後頸的手刀立即換了位置,一把將人扶住.

"你也太暴力了!這麼個大美人,你也舍得下手!"蕭輕舟站了起來,臉上含笑,卻是一副嫌棄的模樣.他朝著貂兒輕吹了一聲口哨,那貂兒立即竄到他的肩上.

自黑仔被蕭輕舟賣下送給上邪辰後,蕭輕舟曾幫她調教了幾日,再之後,原本就喜歡蕭輕舟的黑仔似乎更喜歡蕭輕舟了.

端木靳白了蕭輕舟一眼:"我若舍不得,她就要朝我下死手了!"他一把將上邪辰扛在肩膀上,很是不滿的,一邊抱怨一邊朝外走,"這麼多天,你就沒想過將她帶回去?"

蕭輕舟笑,半分愧疚也無:"腳長在她身上,她不回去,我有什麼辦法?再說,你這不自己找來了嗎?還趕在你家皇上前面!"

端木靳再次看過蕭輕舟一眼,無奈的籲出一口氣.蕭輕舟說的沒錯,若不是這段時間他保著她,難保她不會被端木羨的人找到帶走!

可是,他明明可以直接將上邪辰帶回王府的!

"你的傷,要不要我替你包紮一下?"蕭輕舟忽的換了個話題,朝端木靳受傷的手臂一眼.

"不用!"不就是被小貂抓了一下嗎?有點微毒,他還不放在心上!

蕭輕舟笑,並不多說.

這只貂兒,既是他選中送給上邪辰的守護寵物,自不會如表面看到那麼簡單.黑仔爪子上和牙齒上的毒,可不是看起來那麼簡單.

不過,有的時候,讓端木靳吃點小癟,他也挺樂意的.

大廳外面,靜候在此的士兵們看見端木靳扛著昏迷的上邪辰出來,無不倒吸了一口涼氣:這位王妃,果然是非暴力不合作啊!

只是,今日王爺親自請她回去她都這樣不給面子,那麼未來,怕是王府後院不得安甯了!等他們回去後一定要給守著王府的兄弟們多叮囑一下,往後更要死守嚴防,萬不能讓王妃再跑出來了!

很快,上邪辰被丟到一輛馬車里.

馬車很是華麗,四匹一般大小的棗紅色大馬拉的車,車廂足有小房間那麼大,外面是黑色絲絨的布幔,下方邊緣處有個小小的紅色火焰圖案,正是端王府的標志.

馬車內側,地上鋪著墨綠色的長絨毛毯,再上面,軟榻上紅色錦緞無不華麗,旁邊是紅木小幾,周圍還配著幾張小椅.

小椅的旁邊,則是一個紅泥小爐,上面溫著水.

端木靳心里火氣未消,只避開紅泥小爐,將上邪辰丟進馬車後,就再也不管了,自己騎了來時的馬.

倒是那位風流公子蕭輕舟,絲毫不顧旁人眼光,施施然彎腰,跨進馬車.還美名其曰:照顧傷患!

一個是風流名聲天下皆知的男人,一個是時時鬧著不要嫁給自己的女人,他還真好意思走進去!端木靳只覺瞳眸驟然一縮,朝旁邊蕭輕舟那匹雪色龍駒馬看過一眼,有些暴躁的"駕"了一聲,一揚鞭子,飛奔起來.

士兵們亦覺得蕭公子此舉似乎不妥,可是,自家王爺都沒說什麼,他們怎麼可能說什麼,只紛紛朝尤青看過一樣,尤青無奈的搖了搖頭,揮手揚鞭,帶著眾人一路跟著狂奔.

只可憐了那些被押解在最後的南館的小倌兒們,他們既沒有馬匹,又沒有馬車,還沒有練過武,平日里好吃好喝,最多在伺候客人的時候吃點苦頭,這會兒被逼跟在馬匹後面跑.

……

馬車上.

這是下午.

午後剛過了不久,又遠遠未到傍晚.

蕭輕舟走到上邪辰身邊,彎腰,將丟在馬車上厚厚地毯上的上邪辰抱起,輕放在榻上.

依然是女扮男裝的打扮,與平日一樣.雖是素顏,卻有著極為奪目的容貌.

她的眉微微蹙著,正是方才被端木靳手刀擊中的模樣.

他忽的就笑了,眉眼間如楊柳般舒展開來,他伸手,撫上她的眉,似乎想把她蹙起的眉頭撫平.他的眸光是那樣溫柔,他的動作是那樣輕柔,那是連他也沒意識到的憐惜.

她皮膚的觸感很好,如絲綢般光滑,他的手撫過她的眉,竟是情不自禁順著臉龐滑了下來.

這個傻瓜!蕭輕舟笑,不過會一點近距離格殺的技巧,竟也想與端木靳一較高低!在軒國,端木靳的武功可是高手榜第四!就連他,也不是端木靳的對手!

"恩."一聲低吟從上邪辰口中浸出,她的長睫跟著顫了一下,如蝴蝶的翅膀.

美麗,卻又脆弱,讓人不自覺想要憐愛.他的目光又是一頓,卻也飛快收回自己的手,然後站了起來.

呵,這麼快就醒了,端木果然手下留情!

長睫再次閃了幾下,上邪辰睜眼,便看見站在馬車窗戶邊的蕭輕舟,他正在拉開窗簾,冬日暖陽灑在他欣長的身上,恰給他鍍上一層金邊.

一時,只覺無限溫柔.

"你醒了?"他笑,一如往日.仿佛沒有兵馬的存在,也沒有那個討厭的端木靳的存在,那種輕松閑適,就仿佛她二人正一同乘馬車郊游一般.

可是,上邪辰豈會忘記她現在的處境,她方才的昏迷還是端木靳一手劈下來的,她現在坐的馬車是端木靳的,還有外面整齊的"嗒嗒嗒"的馬蹄聲,是端木靳的部隊!

透過蕭輕舟旁邊的窗戶,她看過外面不斷後退的景色,忽的開口:"端木靳呢?"

蕭輕舟的嘴往前方一努:"在外面發瘋."

"他怎麼了?"上邪辰好生奇怪,他把她抓到手了,他應該開心得意才是,發什麼瘋.

"誰知道?"蕭輕舟笑,說著走到紅泥小爐旁邊,翻起兩個杯沿朝下的杯子,舀了茶葉,"興許是吃醋了吧!"他說著,提起爐子上的小水壺往杯子里倒水.

沸水滾滾,在空中劃過一道完美的弧線,空氣瞬間蒸騰出濃濃白煙.

杯底,茶葉被沖擊而上,翻騰著,如秋天狂風中落葉,也又很快舒展開來,如抽枝的新芽,茶葉的清香彌漫在整個房間.

"明前龍井."上邪辰故意忽略掉蕭輕舟說的那句吃醋,她很清楚,她和端木靳,沒有任何關系,誰也沒有動心,故永遠不會有吃醋一說.

只不過,這樣的話,她不會解釋,也不用解釋.眼前這個男子,這個清俊的,如朗月般的男子,她和他同樣沒有任何關系,犯不著解釋.

蕭輕舟笑:"你倒是對茶葉了解,光是聞香味就知道是什麼茶,想必也是茶中高手了."他說著,右手端杯,朝上邪辰的方向.

上邪辰笑,算是承認.那一世,為了不讓人染指,為了做到殺手中最頂尖的一枚,她逼著自己學了太多.

從軟榻上站了起來,朝蕭輕舟旁邊的小幾走去.

便就在這時,只聽"嘶"的一聲,馬車毫無預兆的往後揚起,上邪辰一個踉蹌,往小幾的方向倒去.

而車門簾子,也忽的被掀開!涼風陡然從外面灌了進來.

端木靳做夢也沒想到,自己陡然的進馬車,看到的會是這樣一幕:

那個平日里對他冷清凶悍,事事都超級獨立的上邪辰,竟是柔若無骨的朝蕭輕舟倒去!而蕭輕舟,竟也是那樣自然的,一把摟住了她.

他手上的杯子仍在,滴水不漏,無比的瀟灑,無比的迷人!

那一刻,端木靳清晰的看見,上邪辰注視著蕭輕舟的眸子里,有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

是,心動了嗎?

忽的,他只覺自己的心里被狠狠的一抽.

這麼多年,他和蕭輕舟同出同進,遇到過多少女人,有人喜歡他,有人喜歡蕭輕舟,他都是無所謂的態度,反正在他的心底,最重要的,只有一人!

可今天,當他看著上邪辰這樣的眼神,竟是無比的不舒服!

"你們在做什麼?"他沉著臉,寒著氣.

那一雙鋒利的眸光,若是可以殺人的話,蕭輕舟和上邪辰已不知被他殺了多少次了!

"你沒看見麼?"蕭輕舟斜睨了端木靳一眼,眸底閃過一絲戲謔,輕描淡寫的將上邪辰扶正,"我剛救了你的王妃!"

上邪辰也已站定,她斜睨了端木靳一眼,這個神經病,大冷天還釋放出這麼冷的寒意!又在發什麼神經?!

"端木靳,你家馬夫好歹也是王府出身,怎麼連個馭馬之術都這麼差!"上邪辰一臉鄙視,"要不要我空了再教教他們?"

"不勞王妃費心!本王的馬夫,馭馬之術如何,本王自然清楚!"方才,經過一路狂奔,他越來越覺得身體不適,氣血有些供應不上來,這才想起定是著了那貂兒的道,那種小貂,既能讓蕭輕舟看上,必定不是普通之物!那看起來極其平常的貂毒,很可能暗藏凶險!

他冷冷瞥過上邪辰,坐到小幾旁邊的椅子上,撩開袖袍,只見結實的古銅色的手臂上,肌肉呈長條狀,那兒長條狀上面,四根黑仔的爪印清晰可見!

爪印不深,只是劃破皮膚.可那劃痕周圍,卻是觸目驚心的深紫,深紫已蔓延到肩膀位置,微微凸起,顯是中毒已深.

見得端木靳受傷,上邪辰半分同情也無,甚至于她贊賞般的看過趴在軟榻上的黑仔:不錯,干得好!

便就在上邪辰贊善的目光投過去的同時,端木靳殺人般嚴寒的目光也投了過去!

黑仔只覺一個機靈,一種冰`火`兩`重`天的感覺從腳底蔓延!這個男人好可怕喔!

不過,更可怕的還是女魔頭,她腫麼能招惹這種可怕的男人呢?而且顯然還讓自己處在可怕男人的對立面!

啊啊啊啊啊!它要離開這個女魔頭啊!小腦袋很快轉了方向,可憐兮兮的看著蕭輕舟:親親帥哥,收留我吧!我很乖的!

只可惜,對于黑仔的救助,蕭輕舟根本就是視若無睹.

"還不快過來,真要看著我中毒而亡?"端木靳沒好氣的看過蕭輕舟.

"你若心平氣和一點,不劇烈運動,這毒興許還能發作得慢一點."蕭輕舟笑,慢條斯理的在端木靳對面坐下.

端木靳已是徹底對這個好友無語,這麼多年,大事上他從不含糊,可在小事上,他卻總喜歡讓自己噎著!

"來人,打一盆熱水,拿一張毛巾進來."蕭輕舟隔著門簾,對外面的侍衛吩咐.

"是."幾乎是話音剛落,不過兩三個呼吸間,熱水和毛巾就都已送到.

蕭輕舟親自將毛巾放入水中,充分浸水後擰干,然後墊在端木靳受傷的手臂下方.上邪辰便只是站在旁邊看著,其間,她還不忘招呼黑仔站到她的肩上,一起看帥氣神醫給無恥惡人解毒的過程.

"那是什麼貂?"端木靳音色已平和很多.不過一個女人,還是自己不喜歡的,犯不著生氣!

"玲瓏珍貂." 蕭輕舟音色清潤,然後從懷里拿出一把薄如蠶翼的匕首,順手在紅泥小爐上烤了烤,然後順著端木靳傷口的紋理,繼續往四周開口子.

匕首雖薄,卻是極為鋒利.

蕭輕舟似乎根本沒用什麼力道,那刀鋒劃過的地方,原本已凝固起的血痂的傷口立即重新張開,細小的紋路下,血液爭先恐後湧出.

不是紅色,而是黑色.

濃重的黑,一如沉沉的夜色.

"你算運氣好,這貂最毒的不是爪,而是牙,你若被它咬了,當場毒姓就會發作."蕭輕舟漫不經心的說,手上動作亦是漫不經心的,只隨意的在端木靳傷口周圍劃著.

然,這樣隨意劃下的劃痕,只要細看,不難發現,每一條,每一道,中間的距離竟是相同!

這樣的眼力,這樣的手力,沒有成千上萬次的曆練,根本不可能達到!

最深的黑流完後,血液漸漸變成紫紅,而原本凸起的深紫,也已平緩很多.

這時,蕭輕舟抬眸:"老規矩?"

端木靳立即投過一個"廢話"的眼神,將袖子往胳膊上挽得更高.

蕭輕舟笑,匕首放至端木靳的肩膀處,從上至下,一條線拉了下來,然後是第二條線,第三條線,到第四條線的時候,他終于停了.

那些原本浸入血肉的毒素,順著不斷流淌的血液,亦是紛紛排解.

黑紫變成紫紅,紫紅再變成鮮紅,而端木靳的手臂上,有輕微的冒煙.

"他手上怎麼在冒煙?"雖說討厭端木靳,可上邪辰好學啊,再說,她問的是蕭輕舟.

"他在運功逼毒."蕭輕舟好心解釋,這段時間和上邪辰相處,上邪辰沒有半點內力的事情,他自是知道的,"黑仔的毒順著皮膚機理往里面滲透,他若不把毒逼出來的話,毒素還會繼續蔓延."

"已經變紅了."上邪辰再次提醒.21世紀的時候,若是中毒,自有各種藥品抵抗,可對于古代,在她的印象中,只要血液顏色正常就正常了!

"沒事兒,他人壯,多流點血死不了!"蕭輕舟依然是那樣不以為意的,將手上匕首在水盆里洗了,放入懷兜.

上邪辰眨眨眼睛,瞧了瞧蕭輕舟,那眼神似乎在問:你真確定他是你朋友,而不是殺父仇人?

收到上邪辰疑惑的目光,蕭輕舟頓時又笑了,下巴往端木靳方向一抬:"若他肯第一時間解毒救醫,自是不需要放這麼多血,毒血放乾淨也就好了,可他偏偏不聽,還要在外面橫沖直闖一番."蕭輕舟頓了一下,"來人,再拿張毛巾,打盆熱水進來."

上邪辰算是徹底聽明白了,若蕭輕舟第一次主動提出替他包紮傷口時,端木靳乖乖配合,這會兒根本不必這麼麻煩,只需把傷口處的毒液清洗了就好了,可如今,毒姓怕是已蔓延到體內不少地方,為了萬無一失,自要深度逼毒.

端木靳懶得理這兩人,他的雙目微瞌,專心致志的運功逼毒.

雖說這上邪辰像個小野貓,可既然蕭輕舟在此,他自不會被上邪辰攻擊,當然,外面士兵重重,她也逃不出去!

血液流放速度已漸至緩慢,可即便是再慢的速度,那流淌的也是血液啊!墊在端木靳手臂下面的毛巾已是越來越濕,紅色重著紫色,紫色重著黑色,大有飽滿得快要溢出來的勢態.<,這男人的身體可真好啊,若換做現代,是個多好的賣血的苗子啊!

嘖嘖,只可惜,他的血是有毒的!

乾淨毛巾很快重新拿了進來,新的熱水也拿了進來,蕭輕舟隨手將髒毛巾往之前的熱水盆子里一扔,將乾淨毛巾墊在端木靳手臂下面.

大概再一炷香後,端木靳長籲了口氣,汗水已爬滿額頭,他睜開眼睛:"好了."

目光看過蕭輕舟,很快落在上邪辰臉上.這個女人,雖說穿著男子的衣衫,可那樣的絕世容顏,卻是怎麼也抵擋不住的!而她的那雙眼睛,已從之前看到的黑色,回複成最純淨的地中海的藍,美麗得如同世上最珍貴的瑰寶.

見端木靳盯著自己,上邪辰立即就皺眉了:"看什麼看,沒見過女人啊?!"

這一句話,端木靳卻是笑了:"你若沒看過本王,怎知本王在看你?"話雖這樣說,可端木靳依然很快將目光收回,落在重新在他面前坐下的蕭輕舟身上.

蕭輕舟自是一貫的淺笑,他拿了毛巾的邊緣,手法嫻熟的從端木靳手臂上血液的位置拭過:"倒是很少見你笑!像你這種大冰山,就應該多笑笑!"說著,他從懷里拿出個一個小瓷瓶,打開塞子,將淡黃色的粉末撒在端木靳的傷口上,余下的話,卻是對身後上邪辰說的,"辰丫頭,想不到你還蠻有本事,竟能讓這個大木頭笑!"

他很少笑嗎?端木靳斂下嘴角的笑意,他想起另一個女子,在他的印象中,從前和她在一起的時候,他是經常笑的!

那時候,日子太快,天空很藍,他的云兒,很溫柔……

他很少笑嗎?這樣的話,上邪辰已在不同人的嘴里,聽到過兩次了!上一次是王府的丫鬟,這一次是蕭輕舟.

可是,她見過他笑,而且不止一次.

蕭輕舟的止血藥比上邪辰想象中好,甚至比她在現代時用過的所有止血藥都好,藥粉撒到傷口上,血液以肉眼看得見的速度凝固,很快成痂.

"你的藥好像比上次更好用了."端木靳挑眉.

"改良了一下."蕭輕舟淡淡的,"我正叫人批量生產,到時給你運過來."

"我代30萬將士謝謝你!"端木靳態度無比誠摯.

蕭輕舟立即再瞟過端木靳一眼,有些責怪的意思,他們之間,不需要說謝,無論什麼時候,也無論什麼原因.他抬手,將端木靳的袖袍往下放,輕輕蓋在傷口上.

好奇怪,"不需要包紮下嗎?"上邪辰問.

脆生生的音色,如珠子落在玉盤,乾淨利落,偏偏尾音卻帶著幾分無邪與纏綿,好聽得緊.

"你在關心本王?"端木靳忽的抬眸,注視著上邪辰,不動腦子的脫口而出.

關心他?!這幾乎是上邪辰聽到的最好笑的笑話,她嗤笑一聲:"狗屁!"然後抱著黑仔走到軟榻邊坐下.

狗屁……

這一定是端木靳聽到的在他耳邊說的最粗俗的話了!也虧得她一個絕世大美人說得出口!

便就在端木靳微微一愣間,蕭輕舟卻是極為包容的笑笑,這些天來,見慣了上邪辰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模樣,仿佛這樣一句話,和她的姓格才更貼合.

他喚人重新端了熱水,很認真的淨手.

沒錯,醫生或者郎中這個行當,無論是古代還是現代,通常都有輕度潔癖.

當然,這樣的潔癖,端木靳沒有,他順著上邪辰坐下的方向,很快將目光投了過去:

只見她綢緞般的秀發在頭頂高高束起,露出光潔的額頭,睫毛很長,卷翹的向上,藍寶石一般的眼睛正透過窗戶看著外面.

她的鼻子提拔而小巧,嘴唇是最最誘`人的成熟的櫻桃的顏色,在她無意識的抿嘴間,整個嘴唇散發出蜜一樣的光澤!

真會勾`人!端木靳的腦海里忽的冒出這四個字!

目光繼續往下,便是幾近完美的下巴,以及脖頸上美好的弧度,再再往下,抱著貂兒的位置正是她的……

"端木靳,你到底有完沒完?!"伴隨著一聲怒吼,一個不明飛行物以極快的速度沖了過來.

這麼多日,她日日和蕭輕舟在街上亂逛晃,對于人們或驚豔或猥瑣的注視,她原已習慣.

方才,就在端木靳目光投過來的時候,她只當被路人甲多看了幾眼,可隨著他的目光越來越炙熱,炙熱中還帶著審視,上邪辰終于忍不住了!

端木靳一把擋過那飛來之物,"砰"的打在車廂上,再落下來滾了幾滾,方才看清是個枕頭.

端木靳的目光瞬間冷了下來:"上邪辰,本王看你幾眼怎麼了?你別忘了,你是本王的王妃!"他的嘴角微勾,可整個人散發出來的寒氣,卻有著令人冰凍三尺的感覺,是提醒,更是警告,"等回了王府,自要你履行王妃的職責!"

………………………………尾巴的傲嬌分割線……………………………………

王妃的職責?王妃的職責是什麼丫?允許大家yy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