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相思苦(7000+,祝小燕子生日快樂!)
青樓,煙花之地.

有酒,有美人,向來是蕭輕舟常去之地.

如今,即便上邪辰在側,他二人也是常常光臨,蕭輕舟賓至如歸,上邪辰也是絲毫沒覺得不好意思.

只是與從前不同的是,如今喚來的,多為歌舞伎,看看表演罷了!

那青樓從業者,誰沒有一雙毒辣的眼睛,而不說上邪辰曼妙的身材,光是她眉間的風情,即便換了男裝,也一眼看得出來!

誰要是在絕色美人面前引誘男人,那就真的不識相了!

這一日,他們的目的地再次定在煙花之地,只不過,這一次的煙花之地,不是青樓,而是南館!

南館,即男館.顧名思義,商品是男人提供的服務.

這是上邪辰主動要求的地方,看慣了美女表演,她想看看古代美男表演!

馬車停在嘉悠郡城郊一個精致的庭院外,院門口沒有任何字樣,兩個俊俏小生正坐在門口嗑瓜子.

蕭輕舟和上邪辰剛從馬車上跳下來,就有小厮指引著車夫將馬車停到旁邊一個院落里.

上邪辰順著停馬車的方向朝那邊看去,只見那個院落已停了五六輛馬車,個個非富即貴的模樣,卻也都沒有明顯標志.

呵,果然是不能見光的行當,就連來人的馬車,也隱藏了身份.

"兩位爺好面生."院門口一個俊俏小生迎了上來,"不知有沒有介紹帖?"

介紹帖?

打扮成俊俏小生的上邪辰朝旁邊蕭輕舟看過一眼:喂,不是說公子風流麼?不會連這個地方都進不去吧!

蕭輕舟立即朝上邪辰回過一個眼神:公子風流,那是針對女色,本公子不好男色,這地方自然不熟!

很快,蕭輕舟笑,從兜里掏出一錠銀子,放在那小生手上:"介紹貼是沒有,不過,這東西倒是不少."

"呵呵呵呵,二位爺里面請."銀子果然好使,那小生立即笑得格外殷勤.

跨過院門,里面梅樹掩映,隱隱約約可見遠處掩在一片綠色中的一棟棟大小各異的樓閣,整個庭院極為安靜.

"這個時辰生意一般不會太好."蕭輕舟說.

上邪辰立即又瞥過一眼,這不廢話嗎,這種地方,誰吃飽了撐著白天來?當然,她和蕭輕舟除外.

"笙弟弟,麻煩幫我把那個胭脂遞過來,好嗎?"忽的,一個聲音闖入耳簾,三分陽剛,卻有七分是柔美.

上邪辰頓時停下腳步,上輩子,她也不是沒見識過鴨子,只不過,那些鴨子們也都是男人氣十足啊,即便有溫柔的,那也是屬于男人的溫柔.

哪里像此刻這聲音,完全就是變姓的男人嘛!

蕭輕舟難得見到上邪辰露出吃驚的表情,他唇角勾起,目光玩味的落在上邪辰臉上.

這時,又一個聲音傳了過來,比之前那個更嗲.

"鳳哥哥,你看我這件衣服好看嗎?"

"挺好看的,整個紗透得恰到好處,特別是胸前這一點,隱隱約約,欲說還休."

也不知綠樹那邊的男人做了個什麼動作,只聽得里面一陣嬌笑,接著又是那個叫鳳哥哥的男人的聲音:"弟弟僅半年就紅透整個男館,弟弟的巧手打扮助力不少."

"唉,我不過會打扮一點,那些官人們最看中的哪里是打扮?那些人點我,也不過是一時新鮮.鳳哥哥長年屹立不倒,那份功夫可是我們誰都學不會的,問問這到南館的官人們,誰不想娶了鳳哥哥,這才真是令我們羨慕呢……"

"唉--"這口氣歎得,柔柔弱弱,聞者傷心.

上邪辰只覺得一身雞皮疙瘩全都冒了出來.

"早些年,我就該跟著蕭公子出了這個地方.那時候不懂事,總想找個一心一意愛我的,現在可好,那些想帶我走的,哪個不是只當我是玩物……"

"鳳哥哥,常聽你提到蕭公子,就你對他的說法,他應該是個很出名的人才對啊,你為何不去找他?"

上邪辰聽得蕭公子三個字,立即轉過頭,看好戲般的看著蕭輕舟,用嘴型做出蕭公子三個字.

蕭輕舟淡笑著搖頭,若是個青樓女子說出這話,倒是有幾分可能,可人是個男人,他可從來沒在這種地方落下過什麼.

又是一聲聽者傷心聞者落淚的歎息:"他是很出名,可是,當初畢竟是我拒了他,他那麼高傲的人,怎麼可能回頭……再說,人家現在的相好,可是個王爺……"

"鳳哥哥,你這是相思苦.瞧,你下巴都尖了……我這就去叫于媽給你多頓點血燕窩,你要好好補補才行."

"唉,我這心境,吃再多燕窩也是沒用的,還不如留著給弟弟們吃.瞧你唇紅齒白,最受得那種補品……"

……

上邪辰覺得再聽下去也沒多大意思,拉了拉蕭輕舟的衣袖,示意他往里走去.

兩個人輕腳輕手,直到絲毫聽不見剛才那地兒的說話聲音,這才小聲開口.

"剛才那個鳳哥哥口中的蕭公子,真不是你?"上邪辰眨巴著她無辜的眼睛,再次發出疑問.

就這段時間她對軒國的了解,姓蕭,又是個出名的人,相好還是個王爺,除了蕭輕舟,上邪辰還真想不出其他人來.

"這趟南館之行,可是你提出來的!本人不好男色."蕭輕舟說著,卻看見上邪辰盯著他,臉上一派怪異的笑,不免心里好奇,"辰丫頭,你在想什麼?"

"喔,我在想,如果那鳳哥哥說的人真是你,你應該是攻還是受……"

"攻?受?"蕭輕舟皺起眉頭,心里隱隱覺得這不是個好詞.

"咳咳."上邪辰清清喉嚨,開始科普攻`受這一經過了幾千年文化傳承後進化過的詞,"這兩個字呢普遍用于男男之間,我們通常把男男之間的愛情稱之為耽`美.攻,就是xx的時候在上面的那個,也就是進攻的意思.受,就是下面的那個,也就是承受的那個了."

上邪辰一邊說著,一邊小心觀察蕭輕舟的反應.這個謫仙般的男人,不知道發起火來是什麼模樣.

只可惜的是,蕭輕舟半點也無發火的跡象,反而笑著:"沒想到辰丫頭懂得不少嘛!"他微微側過頭,聲音抵在上邪辰耳邊,調笑道,"要不要改天親自試試?"

呼吸噴薄在耳邊,上邪辰瞬間感覺臉上一熱,竟是火燒火辣了起來.

"你的臉紅了."蕭輕舟好心提醒.

這麼燙,她當然知道臉紅了!

可惡,這種臉紅的跡象,是無論心里多強悍也毫無辦法的!

上邪辰惡狠狠的瞪了蕭輕舟一眼,蕭輕舟肆意大笑.

……

小徑直通的那棟樓宇是整個院落最大最金碧輝煌的所在,蕭輕舟與上邪辰並排走了進去.

一樓仍是大廳,與一般青樓的格局並無兩樣,只是舞台與看台之間隔了一條淺淺的人工水池,水面上蕩漾著花瓣.

眼望去,幾個俊美少年正在台上排練著什麼.

呵,就現代而言,有"鴨子"的地方必定有"雞",可今兒來的這個男館,貌似就單純一鴨子店!從進來到現在,竟是一個女人也沒看見.

"呵,兩位爺,今兒來的好早!"上邪辰正在想這里沒女人,可巧,一個女人就出現了.

女人不丑,大概30來歲,長得較為高大,渾身上下半點魅氣也無,更多的是幾分精明.

"兩位爺可有相好?"她笑著問.這兩人,她從未見過,但既然門口的小生放他們進來,必定是有錢的主.

"沒有,于媽可願給我二人推薦推薦?"蕭輕舟笑,漫不經心的語氣,卻是十分的熟稔,一眼便知是經常出入煙花之地的主,特別是一襲白衣盡顯風流倜儻.根據先前庭院里那兩人的對話,他猜測這人便是那人口中的余媽,也就是*.

"好說,好說."于媽笑著多打量了他們幾眼.

一個是絕對的男人,清朗的面容,氣質高華,肆意風流!

另一個則是絕對的女扮男裝,且不說胸前微微的凸起,光是脖子上完全沒有的喉結就看出來了!只不過,這個女子卻是絕對的絕代風華,丹青與詞彙皆難描述的容貌,配上優雅的氣質,從內而外散發出來的氣勢,根本沒法忽視!

唉,這年頭,這些人找刺激都找到這里來了!

特別是這女的,就她的容貌氣質,怕是揮一揮手,一半軒國男人都會前仆後繼,怎麼就跑到南館里來找消遣?

果然,有錢人的思維方式,都是變`態的!

"不知兩位爺喜歡哪種風格的?"于媽問.

"于媽見多識廣,便是猜上一猜?"蕭輕舟笑著,將三片金葉子放到于媽手上.喜歡什麼風格,他什麼風格也不喜歡!

那三片金葉子閃著褶褶的光,射的于媽心花怒放:"好說,保證讓二位滿意." 說著,她小聲在身後之人耳邊說了幾句.

片刻之後,四個男人相繼走了進來,卻是兩種截然不同的風格.

走在前面的那兩個男人三大五粗,胡子拉碴,渾身都是男人的氣息,走在後面那兩人卻是一步三搖,不勝嬌羞.

上邪辰的目光更多是落在後兩人身上:喔,這就是傳說中的偽娘!

這兩人走到蕭輕舟和上邪辰面前,盈盈一拜:"參加兩位公子!"

聽著這熟悉的聲音,上邪辰又一次被雷了:這,這分明就是剛才在院子里聽到那兩個身影,一個叫笙弟弟,一個叫鳳哥哥的.

而走在前面那兩人啥話都沒說,兩雙眼睛直接看著上邪辰,感覺很是滿意.

上邪辰渾身上下都不舒服,感覺,感覺在別人眼里,自己更像砧板上的肉!

"兩位可還滿意?"于媽喜笑顏開.在這個圈子混了這麼多年,她只稍稍看上一眼,就能大概猜出對方喜歡什麼樣的男人.

這一男一女,男的英俊,女的絕色,一眼就看出是一對.既是來找刺激,男的通常喜歡彰顯自己的男人氣概,給他配柔美的絕對沒錯,而這女的,八層平日里都被男人捧在手心兒,這會兒給她配兩個野蠻的,也剛好讓她體會下不同的感覺!

"不錯."蕭輕舟頷首.

便就在他開口的同時,那位原本垂頭做害羞狀的的"鳳哥哥"猛的抬頭,一雙清亮的眼里滿是巨大的歡喜和不可思議!

"蕭……蕭公子……"大概是被歡喜沖昏了頭腦,"鳳哥哥"竟有些口齒不清.

這個稱呼,上邪辰和蕭輕舟瞬間想起方才在院子里聽到的對話.

她看著他,臉上是看好戲的神色:不是說不是你嗎?這下沒法抵賴了吧?

蕭輕舟卻是淺淺一笑,一雙清朗的眸子看著"鳳哥哥":"這位公子,請問我們什麼時候見過?"

一句話出,"鳳哥哥"立即露出垂弦欲滴的模樣,他的眼睛泛紅,大滴晶瑩的淚珠掛在眼簾,仿佛剛被拋棄了一番,聲音也跟著哽咽起來:"蕭公子,您不記得我了?"

這樣一位"男人",蕭輕舟真心沒啥印象啊!

在他的記憶中,有美酒,有美人,有兄弟,有生意,有丹藥……唯獨,沒有這樣風情的男人!

"那一年,奴家13歲,在蘇州畫舫上險些被人糟蹋了去,是您救了我,還說要帶我離開畫舫!"鳳哥哥急著給蕭輕舟找回記憶.

眨眼間,蕭輕舟腦海里,已出現出那個隆冬的景象.那個小男孩在歌舞伎的畫舫上,因不願被玩`弄,正被人吊著打.當時的他,也不過15歲,因得地位懸殊,順手救了他!

"是你?"薄唇微微勾起,幾分不可思議.

"是,是我.這麼多年,我一直希望能再遇上您!"鳳哥哥急切表白.這些年,他努力讓自己紅,便是希望他的名聲終有一天能傳到蕭輕舟耳里,蕭輕舟能再來找他.

只可惜,他的這一番表白注定要付諸東流了!蕭輕舟看著他,這樣柔弱的曾經讓無數男人各種火大動的容顏和氣質,在蕭輕舟的眼里卻根本什麼也算不上,他只是微微詫異的:"你怎麼還在這種地方?"

當日,他救下他,原以為他會離開畫舫,怎麼兜兜轉轉,竟還直接做了小`倌`兒!當日那般甯死不屈的人,怎麼成了如今這副模樣?

聽得蕭輕舟的話,鳳哥哥眼圈更紅:"公子,您是看不起我嗎?"

蕭輕舟很快就笑了:"不,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世上的每一種營生都不容易,我沒有看不起任何人的意思."

這樣的話題,若再這樣談下去就深沉了!

這里是南館,不是說人生大道理的地方,于媽忙著出來打圓場:"真沒想到,原來竟是熟人!熟人可就更好了,連互相熟悉的步驟都省去了!"說著,她很大氣的將手一揮,"好了,實話說,**一刻值千金.來人,將兩位爺送到春暖閣和野鴨殿."

春暖閣!野鴨殿!

聽這兩個名字就知道是什麼風格男人的地方!那春暖閣肯定是那兩個偽娘的!野鴨殿自然就是這兩個粗狂男人的!

這個于媽,還真是開門見山啊!可關鍵是,上邪辰壓根就沒打算進來後做深一步的溝通,她也不過想看看古代的鴨子店長什麼樣!

"不用了!"上邪辰面無表情,拒絕得乾淨利落,眸中飛快劃過一絲冷意,"這會兒還是白天."

于媽當然知道這是白天了,可逛這種地方的人,什麼時候分過白天晚上?不過,既是客人的要求,于媽自然是要想辦法滿足的.更何況,方才,上邪辰那一眼也太可怕了!讓她不得不從!

"是.請問公子想怎麼個玩法?"于媽表面上虛心求教,內心卻是暗罵了無數次,她決定等這個女扮男裝的人一走,立即在院子外面豎個牌子:女人與女扮男裝者不得入內!

見識了上邪辰表面豪放主動提出到南館,卻又內心相對保守後,蕭輕舟笑,慢悠悠的:"于媽就不用張羅了,台上不剛好有些排練的嗎,我和兄弟先在這大廳聽聽小曲兒,喝點小酒,等醞釀醞釀感情後再做其他."

"這位爺說的是!"于媽笑著,招呼那四人好好伺候蕭輕舟和上邪辰,說著也就撤了.

什麼是老板,老板就是負責收錢的!難搞的交給其他人去搞!

……

此刻,嘉悠郡城門處.

原本是一派平和的場景,居民們自得其樂,忽的,一隊黑騎呼嘯而入,如龍卷風般打破這一片的平靜.

人們在膽怯中偷偷朝那隊人看去,只見這龍卷風竟是上百人的隊伍,如軍隊般紀律嚴明,深棕色的馬匹,黑色鎧甲,個個威風凜凜.

唯為首的那個英挺男子,身上穿的不是鎧甲,而是一襲黑袍,袍角是沸騰紅焰.

王者氣息,一覽無余.

"他們呢?"男人開口.冷酷的,如冰霜一般.

"回王爺,他們在城郊的南館."旁邊,立即有人應道.

南館?!

好,很好!堂堂靳王妃,居然跑去那種地方!

端木靳臉色更黑,握住馬缰上的手背有青筋冒出,一口冷氣吐出:"帶路!"

……

南館.

偌大的廳里,除了蕭輕舟一桌,並無其他客人,舞台上正在依依呀呀的表演.

他們坐的位置,正對舞台中間,桌子軟椅都是最最豪華的,伺候他們的,又是這里最紅的男人,倘若有人從外面走進來,想不引人注意都難.

蕭輕舟怡然自得,雖說不喜歡男人,可那兩個偽娘給他喂什麼,他吃什麼,人家在他身上吃豆腐,他也不怎麼反抗.

特別是鳳哥哥,一會兒含嬌帶嗔的看他一眼,一會兒欲訴還休的張口,卻又什麼都不說,怎麼看怎麼風情萬種.

至于上邪辰,她身邊這兩個野人打扮的男人更是主動的不得了,仿佛隨時都有可能要撲上來.

雖說她心理強悍,演技也算頗高,卻怎麼也做不到蕭輕舟這般云淡風輕.

上輩子,這輩子,她不是沒和男人有過身體上的接觸.比如,上輩子執行任務的時候,她也曾小小用過色`誘,也曾被人吃過小小豆腐,比如,這輩子,她被端木靳抱過,被蕭輕舟牽過,可是——

但凡在她不樂意情況下吃她豆腐的人,最後都死了!

"小美人,大爺我真想一口吞了你!"上邪辰左邊那個男人摟著她的腰,嘴巴往她臉上湊.

上邪辰微一歪頭,野人甲撲了個空,不過,就那空氣中的女兒香,依然足以讓他心動,身動.

恩,真香!香得他都快忍不住想把她撲到桌子上了!那地方漲得好痛!

這位客人,在他第一眼看見她的時候就知道她是女人了!這般絕色,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在南館這幾年,每天面對的都是受虐傾向的男人,他已經很久沒有和女人那個啥了!若有機會,別說是美人,就算是個肥婆,他也想感受下女人的滋味!

倘若今天他能順利和這個美人**一刻,他情願不收費!

旁邊,野人乙也不甘示弱:"小美人害羞了!我們哥兒兩人可是這里技術最好,最凶猛最持久的,保證今兒讓你流連忘返,明天起不了chuang!"他一邊說著,一邊已嘟了嘴巴就要朝上邪辰親去.

這樣丑陋的模樣,這樣粗俗的言語,這樣下`流的姿勢,上邪辰幾度懷疑,在這個地方,究竟是誰消費誰!

眸中,翻騰的怒意如波濤駭浪!

"滾!"只聽一聲冷斥,伴隨著"啪"的一個巴掌聲,瞬間,所有人都停止了動作,整個大廳頓時安靜下來,所有的目光集中在房中這一桌客人身上.

只見野人乙捂著臉,不可思議的看著比他個頭小了一圈的是上邪辰,方才那一巴掌,打得結結實實,避無可避!好痛!

上邪辰冷笑,如冰如霜,冷意至身上無盡釋放,仿佛要把整個房間給冰凍起來!

她瞥了野人乙一眼,很快又落在野人甲身上,野人甲一個哆嗦,忙往後退了兩分.

從業多年,不是沒遇到過不滿意的客人,也不是沒客人發過火,卻從來沒一個客人發火的時候會如此可怕!

這個女人,到底是誰?!

這時,驚聞外面動靜的于媽也跑了出來,當她看到大廳里的景象時,心里忍不住再次抱怨:尼瑪,女扮男裝的小姐果然不好伺候!待會兒她要好好訓訓守在門口的小厮,堅決不能放這種怪物進來了!

內心無數次歎氣後,她不得不再次面對現實:看這人的氣勢,這麼強悍,不知是哪家的小姐!

腦海里,她已飛快將嘉悠郡乃至周邊幾個郡縣有權有勢的高門想了一番,沒聽過誰家有這樣厲害的絕色佳人啊!

"這位公子爺,發生什麼事了?"于媽誇張的笑著,快步走了過來,"若是他二人伺候的不好,于媽立即給您換人!"說話間,她往身後看過一眼,"來人,重新叫兩個人過來!"

"不用了!"上邪辰冷眼看過于媽,"先前聽聞這里特別,如今看來不過如此."她的目光落在旁邊隨意吃著小棗的蕭輕舟身上,"蕭兄,我們走!"

謝天謝地,阿彌陀佛,這個瘟神終于要走了!

于媽臉上做出苦瓜狀,嘴上說著挽留的詞,心里卻是美滋滋的:反正錢也賺了,走就走吧!她還能省出四個人手晚上接續接客賺錢呢!這四個人,可都是她南館頂尖的搖錢樹啊!

此刻的于媽,做夢也沒想到:上邪辰算什麼瘟神,真正的瘟神還在路上!馬上就要到了!

蕭輕舟原本就對這個地方無愛,見上邪辰終于玩不下去了,他笑,身形一晃,正要站起.

忽的,耳邊傳來異樣的聲音,雖還有些距離,卻是那樣清晰.

眸光微動,瞬間猜出來者是誰,也只有他的親衛,能踏出這樣整齊的馬蹄了!

嘴角線條揚起更多:端木啊端木,對于你的這位王妃,你多少還是有上心!這麼快就找了來,竟比自己預計的時間,快了不少!

他的背部重新放松,靠在椅背上,順手還舉起杯子,朝著上邪辰的方向一抬:"找你的人來了!"

找她的人?!

上邪辰眉頭一皺,腦海里翻湧出三個人影:端木靳,上邪岩和端木羨.

不等她細致思考,只聽"蹬蹬蹬,蹬蹬蹬"整齊劃一的馬蹄已由遠及近.

那樣清晰,那樣不容忽視!

一聲聲,響徹在整個大廳,如大鼓敲在人的心上,有深深的震撼.于媽等人何時聽過這等聲音,一個個都傻了,只知道呆立在大廳,腦海里一片空白!

瞬息,只見一道黑色旋風率先沖進,緊接著,便是氣勢洶洶的黑騎,一個個奪門而入,轉眼將整個大廳包圍起來!

"你……你們是誰?"于媽好半天才回過神來,戰戰兢兢的問.

說起來,她也是有後台的人,這嘉悠郡一把手就是她最大靠山,可是,面對這個絕對權威的男人,她竟是連後來的名頭也不敢報出來!

很多時候,官大官小,也是一眼能看出來的!

不過一個南館*,端木靳哪里會將她看在眼里,他坐在馬上,壓根沒聽見于媽說話似的,黑沉著一張臉,居高臨下的看著大廳中那兩個罪魁禍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