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一萬兩黃金(加5000,感謝珊姐大紅紅)
"不用了,我還有事."上邪辰站在原地,簡單明了的拒絕.

于她而言,眼前的這個男人,就算長得再好看,又與她何干?這世上,好看的男人何止千千萬萬,只可惜,通常來講,越是好看的男人就越是危險.比如,她前世的干爹.

那個男人,有著頂尖的容貌,頂尖的氣質,當然,亦有著世界級的危險.甚至,到最後的時候,一手策劃干掉了自己!

嘴角飛快露出一絲自嘲,然後朝掌櫃看過一眼,催促意味很是明顯:快點把銀子拿來!

男子也是個玲瓏之人,見得上邪辰的目光,哪里還會不知道她的意思,當即就笑了:"一萬兩也不是小數目,本店准備起來也需要一點時間.來人,上茶點."

對普通人來說,一萬兩確實不少,可對于這麼大一家當鋪來說也是大數目?逗誰呢!上邪辰很快想起方才被男人指使出去的店小二,該不會是認出金步搖出處,忙著通風報信吧!

垂眸,眨眼的時間,她已飛快做出權衡,目光飛快在店鋪內最昂貴的幾樣事物上掠過,輕笑:"老板說笑了,開當鋪的,可都是家底雄厚.我看你這兒的東西,樣樣價值不菲!區區萬兩白銀應該還不至于放在心上."

"姑娘好眼光,只可惜,這幾樣可都是用來充門面的.當鋪嘛,三日不開張,開張吃三日,也不是日日都能遇到好東西!"男子笑,他頓了一下,目光落在上邪辰藍色的雙眸上,那樣澄清,那樣湛藍,他的笑忽的多了一絲玩味,定定的看著上邪辰,"再說,本店願意支付的,不是萬兩白銀,而是黃金."

黃金……

這個時空,黃金的價值,可是白金的十倍!一萬兩黃金,可就等于十萬兩白銀啊!

上邪辰壓住心中的驚愕,嘴上依然贊了句:"公子好眼光!"

內心里,她卻是不止一次的感慨:真可惜啊,可惜長了這麼一副好皮囊了,居然是個傻子!這只金鳳凰步搖,就金子而言不到一兩的重量,寶石也就十來顆小的,一顆大的,就算這造型再別致,做工再精良,也決計值不到一萬兩白銀,更何況他要給一萬兩黃金!

對于上邪辰口不對心,男子卻是笑,他伸手,將放于櫃台上的金鳳凰步搖拿起,稍微旋轉了一下,徐徐道:"這是名品軒今年的新款.名品軒每年只出十套首飾,每一套首飾皆是萬兩白銀起價,每一件都是孤品,世上只此一件.而姑娘這件,之所以值這麼多錢,是因為這件乃名品軒主人親自設計."

茶點很快端了上來,上好的碧螺春,香味撲鼻的梅花糕,體貼的放在上邪辰隨手的桌上.

白衣男子再次做了個"請"的姿勢:"看姑娘一路風塵,想必也餓了,若不嫌棄可用一點."說完,他很快又接了兩個字,"無毒."

無毒……好奇怪的提醒.

通常來說,無論食物有木有毒,主人招待客人時都不會用這兩個字的,她抬眸,想探尋男子眼中的神色,不巧的是,就在她抬眸的瞬間,他卻是低頭垂眸,認真的喝茶,有意無意避開她的探尋.

映入上邪辰眼簾的,便是男子烏黑的發,飽滿的額,以及俊朗得無以複加的臉的輪廓.

好奇怪的男人!上邪辰想著,端起茶杯聞了聞香味,再喝下一小口,拈起一塊梅花糕.茶是好茶,清香撲鼻,點心也是好點心,絕對的大廚出品,入口即化,松香酥軟.

一塊糕點下肚,她很優雅的又拿起一塊,待兩塊皆被她吃下肚子後,她方才覺得空癟的肚子舒服一點,這時,掌櫃已拿著一匣小個的銀裸子走了過來放在桌上.只見那銀裸子的上面,則是一疊銀票.

"姑娘,這里一共是一萬兩金子,店里已給你換成小額的銀票和銀裸子,方便平時使用."男子笑,將匣子往上邪辰面前推了少許.

目光下垂,上邪辰的目光飛快從銀票面額處掠過,只見最上面的一張,恰是一張50兩的,再隨手翻了翻,壓在下面的銀票,有100兩的,300兩的,500兩的,1000兩的,甚至5000兩的.

一串數字飛快從腦海里閃過,那數字的總和,恰是十萬!

"多謝!"上邪辰笑,隨手從匣子里拿出一個銀裸子,朝著掌櫃的方向,一條華麗的銀色拋物線破開空間.

那掌櫃做夢也沒想到上邪辰會朝他丟銀子,忙伸手接住.

"賞給你的."上邪辰笑若春花,將銀票和銀兩快速收好,目光落在白衣男子身上,"茶和點心都不錯,多謝款待!"說著,便走了出去.

店鋪之外,街道上原本跟著她一起來到當鋪外的人已散了不少,馬匹還待在原先的位置,所不同的是,原本大汗淋漓的馬這會兒已是渾身干爽,旁邊正在給馬匹喂食的正是當鋪里的店小二.

店小二肩上搭著一條毛巾,毛巾微潤,許是剛給馬匹擦過汗,他手上拿著大食盆,里面全是上好草料,馬匹吃的倍兒香,草料也已見底.

再看看四周,除了她的這匹馬,再也沒其他馬.原來,方才在店里,白衣男子叫店小二喂的馬,就是她的這匹馬啊!

一瞬,上邪辰對白衣男子好感度再次提升,能細致到這個程度,也屬水平了!即便是個反面角色,也是個有品位的反面角色!

回頭,再往店里看去,只見男子依舊站在原處,而他的目光,正含笑看著自己,他的背脊筆直,一襲白衣無風而動,如大雪下獨立遺世的松柏.

"多謝!"上邪辰開口,聲音不大,可她很清楚,男子必定聽得見.

果然,就在她話音剛落的瞬間,就見男子略一頷首,算是收到她的致謝.

上邪辰彎腰,一手拿起缰繩,然後再掏出一小塊銀裸子,順手塞到店小二手里:"小費!"說著便牽著馬離開了.

當鋪內,掌櫃見上邪辰走遠了,這才小心走到白衣男子身旁,好生奇怪的:"公子,方才您為何騙她?"

"騙她?"男子笑,略微揚眉,"怎麼,你覺得本公子親自設計的首飾不值萬兩黃金?"

當真是公子設計?掌櫃有些不解:"恕在下愚昧,這支金釵,在下從未見過."名品軒的首飾款,那是各當鋪必背內容之一,而這支金釵,他確實從未見過.

男子再笑:"這只金釵,確實是我親自設計."話只這麼多,有些事情,不能說破.

那日,當他得知端木靳要娶厥國公主上邪辰,便特意設計了一套首飾,制成後直接便直接送往王府了,自沒在市場流通,看過的人亦是少之又少.在那一套首飾中,以這支孔雀開屏步搖為首,那垂在額間的紅寶石,便是專門為了配她那雙湛藍的眼睛.只可惜,他尚未看見戴在她頭上的風姿,就已被她當掉.

"公子,公子!"店外,店小二的聲音驟然響起,他忽的從外面沖了進來,臉上一派焦急,後知後覺的沖男子叫,"您的馬……您的馬被那位姑娘帶走了!"說到這里,他又忙著把上邪辰給他的銀裸子呈了上來,"還有,她剛才給了我一塊銀子,說是小費!她不會以為用這塊銀子賣了您的馬吧!"

男子笑:"既是給你的,你便收下."說罷,男子並不與人多言,施施然走了出去.

……

有了銀子,上邪辰原想在城里溜達一圈,挑一家最昂貴豪華的客棧,只可惜,自她從當鋪出來,理所當然的又成為眾人目光的焦點,原本就熙熙攘攘的街道,更是接踵摩肩,人流緩慢.

大抵行了100米左右,人流幾乎徹底走不動時,上邪辰總算看到一客棧,上下兩層樓的格局,外面牌匾上寫著四個大字:同福客棧.

同福客棧……好熟悉的名字,她忽的想起從前無意間在電視里瞟到的那個情景劇,笑:不會是遇到同穿之人了吧!

"姑……姑娘,您……您是要住店還是打尖兒?"站在客棧門口看直了眼的迎賓小二見上邪辰朝客棧看來,忙上前一步.原本是想大大方方好好展示一番客棧形象,再將美人請進來的,可由于緊張,他一直哆嗦著,言語在喉嚨打轉.

"住店."上邪辰淡淡的,目光越過人群,朝客棧望去.客棧里,只除了三兩桌喝著小酒的客人,刹一看並沒有風`騷老板娘,亦沒有英俊瀟灑跑堂的.

上邪辰再笑,呵,看來,是她想多了,這世上哪有那麼多穿越女?

便就在上邪辰開口微笑的瞬間,她的周圍卻是一片吸氣聲,這麼動聽的聲音,如山間清泉,如黃鶯晨啼,每一個字皆斷得乾淨利落,卻又帶著讓人想入非非的纏`綿`魅`惑.而她的笑容,更是如早春的陽光,明亮燦爛,眾人瞬間想起一個成語:蓬蓽生輝!

"姑……姑娘,里面請!"迎賓小二做了個請的動作,伸手就想接上邪辰的馬缰,"小的這就替您將馬安置好!"

上邪辰點了點頭,將馬缰遞給迎賓小二,特意又叮囑了一句:"可要好好把馬給我看好了!"這麼好的馬,可別人偷馬賊惦記了才是!(果真是偷來的馬,總擔心再被人偷走!)

"是是!今兒個晚上,小的坐在馬廄旁,眼睛也不眨的給您看著!"迎賓小二豈會認不出這馬神俊.這麼好的馬若在客棧丟了,怕是賣了客棧也賠不起啊!

對于迎賓小二的奉獻精神,上邪辰很是滿意,她步上台階,跨過門檻,那店里的跑堂小二早已跑了過來,殷勤的問上邪辰需要什麼.

上邪辰略側頭,看過身後跟進來的一大幫目光炙熱的群眾:"麻煩給我一個最好的房間,再給我送點吃的."

"是是,姑娘請跟我來!"原本市井氣很重的跑堂小二竟刻意文雅起來,帶著上邪辰往樓上走去.

而後,那跟著湧進來的人群沒有立即離去,而是自行在一樓選了位置,點了簡單的酒水,竟開始坐等上邪辰下樓,希望能再次目睹美人.

這日,同福客棧座無虛席,生意前所未有的好,也有些擠不進客棧,或舍不得些許酒水錢的,便只能在客棧外打璿兒.

這日,城里其他客棧生意可就沒那麼好了,連帶著青樓賭坊,生意也是大大不如從前.

上邪辰住在二樓的天宇一號房,透過窗戶縫,她自是看見外面圍著的許多人,不由得再次感慨,沒想到穿越一趟,竟有了明星的感覺.

不過,她並不喜歡這種感覺,作為殺手出身的她,很清楚不被人注意才是最好的保護色.

當店小二將飯菜端上來的時候,上邪辰拿出一張50兩的銀票,一方面是房費和飯菜費用,另一方面吩咐他替她買一套衣服和胭脂水粉等化妝用品.還特意叮囑,要款式簡單大方的.

店小二收下銀票,各種奇怪的走了出去.

買衣服不奇怪,這姑娘身上穿的是男裝,換回女裝很正常,可她還要買胭脂水粉做什麼,她已經這麼美了,若再刻意打扮,豈不是要驚天地泣鬼`神!

他忽的想起自己的相好,原本已覺得她很漂亮,可跟這位女客官相比,唉,那簡直就不能比!這位女客官美成這樣,還要不要其他女人活了?!

那天,守在一樓大堂的人們一直呆到很晚,上邪辰至始至終都沒有出過房門,第二日一早,不少人又等在外面了.

從早上到中午,不斷有人上樓下樓.

只可惜,至始至終,他們都沒見到美人出來,到中午時,有人實在忍不住去問店小二時,卻得知美人一大早就走了.

"不可能!我今天一早就來了!一直沒看見她下來!"有人尖嘯著,今兒個早上,他可是天不亮就來了!

"這位客官,那位姑娘真的走了!今兒早上,她還下來吃的早飯."店小二解釋.

"怎麼可能?!今兒早上,這里可坐了這麼多人,大家可都是盯著樓上看的!若那姑娘下來了,我們會看不見?"

"是啊!是啊!沒下來!"眾人複議,憤憤不相信店小二的說辭.

"那姑娘換了衣服,換了打扮……"店小二弱弱的解釋.

今兒早上,若不是他親眼看見那普通得甚至有些丑的女子從天宇一號房走出來,再聽過她的聲音後,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個貌若天仙的女子,竟是用胭脂水粉刻意丑化自己,變成普通人.

沒了大票追隨者,上邪辰頓時覺得輕松不少,只是,這臉上眉筆和顏料的味道,熏得她有些難受,她坐在馬上,看著道路兩側不斷減少的人群,走馬觀花般的悠悠然穿著城.

……

這是城里最大最火最紅的青樓.

他一襲白衣,坐在二樓的臨窗處,窗戶大大打開,恰看見窗外來往的人群.他的懷里是美人,旁邊靠著他的,亦是美人.

華貴的衣服上沾滿酒漬,紅唇印,偏偏,絲毫不染氣質無雙.

驀的,眼簾闖入一人一馬,人沒有任何可圈可點的地方,可那匹白馬,卻是熟悉極了!

不會吧,他的白龍駒在短短三天內,被人偷走兩次?果真是他不在旁邊,連馬都越來越不長進了?!

目光稍做認真的落在馬上之人身上,瞬間,他笑,一雙清朗的眸子瞬間有光華流轉.

呵,竟然是她……他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閑閑舉杯,陳釀美酒一飲而盡.

大凡女子,大都希望自己美得天上有地上無的,唯有她,居然舍得遮住絕世的容貌,斂住華美的氣質.

"爺,您在看什麼?" 懷中女子伸出蔥白的手指,剝下一瓣橘子喂到男子的口中,然後順著他的目光往下看去,四處探尋後,好生疑惑的,"奇怪,沒有美人啊!"

這位爺,無論是在江湖上還是圈內,可都是赫赫有名的,從來美人第一,美酒第二,灑不羈風`流無度.此刻能讓他側目而笑的,除了美人,還能有什麼?

"那不是!"男子笑,下巴微微抬起,杏子形狀的眼睛中間,是星河燦爛的璀璨.

一句話落,不但是他懷里女子,就連周圍散坐在旁邊的或彈琴或斟酒的女子,無不擁到窗邊齊齊往下看.很快,眾人露出失望.

"爺說笑了!"懷中女子雙手環住他的脖子,寬大的袖口往下,露出藕一般的手肘,撒嬌似的直往他懷里鑽,"就這種姿色,奴家這里隨隨便便找個丫鬟也比她好看!"

男子笑,笑容中有幾分寵溺的:"是,比如美人你,可比她好看太多."他一手摟著懷中女子,一手端杯,仰頭,又一杯酒液順著喉嚨滑下.周圍鶯歌燕舞,暖玉在懷,狹長的雙眸已有微微的醉意.

再放下酒杯,他的目光再次越過窗戶,往上邪辰看去.

便恰在這時,上邪辰抬頭,竟如有感應般,望向他的方向.

一個目光清澈,一個眸中微醉.

細細的北風中,鵝黃的梅開得溫柔無邊.

目光的交彙,稍一停頓後,上邪辰錯開眼神,再一拉缰繩,繼續往前走去.

是他!這個男人,她記得分明,他們昨天才見過.

昨天傍晚在當鋪里,他用十萬兩白銀,買了她一支金鳳凰步搖!

只是沒想到,那麼出塵的氣質,應該豁達無邊,應該縱情山水,怎麼也流連煙花之地?一瞬,她竟以為自己看錯了.

回頭,再望向方才的窗戶,男子仍在,一襲白衣宛若水中白蓮.即便周圍美人無數,卻絲毫不染他出塵的氣質.

那麼獨立遺世,讓人輕易忽略了周圍女子.

感覺到樓下目光,他倏地抬頭,對上她的目光後,朝她略一舉杯,眸中竟是笑意.

上邪辰忙著轉頭,一瞬,她忽的有種心如鹿撞的感覺,一種從未有過的喜悅爬上心頭.

是……心動嗎?

又行了許久,當胭脂和顏料的香味再次飄入鼻孔的時,她忽的想起,自己早上從客棧出來時專門刻意"毀容"了一番!可方才那個男子,卻分明是認出了自己!

上邪辰一個激靈,瞬間從方才的小女人情節中走了出來,思緒恢複正常.那個男人,得有多敏銳的觀察能力,絕非泛泛!

……

因得有了容顏的改變,也不想因忙碌趕路而引人注意,上邪辰不再如第一日那般趕路,而是騎著馬,優哉游哉的晃蕩著.

反正兜里錢多,等她晃蕩夠了,隨便找個地方安頓下來便是.

一連三日,上邪辰住最好的客棧,吃最好的菜肴,也買昂貴的衣服,只一點,她的容貌氣質依然平凡到路人多看幾眼的興致也無.

當然,路人不關注,不代表沒人關注.

就在她易容後第二日,當她從客棧出來不久,就被偷兒盯住了.刻意制造的擁堵,無意識的撞擊,人群中,上邪辰幾乎避無可避.

只不過,就在那偷兒將手伸至她的腰間,忽的,一股鑽心的疼痛從手腕傳來,那偷兒忽的跳了起來,發出殺豬般的嚎叫.

人群中,因得陡然發出的尖囂靜了下來,所有人的注意力皆集中在聲音發起處.

"你……你傷人!"偷兒是一個18,19歲左右的男子,他的左手捂住右手手腕,他的雙眼赤紅,怒目蹬著上邪辰.

目光中,有憤怒,還有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害怕.他從13歲開始做小偷,這麼多年,隨著技術的不斷精進,失手的時候已是越來越少,方才那一摸,明明已是他最快的速度,可居然被抓住了!而且還被人折傷了!

"你哪只眼睛看著我傷了你?"上邪辰平靜的,一雙眸子無波無瀾,她看著眼前的男子,亦看著從人群中走出來的另外幾個人.

"兒啊!"一個40多歲的女人忽的一聲高昂的叫,飛奔到年輕男子身邊,焦急的檢查著他的手,撕心裂肺喊,"兒啊,你的命好苦啊,怎麼就被人打了?"

另外幾個都是年輕男人,他們走到男子身邊的人卻是裝模作樣的看了看那男子的手,然後朝著上邪辰,大刺刺的走了過去,一副流氓地痞的模樣:"你把我們兄弟弄傷了!說吧,怎麼辦?"

在他們來看,對方不過一個女流之輩,掀不起什麼大風浪,只奇怪的是,動手負責偷錢的兄弟干嘛要佯裝受傷.像這樣的目標,就應該偷了就走,訛詐這種事情,雖百試不爽,可用的次數多了,難免被人認出來.

"報官吧!"上邪辰站在原地,絲毫不被地痞流氓的氣息所懾,只平靜的說.雖說她不怎麼想見官,可她同樣清楚的是,這群偷兒比她更不想見官.

果然,那幾人聽得上邪辰的話後,微愣了下,反應最快的卻是方才負責偷錢的那個人,這麼好的聖獸,開口就喊說要報官員.他忙著說:"算了,……"

話沒說完,只見另外幾個男人驀然回頭,狠狠瞪了那人一眼,聲音陡然拔高:"算了?怎麼可能算了!"這個女人,今兒早上可是從"東福來"客棧出來的!那可是全城最貴的酒樓,在那里消費的,都是有幾分家底的!"今兒個,你不把這件事情處理好,休想從這條街過!"

呵,口氣還不小,上邪辰笑,眸中飛快閃過一絲戲謔.這幾個人,雖看起來很凶,可都是外強中干型,對付普通居民是沒問題,只可惜,他們遇見的是她!

"你們想怎麼辦?"上邪辰笑.

"賠錢!"那個40多歲的女人忽的吼出需求.

"對,賠錢!"另幾個男人亦跟著吼.

"賠錢啊?"上邪辰低笑,她瞅著那個40多歲的女人,笑靨如花,和藹的如同看見自己的好友,甚至連語氣都是商量著的,"不知1000兩夠不夠?"

"1000兩?"女人咽了口口水,雙眼閃著不可置信,平日里,他們一次也就是偷得幾兩,運氣好的時候能偷個二三十兩,今兒瞄准上邪辰,原本也就是計劃一次姓能偷得幾十兩的,做夢也沒想到,這個女人居然一開口就是1000兩!

真是太太太大方了!

女人再次咽了口口水,既然這人這麼容易訛,不如一次姓多訛一點!

"1000兩怎麼夠?!"女人吼,"你也不看看你把人傷成什麼樣了?"她抓起旁邊男子脫臼後軟弱無力低垂的手.

"那你想要多少?"上邪辰再笑,她牽著馬,一步一步緩緩的,朝女人走去,笑容比方才還要燦爛一百二十分.

便就在著緩慢的走路的時候,她的氣質一點點在發生變化,原本平凡至極毫無存在感的形象,正一點一點變得華貴,變得雍容,亦變得強悍.

不知不覺,原本圍在她周圍的那幾個偷兒同伙,竟是懾于她的威壓,齊齊往後退去.

"至少……至少……"女人不是沒感覺到緩緩靠近的威壓,只不過,有些時候,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她好不容易累積出勇氣,忽的吼出個數字,"至少也要1100兩!"

"1100兩啊!倒也不多."上邪辰說著,忽然的轉身,目光在周圍圍觀眾人身上掠過.

一瞬,眾人頓時覺得這個面容平凡的女子竟是光華流轉,讓人不可逼視.

"各位,麻煩大家看看自己的錢包錢袋,是否都還在身上?"上邪辰說著.

一句話落,那偷兒幾人已是變了臉色,眾人忙伸手往荷包處探去,一兩息後,只聽此起彼伏的聲音響起:"我的錢包呢?""我的錢包呢?"……

這時,已有聰明的反應過來,指著偷兒:"肯定是他!我剛才就被他撞過!"

"對對,我也被撞過!""我也是!"

對于小偷,無論是古代還是現代,群眾對他們的憎恨都如過街老鼠一樣,一時,被激奮的民`意瞬間如火山爆發,原本圍成一圈的人開始往里逼近.

若非中間還站著個氣勢強悍的上邪辰,怕是他們早已經一擁而上,將這幾個偷兒痛打一頓.

這幾個偷兒,從前以多欺少的時候,從來氣焰囂張,可此刻,他們面對的,卻是多于他們十倍二十倍憤怒的人群,他們開始膽怯了!

"你……你究竟是誰?!"面對憤怒的人群,當他們再次質問上邪辰的時候,早已是底氣不足.

上邪辰笑,走到那女人身邊,小聲而囂張的:"我是誰,你們還不配知道!"說著,她莞爾,再次朝著眾人,是提醒,也是暗示,"對付小偷,最好的方法莫過于廢了他們的手,讓他們以後無法再偷東西,對于訛詐者,最好的方式是縫起他們的嘴巴,讓他們以後無法再騙人!"

"對,打斷他們的手,縫起他們的嘴!"民眾中,已有人揮著拳頭大聲附和.

上邪辰很滿意的看了看周圍的人,再無比和藹的對著那幾個偷兒:"另,你們欠我的1100兩壓驚費,我稍後會派人來取的!再會."說著,她繼續朝前,人群中,自動分出一條路.

穿過人群,隨著步伐一步步朝外,她身上的光環也在一點點消退,華貴漸逝,雍容漸逝,囂張漸逝,行在路上的那個女子,仿佛只市井中再平凡不過的一人.

而這時,街角的拐角,白衣男子靜靜的看著,眸中閃過一絲探尋,呵,好有趣的女子!

他忽的又想起端木靳,眸中劃過惋惜:端木啊端木,你究竟知不知道,你錯過的這個女子,竟是這樣光彩奪目,殲詐腹黑!

許是感覺到身後目光,上邪辰忽的轉身,往右後方的街角看去,可除了街道中間,正在暴打小偷的激憤的眾人,哪有什麼人在看自己?

略一皺眉,她繼續往前走.

白衣男子靠在另一側的牆角,臉上興致盎然:呵,好敏銳的人兒!明明不會武功,卻還有這般敏銳的直覺!

他忽的有些慶幸,幸好那天晚上故意讓她把馬匹偷了,否則,錯過的該是怎樣的精彩啊!

不過,這樣的慶幸,很多年後,卻化為他這輩子最大的心傷……

……

上邪辰坐在酒樓包間,她看著外面拿著刀劍走來走去的官兵,看著吵鬧嚷嚷的民眾,平靜的如局外人.

這幾日,從靳城出來後,原以為找她的風聲會越來越弱,可萬萬沒想到的是,這搜人的力度卻是越來越強了.

無一例外的,是找一絕世美人,甚至,還有她的畫像!

她細致觀察過,找她的人一共分為三幫人馬.

一幫是正式的官方,往來的以官兵為重,聽得他們談話,說的一直是王爺王爺,顯然是端木靳無疑了;

一幫是草莽打扮,來往都騎著快馬,風一般的在城里穿來穿去,再一開口,一聽就是厥國的人;

而最後那幫人馬,卻是最為隱秘,他們江湖人打扮,武功高強,行蹤詭異.上邪辰好幾次在想,她不會被江湖隱秘門派看上了吧?或者就是豔名遠播,被地下妓`院或拍賣行看上了?

光是一頓飯的時間,她已看見掌櫃被三幫人輪番問過好幾次.

"官爺,您方才才來問過!"掌櫃面帶菜色,不到一頓飯的時間,他已經被各種官兵人馬或溫柔,或者威嚴,或凶神惡煞的逼問好多次了,且不說他的小心肝能不能受得了,光是這生意被這樣打攪就讓人頭痛.

"問過怎麼了?那是剛才問的!這會兒有沒有見過這個人啊?"為首的官兵"唰"的一下打開畫卷,上邪辰裝作不經意的朝那邊看去,不出所料,正是穿侍衛服的自己.

"小的沒看見,沒看見啊!"掌櫃覺得很無力.

"再仔細瞧瞧!"對掌櫃明顯敷衍的狀態,官兵很是不爽.

"真沒有啊!"掌櫃十萬誠懇的,"這麼美的姑娘,若真的來了我們酒樓,怎麼會看不見?!"

呵,美……上邪辰笑,低頭,拿起桌上那杯酒,一飲而盡.這個世界上,從丑變美很容易,從美變丑一樣很容易.

從酒樓出來後,上邪辰並沒有急著出城,而是在城里逛了一圈,看了看古代天然無害的胭脂水粉,試了無數套或複雜或簡單的衣服,吃了一樣兩樣三四樣地方特色的零食,無數次與找她的官兵侍衛武林人士擦身而過.

待她逛晃到城門口時,已是臨近傍晚.

她很清楚,一座城內,無論官兵們如何搜查得緊,最嚴的,永遠是城門口.

而她選擇的這個時候,正是人開始饑餓的時候,人餓了,就格外容易煩躁,格外想快點把手上事情做完.

果然,守在城門口的人已開始出現疲色,天色也漸漸開始黑了.原本從周邊鄉下來的小生意人挑著擔,正排隊接受檢查.

她牽著馬,不疾不徐的往城門口走去,很快融入隊伍中.

很好,這些官兵只是看容貌,並未做過多盤問,省得她還要編理由,什麼探親啊,周游啊!

"等一下,打開棺材!"前面,官兵的呵斥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便就在她前面二十余人的位置,兩個中年男人正推著一個棺材,被官兵攔了下來.

官兵敲了瞧棺材匣子:"這里面是什麼?"

"稟報官爺,這里面是我們母親,她因病過世,我們要把她拉回祖籍下葬."中年男人畢恭畢敬的回答.

為首的官兵繞著棺材走了一圈,再次用大刀敲敲棺材:"打開看看."

中年男人面色露出難色,聲音中有些哀求,噗通一下跪在地上:"母親都已經死了,求求你們別打擾她!"

這時,周圍已有小聲議論,皆是幫那兩個中年男人說話的,聽得眾人一面倒的議論,那堅持要開棺材的官兵有了搖擺,這時,另一個顯然官職更高一點的人走了過來:"吵什麼吵什麼?"

"回稟大人,他們堅持要出城,不讓檢查!"

那人瞟過跪在地上那兩人一眼,眸中半點猶豫也無,不容置疑的:"打開!"

"是!"他的身後,六個官兵齊齊應道,上前幾步走到棺材旁邊,抽出大刀,在棺材蓋上一撬,整個蓋子就翻了起來.

那位被人稱為"大人"的人走了過去,親自躬身,甚至伸出一只手,探入棺材內.

這時,原本跪在地上的兩個人陡然站了起來,沖著棺材的方向就要沖.母親已經死了,怎能讓人在死後褻瀆!

然,守衛森嚴的城門口,怎容得人這樣沖撞,兩人不過沖了兩三步,就已被人攔下,只憤怒的罵人.

就上邪辰的角度,她看不到那個人在做什麼,一具尸體而已,用得著伸手翻嗎?

"好了,過去吧!"那位"大人"忽一揮手,再朝棺材微一躬身,算是致歉.

通常來說,官職高一級的,幫助下屬解決問題後就會立即離開,可這位大人,卻是絲毫離開的意思也無,直挺挺站在城門口,每每官兵拿著畫面核對人,他亦朝那人看著.

上邪辰混在人群中,人流緩慢而穩定的朝城門口走去,她的心里,開始升起一種不安.這種不安,是白天與官兵們無數次擦身而過時從來沒有過的! 這種不安,源于身體本能對危機的感應!

很快,她發現問題的來源!

那位"大人",當其他士兵核對人臉時,他看的赫然是人的眼睛!她瞬間明白,剛才,這個人將手伸進棺材,便是檢查那尸體的眼睛!

而她的眼睛,是藍色的!

端木靳,在發布了她的畫像幾天里,從來沒有提及過她眼睛的顏色,想是不願人知道走丟的是誰,而如今,他卻是再也等不得了!派了心腹親自值守!

怎麼辦?她的拳頭微握了下.

若真是心腹,她身上另外幾塊靳王府的令牌怕是沒用了!她很想回頭,可隊伍已排到這里,後面還排了這麼多人,若真掉頭走,那才更顯眼!

到時候在城里被追,才真的是甕中捉鱉!

無奈之下,上邪辰已做了最壞的打算,若被人認出來就沖城門.她拍了拍白馬的頭,抱住它的耳朵,小聲的:"乖乖,待會兒就靠你了!"

隨著離城門的距離越來越近,忽的,上邪辰只覺余光中一道白影,她的手已被溫暖握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