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前塵
王府,書房.

"發生了什麼事?"端木靳的眸色陡然一沉,放下手中帛卷,快步往外走去.

這個聲音,這麼渾厚的內力,別說是自己,放眼整個軒國,怕是除了那些個歸隱的武林高手,再難找到匹敵的對手!

快步跨出書房,端木靳的目光直投向凌影閣的方向,方才那聲音,分明是從凌影閣傳來,而那樣雄厚的內力,此刻王府內,除了那一位,根本不做其他人想!

只是,那兩個人究竟怎麼了?!那上邪辰不過傷了腳後跟,外加被山賊侮辱了,怎麼聽上邪岩這聲音,感覺死了人似的!

端木靳揣測著,正要叫人去探,就已看見小厮從凌影子閣方向小跑過來.

"怎麼回事?"端木靳沉聲.

"是可汗."小厮答,很快將那邊發生的事情講了一次.厥王急沖沖進去後,不到一炷香的時間就抱著公主走了出來,其間只叫過朵兒進去,至于房間里發生什麼,他們沒人聽見,可在院子里的每一句話,從"從上邪辰,你給我撐住"到"她呢?她走了",所有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只不過,這其間的生死轉折,卻是根本聽不懂.

端木靳亦是緊鎖眉頭,反複思量那幾句話:撐住,走了……這分明是重傷到死亡的邏輯,可是,據小厮回報,上邪辰可是好端端的在啊!

"再探!一舉一動都給本王盯著!"一個上邪辰已經夠怪異了,這個上邪岩怎麼更怪異!

"是!"小厮行禮後,很快退去.

端木靳站在書房門口,思量許久後,抬手,指尖在空中略微一動,原本寂靜的院子里虛影一晃,灰色人影已站在端木靳身後.

只見那人一身灰,一張極其普通的面容,若丟到人群中,絕對瞬間被淹沒.

這個人,若只是刹一看,絕對任何氣勢也無,甚至連人的生氣也是壓到最低,可是,只要是懂點的人都能猜到,便也就是這樣的人,絕對是高手!

一個人,想讓自己氣勢變得強大很容易,虛張聲勢便可,可若想隱藏自己的生氣,讓任何人都看不見,卻是需要更加強大的內心和更加強大的實力!

"皇上走到哪兒了?"端木靳負手,臉色冰冷.

"回王爺,按行程再兩天就到."灰影答.

端木靳依然面無表情,兩天後,原本兩天後就是他和上邪辰的大婚.可如今,因得上邪岩的出現,一切還真不好說!

對于這個謎一樣的女人,又能設計出讓機括師諸葛允贊不絕口的小弩,他還真不想放她走!

他頓了一下,臉色和緩許多:"輕舟呢?"

"回王爺,蕭公子行蹤飄渺,最後一次出現是半個月前,岳城醉春樓."灰影答.

又是煙花之地!端木靳心中暗歎,這個蕭輕舟,果真濁世翩翩風流無度,似乎除了那些個風流場所,還真是足跡難尋.

灰影見端木靳沉默,只當是主子遺憾蕭公子不一定來參加他的大婚,他猶豫了一下,很快道:"王爺大婚,蕭公子定會來喝喜酒."

端木靳側頭,淡淡瞟過灰影一眼,跨步往書房內走去,音色平靜:"沒錯,他一定會來!每年十大排行榜,唯美人榜是他親自排列,他怎麼可能不來看看他欽定的第一美人……"

……

凌影閣內,此刻,上邪岩已站了起來,臉上淚痕未干,懷里依舊抱著上邪辰.

這個女人,當他知道已不是他深愛的那個靈魂時,他很想就此把她丟下,可是,面對這樣一個他深愛女子的身體,還是受傷的身體,他又怎麼可能將她丟在地上!

站穩後,上邪岩一手扶在上邪辰的腰,另一只手小心將她放下,目光落在不遠處朵兒等侍女身上:"沒看見公主受傷了嗎?還不快將公主扶進去!"

"是!"眾人答,朵兒驕陽藍心忙上前,攙住上邪辰的胳膊.

上邪辰並不立即往房內走,只將目光落在上邪岩身上,她只是想安慰他:"你也別太難過.你知道,她不想的."發生了剛才的事,她如太刻意演兄妹情深,反而落了下乘,不若大大方方,至于這些下人,他們究竟猜得出來幾分,與她何干.

皇家若真想隱瞞,自有他們的方法.再說,方才上邪岩說得清清楚楚:將公主扶進去!也就是說,上邪岩不打算將這層紙捅破!

別太難過,她不想的!

便是這句話,如一把刀狠狠紮在他的心上,他定定的看著她,眸中恨意深沉.

這個女人,用著她最愛的女子的身體,一模一樣的聲音,一模一樣的容顏,他恨不得一掌殺了她,可是……可是,看著她,他又如何下得了手?!

上邪辰清楚的看見上邪岩深褐色瞳眸的所有變化:從深沉的恨意到驚濤駭浪,再幾息後,驚濤駭浪歸于平靜,如暴風雪後的大海,最後,如茫茫的沉寂的死水,孤獨而無奈.

她清晰的看到,他的眸中,澀意如秋寒般一層層漫了上來.

她張了張口,似乎還想說什麼,終,她什麼也沒有說.只是轉身,在幾個侍女的攙扶下,一拐一拐往房中走去.

上邪岩站在原地,看著那個熟悉的背影,那樣嬌弱那樣堅強的往前走,明知道這位已不是他的妹妹,可他依然會忍不住心痛,會忍不住想一步跨過去將她抱起.

閉眼,長吸了一口氣,他忽的轉身,不再看她,然後大步走了出去.

……

那天晚上,上邪岩沒有離開靳王府,而是住在這里專門招待貴客的一座獨立小院.

對于上邪辰,她既然還"活"著,無論身體里面住的是誰,他都不可能宣布她的死亡,更不可能殺了她!

對于上邪辰,來的時候,也許他曾無數次想過不顧一切不惜一切將她帶走,可此刻,他卻是半點這樣的想法也無!

不過裝著另外一個靈魂的軀體,他留在身邊有什麼用呢?不過徒留傷感罷了!

那天晚上,端木靳同樣沒有睡好,他設想過無數上邪辰和上邪岩的可能,卻始終沒有任何一種能解釋下午在凌影閣發生的一切!

當然,另外一件事他也在不斷的想,面對強勢的上邪岩,若上邪岩堅持帶她走,他要如何將她留下?厥國公主,機括天才,無論哪一項,對他而言都是不可多得的助力!

那天晚上,上邪辰卻是睡得蠻好.許是上輩子的習慣,無論第二天將要執行的任務有多凶險,她都可以安然入眠.

干爹說過,任務越重,前方越危險,越要保持最佳的睡眠!

……

第二日,上邪岩起得極早.

這些年,無論頭天晚上多晚入睡,他都一定很早就起了,照例練了一套刀法,一套拳法,一套槍法後,天也不過蒙蒙亮.

走出住的院落,閑步在王府庭院,遠遠的,他看見霧氣中有一個人影似乎在蹲跳.

在這里蹲跳?

他的眉間燃起一抹興致,若是普通侍衛,必然有練武的地方,斷無可能在王府後院蹲跳.若是端木靳的妾室,過著奢靡的日子,還能堅持這麼早起鍛煉,倒也足夠讓他刮目相看.

側了側身子,站在旁邊一棵大樹旁.

近了,更近了.

待看清那道人影時,上邪岩眸中原本的那抹興致瞬間被憤怒代替,他快步走了過去,不等對面人抬頭,他已一把將她拉起!

"你在做什麼?"他咆哮著低吼.他任她留在上邪辰體內,可不是讓她折騰她的身體的!

"你沒看見我在鍛煉嗎?"她有些不爽,這都是些什麼人啊,怎麼老是喜歡干涉她!

上邪辰嫌棄的看過上邪岩一眼,然後抹了一把額頭的汗,並不打算與他多說.很快將雙手繼續負在身後,縱身就要繼續跳.

上邪岩再次跨步,完完全全擋在上邪辰前面.

眸色更冷,上邪辰緩緩站直了身體,一雙湛藍的眸子冷冷看著他.

這樣熟悉的眸子,這樣熟悉的面容,卻不再是從前依戀的模樣,上邪岩心中更痛,臉上亦添了一分慟色.

上邪辰看著他,對于上邪岩和上邪辰本尊的感情,她或許感動過,動容過,但畢竟,她不是她,她對他也沒任何感情,此刻,站在眼前這個男人,不過是擋著她的路的人!

"可汗攔著本宮的路,不知有何貴干?"她開口,臉上是習慣姓笑容.

"本宮……"他冷笑,臉上那抹慟色化為諷刺,"你倒是說得順口."

"若不是我改口快,你覺得端木靳會留著我嗎?怕是這身體早就人首分離了!"就端木靳對她的態度,她可不認為端木靳對先前的上邪辰上心.甚至,她隱隱覺得,端木靳是排斥這樁婚事的.

"他敢?"上邪岩咬牙切齒.

"他怎麼不敢?"上邪辰再笑,"公主失蹤,被殲人掉包,這樣的情況下,一刀砍了也很正常吧!"她頓了一下,半分不被上邪岩天威所懾,"可汗若是想和本宮敘敘,晚點來凌影閣找本宮便是,本宮還要鍛煉一會兒!"

"不許鍛煉!"他一聲低吼,毫無商量余地.

她看著他,面無表情的,並不說話.

他再次深刻感受到,這確實是兩個人了,天差地別的兩個人!

"你還受著傷!"他的聲音更小了幾分,顯然是不願被其他人聽了去,目光朝上邪辰腳上看去,"你可別忘了,這身體不是你的!你少給我亂折騰!"

他的辰兒,辰兒的身體從來沒受過這般磨難,更何況,現在還被人負傷亂跳!

"我自然知道這身體是誰."眸色無波,她看著他,"那你可知道,這個身體太過嬌弱,根本很難保護自己?"

"朕的妹妹,自有人保護!"輪不到你瞎操心!

"有人保護?"再笑,她的眼里莫不諷刺,"有人保護的話,怎麼會被山賊劫了去?有人保護的話,怎麼會被人推到湖里?有人保護的話,怎麼會被人在水里追殺?"

連番的追問,上邪岩頓時說不出話來.

上邪辰再冷笑:"若不是我還會游泳,也會點拳腳功夫,你覺得你還能見到她?別天真了!你以為你能保護她一時就能保護她一世?!"

上邪岩愣,很快,上邪辰再一句跟了上去:"我再告訴你,這具身體,從今天起,由我負責!"

上邪岩皺眉,本能的他想反對,可他同樣清楚的是,眼前這個占據了他妹妹的身體的女人,比他更有立場說負責任這樣的話.

畢竟,靈魂融入身體,若身體死,靈魂就會跟著離開.只是——

"那你腳上的傷?"他的語氣顯然已柔和許多.

"你以為我不痛嗎?"她淡淡的笑,說著,她已繞過上邪岩的身體,繼續踮著腳蹲跳著往遠處去了.

看著這個纖弱而堅強的背影,上邪岩有心痛,有愧疚,最後,是一片空茫.

倘若很多年前,他不是那麼寵她,不是把她捧在手心,而是請最嚴厲的老師教她各種生存技能,是不是結局就不是這樣……

……

如往常一樣,上邪辰鍛煉結束後,時辰尚早.大致瞟過一眼,王府後院只少部分粗使丫鬟勞作的地方掌了燈,整個王府還是靜悄悄一片.

她踮著腳,一瘸一拐往凌影閣走去.

遠遠的,只見不遠處凌影閣內幾乎每間房子都亮著燈.顯然,無論是粗使丫鬟還是普通丫鬟,亦或是大丫鬟都早起了chuang.

這樣的燈火輝煌,平日里可是從未出現過,她的唇角不斷的上翹,再上翹.

還記得剛來這里的第二日,她亦是早起,然後在整個王府逛了一圈,回來的時候差不多已到了吃早飯的時間,丫鬟仆人們見她回來,紛紛松了一口氣.再往後很多日,她雖早早起chuang,出去鍛煉身體,同樣也早早就回來了,院子里可再沒亮過什麼燈,仿佛她的早起鍛煉並未有任何人知道.

如今看來,這一眾人等,不過是揣著明白裝糊塗.

既丫鬟們都知道,想必……她的腦海里浮現出端木靳的模樣,很快,她又笑了,卻是幾分釋然,罷了,原本她就沒想過要瞞著他,也沒想過能瞞得過.

這個王府,可不光只有凌影閣幾個丫鬟侍女.她想起就在她正常鍛煉的第一日,還曾在院子里遇見一兩個巡邏的侍衛,之後,便是再也沒看到過了.必定是那人知道她早上在院子里鍛煉後將侍衛調開了.

上邪辰低頭,再笑,眉眼彎彎.

她想起從前無聊時看的所謂穿越小說,那些個女主無一不是掛外掛,無論身前是什麼樣兒,哪怕是個草包,一旦穿越,必定驚才絕豔,或狡黠無比,或醫術聖手,或武功超強,惹得所有男人為之傾倒.

而那些男主們,無論是皇帝還是王爺,無論是堡主還是盟主,無論再外面多麼威武牛掰,可只要面對女主,瞬間變傻蛋,被女主耍得團團轉.

那時候,她不過莞爾一笑,這些作者啊,為了讓讀者有代入感,可真什麼都敢寫!

在她看來,無論是男人還是女人,之前是什麼樣的,穿越後必定還是什麼樣的!不可能理由前世懦弱,穿越後就無比堅強,威武不能屈了!不可能前世一點主見都沒有,穿越後就成了一大家子的主心骨,遇事冷靜分析問題條理清晰,且永遠能拿出諸葛亮都想不出的好主意!不可能前世不過一個學醫的孩子,穿越後就變成醫學國手!更更不可能前世毫不招男人愛,換了一身皮囊後就變成萬人迷了……

"公主……"藍心的聲音從前面傳來.

上邪辰抬眸,便看見一眾丫鬟已迎著她走了過來,朵兒最為焦急,小跑在最前面,而後是捧著大氅的驕陽,和並排走在旁邊的藍心.

上邪辰笑,她的思緒依然停留在方才想到的各種穿越小說,似乎那些女主們一過去就有超級貼心的丫鬟或者姐妹.再看看自己周圍這一幫子丫鬟,哪個是省油的燈?

朵兒,從她第一眼看到她的時候,她就並不信任她!貼身丫鬟怎麼了,她在山賊窩里的時候,可沒見到這位貼身丫鬟的影子!

驕陽,這麼謹慎一個丫鬟,又是特地安排給她這麼個身份特殊的外來人口的,能不是精挑細選的麼?

至于藍心,表面上看大大咧咧,可既然能和驕陽一起被安排過來,怎麼可能就真的如她表現一般口無遮攔?還特地告訴她,端木靳和當今皇上的八卦消息……

"公主還受著傷,怎麼又出去鍛煉了?"驕陽走到上邪辰身後,一邊柔聲問著,一邊已將大氅披在她的身上.

這大氅先前一直被暖壺暖著,這會兒一披到身上,暖意便從背心散開,分外暖和.

上邪辰並未忽略掉這一個"又"字,她笑了笑,側頭:"驕陽知道本宮每日都出去鍛煉?"

驕陽頓時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她微頓了一下,輕聲說了句"是",很快接著道,"奴婢見公主似乎不想人知道,故一直沒有聲張."

"今日怎麼就聲張了?" 上邪辰笑問,任由藍心和朵兒扶著她往里面走去.

驕陽並未立即回話,她只側頭,看了一眼扶在上邪辰另外一側的朵兒.

朵兒感受到驕陽的目光,不敢隱瞞,忙開口道:"回公主,今兒是奴婢把大家叫起來的.奴婢早上到公主房間,想看看公主有沒有需要奴婢的地方,結果卻沒看到公主人影,一時心急,就把所有人叫了起來."她頓了一下,"奴婢本想叫所有人出去找公主的,幸好驕陽姐姐告訴奴婢公主可能出去鍛煉去了."

上邪辰"恩"了一聲,便聽見驕陽繼續道:"這事兒也怪我,明知道公主每日都早起鍛煉的,今日就該再警醒一些.公主這身子,實在是不適合鍛煉."
"公主,奴婢求求您,好好養在房里吧!若被王看見了,合著又該心疼了!"朵兒說著,往上邪岩住的方向看過一眼.

"本宮剛才已經遇見王兄."上邪辰淡淡的,然後笑,"對于本宮帶傷鍛煉身體,他很是激賞呢!"

很是激賞……對于上邪辰這句話,朵兒臉上一派驚愕.怎麼可能?王從來將公主捧在手心,這麼多年來,就連草原孩童都會的騎馬,王也以危險為由不讓公主碰,如今怎麼會允許她這麼折騰身體?

看著朵兒這一臉的不可置信,上邪辰笑容更深:"王兄說,軒國王府比不得厥國皇宮,身體強一點總是有好處的.他還說,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叫本宮勤加練習呢!"

朵兒眼中依然是各種疑惑,這些日子以來,不光是公主變了,連王上也變了!

她想起頭天下午在院子里發生的事情,王那樣哀嚎的長嘯,想必王和公主之間,必定發生了許多別人不知道的事情.

在眾人的簇擁下,上邪辰很快從院子走進房間,燃得正旺的地龍將房間烘得暖洋洋的.她瘸著腿往里面走了幾步,將大氅重新脫了下來:"好了,都出去吧,本宮要再睡會兒."
丹田,內力,經脈……

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體內,心下越來越靜,就仿佛從前練瑜伽時的感覺.只不過,練瑜伽的時候還會配合各種動作,可如今,她就只是打坐一個姿勢.

于是,她越來越困,越來越困……最後,注意力停頓,整個人徹底陷入睡眠.

過了一個時辰,上邪辰睜開眼睛,窗外已是大亮.
"公主,王來了,一直在外面等您."朵兒率先開口.

"他來了多久?"上邪辰接過丫鬟擰干的毛巾,在臉上擦拭.根據上邪辰本尊給她留下的記憶,從前在厥國皇宮,上邪岩亦是無數次這樣等她.

"回公主,您早上剛從外面回來一會兒,王就來了.他見您在睡覺,不許我們喚您,只說您累了,讓您多休息一會兒."朵兒說.

"王兄體貼."上邪辰笑.這位上邪岩,明知道自己早不是本尊,又何必如此?敢情,他還真把自己當妹妹了?

"公主,王爺也派人來問了兩次."這時,藍心不甘示弱的,大有替端木靳爭寵的味道.

"他來做什麼?"上邪辰的語氣明顯冷了不少.她在王府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平時怎麼不見他過來?!就算過來,不是趕她走,就是對她大呼小叫.怎麼,如今上邪岩來了,他就跑來獻殷勤了?

"奴婢不知.不過王爺說了,等公主醒來,就派人通知他."藍心答.

上邪辰"哼"了一聲,命驕陽簡單把頭發梳了後,走了出去.

……

書房.

端木靳從校場回來後,就一直在書房看文書.其間,他派人去看過上邪辰兩次,兩次,她都還在睡覺,兩次,上邪岩都守在哪里.

那個女人,也許,從前在他眼里不過一只不肯被馴服的野貓,可如今,卻是大不同了……

能讓上邪岩如此上心,無論她是不是真的上邪辰,都已經不重要了!

"王爺."書房外,侍衛的聲音響起,"機括處諸葛允求見!"

諸葛允,昨兒個上午才拿了圖紙離開,莫不是這麼快就……

"進來."端木靳說.

很快,房門被推開,端木靳抬眸,就看見興沖沖走進來的諸葛允.他的眉眼處都是笑,嘴角大大咧開,就連衣角都恨不得飛揚起來.

"怎麼,這麼快就做好了?"端木靳的目光落在諸葛允手上小弩上.

"屬下通宵做的."諸葛允笑著,整個人都處在亢奮狀態,根本不知道眼瞼下方有疲倦的青影.他快步走到端木靳跟前,獻寶似的將巴掌大的小弩放在端木靳面前,"王妃這設計實在是太妙了,屬下已經試過了,每一個細節處都是恰到好處,多一分少一分都無法發揮到極致."說著,他又把一把配給這小弩的精鋼箭頭放在桌子上.

端木靳伸手,先是接過小弩,一手托起小弩緩緩旋轉著,目光從小弩起承轉合各關鍵處看過,就他對武器的了解,自是很清楚,這樣一只小弩,雖體積袖珍,射程有限,但因得精巧靈活,射殺力絲毫不弱于大弩.

"果然不錯."端木靳淡淡的贊了一聲,然後從桌上拿起一只箭頭,卡在弩上.

看他的動作,顯是要親自試下這小弩了,諸葛允臉上更為興奮.

要知道,今兒個早上,當這只小弩完工時,他的感覺不過是設計精巧,可當他把第一支箭頭射出時,他的感覺就是震撼了!

果然,只見端木靳手臂往牆壁方向微轉,手指在機簧處一按,只聽"咻"的一聲,箭頭已射了出去.

"咻"聲未落,"嘶"的一聲,輕微的金屬入牆的聲音已然響起.聽那聲音,竟是比箭頭破風的聲音更小!

再看向牆壁處,只見那精鋼的箭頭已完全沒在牆中,只箭頭精鋼的顏色閃閃發光,如白色牆體上的一只耳釘.

諸葛允神色一派了然,目光中如有火光簇簇,興奮不已.端木靳面部表情變化不大,可他的瞳眸,卻是深了不少.

這箭頭之利,小弩力道之大,超乎想象!

擁有這樣一把利器,等于讓手無縛雞之力的人擁有與高手全力一擊抗衡的機會!

"是不是很厲害?"諸葛允轉頭,興奮的提議,"王爺,我們現在就去拿給王妃看看?"能設計出這般厲害的機括,他一定要去看看真人!若是能切磋一番,必定受益良多.

豈料,諸葛允再次被拒絕了,端木靳一手托起小弩,一手抓過箭頭,走到左側牆邊,將小弩和箭頭擺著書架一處空閑處.

"不急."端木靳徐徐開口,"本王和王妃大婚在即,這樣的凶器,不宜現在拿過去."

不宜現在拿過去……諸葛允不懂了,既然不宜,那為何王妃要命人做,而王爺昨天也沒說慢慢做啊!

端木靳轉身,將諸葛允面上各種疑惑看在眼里,他並不打算對諸葛允說明情況,只淡淡一句:"好了,你先退下."他頓了一下,"小弩`圖紙還在你手上,回去後立即毀了,本王不希望有第二個人看見.另,軍隊的弓弩已有些年成,本王想給士兵們換一批."

"是."諸葛允垂首.王爺雖沒直說,但意思已是非常明白,充分吸收小弩的精髓,然後給士兵們重新設計更好的弓弩.

待到諸葛允出去後,外面等候多時的侍衛忙走了進來,聲音不大:"王爺,公主已經起了."

門口,諸葛允腳上微頓,他不明白,王爺從來都不信那些所謂的忌諱,怎麼今日獨獨說什麼小弩是凶器,婚前拿過去不吉利.

難道說,這短短幾天,王爺就真的對王妃上心了?不大可能啊,當日,王爺對這樁婚事可是抗拒得緊啊!

他微一搖頭,似乎想把這些亂七八糟的想法扔出去.他既是王爺的屬下,對于王爺的一切決定,就應該唯命是從,然後把本職任務完成好.至于其他,特別是王爺的家室,他不能過問,也不該過問.

"走吧,過去看看."房間里,端木靳的聲音再次傳了出來,諸葛允腳上更快了幾步,往外走去.

端木靳走出來的時候,恰看見匆忙離去的諸葛允的背影,他的目光只往那邊瞥過一眼,很快往凌影閣的方向走去.

……

走進凌影閣,再往偏院走時,尚未入內,就已看見原本應伺候在上邪辰周圍的丫鬟們全都候在外面.

端木靳心里頓時升起一抹不快,特別是在聽了昨日上邪岩那樣悲愴的嘯聲後,他並不十分願意那兄妹二人獨處,就仿佛原本屬于自己的東西,如今卻被第三人覬覦.

"奴婢……"最早看見端木靳的丫鬟忙著就要跪拜.

只見端木靳略一抬手,示意眾人不要行禮亦不要吭聲,那丫鬟忙又輕聲站了起來.眾丫鬟亦是擯住呼吸,垂首恭敬的站在原地.

端木靳再抬手,示意身後侍衛等不要跟來,一個人順長廊往上邪辰與上邪岩說話的會客廳的走去.

"發生這麼多事,你怎麼打算?"上邪岩的聲音傳來,成熟的男音,帶著特有的溫柔,"如果你不願嫁給他,朕可以幫你."

端木靳只覺瞳眸瞬間就是一緊,上邪辰,從前是他排斥著不想要,如今,他決定收下了,對方居然在商量著離開!

和親的公主,哪有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的!端木靳下意識的想沖進去阻止上邪岩這一荒謬的想法,可就在腳步微提的瞬間,他又想聽聽上邪辰的答案,整個身子如松柏一般立在原地.

"好啊!"上邪辰的聲音很快傳來,清朗而歡快的,如陽光下流水的叮咚.

端木靳心下又是一沉,然後便聽見上邪辰繼續:"我原本就想離開王府,一直沒尋到合適的機會,不若趁著這次你帶我走吧!"

"辰兒是想回厥國?"原本,自他昨日知道這軀體里裝的已不是同一個靈魂,他就不打算帶她走了,可如今,既是上邪辰主動提出,那又另當別論.

再說,厥國擁有世界上最厲害的巫師,將她帶回去,正巧可以讓巫師給瞧瞧.

上邪辰豈會不知上邪岩的想法,昨日本尊還在的時候,她就聽說厥國有巫師了,她雖不大相信巫師能將本尊的靈魂找回來換上,可她也不願意別人在她身上做實驗啊!

正待拒絕,只聽一個不容辯駁的聲音已然傳來:"不行!"

抬眸,便看見一襲黑袍的端木靳一個拐角走了進來,跨門檻時,恰露出袍腳內側火焰的圖案.見得上邪岩和上邪辰坐得相距甚遠,原本非常不爽的心又拉攏一點點回來.

"原來是靳王來了!"上邪岩坐在原位置上,並不起身,他的一雙深褐色的眸子緊緊看著端木靳,勾唇,一抹諷刺閃過,"久聞軒國禮儀之邦,今日一見,才知名不副實.靳王究竟是不知道朕在和公主議事,還是說,因得這里是王府,靳王便可不顧公主清譽,隨意闖蕩?"

端木靳只看過上邪岩一眼,很隨意在上邪辰旁邊椅子上坐下,一雙黑眸深不見底,看著上邪岩的目光絲毫不見避讓:"不顧公主清譽的,恐怕不是本王!公主自許配給本王,到如今已有三個月余,公主到我王府也有半個多月.若不是當今皇上要親自主持婚禮,本王與公主早已拜堂成親.公主既是將為人婦,可汗更應避嫌一二才是."

"朕與公主從小一起長大,堂堂正正光明磊落,不用避嫌."上邪岩語氣剛正.

堂堂正正光明磊落……上邪辰再次暗歎,果然,無論古代還是現代,越是上位者,越是天生的影帝.

就昨日上邪岩和上邪辰本尊的種種,鬼才相信他們之間沒什麼!再說,那本尊離開的時候,可是把從前記憶都留給她了!

那兩個人,牽過小手,親過小嘴,摸過揉過……情人間的一切,就只差最後一步沒做了!所謂堂堂正正光明磊落,也虧得他敢說!

或者,在上邪岩看來,他是堂堂正正光明磊落親了摸了揉了自己的妹妹.

上邪辰的各種腹誹中,端木靳唇角微勾,側頭,目光從上邪辰臉上劃過,很快重新落到上邪岩身上,似笑非笑的:"世人皆知可汗獨寵公主,在正常人來看,兄妹親厚自是無可厚非,但這個世界上,亦有不少人,內心齷蹉,自會用齷蹉的想法來看其他人.所謂悠悠之口……"

端木靳的話並未說完,只留給聽的人慢慢去想,這時,久未開口的上邪辰啟唇,帶著幾分天真的神情,舉重若輕的:"所謂用齷蹉之心揣度其他人,靳王是在說自己嗎?"

原本是男人與男人之間的對話,端木靳做夢也沒想到上邪辰會插嘴,一時,對上邪辰的印象又多了個標簽:伶牙俐齒.

他看著上邪辰,嘴角幅度拉大,仿佛很寵溺似的:"公主再兩日就是本王王妃了,這樣幫著兄弟欺負本王,可不是好妻子所為."

"誰說本宮要嫁給你了?"上邪辰笑盈盈的,湛藍的眸光中亦是半分厭惡也無,仿佛是相談甚歡的朋友,只是,那說出的話,卻是絕對的冰冷,"本宮剛來王府那日,就已經說的很清楚了,只小住幾天,以後橋歸橋路歸路,各不相干.再說,你剛才不是已經聽到了嗎?本宮要離開靳王府!"

端木靳再笑,冰山融化的俊臉有著顛倒眾生的魅惑:"公主果然被可汗嬌慣壞了,竟不知國與國的和親帶有邦交姓質,一旦定下,便是不可逆轉."他頓了一下,目光轉向上邪岩,"還是說,可汗寵溺公主,如今因得公主一句話,便想毀了這樁婚姻?"

軒國與厥國……換了靈魂的辰兒……上邪岩有一瞬的猶豫.

便就在這時,外面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響起,房間里,原本僵持不下的三個人不約而同的將目光投向門口的方向.

只見一位銀甲侍衛已快步跑了進來,沒有任何通報,直沖到門口,臉上一派焦急:"王爺,皇上來了!已到了城門口!"

****

尾巴有話要說:今天是倩文,小曼,以及睿姥姥的生日,祝倩文,小曼,睿姥姥生日快樂!今天也是丫頭訂婚的日子,祝丫頭和未婚夫新婚快樂,日日起不了c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