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尸體好好保存
一句話出,整個氣氛為之一凝.

先前的時候,眾人想的不過是香菱無意間滑倒,然後將上邪辰絆到湖里,然後有人借機行凶!

可如今,既是婉月推了香菱,那侍衛又是婉月的人,事情便沒那麼簡單了!更讓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那行凶的侍女身份,怎麼又把香菱扯進去了?!

蘇側妃看了看怒火中燒的香菱,又看了看被爆吼後畏畏縮縮的婉月的侍女,然後徐徐的:"辰公主被人刺殺事關重大,香菱妹妹肚子里的孩子同樣不容小覷!香菱,你先回房換身衣服,把身體穿暖了!萬一子嗣有個三長兩短,王爺同樣會怪罪!"

她頓了一下,下巴往伺候香菱的兩個丫鬟方向一抬,似不放心的:"你們兩個,也跟過去,好好伺候著!"

"是."香菱福身.她壓了壓心頭火氣,重新往浣霞居走去,自剛才從湖里出來後,她就一直覺得有些不舒服.

在這兒王府,她可是什麼背景什麼靠山都沒有的人!若是這個孩子平安生下,她還能有個指望,若這個孩兒沒保住,她可就真的完了!

看著香菱遠去的背影,蘇側妃這才接著下令:"尸體好好保存,把這個女人壓入地牢,等她醒來後立即通知我!另,給我嚴查這兩個人什麼身份,家里還有哪些人,來王府多少年了,平時都和哪些人接觸!"

"是!"立即有屬下領命而去.

這時,蘇側妃將目光落在那條手腕粗的繩索上:"還有這條繩索,問問每年清理湖泊的人,這種程度的青苔,需要在水里泡多久?"

"是!"立即又有人領命而去.

蘇側妃站在湖畔來回踱步,她的臉色很靜,半分表情也無,似乎在思考著什麼.大概走了兩個來回後,她終將目光緩緩的落在婉月身上:"婉月妹妹,你該知道,我本不想懷疑你的,可是,既香菱妹妹說是你將她和公主推了下去,那侍衛又確實是你的人,我想,你是不是應該解釋兩句?"

"解釋?解釋什麼?"婉月反問,便就在她發現侍衛是她院子里的人後,她就一直在積極思考對應之策,"首先,我想側妃弄錯了一件事,公主不是我推下去的,而是被香菱妹妹拉下去的!這一點,這里很多人都可以為我作證!第二,侍衛確實屬于我那院子里的,可蘇側妃您也別忘了,當年我進王府的時候,可是一個人也沒帶!若硬要說他是誰的人,還不如說他是王爺的人!"

"大膽婉月!你這話的意思是,是王爺派人刺殺辰公主?!"蘇側妃少有的動怒.

"側妃明鑒,婉月沒這麼說!"婉月略一福身,很快又自己站了起來,走到之前差點滑倒,然後撞向香菱的那個位置,"妹妹只是想提醒側妃,與其糾著誰是誰的人不放,還不如多關注下其他線索,比如,明明幾天沒下雨了,這麼一塊濕地是怎麼來的?"

她頓了一下:"妹妹倒是很想知道,若方才不是我滑了一下,會不會有其他人在這里摔跤呢?我可記得,邀我們出來散步的是側妃姐姐您呢!"說完,她竟是再不理蘇側妃,徑直離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