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我看見她殺人了!
"嘩啦"一聲,端木靳已抱著上邪辰從水底浮出,很快走了上來. 岸上人早已從端木靳後續跟來的侍衛中得知跳水的人是王爺,這會兒忙又是端熱湯,又是送干爽大氅的,端木靳只吩咐了一句"傳郎中",然後便就著一身**的衣服快步往凌影閣方向走去. 先一步比所有人更早上岸的香菱坐在凳子上不住的哆嗦,她**的衣服外面裹著棉大衣,雖已喝了熱姜湯,抱著暖爐,但寒氣仍不斷的往身上滲透! 從湖里出來的時候,她就想回房的,可她不敢啊!公主還在湖里生死未卜,王爺也跳下去救了,她一個侍妾怎麼能先走?! 可此刻,她無法忍受的是,明明她和上邪辰一起落水的,明明王爺已經把上邪辰"救"上來了,為什麼王爺眼里就只有那一個女人,而絲毫看不見自己! 俗話說,一日夫妻百日恩!她和王爺,可不止一`夜啊! 更何況,她的腹中還有王爺的胎兒! 為什麼?! "辰公主好像受傷了!"這時,有人遙望著端木靳離開的方向小聲呢喃,帶著不解. 香菱忙更認真的看了過去,只見被端木靳摟著的上邪辰的腳踝處,與水滴一並往下滴的,還有紅豔豔的血! 她想起剛才在水里的時候,上邪辰擁有那麼厲害的身手,那麼輕易就把侍衛制服了! 她想起剛才在水里的時候,上邪辰那麼犀利的眼神,僅一個旋轉的動作,那麼凶殘的就把人殺了! 那麼厲害的人,怎麼可能受傷?! "不!她是裝的!"香菱忽的尖叫,她指著上邪辰的方向,"我……我看見她殺人了!" 話落,端木靳的腳步卻半分也沒停下,只繼續往前走. 這時,另一個聲音攜帶著水聲,冷冷的從後面傳了過來:"香菱姑娘的意思是,方才在水下,王妃不應該還手,應該任人宰割?" 香菱忙回過頭,便看見尤青拖著一個渾身無法動彈的人從湖泊走出,然後將人如死魚般丟在地上. 這個人,正是在水中襲擊上邪辰的那個侍女! 又一陣水聲傳來,其他五六個人相繼從湖水中浮出,順便將上邪辰殺死的那個侍衛帶了上來,那個人,腹部位置很大一個窟窿,血肉在水中已泡的有些泛白,一小截大腸亦露在那里,很是惡心. 內院小姐婢女,誰看過如此殘暴的畫面,這時,已有人側頭嘔吐. 蘇側妃強壓住胃部泛上的酸水,只稍微捂嘴,此刻,她的心里更驚駭的是尤青那句稱呼!他說的是"王妃"! 王爺和上邪辰,不是還沒拜堂嗎?理論上他們都應該稱為辰公主! 可是,尤青可是王爺的心腹,他的這句"王妃",是不是意味著王爺已經提前承認上邪辰的地位了?! 不知不覺,蘇側妃心下冷清,眉頭亦鎖了起來. "另外,這兩個人,你們都來看看!"尤青一手指著地上那一尸體,一動彈不得的人,目光朝周圍人飛快轉過,"既是王府婢女和侍衛的打扮,又是最早跳下水,必定是剛才一路伺候過來的,你們誰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