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意外
忍,再忍!

蘇側妃藏在袖中的指甲狠狠朝手心刺去,強行壓抑住心中不快,然後側頭,眸光中波瀾不驚,卻是略好奇的看著上邪辰:"對了辰公主,聽說厥國以草原為主,很少湖泊,是嗎?"

"是."上邪辰笑著,這些日子以來,這個世界的地理志,她也看了不少,隨即侃侃而談:"厥國乃游牧民族,不光湖泊少,偶爾還會大旱.牧民們都是遷徙著過日子,哪里水草豐盛就去哪里,經常還會出現爭地盤的事情,確實讓人頭疼."

對于牧民遷徙啊,爭地盤啊,蘇側妃絲毫不感興趣,她接口的依然是景色:"那麼,想必辰公主很少看見滿湖菡萏的美景了!"

蘇側妃笑著,轉身對著如鏡面般的湖泊,仿佛正遐想著此處到了夏天的美景,她松開原本扶著上邪辰的手,指著湖泊遠處小橋:"橋下有水,水畔有蓮,蓮下有魚,若是到了夏末,還可以泛著小舟在湖上采新鮮蓮蓬吃!"

"聽起來確實不錯."上邪辰淡淡的,這樣的悠閑的田園般的生活,她上邪辰上輩子這輩子統統沒興趣!有那個閑工夫,還不如練練身手,做做美容,或者滑雪沖浪蹦極呢!

上邪辰低頭抿嘴,再說,等到了夏天,王府湖泊中蓮花盛開的時候,她早已不在這里了!這里就算再美,與她何干?

"辰公主在笑什麼?"蘇側妃看著上邪辰,饒有興致.

"曾聽人說新鮮的蓮蓬很好吃,本宮很開心到了夏天,就可以嘗嘗了!"上邪辰胡謅.

蘇側妃笑意更濃,打趣的說:"辰公主果然是個好吃嘴兒!瞧把你饞得!"她一邊說著,一邊低頭微提了裙裾,小心往前走著.

此處的地面與別處不同,雖同樣是泥土地,卻比周圍其他地方濕了不少,仿佛一大尾魚從湖里躍起,劇烈掙紮一番將這里打濕.

辰本來就是個謹慎的人,見此處有異,立即下意識的側頭,朝濕地旁邊的湖泊看去,只見那里薄冰依然,絲毫冰窟窿的痕跡也無.

好奇怪!此處離幾個院落都有不近的距離,誰會這麼無聊到這里潑一盆水?

俗話說,物非所常便是妖.上邪辰心念一轉,正要往周圍幾個女人看去,只聽身後一聲驚呼,隨即一個大力朝她撲了過來,正朝著湖泊的方向!

這種級別的意外,對于頂級殺手出生的上邪辰來說根本不值一提,只見她一個旋身,一把抓住朝她撲來的香菱的胳膊,隨即往旁邊一甩.

正常情況下,香菱會被甩到旁邊,自己也絕不會落水.

然,意外出現了!

香菱沒被她摔到一旁,反而是自己被香菱全身體重帶得往旁邊一滑,整個人根本不受控制的往湖泊倒去.

糟糕,她怎麼又忘了,如今這身體根本就手無縛雞之力!

電光火石間,她看見滿臉驚駭伸手想拉她的蘇側妃,看見臉上盡是恐懼嚇得整個人都懵了的婉月,以及旁邊或茫然或驚恐的眾丫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