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為了王爺快樂
凌影閣內,上邪辰正一個人關在房間里,盤著腿坐在chuang上研究那本內功心法.

她就不明白呢,明明是最簡單的內功心法,按照書籍記載,只要是正常人,都能練成功的啊!怎麼到了她這里,就死活感受不到所謂的丹田內的熱氣呢!

按照之前的想象,憑借著她之前的身手,再學個古代的絕世武功,必定成為高手高手高高手!可是,她做夢也沒想到,自己會蹣跚在門檻處,怎麼也邁不進去!

作為上輩子叱咤風云的頂級殺手,她覺得很有落差啊!

便就在這時,當驕陽站在門外傳達了蘇側妃相邀游院的提議後,上邪辰幾乎是不假思索的答應了,這武功練不下去,換換心情也好!

出凌影閣,上邪辰遠遠就看見蘇側妃正帶著婉月和香菱兩個侍妾往這邊走來.

不過三個人,卻很容易看出尊卑和氣度.

那蘇側妃走在最前面,雖衣著保守,但行走間裙袂平穩,半點漣漪也無,顯是受過多年禮儀訓練.

婉月絲毫不畏嚴寒,大冷天衣著暴露,前胸衣服拉得極低,走起路來兩塊白肉晃晃悠悠,在一襲枚紅色的衣裙襯托下極為醒目.雖奪人眼目,但難免讓人覺得輕浮.

至于那位香菱,雖豔色比不上婉月,氣度比不上蘇側妃,但勝在臉龐有種小家碧玉的清秀,只不過,清秀又如何,被她刻意挺著的肚子扶著的腰沖淡不少,剩下的只有做作.

"公主肯賞臉出來,真是詩夢之福."蘇側妃迎了上去,親自挽起上邪辰的手臂,仿佛兩人多熟似的.

上邪辰的丫鬟們順勢候在旁邊,婉月和香菱跟在上邪成和蘇側妃身後.

上邪辰只淡淡笑:"是王妃體恤,怕本宮在房間里太悶."

一行人,穿花園而出,沿著湖泊周圍漫步.

正是冬日,周圍樹木除了梅花一片蕭索,湖上有冰,冰面在陽光的照射下散發著灼灼的光.

"軒國的冬天好久沒這麼冷過了!"蘇側妃開口,她微微的抬頭,目光掃光光禿禿的樹枝,掃過樹枝上掛著的透明的冰棱,最後落在湖泊的冰面上,似無盡感慨的,"沒想到在靳城度過的第一個冬天,竟冷成這樣!這還是我第一次看見湖泊結冰!"

"是啊!小時候看見水缸里結冰,就總覺冷得不得了了,沒想到今年會冷成這樣!"香菱接口,很快目光落在婉月裸`露了大片的胸口,想到端木靳又寵幸了這女人幾日,笑容中夾雜著嫉妒和挖苦,"也虧得婉月姐姐不怕冷,這麼冷的天穿這麼點!"

聽了這話,一行人頓時停了下來,就連蘇側妃和上邪辰也回過頭,目光落在婉月身上.

對于王府里眾多女人的嫉妒,婉月早已習慣,當下只笑著:"婉月自然也是怕冷的!只不過,王爺喜歡婉月這里!為了王爺開心,婉月受冷也是值得的!"她的目光一轉,似定定的落在蘇側妃身上,同時亦不忘觀察上邪辰的反應,"姐姐,您說是嗎?"

蘇側妃頓感尷尬,心里大罵婉月裝傻充愣,仗著王爺寵愛竟不怕自己這個側妃放在眼里,方才《心經》算是白送了,一邊還笑著:"妹妹說得是,王爺喜歡才是最重要的."她頓了一下,"不過,自己的身子骨也得愛惜才是,否則若真凍病了,王爺又該心疼了!"

婉月福身:"謝側妃提醒!為了王爺快樂,婉月確實應該好好照顧身體."一字一句,生怕別人不知道王爺迷戀她這具身體.話音剛落,婉月的丫鬟立即將一件厚厚的紅色棉袍披在婉月身上.

蘇側妃再次暗恨,論家勢論氣度論品行,自己哪樣比不上婉月,偏偏王爺喜歡去婉月那里的次數比她那里多太多太多!不就是一對**加叫得風騷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