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與她屁相干?
"是."香菱再次伏身,垂下的眸中閃過一絲忿恨,音色卻是異常平靜的,"謝公主寬宏大量,謝蘇側妃說情!"她起身,再次站到蘇側妃身後,仿佛只一個婢女般.

上邪辰冷笑,按照常理,遇到這種事情,她就該給這位香菱賜座,再關心幾句.

可是,對她而言,那位端木靳哪里值得她另眼相看了?這個女人懷了端木靳的孩子又如何,與她屁相干?

蘇側妃見上邪辰無動于衷,心里涼涼一笑,臉上卻是愈發溫柔的關心起上邪辰的起居來,是否吃得慣,是否住得慣,丫鬟們是否還貼心,人手夠不夠用等等.

上邪辰一一作答,順便感謝蘇側妃的體貼.

再過了一會兒,驕陽送上血燕窩,給上邪辰和蘇側妃一人端上一碗.

"公主還沒用早膳?"蘇側妃笑問.

"是,今兒起得晚了."上邪辰笑,用銀湯匙攪著燕窩,優雅的朝嘴里送去.

這燕窩啊,她上輩子就愛吃,好幾次專門飛到印尼去購買上等品質的,卻沒想到的是,穿越到古代後,居然還能吃到這麼好品質的燕窩!自從昨天早上吃到這里的燕窩後,她直接下令,以後每天早飯和宵夜都吃這東西.

蘇側妃原是用過早膳才過來的,此刻見上邪辰吃得香,不忍拂了她的好意,遂拿著勺子陪吃了幾口.

至于那位站在蘇側妃身後的香菱,卻是偷偷咽了口口水.那樣橙色的粘稠的湯液,那樣看著就很營養,聞著就很香的樣子,自她進王府至今,她都從來沒吃過!

哪怕,她肚子里懷著王爺的孩子!

這人與人的區別,怎麼會這麼大?!不知不覺,她的掌心撫上小腹,眼神中有壓抑的瘋狂的嫉妒!

再半小時後,蘇側妃提出離開,上邪辰客氣的將她送到大廳門口,邀她常來走動,卻依舊未對香菱關照半句.

離開凌影閣,香菱作為王府普通妾室,亦步亦趨的跟在蘇側妃身後.

大概行了百來米遠,香菱心中依舊郁結難忍,忽的提出想獨自走走,蘇側妃特地囑她小心,並再次提醒她王爺非常看重這個孩子,這才帶著自己的奴仆順著石徑往浣霞居走去.

轉彎,又行了一段距離,與香菱更遠了一些,周圍也並沒有其他人,"王妃……"容嚒嚒上前一步.

蘇側妃側目,眼神中帶來些許責備.

容嚒嚒立即會意,忙改口道:"側妃……"

蘇側妃這才收回眼神,容嚒嚒繼續,聲音極小:"公主不潔已是事實,就算王爺奉旨娶她為正妃,往後也不可能得到*愛,側妃何必專門跑著一趟?"

蘇側妃笑,有些高深莫測的味道:"這位辰公主長什麼樣子,你不是沒看見.別說王爺是男人,就連我這個女人,看了都忍不住動心……"

她頓了一下,目光瞧著浣霞居內婉月住的那個庭院的方向:"昨兒個晚上,那里可折騰了一宿.我可聽說,王爺在chong幸那位之前,剛從辰公主那里出來,還是被公主趕出來的!"

她笑,眉角有淡淡諷刺:"王爺究竟是懷念婉月的身體,還是把婉月當做某人的替身出氣,怕是只有王爺才知道."

容嚒嚒點頭,深表贊同,只是有一事她依然不懂:"側妃為何要帶香菱過來?"

蘇側妃笑著:"自是因為她懷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