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王爺的第一胎孩子
上邪辰很快走到大廳正位坐下,蘇側妃微微屈膝,儀態端莊:"詩夢見過公主,公主萬福."

身後,那位綠色寬松小襖的女子亦跟著福了下去,卻沒有開口.這種場合,側王妃見鄰國公主,本沒有她一個妾室開口的余地.

"王妃請起."上邪辰笑,微微抬手,"請坐."

"公主折煞詩夢了,詩夢只是王爺側妃."蘇側妃依然保持著福身的動作,"公主才是王府正妃."

"本宮和王爺還沒成親,如今不過王府客人而已."上邪辰笑著,三步走到蘇側妃面前,親手扶著她的手臂,"蘇姐姐快請起,哪有主人向客人

行禮的道理!沒得讓奴才了看了笑話!"

"公主嚴重了!"蘇側妃一邊說著,卻是依言站了起來,便就在她抬眸的一瞬,她有些愣住了.

那樣精致的小臉,那樣清澈的藍眸,那樣粉嘟嘟讓人忍不住想親吻的嘴唇!

她太了解男人了,這樣的姿色,是任何正常男人也抵擋不了的!

果然,一如傳聞所說:厥國辰公主,國色無雙!

作為女人,不免將自己與之比較了一番,很快,她壓住內心巨大落差,笑著:"公主萬金之軀,無論作為厥國公主,還是作為王府未來女主人,

詩夢都應拜見的!"

上邪辰再笑,半是客氣半是真誠的:"你們軒國就是理多,我們草原可沒這麼多禮數!"她的眸如天上最璀璨的星,拉著蘇側妃往旁邊椅子走去

,抬腿就要坐在蘇側妃下手邊.

蘇側妃從來小心謹慎,怎麼可能做出這麼有失禮儀的事,忙將自己原本坐的位置讓給上邪辰,自己坐在上邪辰右側.

至于那位綠衣小襖的女子,依然站在蘇側妃身後.

"詩夢本來前日就該來拜見公主,可王爺下令,公主舟車勞頓,任何人不得打攪公主休息.到昨天,詩夢又打算來,剛走到半路,就聽見丫鬟說

,公主下令任何人不見."蘇側妃笑著,"故詩夢今日一大早就來了,生怕公主又下令任何人不見呢!"

"怎麼可能?"上邪辰笑,微微側眸,朝蘇側妃身後綠衣小襖女看過一眼,似有所指的,"本宮下令任何人不見,不過是想擋一些不懂事的人!

蘇姐姐若要來,本宮是敞開大門歡迎的."

蘇側妃原本就聽見昨日在花園里聽到的大半對話,後來再一問,自然前因後果什麼都清楚了.見上邪辰介懷,當下臉色一沉:"香菱,還不快跪

下給公主請罪!"

"是."綠衣小襖女低低答了一句,然後從蘇側妃身後走了出來,便就在她往出走的時候,上邪辰看見她故作姿態的扶了扶腰.

這種姿勢,通常是閃了腰的人或者懷孕之人的特有動作.不過,既然香菱特意做給她看,必然不是前者了!

"這位香菱姑娘,可是閃了腰?"上邪辰明知故問,然後將目光看向蘇側妃,任由那香菱雙膝跪了下去.

"公主恕罪,香菱不懂事,昨日冒犯了公主."說話間,香菱已全身伏在地上.

上邪辰不說話,只眸色冰涼的看著香菱.這時,蘇側妃瞧了瞧伏在地上的香菱,又看了看上邪辰:"公主就饒過這丫頭吧!我昨日已教訓過她們

,她們也已經知錯了!"

她頓了一下,笑得端莊賢惠:"香菱剛懷孕不久,正是容易流產的時候!這可是王爺的第一胎孩子,王爺保護得緊."

上邪辰笑:"好了,既有蘇姐姐說情,那你就起來吧!"沒有任何因為端木靳的緣故,更沒有提及什麼孩子,仿佛單純的只是因為蘇側妃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