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偷窺
這一天,除了早上在王府逛了一圈,順便反威懾了一下端木靳的手下後,上邪辰便一直沒有出門.

到晚上的時候,她依然是早早用過晚膳便叫婢女們退了下去.

對于自己如今這個皮囊,雖說絕美到大大超過她對美人的認知,可是,美則美矣,她對這副身體手無縛雞之力的現狀實在深惡痛絕.

頂著這樣一副傾國容貌,若是沒有滔天的權勢或絕世的身手,那絕對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這也便是她為什麼沒有立即離開王府的原因.

她需要尋找一個能保護自己的方法,否則,一旦身份失效,她就完全是任人宰割!比如山賊事件.

晚膳後,上邪辰又看了一會兒書,大概半個時辰後,她開始脫`衣`服,松發髻.

直到身上只剩下中衣,直到長發如瀑布般全部披散下來,她照了照鏡子,忽略掉銅鏡的昏暗的顏色,忽略掉房間古色古香的家具,忽略掉這美的不像人的容貌,鏡子里的自己還頗有些像前世穿著家居服的普通人.

她從梳妝櫃抽屜找出根發帶,將長發高高束起.

緊接著,她開始做從前訓練之前的熱身運動,抬手,伸腿,扭腰,彈跳,仰臥起坐,俯臥撐,高抬腿跑……

這不做不知道,一做才知道這身體缺乏運動到什麼程度,不過一套熱身運動,她已是累得氣喘籲籲.

她咬牙堅持著,既然占據了這個身體,為了以後更好的使用,她有責任有義務將這身體訓練得更好.

便就在上邪辰將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身體上,強迫自己做各種強負荷運動,全身上下香汗淋漓的時候,院子里,一個挺拔的身影卻是站得筆直.

玄青色錦袍,袍角內是銀色火焰狀的繡紋,同色腰帶正中是一枚墨玉扣,墨色長發被一根墨玉簪別在頭上.剛毅的臉龐上,帶著軍人獨有的殺伐的氣息.

院子里很靜,仆人們紛紛躬身伺候著.

端木靳的目光一直盯著房間里那個做著不同姿勢的剪影,他既沒有往前進屋,也沒有往後退出院落,便這樣明目張膽的偷窺著.

他的身後,則站著一個異族裝扮的少女.那少女頭上紮著幾十個小鞭,發尾用五顏六色的發帶系著,上衣是一件寬大的齊大腿的衣服,腰上用一根五彩色繩索系著,恰露出女子的曲線.下`身是一條綠色的闊腿褲,腳踝的地方忽的收了進去,如一條長長的燈籠.

"你家公主在做什麼?"端木靳側頭.好奇怪的姿勢,跳舞不像跳舞,練武不像練武.

"回王爺,奴婢不知."異族少女答.

端木靳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立即將目光轉向候在一旁的驕陽和藍心身上.

驕陽藍心立即上前一步:"回王爺,奴婢不知.公主只說看書的時候不喜被人打擾,從今天早上起,便把我們遣了出來."

端木靳微眯了眼,看著窗內做著奇奇怪怪動作的剪影多了幾份探究.

"朵兒,我們進去."端木靳朝身後異族少女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