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一個面癱一個笑面虎
"公主,這是您要的書."驕陽盡量低眉順目,指揮著後面兩個粗使丫鬟將書籍放到桌子上,然,此刻的她,無論再怎麼裝作不在乎,可藍心發髻上那個大紅寶石瓔珞發簪實在是太大太耀眼了!相比之下,她頓時覺得自己懷里那張 兩的銀票太微不足道!

哼,也不知藍心那個死丫頭給公主說了什麼,竟得到那麼貴重一個發簪,那個簪子,那麼大一顆紅寶石,少說也值一千兩白銀!足夠家里一輩子衣食無憂!

不過,對于藍心對上邪辰的巴結,她很清楚自己做不到.她性子謹慎,也很清楚從她進王府那一天起,她就只有一個主子,那就是王爺!

沒錯,她愛錢.因為家里窮,年邁的奶奶和病弱的弟弟都還需要自己照顧,可她更疼惜自己的性命,一旦自己出了什麼偏差,家里將徹底失去生活來源.

王爺是什麼樣的人,新來的這位公主不知道,藍心缺心眼不一定會思考,可她卻是清楚極了.一個從12歲開始在戰場上殺人的男人,怎麼會將人的性命放在心上?!倘若她們真的一不小心做了王爺不喜歡的事情,怕是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上邪辰一直暗中觀察驕陽的表情,對于她臉上表情的每一個細節她都沒有落下.那個女人,從隱忍的嫉妒到什麼都看不出來,不過幾個呼吸的時間.

不過對于上邪辰來說,這已經夠了.驕陽這丫鬟,雖說有人類劣根性中最普遍的愛財,可作為一個婢女,能有這樣的自制能力,也算難得了!

上邪辰低頭,手指在梳妝櫃抽屜里各種首飾里撓了撓,然後將驕陽喚到自己身邊:"把手伸出來."

驕陽隱隱感到上邪辰也會給自己財物,可她不敢托大,更不敢掌心朝上做出要東西的姿勢,她有些遲疑,只見上邪辰微微傾身,一手拉起驕陽的手,將一個碧玉手鐲套到她的手腕上.

"方才本宮給藍心已經說過了,本宮在這里人生地不熟,原本的貼身丫鬟也丟了,對于這里的一切,本宮並不熟悉,以後還要靠你們多提醒."上邪辰說得極為客氣.

不等驕陽反應,她招手將兩個粗使丫鬟也喚了過來,一人給了一副金耳環.

上輩子,在做某些任務的時候,偶爾也需要賄賂才能接近目標任務,對于送禮物這種事,她自是輕車熟路.既想對方為自己辦事,出手就一定要大方.

如此大手筆,別說王府其他女主子,就連王爺也沒這樣打賞過,驕陽和兩個粗使丫鬟興奮中帶著惶恐,正猶豫到底接不接,特別是驕陽,這若接了上邪辰這麼貴重的禮物,是不是意味著自己就要站在她的一邊?!

上邪辰哪會給她們思考的機會,她瞅著這幾人,笑道:"好了,都收下吧!待會兒你們給院子里的丫鬟侍衛們也都說一聲,本宮不是個小氣的人,只要伺候得好,統統有賞!"這句話,她說得甚是大氣.

"是."驕陽等人福身,算是正式收下她的打賞.

上邪辰笑盈盈的看著幾人,繼續說了下半句話:"本宮很小的時候,父王就教導本宮,無論什麼時候,一定要賞罰分明.該賞的時候一定要出手大方,該罰的時候絕不容情!"她頓了一下啦,依舊笑盈盈的,"這個道理,想必各位也一定懂."

"是."眾人又一福身.

便就在起身的時候,驕陽忽的抬頭.

無意識間,恰碰上上邪辰的目光,那雙湛藍色眸,明明是笑意瀲灩,然,驕陽卻分明看見這雙眸中,笑意未達眼底.

一瞬,她想到這個王府最大的主子,端木靳.

這位厥國公主和自家王爺,明明兩個人看起來天壤之別,一個永遠面癱,一個永遠笑著,可他們的眼神,卻是出奇的一致.

冰冷,沒有感情.